【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捉鬼匠,致敬盗墓笔记之作

第四十三章:结局

清如在水边掬水洗脸,我厚着脸皮跟了上去。

“你好。南宫小姐。”我讨好地说。

“你又有什么事?”南宫清如白了我一眼。

“你们经常这样吗?”

“当然,猎魔人的活你以为是那么好干的?”清如的口气虽然一如既往地差,但是起码和我说话了。

“你是哪里人?”

“你问这个干嘛?”清如虽然看上去冷冷的,不过二十二三岁的年纪,那年轻女子的调皮不管怎么掩盖都是掩盖不住的,这点上和陈静很像,不过陈静和清如恰好相反,陈静是用幼稚调皮掩盖她的成熟心机。

“不告诉你。”清如撇着嘴道:“你很烦哎。”

“那你告诉我驱魔血是怎么回事我就走。”

“好吧,驱魔血就是木偶人的克星。”清如无奈地说道:“但也只是传说中的东西,谁也没见过。”

“那你为什么说我的血算是也不算是?”

“你的血不是纯粹的驱魔血。”

妈的,血这东西还分纯粹不纯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为什么不纯粹啊?”

“很难说清楚。”清如站起来,指挥他们做着事情。

清如不过一黄毛丫头,怎么能有这么大权力呢?真是不可貌相啊,当初自己也是把陈静小瞧后才被她骗了那么久,这次万万不能再小瞧别人了。

“很难说清楚也说说嘛。”我像块牛皮糖一样地缠住就不放。

“我也是听我爷爷说的,不死人的血就是驱魔血。”

我头皮一下子就麻了,难道清如说的不纯粹就是因为我是药人,不是纯粹的不死人?

“不死人是什么人?”

“不死人就是不会死的人啊。”清如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

“怎么才会变成不死人?”

“我又不是不死人,我怎么知道。”清如想了想说:“不过到底有没有不死人谁也说不准。”

这话不对啊,如果我的血是驱魔血的话,我就应该是不死人了,清如为何明明在我前面还怀疑没有不死人呢?于是就将我的想法说出来了:“我算是不死人吗?”

“算。”清如立马又摇头晃脑道:“也不算。”这丫头在故意吊我胃口,不过她成功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

“哎呀,我不能说了,再说爷爷就会打死我的。”清如红着脸道,一下子就走开了。

我再一次被弄糊涂了,还想上去问的,但是清如已经故意躲着我了。看样子他们的主事人不是清如,而是清如的爷爷。那现在她爷爷在哪里呢?

我再也问不出什么来,就只得垂头丧气地围着火堆坐了下来。他们看样子都忙完了,坐下来吃着干粮,三哥给了我一盒饼干,我接过来了,慢慢地吃起来。这时估计半夜了。

我脑子渐渐退了热,开始思考起来,越思考越觉得自己进入了圈套,一股凉意也从脚底传了上来,他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呢?而且只有我一人见到,虽说谭家村的人都睡得早,但是这也未免太巧了,还有他们在黄渡桥上和干尸打了那么久,冷烟火也打出来了,父亲不会不知道,又为何没有追出来呢?再有他们好像一直在给我放套,我就像是鱼一般,他们用诱饵将我引到了这里来,还有三哥为什么知道我姓谭,我绝对没听错,三哥明明叫了我谭兄的。

难道他们在做局将我引到这里来,而且这个局父亲也知道,那么他们将我引到这里干嘛呢?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是把我引到这里杀人灭尸,要是如此的话,在黄渡桥上就可以这么做了,杀了将尸体扔进河里,谁也不知道。

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和上次父亲将我骗回贵阳一样。那么现在谭家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再也坐不住,想立马转身就跑回去,然而刚要行动时忽然想到他们千辛万苦将我引出来,必定不会让我轻易回去的。

“三哥借个亮,我去方便一下。”我强装平静地说道。

三哥把手电递给了我,说道:“山里危险,别去太远。”

我点了点头,刚想接过手电,清如一把将手电拿了过去,对三哥道:“三哥你陪他去。”

我一阵懊恼,清如这丫头,精明得很,估计和陈静不相上下。

三哥也猛然醒悟过来,连连说道:“我陪你去吧,正好我也想方便。”

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只得继续演下去。我和三哥就向营地后面走去。在不远处的草丛站了下来小便。

“三哥,那丫头怎么这么厉害啊?”

“兄弟,你不知道,清如这丫头聪明着呢,别看年纪小,本事特大,又有爷宠着,谁也得让他三分。”

“原来如此。”我望了望四周,黑黝黝的,要是没手电,完全就不可能回去。而现在手电又在三哥手里,我又硬抢不过。

“三哥,你们在这里不是单单为了抓木偶人吧?”我知道三哥这人憨厚,应该能问出点什么。

三哥一下犯了难,对我道:“兄弟,你别问了,我真不能说。”

果然有古怪,我心里早把自己骂了千百遍了,以后再也不能这么冲动了。

我又重新坐回了营地,另想脱身的办法。

正在此时,一阵山风吹来,把火吹得呼呼地响着,乍听上去,像是笑声一般,十分的恐怖。

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如何在他们眼皮子下脱身的办法,就再也坐不住了,于是起身告辞道:“既然你们不给我说,我就回去了。”

他们听见我如此说,也没什么表情,照我的推测,他们应该会立马反对吧。

“兄弟,深山老林的,危险,天亮再回去吧。”

“三哥,他自己跟来的,他要回去也是他自由,你管那么多干嘛?”清如冷冷地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的猜测是错的?我回想了一下,猜测虽然不太严谨,但是逻辑上是没问题的。

“清如,爷让我们保护好谭兄弟,你不能让他回去。”三哥气急,梗着脖子说道。清如的脸唰地一下青了。

“保护?”我吃了一惊,我为什么要他们保护?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三哥你——”清如埋怨三哥道:“你怎么说出来了?”

三哥低着头,不敢回答。

我豁然明白了,我的猜错并没有错,清如这丫头比三哥有心计,她已经看出我开始怀疑了,故意这么说来打消我的疑虑,想不到三哥没能会意,着急之下说漏了。

我片刻呆不下去了,拿起一把手电就准备往来的路上奔去,但是刚走出几步,清如立马吩咐那几个汉子道:“抓住他,别让他回去。”

刹那之间,我就被他们给钳制得动弹不得。

“你这人,我们好好待你,你还不识好歹,要不是你爸求我爷爷,就让你走火入魔算了。”清如撇着嘴道。

“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天亮之后你就知道了。”

“妈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我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把他的嘴巴给封住,烦死了。”清如掩着耳朵道。

我拼命挣扎着,但是嘴巴还是被封住了,我只能呜呜哇哇地叫着。

挣扎了一会儿,终究放弃了。看来这次是彻彻底底着了道了。然而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清如说的那句话反复在我脑海里回旋着,父亲为何要求她爷爷,而我又为何会走火入魔?越想越烦躁,却半点头绪都没有,只能等天亮再说了。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清如说道。

妈的,我好心救了你们,你们却这样待我,我不这样看你们怎么看?

我呜呜地叫过不停,清如的秀脸浮上一层薄薄的怒意,一把把我嘴巴上的封袋解开。

“你吵死了。”

“谭家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能说话便开口问道,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谭家村出事了。

“你这人自身难保了,还关心谭家村。”

“清如妹妹,你行行好告诉我。”我改变战略,清如这丫头硬话没用,只能来软的了,只看她吃不吃这套了。

“你别叫我妹妹,我第一次见你呢。”清如的脸罩上了一层红晕,美得异常。

“那好我不叫你,你就告诉我一下,我的心现在七上八下的。”我近乎哀求了。

“……”清如沉吟了一下,咬了咬嘴唇,轻轻地说:“我其实也不知道,不过听爷爷说什么时机到了,他只让我将你引出来不让你回去,别的什么都没告诉我。”

果不其然,谭家村真的出事了,我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然而被五花大绑着,根本无法动弹。

“清如妹妹,你放了我吧,我要回去看看。”

清如皱着眉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心一软就告诉你,你怎么得寸进尺?”

“那是我的家啊,我爸妈,我二叔,我妻子都在村子里呢,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出事?”我几乎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清如这时将眼睛转向三哥,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清如估计在这种事上还不敢做主张。

三哥看了一眼清如道:“我觉得还是让谭兄弟回去看看,要是真有危险我们还可能帮得上忙。”

“那对爷爷怎么说?”清如这时反倒有些没主张了。

“放心,有三哥顶着。”三哥憨厚地笑道。

“谢谢三哥。”清如长出了一口气,用刀把我身上的绳子挑断了。清如果然是口硬心软的主儿。

“谢谢清如妹妹,谢谢三哥。”我拱拱手道。

“别废话了,快回去看看吧,不过话说在前头,等会有事得听我们的,你自己别冲动。”

我害怕他们突然反悔,自然是千依百顺了。

我们沿着来的路往回跑去,天都快亮了。我脑海里闪过一幅幅不好的画面,直把自己吓得心惊胆战。

到了前面的山口就能看见谭家村了,我加快了步伐,三两步跑到了山口,然而刚到山口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谭家村的上空一片绯红,谭家村已经被大火吞没了,那一刻我的脑袋一片空白,一点东西都没有,然而空白过去后,一股刺痛穿心而来,我几乎是疯了一样跑向谭家村的。

还没到谭家村的村口时,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完全不能靠近,我这时完全不在乎这些了,一股脑地往火里冲进去,三哥一把将我按住,正在纠缠时,清如突然低声说道:“别吵,有人。”

我一下子就打了一个激灵,从绝望的黑暗里终于见到了一线希望的光芒,立即安静下来,跟着清如他们绕过去,刚走几步,果然见到在村口聚集了一大群人,火光将那些人影照得一片黑,完全看不清楚面貌,我们不知是敌是友,只得先在旁边躲起来观察。只见那群人前面还有一个黑影,孤零零地站在人群和大火中间,很有被大火吞没的危险。

我虽然心里着急,也不敢妄加动作,这群人有点来者不善的感觉。

这时听见这群人中有一个声音道:“你投降吧。”这声音苍老而坚硬,没有丝毫感情。这人估计是这群人的头。

“投降?你太小看我了。”那个孤零零的人道,这个声音一出,我顿时晕菜了,清如他们也一下子把目光转向了我,这声音竟然是我自己的。

“你父亲和二叔几十年设的局全失败了,这局棋下完了,投降吧。”

“我不会投降的,只要我不被你们抓住,你们就没有赢。”声音像我的那个人哈哈大笑道:“在这场局中谁也没赢谁也没输。”这时他别过脸来,竟然又是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清如他们估计也看到了,正阵阵地吸着凉气。

“我们可以合作,那时候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我没什么想要的了,我就要你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既然如此,那我给你看一个人,那时你再决定。”话音刚落,一个人就被押解了上来,但是看不清楚是什么人。

“跪下。”那个领头的一脚踢下去:“叛徒。”

那个被绑着的人被一下子踢得跪倒在了地上,但是又挣扎着站了起来,如此几次后,领头的那人也无法,就任由那个人站着,对那个声音像我的人道:“你看看这是谁?”

“叔,你别管他,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那个被绑着的人突然喊道,一听到这个声音,我顿时就傻眼了,这声音分明是小赖子的,但是不可能啊,小赖子被父亲抓住,关在隐蔽的地方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但是这声音的确是小赖子的,我绝对不会听错。

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叛徒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竟然为了你私自隐瞒了下来。”领头的那个人冷笑一声道:“小赖子是为了保护你才这样的,你不可能见死不救吧。”

我的眼泪差一点就滚出来了,小赖子必定是隐瞒了我的真实身份被组织知道了,然后才被组织从父亲的手里抢走的,小赖子说过,背叛组织的人必死无疑。三哥死死地压住我,把嘴巴也捂得死死的,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假谭越道:“他是你的人,你爱杀便杀,与我无关。”

我的恨意陡然升了起来,恨得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假谭越,我真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叔……”小赖子顿时哽咽了,话都没说完。继而转身对领头的那人道:“要杀就杀,何必多言?”

我的眼泪再一次汹涌而出了,模糊了眼睛。

“哈哈……”假谭越在这时忽然向前走了几步,大声喊道:“你们永远得不到我,你们也永远不会成功,这就是上天对你们的惩罚。”

在一片惊呼中,假谭越一下子钻进了熊熊大火中,领头的人想冲进去拉出来,然而立马被火给逼退了。

……

“把这小子怎么办?”许久过后,领头人旁边的一个人问道。

领头人垂头丧气地说道:“先饶了他一条狗命,他应该知道些什么。”

正在此时,忽见村外传来一阵声音。

那群人就飞快地撤退到黑暗里,一下子就不见踪影了,我们还是不敢移动,生怕来的人又是敌人。

村外的声音越来越近,一会儿就到耳边了,清如一下子跳了起来。

“爷爷——”

“谁让你们回来的?快走快走。”一个须发银白的老者急匆匆地说道。

我还来不及反应,一下子就被三哥他们推着走了。

我脑袋里乱糟糟的,一点都没有头绪,像是行尸走肉一般跟着他们。

直到走到了天亮才停下来,这时我们已不知身处哪里的深山老林了,周围除了茂密的树木就是杂草荆棘,别的什么都没有。

这时我才看清楚清如的爷爷是什么样子,是个七十来岁的老头,不过一点都没有老人的那种和蔼,眼睛像刀子一样毒,看人一眼都能把人看得浑身发毛。

“你真是胡闹,让你只把他引出来就好了,怎么回去了?”老人虽是责怪,但言语间还是透露出一股溺爱。

“不是我,是那个家伙,他非得要回去。”清如指着我,我一脸死色地坐在地上。

“我倒要看看这个要成为尸魔的人。”老人走到我面前,看了看我,说道:“怎么就剩半条命了?”

“他的村子全被火烧了,当然这样了。”清如语气一低,差一点就哽咽了:“他也挺可怜的。”

老人看了看我,从怀里摸出一封信,递到我手里:“看看吧,你爹给你写的。”

我一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就恢复了过来,连忙拿过信,匆匆地看起来。

看完后我一直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来,父亲说的时机终于到了。他们完成了这个局,他们也赢得了这个局。

我抱着信笑了又笑,清如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对老人说道:“这人怎么啦?怎么看了一封信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现在还没到高兴的时候呢?那帮兔崽子追过来了呢。”老人眉头紧皱,脸上的皱纹像是刀刻一般。

我把信折好,放在最贴身的地方,精气神全回来了,站起来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云里岛。”老人冷冷地说道。

“云里岛是什么地方?”

清如一下子抢上前来,对我说道:“云里岛就是我的家,那里可漂亮了。”

我突然涌出一种伤感,清如有一个美丽的家,而我却一瞬间全部失去了,要不是父亲让我跟着他们去云里岛,我打死也不会去的。

我望了望四周的山,心里无比黯然,然而此刻是要说离别的时候了。(来源

标签: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哇,居然 有这个了。

    (0) (1)
  2. !稻米来了~看起来故事构架不错~有的部分和盗笔很像

    (1) (3)
  3. 还没交代完吧。

    (4)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