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捉鬼匠,致敬盗墓笔记之作

第七章:相思树

我在村里晃了一圈,见到了不少昨天晚上和我一起在坟山的人,他们似乎没有经历过昨天那件事情一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对他们都暗暗地佩服不已,他们才是波澜不惊的人啊。现在我突然觉得之前认识的谭家村已经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它似乎处处都是秘密,处处都透露出死亡的气息,我之前以为我对谭家村已算了解,但是经过昨天一事,我发觉我的了解不过九牛一毛,这个小小的村子不知道还藏有多少秘密。

经过昨天一事,我真的学到了许多,我之前的推断虽然没错,但是父亲不是说不全面吗?到底还差多少?我认为这是可以推算出来的,我无法知道所有的事情,自然不能从结果推算,那么就没有办法了吗?当然有。那推算的办法就是从我自己的思维方式去推算。我思考的方式是一直在进步的,比如一开始时,我用的只是常人的思维,很容易将自己代入环境中,后来在祖父的事情上,我学到了要跳出自己,以第三者的思维方式去思考,于是就得到了许多,这条路是没错的。但是却不够全面,而且有着致命的缺陷,我虽然跳出了自己,但是我无法跳出这个世界的常理,这个自然的普遍规律,我什么都是在符合逻辑的基础上推论的,这虽然不会错,但是却具有局限性,世间上有许多事情是无法用逻辑来解决的,比如说人的潜意识。而我这么做,就会先入为主地排挤掉一些可能性,排挤掉一些可能接触到真相的机会,最终结果就会造成结果的不完全。所以父亲说我的的调查结果和推断是不完全的就在于此,这不完全是我自己造成的。

那么现在来看,将空间局限在谭家村,不涉及外面的任何地方。将时间就局限在现在,不涉及丝毫的过去和未来。我知道的大概只占四分之一,怎么推断出来的呢?

如果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分成逻辑和非逻辑,我之前一切都是在逻辑这上面进行的,那么就算我知道了全部的逻辑那面也才知道了一半,而事实上,逻辑那一面我知道的甚至不足一半,所以推论出,我目前所掌握的只有四分之一不到,如果将空间范围和时间范围扩大,我知道的东西所占比例几乎可以说是呈指数减少。

我走着走着,竟然就到了村口的那棵相思树下,细密的叶子绿油油的,上面挂满了红布条,都是村里村外的人挂的,听说只要将写着愿望的红布条挂上去,愿望就可以成真,所以相思树又叫许愿树,不过我更宁愿叫她相思树,相思,相思,多美的词语啊,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最是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那种哀伤静美的意境就飘然而出了,我小时颇爱到这树下玩,但是自从知道有人吊死在上面后就不来这里玩了。

树下面已经有一个人了,走近一看,原来是昨晚拉玉棺的后生之一,见到我来了,他有些羞涩的站起来,望着我,轻声问道:“你来啦?”他叫谭来,因为来和赖音近,我们都叫他小赖子,他也乐得答应。小赖子比我还小几岁,我和他因为没有怎么玩过,所以见面才有些尴尬。

“你在这里干嘛?”我问他,小赖子比我还小一个辈分儿呢,他该叫我叔。我对他说话自然可以中气十足。

“在这里听树声儿呢。”小赖子指了指耳朵。我也听了听,除了树叶哗哗的响声外,什么都没听出来,而且现在哪有什么闲情逸致听声音啊。

小赖子听了一会,方觉我还没有走,就问我说:“叔,你来这里干嘛?”

“就随便逛逛。”

我和小赖子聊了一会儿,我就把话题扯到那玉棺上去了。

“你昨天去拉玉棺了么?”

“嗯。”

“谁让你去的?”

“叔,这个不能说。”

“是我爸吧,我爸昨天也带我去了,你就不必要隐瞒我了,我爸的事我有什么不知道的。”我看小赖子的模样,用计诈他应该没问题。

“真的不能说啦。”小赖子满面通红,站起来就想走。

“你是看不起我这个叔了?就只听你爷的话?你也不想想,以后是谁管你们,你爷走了,还不是你叔管着你们。”我已经猜到父亲在村子里具有绝对的领导地位,谭家村不是一般的村子,更像是一个军营或者说是一个宗教集体。

小赖子果然被我这句话唬住了,如果我是他这个年纪,也是很容易被唬住的。他露出哀求的神色,对我道:“叔,我说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不然我就惨了。”

“当然,你说了就是我的人了,我怎么还会害你?”

“叔,我怎么能是你的人呢,我是爷的人。”我不觉得好笑,但是亦感到欣慰,这些人都是异常衷心于父亲的。

“别扯了,快说。”

“就是爷叫我去的。”小赖子说完就想溜,我一把拉住。

“你爷还让你们干嘛啦?”

“叔,这个真不能说啦。”小赖子可怜巴巴地说道,我故意装作凶神恶煞的样子,咬牙切齿地说:“你又是看不起你叔了吧。”

“我哪里敢?你让我怎么做嘛?”小赖子哭丧着脸说:“一面是爷一面是叔,爷不让说,叔非让说。”

我心里暗自好笑,就差一点笑出来了,但是还是不动声色道:“少废话,你不说我就告诉你爷去,说你告诉了我他让你拉玉棺的事。”

“叔,你刚答应我不说的,而且是你逼我说的,你怎么……。”小赖子几乎就要哭出来了,我拍了拍他肩膀,说道:“快说吧,说了叔就不会说出去了,而且叔是你爷的儿子,会害你爷吗?我就是好奇。”

小赖子听到我这么说,也觉得有理,就对我说了。

原来父亲和二叔很早以前就开始挑选谭家村精壮的男子组织起来操练,都是在离村子很远的山里,所以没人知道。他们操练的内容有摔跤,搏斗,刀棒,甚至也有放枪。我问小赖子枪是哪里来的,小赖子说他也不知道,反正是爷拿出来的,我一想,估计是父亲他们迁移到谭家村时带来的。

他们组织人操练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他们和敌人达成了某种协议,但是做好准备总归是不错的。我就让小赖子带我去他们操练的地方,这下小赖子死活都不肯了,我逼了好久才终于告诉我他们操练的地点,

原来他们是在一个叫做火土坝的地方操练,那里离谭家村估计有七八来里,丛林茂密,人际稀少,而且地又平整,的确是练兵养将的好地方。

我又问了小赖子一些事,也问不出什么来,就让他回去了,他像是得了赦似的,一溜烟地跑掉了。

这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我一个人坐在相思树下,心里渐渐发起毛来,听村子里的老人说这相思树上吊死的是一个女人,和丈夫吵架后一时想不开就在这里吊死了,我越想越坐不住,这时又忽然听到一声女生的哭声,幽怨地传了过来,心一下子就跳到了嗓子眼,急忙站起来跑了。

当天晚上睡觉也没睡好,第二天起来时天大亮了。父亲和二叔都不在家,估计都去了火土坝操练去了,我突然想起父亲枕头里有着祖父的骨灰,心想,就算他们前面的事情都是为了局的需要才说的,都不是真的,那他们老子的骨灰总不会用来开玩笑吧,就想去拿来看看,就进了父母的卧室,拿起那日他给我看的枕头,小心翼翼地拆开,却在枕芯里面什么都没找到,不对啊,父亲那日明明是从这里拿出来的。难道他放在别的地方了?

我转念一想,要知道这件事情其实也不难,父亲不是说祖父的骨灰被他和二叔各分一半,都藏在枕头里当催眠剂了吗,那么只要去看看二叔的枕头就好了。于是我就跑到二叔家里,二叔就在我家不远的地方,二叔一生未婚,也没有子女,我进去就自然很容易了,见到二叔乱糟糟的屋里,顿时为他不值起来,二叔的样貌能力在谭家村都是极好的,何以就不找个妻子呢?非得当个老光棍受罪,这时我就想起陈静来,有了她,我才没和二叔一样。想来二叔也真是可怜,无妻无子的,一直都把我当亲生儿子看待,现在他这个最疼的侄子竟然跑到他屋里来做一些他不同意的事情来。哎,真是可怜。

我想是这么想,手脚可一点都没慢下来,三下五除二地就将二叔的枕头拆了,里面依旧什么都没有。我刚想骂父亲和二叔是两只老狐狸,又想到,估计发生这么多事后,他们把骨灰合在一起埋了,这也不是不可能。就大大咧咧地回家去了,想等父亲和二叔回来问清楚,刚进门,就看见母亲在院子里缝我刚才拆开的枕头。

“妈,你在干嘛?”我笑嘻嘻地问。

“你爸真是老糊涂了,枕头的线全掉了都不知道,要不是我今天看到,估计线都掉完了,也不知道他怎么睡的,几天就睡成这样。我就给他缝这缝那的一辈子啦”母亲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我看了一眼母亲手里的枕头,就缩着头,这不是我刚才拆的吗?要是让母亲知道是我故意拆的,非得把我骂上十天十夜不可。

于是就附和母亲说:“老头子嘛,糊涂一下也是正常的。”

刚想进屋,又想起什么来,转过身问母亲:“妈,你经常给爸缝枕头?”

“难不成是你缝啊?”

我避过母亲的气头,问道:“那你在枕头里发现过什么吗?”

“枕头里有东西?”母亲这下着急了:“那我以前洗枕头不会给洗坏了吧。”

父亲的枕头里果然没骨灰,而且一直都没有,他不是说他一直都放在枕头里面吗?如果那样,早被母亲洗了,被水给冲走了,哪里还剩什么骨灰,而上次父亲给我看的分明是骨灰嘛。那不是祖父的骨灰,估计就是父亲在哪里找的猪骨头狗骨头烧成的,而我竟然还给它磕了头,洒了泪。

我这些真是忍不住了,狠狠地骂了一句:“这两只老狐狸。”

祖父既没有坟墓,也没有骨灰,那么祖父去哪儿啦?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而这个发现让我刚才还算轻松的心情一下子就跌入了谷底。

祖父难道没有死?

那他到底在哪里呢?

我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那个玉棺,那个玉棺里面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我刚才还在谷底的话,那么现在这个猜测突然就将谷底掏出了一个洞,我直接从那个洞里掉下去了,坠入了无穷无尽的黑暗里。

难道——玉棺里的就是祖父?

我绝望了,难道祖父变成了僵尸?那个在玉棺里贪婪地允吸鲜血的怪物竟然是我的祖父?

标签: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哇,居然 有这个了。

    (0) (1)
  2. !稻米来了~看起来故事构架不错~有的部分和盗笔很像

    (1) (3)
  3. 还没交代完吧。

    (4)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