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难养王自如:女友眼中的艰辛创业者?情怀贩子?

“老罗约架王自如”事件之前,大多人都不认识王自如。如今,王自如女友诉苦,老罗回文反讽,纷纷开抢头条。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20140829@51756

27日晚,那场互联网历史上最恐怖(傅盛语)的视频直播辩论如约而至。在大多数人看来,这是一次双输的较量,留下的是一地鸡毛。

如约的。今天的“约架”还在继续,王自如女友发出长文章,大打感情牌。而老罗则发了一篇《其实内在的一些东西是一模一样的》(注:其实就是老罗当年发表在《独唱团》上的一篇旧文《秋菊男的故事》,阅读原文),回忆了十四年前的一些东北往事,暗讽王自如。

对于老罗,这位极具号召力的跨界相声演员,相信谁也不会陌生。但对荧幕下那位26岁的年轻人,相信大多数人并不了解。

女友眼中的王自如

28日,王自如女友@戚麟Lynn就在微博发长文,说了说他们的故事,如此敏感的时间点,众观全文,无论逻辑、用词都堪称完美,也让外界怀疑这会不会是一篇公关文。在小爆看来,当然有这种可能,但也为我们观察王自如提供了一个角度。关于文中细节的真假,自然是需要看官自行判断。

全文如下(注:难养,即王自如):

8月27日23点57分,难养和罗老师结束对峙后的第二个小时,我在深圳去北京的飞机上,敲下这些字。

一个人认识另一个人会有很多种途径,我相信大部分人认识难养,是通过网路上那些一段又一段的视频。而我从没有完整的看完他的任何一部“作品”,并不是不认可他的努力,而是每次看见他在视频中的笑容会有一种抽心的疼,因为我认识的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我们的相识是在一场创业圈的论坛上,他是当天的嘉宾,台下,他频繁的抓着头发,偶尔看着手机,我心里很清楚,这是一种不自信的暴露,随后我大悟,他只不过是一个和我同龄的“孩子”而已,这么正式的场合,难免紧张。而让我讶异的是,上台后他表现的极度自信,游刃有余,并且把气氛调动的非常高涨。在好奇的同时,我很笃定的相信,这个人一定经历过一些事情,让他在高压的环境下学会了一种“自我救赎”。

难养第一次在我面前哭,是我生日的那天,我们在海边听《我是一只小小鸟》,对于一个从小在一个简单的环境下长大的我,没有办法理解里面简单直白的歌词,为何会让一个人哭的那么厉害,但我分明感受到,他听到每一句歌词的颤抖,如此真实的渴望。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真正的走入了他的故事。

难养的爸爸妈妈绝对是当年高学历的完美组合,婚后两人各自发展的很好,而就在难养最有机会成为一个富二代的时候,爸爸却因为酗酒、赌钱丢了工作,婚姻也出现了问题。随后,难养被寄送到三姨的家里,从此再也没有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过,那年他五岁。

是的,这种剧情的确狗血,但是难养的眉毛上方至今还留着爸爸酗酒时,将难养摔下楼梯后留下的疤。

我们从恋爱开始就一直异地,我每次都会问他,为什么从来都不说他想我了,而他每次的回答都会让我心疼。他说,他习惯了想念一个人而见不到,他习惯了承诺被违背,他习惯了克制自己的感情,他习惯了接受现实,他习惯了亲近的人互相斗争,他习惯了连父亲去世都是被很久之后通知。

我喜欢乱翻他的手机,所以每个月都会看到他银行的欠款信息,甚至偶尔会接到银行的追债电话。怎么会有欠款呢?怎么会穷呢?不是自己有公司吗?不是有人投钱吗?但每次看着他带着不到200块钱,连出租车都不敢打的来北京看我,我真切的感受到,他真的过得很苦。

刚在一起的时候,他每月不到3000块,经常到月末,连饮料都喝不起,我每次都会买完零食后质问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样,他每次都跟我说一句直到现在他还在说的话:“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是啊,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难养每次写测评稿子就会通宵,5S准备的那段时间,更是通宵了几个礼拜,跟我说他会流鼻血。而就在这个的时候,融资事件、齐洁离职、难养的家人跟难养借钱,大大小小的事情接踵而来。他每次都会跟我说,他没事儿。即使我能感受到他的无助和害怕,可是他是王自如,他只能面对。

是啊,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正月十六,我第一次进穿着隔离服,进入ICU,看到大大小小十几个管子、零零散散十几台仪器的病床,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出来ICU的那一霎那,我抱着难养在病房外大哭,大哭……他一直觉得我是被吓到了,其实我心里是在想:为什么这个世界对你这么不公平,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现在连妈妈都要失去吗?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后来,我们开始照顾阿姨,我每个周末会飞去南京,和自如的两个亲人一起挤在一个小小的酒店,只为了离医院近一些。阿姨慢慢开始好转,而难养为了给阿姨治病,也欠下了十几万的债。

是啊,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罗老师的对峙事件刚开始的那几天,他经常把自己憋在办公室里待到很晚,然后问我:“如果我在现场哭了怎么办?”我每次都只能看着他,跟他说:“你不会的”,可是我心里知道,哭是非常非常正常的。只是,他不可以这样。

是啊,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我不知道罗老师这件事情会怎样发展下去,很害怕一会下飞机看到他的表情,害怕他受到伤害,害怕这个不宽容的世界,害怕丢失掉那个坚韧的人,害怕他不再跟我说“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而我,至今还记得难养在拿到第一笔厂家投资的时候跟我说:

“我只是想要活下去”……

2014年8月28日凌晨

飞机降落前完结 Lyn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