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完整版)

据说这是发生在贵阳的真人真事,看完此帖再去听主角生前录制的《哭砂》,已是泪流满面……这个社会存在太多的偏见和歧视,所以才会有“人言可畏”这个词……全帖满满的泪点,慎点……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6597813036517620983

这是真实故事,是蕾2006年在贴吧一楼一楼一边回忆一边写下来的,完成后蕾申请删帖了,所以原楼没有了,这个是吧友整理保存下来的。蕾更贴的百度ID是:天堂树Mylove,现在去这个ID的百度空间还能看到蕾在空间写的文章。从2007年12月31号过后,这个ID再没有登录过,这份爱上帝都动容苍天都落泪。

女主蕾录制的对大家的感谢原声|树和蕾的感谢,女主树和蕾的合唱《明天会更好》,声音真的超级好听;树演唱的《哭砂》;还有更多她们俩演唱的歌曲,大家可以点击链接在右边列表中自己去找。【斯人已去,惟旋律还在】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

树离开我已有两年多了。在这两年里,一年我全用来发呆,以为只要思绪停止、心停止,一切都还会和从前一样,于是,我象个植物人一样生活了整整一年,不再关注内心以外的世界,每天都沉浸在有她陪伴的国度,重复的做着自欺欺人的美梦,重复的看我们的照片、我们的信,还有树留给我的太多太多承诺与爱情誓言……

我也曾自杀过,妈妈救我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眼泪滴在我脸上的温度与重量。后来妈妈告诉我,我没有自杀成功,却让她也死了一次。她为我哭泣了整整一年,待我再次注意到妈妈的脸时才发现她变得有多么憔悴,在这一年里,我的妈妈,绝望过又那么坚定的相信着她的女儿会清醒过来……而我在给了她无数次失望之后慢慢苏醒。

后来的一年,我用尽了全部积蓄,重复了曾经和树一起走过的旅程,每一个我们曾留下脚印的城市、旅店、小街、餐馆、海边,为了纪念也为了重新开始,我的母亲,再也无法承受女儿的呆滞与痴傻了,树也在天堂为我落泪了,这所有所有的一切真实与虚无,都在告诉我,必须重新站起来,好好的生活下去,为了爱我的和我所爱的人。不许哭泣,也不许悲伤,幸福,从最初到最后一直伴我左右,树的笑、树的声音和爱情,永远永远和我在一起……

现在的我已27岁,单身,也没有再谈过一次恋爱。除了爱树,我再没有爱别人的能力。妈妈说,只要我好好的生活下去,结不结婚无所谓,恋不恋爱无所谓,好好的活着就好。也许她也不得不象过去与现实低头,或许她也难以忘却树的存在给她带来多少快乐。树给我的最动听的爱情承诺就是“我用我有限而短暂的生命给你无限的爱恋”,而我将用我清涩的文字给树最深的纪念,用我有限却漫长的生命给她最独一无二的爱情……

1995年的冬天特别冷,我穿了厚厚的衣服,戴了厚厚的帽子,仍觉得难以呼吸。因为讨厌这样的季节,讨厌笨重的身体,我时常唠叨着、埋怨着为什么会有冬天的存在,这是我上高一时候觉得最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不为什么,只因为简单。用朋友的话来说,我的世界太过单纯与通直。顺利的进了重点班,以品学兼优的老师评语,当上了班里的学习委员、校里的学生会主席。只为了考试成绩不理想而哭泣,却为了太多简单得近乎无聊的事情而开心。

无忧无虑的生活,无忧无虑的心,无忧无虑的我,却遇到了一个天生就喜欢皱眉,骨子里满是忧郁的树。不知道是因为爱情的种子先悄悄发了芽还是友情的跨度太宽阔,以至于我们之间有暧昧不明的感情,也被说成是因为友情太深。(关注佳人微信号 jiarenorg)

那时候懂什么叫LES?不,我们的字典里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词,即使连同性恋三个字都是敏感话题,谁都排斥也谁都不愿意轻易提起。更别说互相倾吐。所以,友情什么时候变质,我们无从得知。

树是转学来的,因为家里有些关系的原因,她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这个大家在考场上争得你死我活的班级。也许是因为外表就给人太惊讶与舒服的感觉,我们的班主任刚开始喜欢她极了,原来老师也会以貌取人?呵呵。

我那时候从来没这么觉得一个女孩子可以用“帅”字形容得如此恰当。看着她在台上自然的自我介绍,我对同桌说:“牛了!那么一大个,居然不傻气”,同桌回了我一句:“全班就你最傻气!”

安排位置的时候,自然不会让树坐后面,因为她轻易就得到了那个老太婆的好感,一米七五的个子,竟给排在了第三排,引起多少人愤愤不平那是必然的。可慢慢的,不仅同学发现,包括老师也发现,这假小子从来不听课!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放学铃声一响就跑了个没影。别提那老太太有多失望,竟然在一次考试成绩下来后,当着全班的面骂了树一句:“绣花枕头一包草,可惜可惜!”

没有人知道她家是哪的,也没有人能和她说话超过三句以上。来无影去无踪,我开始也对这人失望了。本以为她会是我想象中的“超级无敌美少女”(树后来听到我曾用这么一个恶心吧唧的词来形容她,差点没当掉!)

“作业借抄一下。”这是树第一次给我说话,我有点蒙了,似乎觉得这很不可思议,因为一直以为,我们是最不可能说话的两种类型的人,八秆子打不到一起,而照后来树的话说,她以前最不喜欢的就是“乖乖女”这种人,看着就憋得慌。

“数学吗?我没做!也在等抄呢!”或许也是因为这样一个让她有些意外的答案,让她对我改变了最初的印象吧。是的,我不老实,至少不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好学生,喜欢耍小聪明,也喜欢“装模作样”,树说我是个坏家伙,呵呵,这我承认。

从此以后,树再不借我的数学作业,因为我从来不做。从此以后,我们上课都写纸条,中间要经过很多有经手,肯定引起了太多人的公愤。但是,我们见了面从不打招呼,象不认识的人一样,透明的。应该说,她对谁都似乎不怎么感兴趣,独来独往的。树说,当初能给我写纸条,那是我的荣幸,是的,我承认,是我的荣幸,一辈子的荣幸。

我们在平淡的写纸条生活中,度过了人生最最单纯和幸福的高中时代。没有太多的接触,没有象朋友一样出游,也没有打过几个电话,在一个班也象笔友一样来往着。可是,树说,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了解她,唯一听得懂她说话的人,也是让她在想起的时候唯一觉得安心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让她改观的“乖乖女”,因为我,真的很不乖!

树没有参加高考,她说她不想考全省最后一名,丢不起那人。而我,顺理成章的,进了上海外国语学院。长长的暑假,树没有给过我任何一个电话,我给她打电话,她总是有很多借口拒绝见面,似乎很忙,又似乎是故意的躲避。

其实,我多么向往我的大学生活,我是一个俗人,一个自由的自己谈一场自由的恋爱,这就是我的幸福所在。在我要走的头天晚上,树给了我电话,她话不多,都是我一个人在说,说我的兴奋与期待,说我想要的幸福与恋爱,她只是一个劲的沉默,偶尔说一两句“那很好”的回应话。

只是当时的我太傻,没有顾及到她的心情,也更不会想到她会因为我的离开而感到难过和不舍。树,最终没有去送我,任凭我在车站不止一次的四处寻找,我是多么希望看到她来送我,可是最终我还是失望了。

我不知道,火车开的那一刻,自己为什么会落泪。也许是因为第一次离家,第一次远离我的母亲,也许也是因为,树的没有出现,让我感到了长长的失落与淡淡的忧伤,离别,本就是一件难以快乐的事情。

我知道,从那天起,我多了一份牵挂,放心不下一个人,不知道她有没有按时吃饭,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经常笑,更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因为,那个人象蒸汽一样消失了。

我到学校后,忙于入学的各种杂事,我好动,我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什么社团都想参和,大学,我的大学似乎美丽得不得了。忙碌之余,我还是会给树电话,却难得找到她一次。平安夜那天,她终于接了我的电话,我问她过得好不好,她没回答,只问我学习怎样,有没有遇到爱情。

是的,我遇到了爱情,遇到了一个很出众的男孩子,他是大我两届的学长,叫宇。入学的第一天,就是他帮我拎的行李,带我报到的。我承认自己对他有好感,也承认自己心里的白马王子应该就是宇那样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能爽快的答应,我解释不了这种心情,也无从解释。

树在电话里祝我幸福,却让我觉得失落,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也不明白自己在等什么,就一直那么摇晃着等待谁的出现。我们的电话讲了差不多十分钟,树只告诉我,她开了家休闲吧,生意还过得去,其它的她似乎不愿意多说,我也赌气死的不再多问。匆匆挂了电话以后,我掉了在上海的第一颗眼泪,因为人与人之间故意的疏远,太过于伤人。

树活得太过于忧伤,多半是因为家庭的缘故。爸妈都是高官,家庭富裕,却没有温情。树说他们总是各自忙碌于各种应酬的场合,喜欢听别人的阿谀奉承,好不容易能一家人一起吃饭,总是吵架收场……长年累月的就这么闹着,不肯离婚也不肯好好过,树很讨厌回家,常常是空荡荡的房间,她说空得都能听见自己的回音。

树的父亲原来是部队的大将,从小就把她当一男孩对待。什么稍微一不对,就是一顿打,树太好强,哪怕错了也不认错,打也不哭,她爸就一直打,打到她流眼泪为止。为这个,树其实吃了很多亏。

树说她出生在一个“暴力家庭”,什么都是靠拳头解决问题,让她也变成了暴力份子,转学也是因为打架被原来的学校赶了出来。是的,她叛逆,反正不管她在怎么坏,怎么牛,总会被她父母安排的没有后顾之忧。她讨厌这样的人生,也讨厌这样的家庭,却怎么也改变不了她是这家庭一分子的事实。

寒假很快就来临了,在这期间,我们只通过一次电话,就是平安夜的那次。我似乎觉得已经失去这个朋友了,不论我们之前有多么美好的回忆,有多交心。对于树,从最初的不了解到了解,再到弄不懂她。

这一切的变化随着我大学生活的开始,而匆匆上演了。没那么多时间去缅怀和忧伤,也许感情没有深到一定的程度,也许是因为没有什么越轨的表白与承诺,我渐渐的,不再为失去树这个朋友而感到难受了。

回家,我没有通知树。到是很多高中时代的朋友来接我,我们在火车站外的广场,铺着报纸顶着寒风,来了一次快乐的聚会,吃饱喝足才舍得回家……那时候多浪漫啊,那么几个人,就可以笑得全世界都开怀。偶尔会有人问到我:“树呢?怎么没来?”似乎他们认为,树来接我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我,突然觉得这个冬天比高中那年要冷得多……

1999年2月15日,大学的第一个寒假的春节前夕,我见到了树。在分别五个多月以后,第一次见到了树。树是在我家门外给我打的电话,说她想见我,要我出去一下。听到她想见我,心就跳得好快,我来不及想那是因为什么,只知道,快点出门,害怕等了太久的电话和那个人,会突然消失。

树靠在车身上等着我,穿着咖啡色的毛领大衣,深色的牛仔裤,手里夹着半支烟,看到我就把烟弹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我傻呼呼的站着,看她的一举一动,好象我已经离开这个人太久了,久得需要一点时间来慢慢回到现实。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