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完整版)

能想到的,能做到的,树都一一在尽着全力。我们如此平凡却又不平凡的彼此拥有和信任着,如果说这就是最终幸福的模样,那么爱情也是如此。没有人能懂这其中的所有甜蜜与苦涩,除了我们自己。我想,树给我的幸福,很不一样……就如我给树的爱,永远独一无二。我们是一对相思鸟,靠感应着对方的存在而让心脏继续跳动,若有谁离开,一切便会化为乌有,包括生命……

树用心布置的家,圆了我最初的梦,尽管隐隐约约会有不好的预感,在我沉醉于此刻时突然间跳出来,而我宁可相信这就是后来的我们,后来的生活。

我的生活开始三点一线,学校、母亲那、还有我们的窝。我依然坚持每天都回家陪母亲吃饭,树也常常来,我们在尽可能的弥补着什么,尽管一切都那么微不足道。

带高三毕业班的课已有一个多月,尽管觉得那群孩子可爱,却还是急切的盼望着老太回来,毕竟自己还不够火候。那名叫桐的小屁孩依然隔三叉五的找我麻烦,提到她就觉得太阳穴疼得厉害,不知道是不是天生八字不合,犯冲?

观察下来,这么多授课老师里,她惟独对我有很强的敌意。才上课没多久,她总是丢句“厕所!”然后径直出门,一般是三、四分钟后就会回来,坐下以后会用力的拉桌椅,发出刺耳的声音。

每次这样,全班几乎都把注意力投向了她,弄得我必须得暂停讲课,等她趴着安静的睡了,我才得已重新找回思路。做了两次小测,她的卷子都是只有名字再无其它,起初我以为她每门功课都是这样,试探着问我对桌教她语文的老师,结果却是“很好啊,每次都刚好及格。”

也许是想着反正只是一小段时间相处,也许是心软,反正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没有拿出当老师的魄力去“责罚”一个学生。我就那么由着她放肆的针对我,尽管好多次都差点爆发出来,冲上前去跟她“比武”(虽然知道若真那样,我一定输得很难看)。

放学,整理好东西,出校门等大巴,去树的店里。那小鬼也在等车,一副吊儿郎当模样,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刚好看我,我冲她笑笑算是打了招呼,她却当没看到一样,把脸扭朝一边,我的笑容就这么被僵在脸上,真是丢死人了,好歹堂堂一老师,竟被自己的学生如此漠视,我感到极度受伤和气愤。

我等的大巴来了,下班高峰期,这站上的人很多,费了好大劲才挤上去,手却找不到地儿可以拉,我被夹在中间摇来晃去,也被挤得七荤八素。突然感觉有人用力拉我,是那小鬼!臭着一张脸,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我她旁边有可以手拉的地儿,本是懒得理睬她,但一想还有七八个站,认了,奋力挤过去拉好,引起一群人的嘀咕。“笨得着不住”一口标准贵阳话带着嘲笑的语气,盖了过来。深呼吸~~我忍了!!!不跟你小孩一般见识。

她比我先下,依然没有打招呼就闪了,真是没礼貌!

我爱上叛逆的孩子
又遇到叛逆的学生
那时候看见那小鬼就觉得噩梦又来了
超级坏孩子
超难搞定
每个假期回来
我都会提起她高中时候的事情
每次都想揍她
却又觉得疼惜

到了树的新店,那个象猫的女子琼,正忙着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游说着一个已经拎了大包小包却还不满足的风骚女人尽可能多的掏出钱来。不想打扰她的敬业,我进了里屋,树在埋头看那些时装杂志,烟圈散了又现,我说你怎么那么坐得住啊?琼都要忙昏了。树笑笑,要我坐下,“我们是发挥所长,各霸一方。要我一个劲劝着买,可没那耐心。”

我起身想去帮琼,因为进了新客人。树阻止了我,“看我们的super women功力如何!”何!”树对琼是赞赏的,应该是对她的口才表示赞赏,说是去参加说书比赛,估计是世界第一。我笑,似乎忘记了之前所有不愉快。

树提到今天教课的情况,我马上来了气。我之前给树提过那个孩子,她并不陌生,看到我每次都咬牙切齿的说着关于那小屁孩的种种作为,总是哈哈大笑,说那是小恶魔是她的接班人。我又开始象三八一样婆婆妈妈说三道四起来,真的很气啊,怎么会有那么难搞定的孩子???那么倔又那么冲,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一提到那小鬼,我说话时就会张牙五爪,树敲敲我额头“真那么损啊?改天会会。什么小破孩能把我的宝贝气成这样?”还说笑呢!!!!!我伸手捧住树的脸“她真象你的影子,甚至青出于蓝胜于蓝!!!都是坏家伙!”

也许是因为我真的在树面前唠叨了太多那小破孩的事,也许是因为感觉很象当初的自己,所以慢慢的,树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孩子产生了兴趣,起了想去见识见识的念头。我已再找不到任何可以形容那小鬼的词,实在是可恶~~~树听我碎碎念,说那样子的我象极了孩子的妈!我差点没当掉!难道女人就是这样慢慢变成怨妇的吗?

今天破例提早关门,不过七点而已。因为答应琼,带她去尝我母亲做的菜,树说过很棒。琼是第一次见我母亲,说是很紧张,树揶揄她又不是去见老丈人。琼见到我母亲的时候,笑得很轻松,因为我母亲的和蔼让她松了口气,而她,可以大方的吃喝。琼比我们大了两岁,所以母亲会想要问她什么时候结婚,琼说快了,就在这一两年内。满脸幸福模样,我知道她很爱很爱那个人。

听到琼的回答,看得出来,母亲是对我有着期待的,因为似乎有了工作,就自然会想到家庭。中国就是这样的状态,永远世代相传。“很久没听你提起宇那孩子了,他应该早毕业了吧?”

怎么也没想到母亲会突然提到这个人,那么熟悉又陌生、遥远又亲切的人。我和树都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眼,宇是我们心里永远的歉疚,不能弥补也不能说安慰。母亲看出了我的欲言又止,似乎多少明白点什么,笑着说:“那小子不错啊,那时候还说等着他娶我女儿呢,遗憾那~”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给我的母亲解释这一切,她似乎也没非得要知道原因。树只是低着头一个劲喝汤不说话,而琼,满脸疑惑“宇是谁?”“以前小蕾带回家的男孩子,好象比她高两届吧,挺招人喜欢。”母亲自顾说着,看得出宇给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琼好象还想问什么,被树岔开了:“吃好没啊?吃好了就洗碗,天下没白吃的午餐”琼会意,吐了吐舌头,偷偷抬手向树敬了个礼。多年以后,我依然笑得尴尬在每次别人提起宇时,现在母亲又旧事重提,我也想知道,他现在过得好吗?幸福吗?

树送琼走,我还得写教案。临上车,琼倚在我耳边悄悄说:“好好爱树”,我以笑当作回答,琼是担心我还挂记着宇吧?是的,我挂记着这个人,这个让我亏欠又感动的男人。那么久没有再联系,是不是已经结婚了?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有着自己的家,陪着心爱的女人逛街,当她的“劳工”,每晚都会记得给她倒一杯热牛奶,然后亲吻她的额头说晚安??宇,你好吗?你好吗?

写教案其实是件痛苦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每次都花很长时间,总觉得每次写得一清二楚,上起课来却又变成了自由发挥。烦闷之余,收到树的短信。

[亲爱的,在想宇吧?我也在想]
[不知道他过得怎样,很牵挂]
[我也是。但我相信他肯定过得很好]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个好男人,并且是个优秀的男人]
[什么跟什么?好人真的会有好报吗]
[那当然,我就是例子]

现在回忆起那段教书生涯,其实满怀念的,尽管那些孩子让人头疼,却也让人喜爱,那么真那么纯,尽管他们的思想比自己那时候早熟,有些让人招架不住,太多问题都可以问得我目瞪口呆,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或许这样的工作是适合我的,因为相对来说比较简单,而当时的我,应该是很喜欢它的。

第一次跟那小破孩发生正面争执,是在离下课还有十五分钟,用来单词听写的时候。连平时不学无术的几个调皮孩子,都很给面子的低着头“COPY”,尽管一眼就看出绝对有小抄,我依然没有吱声,因为比起那位坐姿懒散的小祖宗来说,他们要“勤快”多了。

她有个还算比较有“责任心”的同桌,是台专职的“复印机”,自己抄好了不说,还抓紧时间帮她抄了一份,那偷偷摸摸又因时间不够而慌乱的模样,真的很滑稽。他们明显都以为我是瞎子,或者是傻子?随意吧,亲爱的宝贝们,放学我们再慢慢过招。

我边念边观察着那些有“犯罪”倾向的“嫌疑犯”,看他们一个二个掩耳盗铃,我快要爆笑出来,以至于我的发音都有些变调,好几次都会有细心的孩子抬头看我,对我的“跑调”感到不解。想起念书那会儿,每次考试或听写,老师总会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干嘛,一翻眼睛看我,准是想作弊”,今天自己站在这个讲台上,才知道真的是这样。啊,发誓等下课以后,一定要好好大笑一场。

标签: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马总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