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完整版)

“喊你不要抄,无聊不嘛!”突然就冒出了这么一句,全班唰的全往后看,除了那小破孩,还能有谁?可惜她同桌辛苦了半天为她“复制”的那份已被皱成一团,顺着桌面滚到地上……

无聊???这也太过分了!被一个学生公然的顶撞说我所做的事情是无聊,是很让人窝火的事情,我想就算脾气再好,也到极限了。忍了那么久没动你,你真以为我是菜鸟怕生啊?

已顾不得什么形象,我直冲到她位置前“出来!”她看了我一眼,不动声色。“叫你出来,听见没有?”“我不!”终于开口说话了,稳如泰山。喜欢看好戏的孩子都嘀嘀咕咕,那噪音直在耳边嗡嗡嗡的吵,真是糟糕透了,我大脑都开始麻,正要再大声点吼,下课铃响,我象泄了气的皮球……

“下午放学以后留下”丢了这么一句,我转身拿书和袋子,冲出教室,真的要疯了!教室里传来刺儿的口哨声,自然是那小恶魔得意的宣告,第一回合,以我失败告终。等着吧,放学慢慢折磨你!!

正在气头上接到树的电话,说琼他们搬新家请客吃饭,让放学后一起去。

“气都气饱了,还吃个屁”我大口的喝水,说话也有些含糊。

“昏,粗鲁!又被耍了?”树在那边笑,好象很平常一样,我更来气!当个老师被耍成这样也够窝囊。

“放学非得好好收拾收拾她!”我咬牙切齿。

“比武啊?那我来当裁判?”

“都是一样的坏家伙!没一个好的!”我赌气的挂了电话,树在那边说什么,我压根不知道……第一次,因为别人而发了树的火,唉,怎一个“郁闷”了得?

我让学习委员把放学后要留下来的学生名单公布在教室的小黑板上,几乎都是唬弄人的孩子,看谁敢跑,就是踩到地雷了。那时候突然体会到了什么叫焦心和着急!这群聪明却调皮的孩子,落了那么多功课,高考怎么办??这些都是我的老师为我们担忧过的,现在换做自己来当这个角色了,发现很多时候真的力不从心。不知道要怎么帮他们,说再多都当作耳旁风,累啊!

不过是因为跑了趟五楼再下来,其余被留下的学生都还算老实的等着,除了那个惹人生气的家伙。正要问呢,那个“复印机”就开口了,说他的同桌在外面球场上打篮球,要他在我到了以后去喊她。我点头答应。竟然还有人肯为那小屁孩跑腿?无语……

我让他们每人都把之前上课听写的单词都背住了才许回家,于是引起一片哼哼唧唧的埋怨声。尽管我也很不喜欢这种方式,但对于一个毫无教学经验的菜鸟来说,只有实干这一招了。“复印机”和桐前后进了教室,把之前的要求重复了一遍,“不可能哦!”‘复印机’只是张着嘴表示不可置信,而话则是出自小鬼的嘴里。真是不明白,一个女孩子,怎么能那么皮?比男孩还费心!我没有接话,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大家慢慢耗

陆续的一个接一个都过关走了,那小鬼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的坐着,直到最后只剩下我们两大眼瞪小眼。

我问她背得如何,是不是该来考核了?她竟然回答我“没关系,我不饿”。看来是打算和我耗到底了……OK,既然这样,那大家比赛打坐吧!我拿出教案,准备就这么着!她也不甘示弱,拿着她那破手机,放得叮叮当当响!我把笔狠狠摔在桌上,发出“啪”的一声。

“好象是老师被学生体罚了?”是树!咋一看,我象极了正襟危坐,那小鬼翘个二郎腿摇晃着,确实我比较象学生。树在门外观察了多久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她不是刚刚才到,从她那一脸的贼笑就明白了。那也不用我再多说明那小鬼是谁,树早就心知肚明了。树径直走到那小鬼面前,把她手里玩弄着的篮球揽了过来“好长时间没玩了,一起?”那小屁孩噌一下站起来“还给我!”我收拾了东西,站在一旁看好戏,看看这一大一小两个混世魔王怎么颠峰对决。

树笑:“赢了就给你。”

“可以!”够耿直!

这样,“打坐”变成了篮球赛,而我,莫名其妙的从主角之一变成了配角,哪门子事?不过说实话,看着她们在球场上跑来抢去的,突然象看到了我们的高中时代。我们那时候也打篮球,班与班之间争得你死我活,甚至还会因此结了梁子。

女孩打篮球喜欢“一窝蜂”,看见球就一起抢,经常抱着不放,甚至尖叫连连。树说真是侮辱了篮球运动,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和女生一起打球。可是比赛都得参加呀,而且都是女生,所以可以经常看到一群人全跑去抱成一团,为了那个球,而树在这个时候总是无奈的一屁股坐在篮框底下乘凉……

真的很好笑,我也象现在一样,是拉拉队,我们班总能赢,因为大家配合得还算不错,树说还好没有丢人,她兄弟看见她和一群女疯子打球,都快笑死了,叫成那样,真是恐怖……

小屁孩的“功力”好象也不赖,尽管比树矮了半个脑袋。两个人似乎不再象是挑战,反到越打越来劲,越打越开心,我看形势不对,大喊到:“走吧,很晚了”,那两个疯子一个鼻孔出气:“我不饿”。后来邻边打球的几个男生也加入进来,那小鬼得意的喊“small teacher,please wait a moment !”那笑容大得令人心痒痒,树朝我招了招手:“来一局再走!”

就这样,树象个孩子头一样,带着小屁孩,还有那群好动的孩子,开始了他们之间的比赛。我看着树,那么精神的,快乐的穿梭来回着,是很久很久没有见过树这么放开的玩了。只有在打球的时候才顾不上皱眉头吧?还是只有在打球的时候才能暂时忘了那些忧心重重的事?

我在台阶上坐下来,象当初那样看着树,看着树的影子,尽管那时侯已经一去不回了,但至少在此时此刻,让我重温了那份简单与无忧。我似乎依然是那个老实巴交的模范生,而树,依然是那个叛逆得让老师直摇头的破小孩,就如现在的桐,那么顽劣……

我不想这一刻停止,如果那时候就算永远,我想我们兴许会比现在快乐和幸福,因为没有了对两个人未来的期许和奢求,也就不会疼痛的爱着、哭着、担忧着。当一切都无法挽留的逝去,一切又不可避免的发生时,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后悔吗?不,真的从来不曾后悔过,哪怕是最疼痛的时候,如果一定要有后悔,那就是我们都没有好好珍惜生命,不知道每天坚强的呼吸着,是给对方的怎样的一种安心。

琼已打来好几个电话,催我们快点过去,说是菜都弄得差不多了,还不见人影。我不忍心打扰了那群很是投入的孩子,更不忍心把树从很久不曾有过的轻松状态下拽出来。那小鬼和树象相识已多年的朋友,默契的传球,又默契的投篮,每次进球都笑得那么开心,就算之前再怎么惹我火冒三丈,但不得不承认那短短的几十分钟里,我是感谢她的,感谢她和这场临时起兴的球赛,给了我的树,短暂的快乐时光,如果少年时能这般无忧与简单,兴许那眉头也不会再纠结。

天色已晚,再不舍也会结束,小鬼跟在树的身边,兴奋的叽里呱啦着,原以为她是个喜欢装酷又难以接触的孩子,此刻却让我看到了她毕竟是小孩子的一面。都说了,这世界上,人和人的相遇,兴许真的是冥冥中就被安排好的,尽管俗气但不得不承认,一切皆是缘分。

很明显,小鬼是喜欢树的,亦或者她在树的身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某些特质或目标,她走的时候,依然没有理会我,只问了树:“什么时候再来学校?”“有空再说吧!”树几乎不到学校找我,她始终是保护着我的,任何时候。小鬼耸耸肩,说她先闪了。

标签: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马总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