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完整版)

树说那小鬼其实满有意思,脑袋挺灵活的,这种小孩比较好玩,不娇气。我无语,其实呵,要是不那么喜欢跟我作对的话,我应该也会很喜欢她的。唉!

吃完饭,我和琼收拾碗筷,树和筑(琼的老公)抢着玩电脑,争得“你死我活”,看着他们一个抱着键盘,一个死命不给鼠标的模样,我和琼都扑哧笑了。琼感叹着说,找了一个成天只知道玩的大孩子做男友,可是件很辛苦的事(筑比她小三岁),象带着一个“拖油瓶”。

我说那是甜蜜的负担吧?琼说傻孩子,生活很现实的,没有那么浪漫,很多时候两个人都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得不可开交,在一起时间长了,爱情都变成亲情了,少了激情多了温情,分了合合了分,绕去绕来还不是得选对方,没意思透了。

尽管都是埋怨的话,可我依然感受得到,琼的心里是幸福的,因为她的幸福很有安全感。我羡慕,真的。

琼突然问我和树有没有想过以后打算怎么办?我摇头,没有答案。这个问题会让人感到莫名的疼,我们都在尽可能的逃避着不去想它,结局是什么?好象可以预料可以看到,却又仍抱着希望。

“唉!实在不行就一起离开贵阳,去一个谁也不认识谁的地方好好在一起。”

琼为我们皱了眉头,我感到心酸。身边了解的朋友一提到我们都会想要皱眉和叹气,真的那么让人无奈吗?是不是就一定会象他们说的那样,以分手收场?

灿也说过,我们只有两条路,要么一起离开,要么分手,在今天琼也开口了,他们都在关心着我和树以后的命运,也为我们叹了太多气,不知道是该为有这么多人为我们担心而感激还是悲哀。我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两条路?只是啊,无论选择了哪一条,都是痛苦的结局,都一样要后悔。似乎我们还有路可以选,其实我们别无选择,不是吗?

琼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拍了拍我的脸:“只要爱,就够了。其余的,其实怎样都没关系。”我想我当时是无法理解这句话的,甚至是不赞成的。谁不想和自己爱的人守在一起?谁会一点也不挣扎的说“只要你幸福就好,不在我身边也没关系”。

能坦然说这些话的人,一定是自己骗自己的骗子,要那么那么懂事的送她走,那么那么伟大的说“只要心里有我就好”,我真的办不到!我相信树也一样,不然也不会因为现实的残忍而抱在一起痛哭那么多次。

即便知道那是悬崖也会想要再赌一次,赌一次跳下去不会被摔死,这是人在频临绝境时都会想要做的“孤注一掷”,尽管明知道那样的伤害最终谁都经不起。如果有一天我们都能坦然的放开对方的手,我想,那应该是心死的时候吧。就象很多目送爱人远去,并给了他/她很多祝福的人,都已经认命了他/她不会再是自己的谁,即便自己真的很爱很爱他/她,那么深那么久。只是那疼痛将会是一辈子的事情,爱情只与自己有关。

那晚一直心情很差,莫名其妙的发慌,可能是琼的话正好刺到了我的痛处。尽管不算太晚,我依然坚持要走,真的很想要任性,不怪谁,就想狠狠的任性,狠狠的告诉全世界我不会放弃,不想放弃。可是我行吗?我连大声喊出来的勇气都没有,一开口就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在哪里,还有什么能耐说自己一定要拥有。

树说让我等她一会儿,和琼把今天的帐做了就走,我愣没听,转身就冲出了门。我的举动让琼很是尴尬,跟着跑出来叫我,却被树喊住了。或许是这种不安压抑太久了,久到自己都快要承受不起,琼的问题不过只是导火线而已,我在大街上边冲,边已是泪流满面。

觉得好委屈,为什么是我要遇到这样的感情?爱情原本是两个人的事情,为什么我们的感情里面非得有那么多人来瓜分?要别人笑就要自己哭,为什么?我承认自己不够坚强,也承认自己会害怕,可每次想到和树分开就难过得不得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爱情非得这么悲哀?街上的行人来来回回,我都看不清楚谁是谁的方向感,横冲直撞的往家赶,我急于想见到我的母亲,告诉她:妈妈,我好辛苦。

不用转身,不用扭头看,我知道树一定跟在我身后,不管我去哪里,她都会跟着,就是这样默默的守护着我,这样的宠爱会让此刻的我更想冲着她发脾气,尽管并不是我本意。夜市拥挤得不得了,我还死命的去挤,看到牵手的情侣就死命的从他们中间闯,我想我是发疯了,因为嫉妒还是因为觉得老天不公平?

“搞什么鬼!有病啊?”我被第N对被我“拆散”的情侣吼了,竟然觉得这样心就不那么痛,因为一个小小的我,你们也总要得分开那么几秒钟不是吗?谁说你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谁说你们可以永远牵手一起逛街?我似乎撞疼了那女人,她叫了一声,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便出来英雄救美了。

只是那女人没给他表现机会,自己伸手狠狠扯了一下我的头发,生疼!或许我真的遇到野蛮女人了。

或许是因为那长长的头发对于我,应该是对于我们的爱情来说,意义太多太深,那女人碰了它就象犯了禁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象泼妇一样的去动手与谁拉扯,尽管有错在先,也顾不得那么多礼数。

树赶上来试图拉开那女人扯着我头发的手,却被那男的挡住了。我们四个成了街头闹剧的小丑,骂的骂,扯的扯……我想要是我的学生见到他们平时端庄淑女的small teacher变成一个泼妇在大街上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妖艳女人扯做一团,该是何等的惊讶。

“啪”的一声响,清晰可以辨出那准是有人挨了重重的耳光,扯着我头发的那只手松开了,看好戏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我担心的寻找着树,害怕她受伤,却看见树和那男人,还有我都一样的惊讶,因为那个耳光实在太响,那女的自己都没回过神来。

是小鬼,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狠狠抽了那女人一巴掌,渗红的疼。接着又是一耳光扇,那男人急了,冲过来抓着小鬼就想打,树也没料到那小破孩下手竟会这么狠,正要去拉那男的,那女人却发了话:“走!”

拣起掉地上的包,捂着脸挤出了“围墙”,主角之一离场,自然已再无好戏,围观的人自然三开了去,我象个傻子一样站在那,完全弄不清状况了……

说实话,真的很后悔自己的任性,惹了这么一出事。我看见小鬼眼睛里有强烈的恨意,就好象跟那女人有深仇大恨一样,树把她拉了过来,拍拍她肩膀“算了”,然后伸手帮我整理那乱成鸡窝的头发。

“你惹别人不好?非得惹那贱人?”

“我……”那意思是,所有经过那小鬼都看得一清二楚咯?也跟着我有一段路吗?我无从对自己出格的行为作出任何解释,也没了立场争辩。我问树有没有受伤,树摇头,没吭声。我感觉到她在生气。

小鬼很罗嗦的在耳边骂着,一会儿骂我笨一会儿骂那女的死不要脸,第一次从她的脸上看出别样的情绪。我想,她和那个女人应该是认识的吧?树依然沉默的走在我身边,静静的听桐没完没了的念叨,她似乎不是很想搭理我,却也没走开。我们在小鬼面前表现的很疏离,一切都只是朋友而已。

“用那么大劲,你手不疼啊?”之前所有情绪都因为这场打闹而没了踪影,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如此放肆。

“我还嫌轻了!”桐扯扯肩上的包,表情一正,又开始了:“你有病啊?没事撞别人干嘛,尤其是那贱女人,撞了她晦气!”

“你到底有完没完啊?”我真的不耐烦了,屁大点小孩,教训起我来了?就算刚才那两耳光确实帮了忙,可也不至于让你说成这样?才几岁啊?

“自己惹了麻烦还好意思!丢人!”

我真的不想和这破小孩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会疯掉!

“谢谢你的大恩大德!赶紧回家去吧,别老在街上闲晃,有这点时间倒不如多看点书!”职业病犯了,她不耐烦的嘟了嘟嘴“记到!你欠我一次!”我翻白眼。

桐喊树叫做“师傅”我觉得好笑,什么时候两人变成了师徒关系?提到学习问题让她觉得没了意思,所以转身贴着树去了,左一句师傅又一句师傅,马屁大王!桐的思想、行为、口气都不象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应有的成熟老练,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孩子跟当初的树一样,有很多很多秘密,只是她比树还要任性,少了树的稳重。

到十字路口,我们不一个方向,小鬼告辞时候突然对着树冒了句:“师傅,麻烦帮我好好看着my small teacher,改天请你吃饭!”不管我们是否回应,桐径直头也不回的背着那造型怪异的大包右拐了。“原来如此”树说了句让我没头没脑,正要开口问,树却不打算再多说,伸手拦了辆出租,我们回琼家楼下的停车场里取车,一路上再无半句对话。

标签: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马总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