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完整版)

树没有直接送我回家,而是去了love river,没有下车,没有行人,天上也没有星,我安静的等树开口。树点了烟,狠狠吸了两口,突然倾身过来吻住了我,用舌顶开我的唇,把吸在嘴里的烟子灌入我口里,我被呛得想要咳,想要躲,树却霸道的用手扣着我的下颌,不许我拒绝和抽身。直到看见我眼角有泪,才松了手,移开唇。终于可以大口的喘气,咳得胸腔闷疼,眼泪水直掉,却没有吭声责怪,我开始有不好的预感。

“看见你发疯一样的横冲直撞,不可理喻的穿插在别人中间,我心里就是你现在的感受。闷疼!”树没有看我,摇下车窗,自顾抽着烟,语气很平静,听不出情绪。我无言以对,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这种痛,她要让我体会,要我记住,我疼她比我更疼!

“总觉得现在的你越来越不象你,没以前开朗,也没以前快乐。跟我在一起,觉得很辛苦吧?”

“不……”我不知道她到底要表明什么意思,可直觉告诉我,那是我最最不想听到的话题。还没等我回答,树就继续说着,她并不需要我给什么答案,只是要我听就好。

“我也猜到琼肯定问了你什么,之前她也问过我,但我拒绝谈这个话题。她也是出于关心,也没其他意思。”树把还剩半截的烟弹出窗外,我开口想说点什么,她示意我她明白。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考虑很多次,都没什么结果。刚刚发生这样的事,是我从来都没想到过的。不过是因为别人一个问题一句话,就可以刺激你失控,我不敢想以后万一真的要有什么事发生,你会变成怎样?这段时间发现你越来越敏感,甚至有些神经质,我会心慌,你知道吗?”

我强忍着要她停止说下去的冲动,其实我不想听,真的不想听,任何一句带有动摇的话,都可以让我不想再呼吸,可依然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继续听树说下去,请你,请你的心,要坚定。

“我说过没有什么可以让我轻易就放手,但要是伤害到你,把你变得不象自己,我一定会……”

“不许说!”我吼得很大声,抽泣让我的声音严重变调“你答应过我永远都不说那两个字!别人可以劝我们分开,别人可以不看好我们,但你不可以!”

你,不许说要分开,还没到穷途末路,不许放开我的手!尽管对于未来我们都一样担心和恐慌,但请你,请你一如从前,坚定的抱抱我,温柔的吻我。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做同一含义的梦,不是你上车我刚好下车,就是你才走我就来,不停不停的错过,又不停不停的找,好多次你不在我身边,我都从梦里惊醒,哭着大半夜打电话给你,听到你的声音,听到你说梦是反的,我才能安心的再次入睡。

很多时候其实不想哭,但眼泪它总是由不得心,你笑着看我,疼惜的拥我入怀,现实太残忍,未来太飘渺,只有你是真实存在,悲伤与幸福总是相随,让我的泪连成一片海,而你是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因为你存在,我所有潮涨潮落才有意义。每次你送我回家,每次看你转身要离去,每次听到你说“晚安”,都害怕这是最后一次你来看我,你背影会忧伤,离开时候的车灯会孤寂,明天不是还会相见吗?怎么那么怕说“再见”?

你总是努力把自己能给的幸福,尽力给了我,总是希望能赶在时间之前,你说太多事还没为我做,太多幸福还没兑现,所以要和时间赛跑。亲亲我的爱,不带我去美丽的地方,不送我戒指玫瑰,不说一句甜言蜜语,不许我任何诺言,都没关系,只要你,只要你一直牵着我的手,让我呆在你身边,静静的看你抽烟的样子、喝水的姿势、醒来时朦胧的眼睛,吃饭时满足的表情,就已足够,足够我一生都活在幸福里……

我会很乖,也会学着坚强,不再任性,也不再那么疯狂,做你心里那个恬静如初的女子,所以,分手的话,请不要说出口,爱我心也请不要有半点摇晃,我答应你会好好的,一直幸福的依偎在你身边……

树没有再继续之前的话题,也许我的眼泪,就是她致命的伤,拥我入怀里,我们的眼泪一起落在树的肩,湿了她的衣,散成一片诡异的痕迹,象有毒种子开出的花,美丽异常……轻轻解开我上衣领口,树低头吻我左肩那紫中泛青的印记“不会放开你!”

有泪顺着我的锁骨滑落胸口,温度由滚烫到冰凉。“这印记一天不消散,你一天不许离开我!”它消一点,就狠狠再咬一次,一辈子都带着走,一辈子,不离不弃!

因为树的出现,我与那小鬼的关系改善许多,自从那次扮演有失身份的泼妇后,小鬼没再故意“与我为敌”,会按时交作业,也会在试卷上多写几个字,尽管她继承了“复印机”的特长,尽管那考试成绩一塌糊涂;每天早上遇到,会主动向我问好,每天放学会跑来问我,她师傅今天会不会来学校找我,有时会多问一句“你和师傅是很好的朋友吧?”

我点头,心想:傻孩子,关于这个问题,老师不便回答你,因为你还小,因为这样的爱情你无法理解与明白,也不需要去弄懂。

这个顽皮而叛逆的孩子,是乐意让树对她说教的,对她而言,树的话,比起我这个老师说的,还要有说服力,小孩子的崇拜也许就是这样。树是想改造,或者是想“救”这个孩子的,因为她身上有太多自己以前的影子,也有太多顽劣因子。没能念大学,没能体验一下大学生活,树说这是她唯一觉得后悔的事,尽管那一纸文凭对她来说或许毫无用处。

也许正因为这个遗憾,因为桐仿似当年的自己,让树对她起了想要管制的念头,“不想她走我的老路,以后跟我一样为这事后悔”树对我说这个的时候,眼里的情绪很复杂。我想,如果当年能有个狠角色来管制管制那个混世魔王般的树,这一路又该是怎样的不同?只是桐这个做什么都不用心,成绩差得一塌糊涂的小破孩,能代替树完成未完成的事吗??她会让树失望吗?我们都没有把握。

她们师徒二人后来打过两次篮球,一次在学校,一次在公园,因为树的时间不多,每次都很仓促,惹得那小鬼直嚷嚷不过瘾,死赖着树下次一定要多给点时间。休息之余,树问小鬼想不想念大学,小鬼说想,但除非做梦……树揉揉她的头发“想就行!”在小鬼一脸的问号中,我和树笑的有些许安心,至少她想上大学……

在我正渐入状态时,老太告别医院,提前回来坐阵,可见她是不放心我,甚至瞧不起我这只菜鸟的,毕竟这可是她最后一次带毕业班,之后就回家养老去了,再怎么说,是想“收藤结大瓜”的,哪能让“葫芦娃”毁在我手上?和这些孩子相处时间并不长,却多少有了点感情,他们是我第一批弟子,尽管我不能送他们“出山”。

在给他们上的最后那堂课上,象初次见面那会儿一样——聊天,不过比那时候多了一个主题“大学、梦想”。这些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老生常谈,而我依然这样要求着,或许那时候动了私念,想要听到那些简单的孩子说着自己简单的梦,一如从前的我们……

“等上了大学,我想谈恋爱!”这个回答引起了全班的哄笑,说话的是一个笑起来有两甜美小酒窝的女孩,叫敏。她的回答让我至今都仍清楚记得她的模样、名字、还有说话时眼睛里的憧憬……和当初那个我,很象,对吗?敏,你曾经的small teacher想知道,现在的你,幸福吗?老师不止一次祝福你,祝福你能遇到最美的爱情……

我特别注意那群学习相对比较差的孩子,提到大学,都一样没了底气,说话也没平时那拽劲。初次尝到为人师表的心情,希望自己的学生都能挤进大学门,可那么多人过桥,总会有人落水,能者过弱者让,竞争本就是残酷的……

我能做什么呢?不也只有叹气的份?也许因为树的缘故,致使我比较关注玩劣的孩子,想要知道在他们这么顽皮的外表下,有着怎样的故事和怎样的心,是不是也象树一样,有着人人羡慕的家庭环境,却又有一颗忧郁而坚强的心,和出奇强的自尊???亦或者是其他原因导致他们这么顽皮???……我想,在这点上,我是三八到极点的……

我真心的祝愿这群过桥时候属于弱势的孩子,能够走好属于自己的路,不论以什么方式……坚强的、努力的把握好自己……

小鬼坐在角落一直没吭声,也没抬过一次脑袋,,看不清她脸上表情,也琢磨不透她小脑袋瓜里想的什么。我,不再是你的老师,感觉有点轻松,隐约中会有不舍,毕竟你是树的小影子,让我有时光倒流的幻觉,还有你为你的老师出气的那两个耳光,我是感谢你的……感谢的原因有些许复杂,原谅我是一个过于善感的人……

标签: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万径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