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完整版)

贵州高考从2003年起改在每年6月开考,比以往又少了一个月复习时间,元旦一过,新的一年开始,小鬼说做梦都是交白卷的情景,要把人急死……因为一道已讲了很多遍的题又忘掉该怎么入手,小鬼连眼泪都被急了出来,臭脾气一上来,把书扔得老远,直敲自己脑袋。我母亲被吓一跳,我到是习惯了这事发生……把书放回原地,我带小鬼出门,去走走吧,放轻松。

这孩子到是与我一样,随时随地可以毫无避忌的哭,边哭边说因为看书而受的委屈……一直问“亲亲,我要怎么办?总是看了忘忘了又看,一点效果也没有”、“亲亲,我是不是猪?怎么教也教不转?”、“连我这种人都想上大学,是不是做白日梦?”那眼泪就这么扑扑掉着,一副可怜样让人心疼。

正想说点什么,小鬼却转移了话题:“我师傅怎么不早点发现我?亲亲,你为什么不早点毕业,早点来教我?这样我会有很多时间,我不会这么差的。”连这个也开始怪上了,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也许人和人就是这样,非得在时机成熟的时候,才会彼此相遇,不管是朋友也好,还是情人也罢……你师傅若早些遇到你,说不定不会象现在这样可以管制住你……

很快高三上学期就结束,期末考一完,继续接着上课,直到大年三十前夜。整个校园只有高三生在埋头苦读,自然也有不少浑水摸鱼的孩子……小鬼的成绩并不十分理想,尽管有很大进步,但她的老师都说这孩子考大学,危险!成天见她闷闷不乐,树见了心里也不好受……问我是不是给她定的要求太高了,专科是不是就该知足?这样逼下去,怕适得其反。

我其实一直不是很敢去想小鬼能考上大学,只是不反对树对她的硬性要求,也许是看了太多小鬼因学习无法进入状态而掉的眼泪,动摇……树说她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白日做梦倾向,还是非得要另外一个人去帮自己实现个心愿而逼得小鬼快疯掉……但在小鬼面前却一如既往的严厉,从不轻易松口说“实在不行就算了”这样的话。

2003年春节,我母亲在阔别二十多年后第一次回到了那个小县城。我随她一起,回顾所有年少时的记忆。树送父母回老家过年,依然是不放心他们自己前往。以往过年都是母女两个人,对于一个家来说,我和妈妈在一起,就是一家团圆了……

这次舅舅、舅妈、姨妈、姨父、表弟、表妹、表哥、妈妈还有我……第一次过年那么多那么多人,我感到从未有过的高兴……而我的母亲,从车快要进入县城时就开始抑制不住的流泪,她已不再年轻,当我24岁时。她哭时擦泪的手会轻微发抖,眼角的皱纹总是写着太多辛酸与无奈,尽管我并不能完全体会到她当时的所有感受,但有一点我们是共通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是孤单母女两个人,还有可以回去的地方,还有可以拥抱着互相问好的亲人……

这个年,在我24年的记忆中,最为热闹和幸福,尽管母亲在这之前的每个年夜,都会精心的为我准备饭菜,给我她力所能及的一切……我和那些带着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们并不熟悉,相处得格外客气,我成了姐姐又成了妹妹,听着很是不习惯,却也觉得亲切……

树来电话,说她表弟真是个猪,去KFC狂宰了她一顿,把各式汉堡都吃个遍,最后还告诉她,实在是不好吃……呵呵,你们家是不是都有这种遗传,眼大肚小?你不也常常做这样的事情么?喜欢大的、多的,到最后又剩下很多……

在年夜时候接到小鬼电话,说亲亲,等高考结束,我得跟你说个事,我问是不是又要什么大礼物了,桐笑得有些心虚,哪有哪有……你师傅不是答应你,若是考上了,会满足你她力所能及的要求么?小鬼说这不一样,师傅是师傅的,亲亲是亲亲的,要严肃对待……这孩子,从来就没个正经,还严肃?问奶奶做了什么好吃的,小鬼一一描述着,叮嘱她要好好照顾奶奶,小鬼说她师傅早就千交代万交代了……

在这个边远的小县城,过年是热闹万分的,还可以放鞭炮、放烟花,我跟着大伙一起,瞎闹着,被大而震心的鞭炮响吓得捂住耳朵,被火药味呛得直咳,却还不死心的往人堆里扎,多数是孩子在玩耍,我这样的大龄人士,显得有些傻……唯一算是比较熟悉的表妹问我上次那个帅哥姐姐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

呵呵,原来还记着树那,我们一起去山东财政学院看过她……还在校门外的看上去不怎么卫生的小店里吃过“大盘鸡”,树说这盘子大得可以当洗脸盆,只是浅了点……我表妹因树的幽默笑得东倒西歪,我们临走时,还要树在贵阳等她毕业了来玩,一定要带她去黄果树,一定要吃辣子鸡……

我被这种气氛感染着,兴高采烈的给树打电话,让她听鞭炮声,还有烟花冲上天时的咻咻声,树说拜托我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她无法听清楚我在大喊大叫什么……

在电话里听到我开心的说笑,你说许个愿吧,在那么多烟火下……在耳边说给你听,愿望会实现……“愿望一:妈妈身体健康;愿望二:TREE幸福快乐;愿望三:我的TREE要坚强”,你说可不可以许点关于自己的,别老什么都围着你转,得有自己的人生……若是换你许愿,你会许什么呢?你连愿望都不需要,却要我许?你总强调自己和我不一样,说自己很强很强,而我却太经不起事,需要锻炼,你说我才是那个要学会坚强的人……

自上海回来后,树说话都带有弦外之音,经常跟我提要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目标和自己的生活,要学会自己解决问题,不要总是遇到事就只会打电话给她问怎么办才好,说这样的话,尽管语气平淡却让我很不喜欢……好象要告别什么一样,直言相问,她却说我想得太多,二十四五的人了,别整天还象个长不大的孩子……

难得回一次老家,母亲打算多呆一段时间,过完元宵再走……在这之前,从没能与树在一起过一次情人节,近在身边时因为不敢说出口而没理由在那天一起牵手,终有天彼此都承认时我却远在另一个城,总是被这样那样的巧合把我们在那个特殊的日子里分开,记得2001年情人节我还是在火车上度过的,树给我写了很长很长的信……还有一块吃过一半的巧克力……树说我什么都喜欢小的,所以也不必花太多钱去买很多德芙,说我这样的女人实在很好哄,随便打发一下就可以笑得很幸福……

尽管多么想和树一起过一次情人节,依然还是决定陪母亲住到元宵节过后,亲情在任何感情面前都是排第一的,哪怕我那么那么爱她……却不能比爱自己的母亲更多……树说如果我爱她胜过爱自己母亲,那她会怀疑自己眼光有问题,爱上一个没良心的坏女人……对于我的母亲,树说有种敬佩的心理,这样一个什么都一肩挑的女人,更适合喊“母亲”,因为含义比“妈妈”深……

始终觉得这是个遗憾,想说,明年,明年情人节那天,我们一定在一起。尽管太多人都说,只要两个人很爱很爱,每天都可以是情人节……可我依然迷信的认为那天或许带着神秘的预言,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心里太多不安而让自己如此的迷信任何一种,可以得到祝福的方式或每一个带着特殊意义的节日……树说:“傻女人,你不能回来难道我不能去吗?屁大点距离!”……

从母亲身边借走我一天,要我搭车到昆明等你……对我千叮嘱万叮嘱,一个人要小心,别下错了站……2月14号,我们一起在昆明,过情人节……我是个路痴,连贵阳城都无法转清楚的人,更别说在这个比贵阳几乎大了一半多的城市里……

其实是你比较早到,我七点坐的长途大吧,直到中午12点过,路面已比99年时好很多,路上问了司机在哪个车站停,然后你说在那里等我……我又吐了个七昏八素,把旁边座位的老太吓一跳,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还没老的管用……实在很冤枉,我只是晕车很厉害而已,其它的都还好……老太说会晕车坐车前就不要吃那么多……

我想当时自己笑得一定很难看,尽管一点早餐也没敢吃,周围的人都发笑,我就象那个憨吃雅胀的猪妹子……老太打扮很洋气,依然神采奕奕,递了一只耳机给我,说听点音乐分散注意力会舒服很多……只是那些歌让我更加发闷,《洪湖水浪打浪》便是那时候学会的……老太很喜欢……一直重复……她说年轻时候是文工团的……尽管我承认那歌不难听,但一直那么重复着,再好听的歌也会让人产生听觉疲劳……我不好意思把耳机还给她,一直憋着听到下车为止……

才下车就看到树已在候客厅门口等我……道谢时老太还不忘叮嘱我下次坐车不要吃那么多……她笑得爽朗,我却笑的傻气……树指着远去的老太问我她笑什么,认识么?说了一路上的遭遇,树一直笑一直笑……问我是不是猪……还要我老实交代是不是真吃多了……

现在能出现在你面前已经很不错,还那么说……你明知道我老晕车,跟吃多少没关系……却又总是变着法的取笑我……你说过节么,就该多笑笑……一路上都被当作是猪了……还好意思笑?八成你老了以后跟那老太一样……“我要活到她那个年纪,一定比她还婀娜多姿!”

我大脑开始自顾唱起《洪湖水浪打浪》,树呵……你老了以后很女人的话,那我老了以后估计会很男人,到时候我来照顾你吧……你问我还没吐够那?说话真是肉麻……呵呵!

标签: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