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完整版)

晚上,被一伙高中就很要好的同学拉到酒吧里,说是给我送行。总觉得那样的环境实在与我格格不入,乱糟糟的音乐,嘈杂的人声,还有释放的狂野,震得我大脑乱哄哄,灿(我的姐妹淘)说我读书读傻了,跟不上时代,于是笑作一团,都称我是上海镀金回来的土牛。可真够损的!

说好不喝酒,却也没能固执的坚持下去,尽管会酒精过敏,我还是盛情难却的干了一杯,呵呵,飘飘然的,那时候觉得,偶尔这样的放纵一下,也不是坏事。至少,我在酒精的作用下,在酒吧狂唱了好多歌,都说了喝酒壮胆,我看不仅仅这么简单吧?还会改变人的喜好……

起身去WC,我有些摸不到方向,灿扶我去,半路听见她打招呼,如果没有听错,那应该是在叫树吧??会吗?我抬眼看去,恍惚中我看见树的脸,还有身旁一直贴着她的——女人????

幻觉?喝多了?那女人似乎也醉了,老是扯着树不放手,树给了那女人一巴掌,那女人就倒在另外一女孩身上哭。这是后来灿告诉我的,我当时都昏昏呼呼的了,那么那么多人,我只看得清树在向我走来。

我全身长满了因为酒精过敏而引起的红色斑点,又烫又发痒,我用手一抓,长长的指甲线,就印在脸上,不记得树对灿说了什么,也不记得是怎样出的酒吧,我用鼻子辨别出身边照顾我的人是树,那是树的气息,我再熟悉不过的淡淡香水味……

“为什么要喝酒?”那语气里有责怪,还有少许心疼不着痕迹???

“高兴来着。”

“高兴要走了吗?你就那么喜欢上海?”

“恩~~~喜欢”我脑袋里总是隐约模糊的游离着那个女人的贴着树的样子,我是嫉妒的。嫉妒到我想要大声说我喜欢宇,我不是没人要。就这样鬼使神差的说了:“我喜欢上海,因为有宇在。”

慢慢清醒,视线慢慢清晰,发现自己在树的车里,模糊记得刚才自己的失态,我有些难为情的笑着。树没有表情的要我喝水,车里放着音乐,是那首老得掉牙的《哭沙》,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
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
你最爱说你是一颗尘埃
偶而会恶作剧的飘进我眼里
宁愿我哭泣不让我爱你
你就真的像尘埃消失在风里
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择
为何你从不放弃飘泊
海对你是那么难分难舍
你总是带回满口袋的砂给我
难得来看我却又离开我
让那手中泻落的砂像泪水流
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
谁都看出我在等你
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
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
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
谁都知道我在想你
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
难道早就预言了要分离

“和他好好在一起,你们会幸福的。”树最终给了我想要的祝福,原来听到这样的话,并没有想象中快乐。还有那悲伤的音乐催化,不争气的眼泪就这么哗啦啦的掉了下来。

“别哭,遇到爱情了还哭!有时间就去看你们!”树这次没有象往常一样为我擦眼泪,只是安慰我说她会去看我和宇,她想见见这个男孩子,看看他是否真的配得上我。眼泪没有停止,我想它畅快的流一次,就象要告别什么一样,我们默许了做彼此最好的朋友,虽然从来没有过表白,没有过任何诺言……

回到家,我向妈妈撒娇,说要和她一起睡。我紧紧抱着我的母亲,悄悄的落泪,相必她也知道我在哭泣,却没有打扰我的发泄。我对自己说,回学校就答应和宇在一起,朝着我最初的梦去走,不许彷徨也不许疑惑了,和树之间真的没有什么,一切不安的因素都会过去。我依然是那个平凡的自己,依然想要拥有平凡的爱情。

第二天,树来接我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眼睛和我一样的肿,我们都把情绪掩饰得很好。她手上依旧戴着那块表,我的颈上也依然戴着那条不知是何意义的链子,只是我把它躲在厚厚的毛衣里面,除了自己,没有人能看见。

路上都是妈妈的唠叨,树和妈妈的交谈,而我们都没有说话,好象已经没有了任何语言,又好象彼此都心照不宣。我在车窗里看着车窗外的妈妈还有树,突然觉得树的身影好孤独,心象针扎了似的疼着。会的,会有个人出现,疼爱树的……而那个人一定会是男人!

我看着树高高的身影渐渐变成一个点,又渐渐消失……趴在桌上哭了一气,同车间的都是学生(这是学生专列),有个上海理工学院的女孩子在我耳边说了句:“你男朋友真帅!玩多少年了?”我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因为没有答案……

宇来车站接我,他牵我的手,这次我没有拒绝,明显感受到宇的喜悦,我也抛开所有不愉快,跟着他走,跟着他笑。又回到了这个校园,其实它满符合我想象中大学的样子,宿舍里的姐妹都比我到得早,看着宇帮我拎行李进寝室,都默契的起哄要宇请客。

宇欣喜的答应了,是的,很多人庆祝了我们爱情的开始,而我,兴许从一开始就背叛了我们的爱情,在心里的某个地方,始终等着一个不可能的人来弥补空缺。我害怕这样的提醒,也故意忽略着这些感触。装得很幸福,至少宇全心给了我他力所能及的幸福与快乐,我感动并内疚着,幸福并忧伤着。

树偶尔会给我电话,那边总是嘈杂的声音,我依然常常无法听清楚她在说什么,每次都是以无法继续而挂断电话。我们好象又回到了大一上学期一样,不怎么联系,亦或者是害怕联系了吧。

四月一日,愚人节。大家都小心提防,深怕当了傻子,成了笑话。我接到树的电话,树说她在我学校大门口,要我出去接她,我死活不相信,还一个劲说我又不是傻子,傻子才相信。

树急了,就把校门旁边有什么统统描述了一遍,我半信半疑的来到了大门口。被一个电话点起的期待,在我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时,落空了。我有些生气这样的玩笑,正要打电话骂树一通呢,树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了我的身后:“别打了,当面骂吧!”我转身看见树的脸,还有那笑容,突然觉得委屈极了。树敲了敲我的脑门:“我从来不骗你。”

树的出现太意外,我象做梦一样的快乐着,前一秒还离我遥远的人,下一秒就出现在身边。树只挎了一个小的行李包,这让我想到了我出门时候大包小包一串的样子,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看见我高兴得合不拢嘴拉?”

哎哟,真一个臭屁大王!我给宇打了电话,让他马上出来,树来看我们了。宇从未见过树,却对她很熟悉了,因为在他为我做什么事的时候,我都会随口就说:“要是树,会做得更好!”

宇很快找到了我们,跟树热情的打了招呼,还吹了个赞美的口哨“果然名不虚传!”树有些吃惊宇的熟络,客气的笑了笑。宇要替树拎包,被树礼貌的拒绝了。宇习惯性的牵着我的手,边和树聊天边带我们去了他朋友开的餐厅。

那是一个环境幽雅又不失时尚的小餐厅,因为是下午四点,离吃饭时间还有些早,所以客人很少,我们选了离窗最近的地方,本想和树坐一边的,树似乎没有那个意思,径直把包放在了身边的空位上,我们三个人面对面的坐着,树一边,我和宇一边。

“终于见着你了!这丫头每天都在我耳朵边念叨树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棒,我都快吃醋了!哈哈!”宇是个直爽的人,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他并没觉得这样的话,会有什么不妥,应该说,他根本就不会觉得树对他能构成什么威胁,不会是情敌也不会是青梅竹马,更何况还是个女的,就算再帅也没有威胁性可言,想都没想过。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有些尴尬,也许是因为人们常说的“心里有鬼”的缘故,树却象没有听到一样,再自然不过。“嫂子人漂亮交的朋友也帅!小弟我今天又饱眼福了。帅哥,喝什么?”老板森——宇的哥们一来就热情的招呼着,他口中的嫂子是我,帅哥是指树。

“就知道你小子要认错,人家是美女,要不是蕾给我提过,我保准也一样认错!”森惊讶于树是女孩的事实,一个劲SAY SORRY。又感叹着树比男人还有型的外表,直呼受到严重打击,树很快和他们熟悉起来。树后来说他们都很可爱,至少有这样的朋友会很愉快。

森的加入,让气氛更活跃,闹着说要以酒会英雄,说树是个人物,得好好干几杯~~宇也跟着起哄,于是我们换了位置,宇和森坐一边,专管点拿手菜,树和我坐一边,那可怜的包被挤在了角落。

森亲自下厨给我们做了满满一桌子他的拿手菜,后来又加入了几位宇和森的朋友,大家七嘴八舌的说因为树的到来,为这个小店添了道风景,再怎么说也得表达一下感激之情,其实就是变着法的要喝酒助兴。

他们始终没有把树当做女孩子,相见恨晚的称兄道弟起来,树很快就融进了大家的热情招待中,滑酒拳、喝酒,说笑,这是我不曾看到过的树,那么开朗那么能侃,又那么合群。

好几次我都想替树喝酒,树拒绝了,我给她夹菜、递纸巾她都会故意避开,似乎很不喜欢我为她做这些,忙着和其他人说笑,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在她面前是透明的,象不存在,甚至象一个她极力要避开,极力要划清界限的危险人物。

我不知道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我心里开始有了小小的不快乐。喝个人仰马翻,摸不着东南西北,才叫爽~他们说飘飘然的感觉真好,就象漫步云端。森他们一个二个东倒西歪,宇因为有责任在身,没敢喝醉,因为还要管我和树呢,树也没有醉,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些发昏的。

我们走的时候,她走路有些打偏,宇让我扶着树,他去拦计程车。我们去了森在外滩的公寓,森说住那比住宾馆安全,反正空着也是空着,而且保证可以看到很美的外景。

标签: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