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完整版)

很快寒假一完就是第一次模拟考试,前一晚小鬼就紧张得睡不着觉……说考好了不觉得,考坏了非得被打击成疯子……成绩下来得很快,而且很糟糕,那时候贵州总分是750,小鬼才考了280多分,按这成绩看,连大专都蒙不到一个……往年录取分数线一般本科理科是400左右,文科是440左右……

小鬼哭着来找我的时候,我也被那个分数吓了一跳,不应该那么糟糕的……按平时大考小考试成绩来看……都不应该只有这点分数……去问了小鬼的补课老师们,都说不应该啊,至少也得高个一百左右吧……再仔细看外语……才68???150的满分,才68?我难以置信小鬼把外语考得这么差劲……

桐哭得很难看,这次考试是真把他打击到了……一个人跑到操场边上坐着,她似乎非常喜欢那个位置……我其实想说不要紧,还有下次,也许是因为太紧张的缘故……小鬼没等我开口就象要拒绝什么一样郑重其事的说这个大学她不考了……打死也不考了……在这个时候说再多劝解的话都是没用的,还会引起她更多不满与埋怨……我保持沉默的时候给树发了短信,告诉她小鬼的成绩还有状态,树说让小鬼放学等她……

看来桐是铁了心的不想再看书,也不想再努力,任凭我和树怎么耐着性子开导她都没用……尽管她每门课的老师都说应该是发挥失常,不然不至于会这么差的……我不适合去劝她什么,因为在我面前小鬼似乎更喜欢耍赖,更喜欢淘……那就让她的师傅去摆平她好了……

以她们之间管用的方式。一开始还挺心平气和的说着……树还耐着性子,桐就不耐烦了,很大声对树吼:“要考你自己去考!关老子屁事”……我没想着树会因此动手,打了桐,在我来不及拉的时候,一耳刮子,太响……虽说打人不打脸,树却真的狠狠给了小鬼一巴掌,哭得又喊又叫的小鬼一下止住了声……

“关你屁事?你再说一次!”树又指着小鬼的脑门心……似乎再敢多哼一句,还得挨!我劝到有话不能好好说么,非得这么粗鲁……结果被吼了回来:“信不信她就吃这套?你不要说话!”,我真的是……无语……非得暴力解决问题???打了又能做什么???

树逮了小鬼出去,说“单打独斗,你不也冲得很!反正都是女的,公平得很!”……明摆着就是要我别跟着参合。我在树住的地方等了很久才看到她们回来,担心的问事情解决了?小鬼点头……唉……“亲亲,给我师傅找点药吧!我把她胃都气疼了!”听桐这语气似乎一切都……??不会真以武力解决的吧?

树拉我过去小声说她们没打架,哪有那么野蛮,她也跟小鬼道歉了,不应该出手打她,是去道歉的!!!我不知道她们谈了什么,花了这么久的时间……但达到了树的目的……给树找了胃药,她还真是被小鬼给气惨了……弄了帕子给小鬼敷脸,问她现在怎么想……

“师傅出手真狠!打得我一直冒星星!”我被这句话逗笑了……不生气么?小鬼说刚开始很生气,发誓以后再也不理树了,这个师傅她还不要了!……后来师傅一道歉想想也就不气了……“根本就没想着她会给我说对不起”……

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小鬼其实一直非常在意那次分数给她带来的打击,但却不再说“不考了”之类的话,可那些无穷不尽的抱怨在我面前依然无数……一有时间就开始没完没了的碎碎念,说是要念死发明考试的人的祖宗十八代……随她念吧……不要又来大的就好……

一共四次模拟考,其中一次是省考,成绩很不错,上了420,我说那套题太简单时,小鬼说我侮辱了她的智商和践踏了她的劳动成果……要我表示道歉……破小孩……考了个可以粘得上边的分数就这么不得了?……“难不成你们又幻想着可以考211啦?”……“不好意思!从来没奢望过……”树表明态度……

我带的那个班成绩一如往常,依然是乱糟糟,但至少得到他们的一点尊重……我不再在闹哄哄的时候一直说:“Don’t speak!”不再说:“Too bad!”、“I’m very disappoint”……我开始换另一种方式与他们相处,尽量以朋友或同班同学心态,还有最简单易懂的口语……

有的孩子不吃这一套,多的是掂对和无视,没有关系,只要能比从前好一些,就是进步一点,而我,就象树说的那样,只要求他们在考试时多给二十分,也许大多数人会认为可笑,但我会觉得那至少是种希望,能够实现的小小要求……同事们总笑我天真,随便混混就可以了,反正这类学生也没想着能上大学,学校也不会下升学率的责任状……何必何必!

在我极度厌烦这群孩子时,想法几乎已接近这些劝解,随他们去吧……不是我的人生也不是我的前途,我顶多在他们的学生时代出现三年,晃眼就过去,他们何去何从再与我无关,而我工资不会少一分甚至会逐年增长,生活照样继续……

我承认这些念头当时都有过,甚至有段时间去这样做过,会觉得内疚,却不想做任何改变。也许仍是因为与树的争吵,还有她那些所有所有感受让我开始觉得自己可耻,作为一个老师,一个所有人都瞧不起的破班里、最差那门功课的老师……

我是带着偏见去和他们接触和授课的,树说连自己的老师都鄙视自己是很伤人的事情,至少,想要好好努力的欲望已经减少了一半,毕竟在这样的一个班里,在学习上能争强好胜的学生可以说几乎没有……

2003年“五一”,高中同学聚会……他们说这是毕业后第五个年头,所以要相聚……没能全部到齐,一行28人去了荔波,那个广西与贵州交界的小县城,他们说那里很美,他们说那里适合多年后的相聚……自己开车去的,一路上都热闹个不停,树的车里坐了六个人,一直担心被抓到超载……我依然坐在离她最近的位置,但在那么多人面前,我们装得象同学一样自然……

树带了小鬼一同前往,当作考前的散心,我问这样不过份吧……小鬼接话很快“那是当然”……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有人会在车里不停的唱《飘洋过海来看你》,一直唱,从那以后就突然爱上那首歌,没有原因,也没有飘洋过海去看谁的情感共鸣……或许简单的只是因为那一句“多盼能送君千里 直到山穷水尽 一生和你相依”……树说:“唱得真是难听,等我送你个独一无二版本的”……“拉勾!”……于是我开始等待这份礼物。

因为早上出门比较晚,到达荔波县城时已是接近晚饭时间……找了住宿的地方一群人几乎包了那仅有两层的小旅馆,不过也就头十个房间……虽然小,环境却很好,象小院,都是弄了让游客留步的,自然比较精细……

在那个小县城里吃过的“全牛火锅”,树说真是得到莫大的幸福,他们笑她一顿饭就可以满足成那样,“不知者无罪”树双手合十做菩萨样……那聚餐上,太多人太过兴奋,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闹腾了整个饭庄。

于是开始挨个敬酒,挨个发表感言,我们从高中直到现在已是变化太大,有人已嫁为人妻,甚至有人已做了爸爸……不过是五年时间,什么变化都有,他们说这就是时间的厉害之处……

随后又取笑我的模样,问是不是用了抗衰老的化妆品,怎么还跟以前一样“青春”……拜托都是不老的年纪,总得说的跟一群老家伙在谈过往一样,他们说其实这是迟早的事,下一个第五年,我们都是拖儿带仔来相聚,等到再下一个五年,有人的孩子都念初中了,再再下一个第五年,成考大学的竞争对手了,再然后有人要当爷爷奶奶了……于是开始这样循环,他们说这就是人生……说不定我们之中,谁和谁还会做了亲家……

“师傅,下个第五年我大学都毕业了,到时候我也还要来凑热闹”小鬼跟着瞎高兴,树说那时就得参加自己的同学聚会了,会更有意义……“那换我带你和亲亲去!”……又一个五年后会是什么模样?那时候我还可以这样近的坐在树身边吗?……树拉了拉走神的我,那笑容很浅,我能明白是何意义……不想太多……就是这样……

那森林成片的长在水里,所以称“水上森林”……我们都没有见过,所以觉得希奇……脱了鞋都顺着水流去游走,深的地方可以到腰际,浅时便只能盖了脚掌……我们都玩疯了……班长还买了当地人泡在水里降温的西瓜,着实摔了一跤,让那西瓜遇见了上帝,引起一阵哄笑……

小鬼毛躁得不得了,摔很多次,全身都湿透了,干脆跟着那些疯得不成型的大哥大姐们一起打水战,成了落汤鸡,她到是跟谁都见面熟,不过一天时间就打成一片……我不参战了,只有吃亏的份,于是跑到岸边光脚丫看着,树也跟他们搅和在一起,说是来大比武……看谁挖了谁的老窝……好战习性又出来了,桐说她们师徒二人是忍者神龟……

我快被笑死在旁边,和我一起靠边站的还有一个女生,我以前的同桌,她说没想到我和树还能相处那么好那么久……我无语。她曾说过,我和树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更不是一国的,所以会各走各的阳光道,各过各的独木桥……现在看来是预言错了……

她笑得很不好意思,也许是因为在课堂上树一直给我传纸条时她曾不止一次的提醒过我,这样会影响成绩……都是过去很多年的事了,不用觉得抱歉,只看现在就好,她很优秀,比任何一个曾经有小看过她的人……同桌点头,是种诚心的认可,我对她说了谢谢,得到她一脸不解。

标签: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