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完整版)

遇到贵州工业大学二十年同学聚会的一群人,还参与了我们的水战……甚至不知道哪冒出的破盆子,一盆接一盆泼着水……他们与我们年纪相差很多,却和我们一样能疯,树被泼得受不住,举手投降上了岸,说是喝水都要喝饱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桐却越战越勇,叫个没完……

二十年后的相聚他们是怎样的心情?他们中间也有过曾经是一对的恋人吧?那么现在呢?是不是也分开了或者童话一样还在一起?不过是五年就起那么多变化,二十年以后的我们,又将会是怎样……?

树拉我到远离那些激战份子的水里站好,找了块比较光滑的石面,“做个记号,下次来了好找,看看会不会被水磨没了。”于是我们在那块石面上默契的刻对方名字,石块与石块的勾勒是很难的,我们蹲在那用力磨着……只有名字没有任何语言……不说“到此一游”……也没有“I love you forever”……仔细看才发现,原来很多石块上都有游人刻上去的名字,密密麻麻……我用力的磨着,犯一股傻劲,害怕下次再有机会一起来这,如果找不到,会难过……

那时候我们能想到的都不再是什么幸运的事,年纪越来越大,该来的都会一一出现,而我比较藏不住心事,总是显得很慌张,好象做任何事,都担心着再没有机会,尽管树说这辈子,只要彼此想见,想去任何地方,她都一定会实现……这是我们之间的一种信任,只要一句话,便相信一辈子,如果太难无法实现,也因为那是不得已的外力,我,自始至终都百分百信任着树,从未怀疑……

我们在那玩了两天,第三天时起程回贵阳……有同学跟我抢位置,索性让了他坐,我和其余三个人坐后面……那不是什么专位,在大伙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小鬼一直嚷嚷要我同学坐后边来,树喊住了她……真是很不礼貌的事情……

我看小鬼噘着嘴,一副打抱不平的样子,感觉到她似乎已知道什么了……不必在人前去争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的特殊照顾,我朝树笑了笑,我们是一条思路上的人,对于这些……大家分开时,还约好了下个第五年再聚,“下次要带一家子,大家多多努力!”班长依然是那副“统领”架势,好在也确实有那个能力……不知道谁突然就冒了一句“下次见见树她老公是何方神圣!”一群人又找到了共鸣……“等着吧,带个溜称的给你们看!”

是啊,这样的一个女人,谁都想要知道,是怎样的一个男人才能娶到她为妻……如果这个人出现,我想我会比任何人都开心,因为有人可以一直一直在身边照顾她,以大家都接受的方式;而我又会比任何人都伤心,因为从此与她肩并肩、手牵手一起经历的人,不再是我,那些曾经属于我的太多太多都要转交给那个能陪伴她走完全程的人……

我们都是彼此最有资格要求却又最没资格得到一切的人,有问过树如果哪天结婚,我们要不要、会不会参加彼此的婚礼,树说我结婚她肯定会来,难过也能装到散场,因为一辈子就这么一次……而我的答案却是不会去,害怕自己眼泪会冲了那场喜宴,毁了她的幸福……因为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

我们都说只有一次,尽管现在离婚的太多太多,谁也不能保证一定能陪谁到终老……或许这又是对人生的另一种奢望,如果我给不了你永远,那就拜托别人把永远留在你身边,好象把任何关于幸福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那个不知道名字、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身上。尽量把他想得完美、想得善良、最最重要的是,把他想得很爱很爱你……期许一个完整的未来,弥补这段无法完整的感情。

我们的生活又一如既往的平淡,在那场聚会以后……上班、下班、一起吃饭、聊天,偶尔斗斗嘴,发发小脾气……又一切都很快过去……我和树都很少孩子气,或许是在一起已太熟悉,我想我们之间把爱情、亲情与友情都含概了。

小鬼其实没有真的考上大学,虽然她已经很努力去做了,分数也相差不多……那年高考题目太难,尽管理科录取分数线已降到360分……小鬼依然没能排上队。树没有责怪她任何一句,谁也没想到,考试难度会起伏这么大,而对于一个本就有百分之五十都靠运气的桐来说,更是难上加难……

我们都感到绝望时,小鬼的爸爸,那个我们从未见过的中年男人给小鬼用钱打开了一扇大学的门,让她以捐资生的名额进了深圳大学……是奶奶开口让她爸爸去走关系的,尽管他们已很久没联系过……

从来不问桐家庭情况,她也从不提起……或许她也在试图去忽略什么,亦或者象树说的那样,知道自己不可能跟别人一样,就换种思维生活,所以小鬼可以乐观的过着……不象她,整日的记着无数琐碎的事情,翻来覆去的琢磨。

小鬼和树毕竟是不同的,即便她们都很调皮,都很捣蛋,成绩都很糟糕,除了这些共性以外,唯一能搭上边的,也只是一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倔,一样好强的德行。有区别的,小鬼是抛开一切不开心去好强,而树却是好强以后又把所有都累积在心底,所以她们不同,真的不同……

尽管小鬼对那张录取通知书的来到感到有些屈辱,但至少可以进了那扇门,也算是了了大家这么久以来天天盼的心愿……树的开心胜过任何人,包括小鬼自己,虽然没能逼出奇迹,但却逼出了转机,就算再有钱,也得有条件,没有差太多分,一切才能进行,包括走后门……

于是在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我母亲给我们准备了“庆功宴”,让树把奶奶也接了过来。一个饭桌上的我们来自三个本是毫不相干的家庭,在没遇到之前,我们都不了解什么叫缘分,直到今天因为种种巧合与机缘,走到了一起,为一个获得共同开心着……

奶奶一直握着树的手,感激的话不尽……照顾奶奶似乎也成了树的责任,心甘情愿去为这个和蔼的老人做任何她可以做到的事,我被她的善良感动着也一并那样去做着,就象她说的那样,无法帮得了所有人,也没有那能力去多承担什么,但近在身边的,不会视而不见……至少奶奶,成了她的牵挂……她说这样的回报也是因为有所得到,奶奶对她好,是意外的获得,如不想失去,就要学会感恩……

那顿饭其实流了太多眼泪,小鬼哭到抽起来,说自己象在做梦,这本是与她毫不沾边的生活……我母亲擦泪时我看到她眼里的感动与欣赏,妈妈,树是个好人,一个比谁都善良的人,这些所有一切您都看在眼里,暖在心里,不管是奶奶还是妈妈,树都用心照顾过,尽管她说她的所有付出都是有目的的,都是想要得到回报的……所以不必把她想得有多无私高尚……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做了任何也死不承认,不习惯别人的感激却又因为别人一句关心的话、一个温暖的笑就开心很久……

标签: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马总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