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完整版)

跟母亲提打算和树一起送小鬼去学校的事,她没象往常一样随我意思就好,问了毫不相干的问题,让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好久都没跟你其他朋友联系了?都不见他们到家来玩”,我说大家都忙,哪能还象以前一样成天闲着?

虽然嘴上没承认,但想想,自己已太久太久没与他们在一起了,尽管仍会接到他们邀请的电话,依然会告诉我何时何地,一起做些什么……只是好象真的没有再参与过任何,每次都有无数借口搪塞过去,所有时间,都紧张兮兮的要用来赖在树身边,哪怕树一再提醒我不能活得没有朋友……而我还是继续这样做着……是真的忽略还是为了躲避什么,说不太清楚,我整个世界只要围着这个人打转就足够,其余的,似乎真的不再放心上……

但树和我不一样,她没有忽略她任何一个朋友,以前怎样现在也还是怎样,不会因为想和我腻在一起就拒绝朋友的邀请,我们在很多方面都是不同的,我因为爱变得自私,她却因为爱变得尽力去缩短以前给人的距离感……强调是怕遭报应,所以一路赎罪而已……

其实不说我也知道,那是因为善良,因为是个好人……树笑我口气越来越象桐的奶奶,总是把“好人”挂在嘴边,可谁又说得清到底什么样才算好人?说不定做好人是为了更好的做坏人!从来就没论得过她。正理歪理一大堆。

这么多年,母亲没有起疑那是因为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有什么也不那么容易就被察觉,但现在不同了,回来了开始工作了,一切生活细节就在母亲眼里,她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又那么关心着我的一切,这些所谓的变化,多少都会有察觉的,这也是我们开始越来越担心的原因。

这些日子以来,妈妈总是若有若无的给我暗示,要我学会在朋友之间保持距离,要与更多的人相处……我想她或许也正处在“问号”阶段,而阻止她进一步去怀疑的原因,或许是对我的信任,亦或者对树的……还有那根本就无法接受也无法再去多想的“绝对不可能”,在潜意识里怀疑就被武断排除……

我,不管现在觉得多么幸福,心里都是有极大罪恶感的。其实这种幸福很奢侈,而我们还那么想奢求到手。知道这样下去迟早会伤害到您,这是我们最不愿看到的……有时突然会有预感就在下一秒,您会突然问我关于这一切,整日的担心、欺骗、谎言,又整日的贪心、眷恋、演戏,笑着会想要哭一场,睡了也难以安然……我没有在埋怨有多么辛苦,只是作为一个还有点良心的女儿,真的真的不想伤害到我的母亲。。即便我一直在这么做着,并且无法停下脚步。

几乎看不到以后的日子,到底是什么模样,即便连想做梦,都觉得不现实……很多时候都想把一切告诉您,但我知道,所有我们希望得到的谅解都不会出现,除了你的伤心与眼泪。我不敢下这样的赌注,赢那万分之一的胜率,我只能选择欺骗,不停的在你面前圆一个又一个的谎,演一场又一场的戏……每次您笑着温柔的为我做一切,都好象在变相的控诉着我的罪恶……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母亲那晚跟我聊很多,关于我的工作、朋友还有将来会有的婚姻……那些话题太过于沉重,太多时候我都无言以对……我知道她用意何在,无非都是提醒我,年纪不小了,对任何人任何事都要放把尺子在心里,说去说来就是一个“度”字……说什么都点头都默许,在她面前,我已经没有说半个不字的权利……“都这么大的人了,树也很忙,成天粘在一起,象牛皮糖一样,多不象话!”

我想这是所有提醒的话里意思最为明显的一句了,我记得很清楚,心里却很坏的想着,该怎么继续装下去?我想我真的着魔了,不想回头,不想放弃,更不想还未到不得已时就说再见,即便这样也许就不会让我的母亲受到伤害……我不知道人的理性是否真的能战胜感性,但至少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它根本不具有威胁性,对自己无力,心总是由不得思维控制,我在拼命给自己种种自私行为找借口找理由……

深圳最终还是去了,没有固执的坚持,但母亲依然为我准备了行李,说去吧,趁年轻,多出去走……后来,她说恨极了自己对我的溺爱,恨极了自己的愚蠢,也许不那么由着我,或许也不会变成后来那样……桐的行李没有我当年去读书时的多,树说我去念书象要把家搬到那儿一样,寝室的柜子都不够装了,床上也都堆得快没地躺了……不都是妈妈么,怕我缺这样,缺那样,单药就一大袋子,室友都笑说可以开诊所了……

在深大时突然就那么怀念起我的大学,它们都很美,氛围很好……桐说这儿比上外差远了,不然也不会要她这个”水货”……能感受到树是带着怎样的心情,来到这所大学的,能一起到这里,我们都做了太多太多……这样算不算是一个愿望的实现?尽管来的不是那么风光……

“在你们面前,我就是文盲啊!”那点自卑心理又跑出来了……该怎么说这个人好呢?明明是自傲的,又是自卑的,矛盾综合体……“有时候越自信的人恰恰越自卑”,这就是对自己的总结吗……那么可不可以让我也给你做做总结……在你所谓的文盲里,你是识字多多的那个……树敲了我脑袋,说自己只是随便谦虚一下,我就得意忘形了……

在寝室帮桐铺床的时候,桐说还是睡下铺吧,上面摔下来非得“地不平”不可(意思是残疾)……可自己的大名却被贴在上铺,而且很粘得很稳当……树说住寝室干嘛住下铺?在家下铺还没睡够啊?上铺才象住寝室的样嘛……边闹边耍嘴皮子……边做事……

桐的床被我们铺得乱七八糟……“你不是住过校吗?铺个床都那么差劲!我又没住过,所以可以原谅”……真是的,我住的下铺好不好?从来也没住过上铺,和桐一样的原因,怕摔残了……不过那时我们没有硬性要求谁非得住哪……都是靠先来后到抢的……“这个你到厉害,真是人不自私枉为人!”

举手投降,不跟你们继续斗嘴下去,永远都是吃亏的份……“师傅属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那型”……这下她俩到有了默契,小鬼也不担心会成了所谓的“地不平”,因为她师傅一句听着还算有理的话,她就那么从了那张写着她大名的纸条……

在深圳只呆了两天就返回贵阳,我们走时小鬼掉了几颗“金豆”,第一次出远门的孩子都这样,说就剩自己,可怜吧唧的……算了吧,就小鬼那德行,不会活得多可怜的……树到笃定她这个徒弟是出了名的活跃份子,哪会安分老实,更提不上可怜吧唧,那种适应能力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我还是满担心桐,想到自己初初念大学时,想家想得掉眼泪,随便一点小事就象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朋友家人一个都不粘边,用了很长时间才适应……她们一起洗刷我,说要都跟我那样,上外早就被洪水冲得不存在了……

这个大学来得太容易又太不容易,桐你要比任何人都珍惜,它曾让我们很辛苦的去卖力过,记住那段被逼着念书念到快疯掉的日子,记住你师傅为你做的任何,包括那个耳光……今天送你进这个校门也算一切都值回票价,最疼爱你的奶奶,还有把你当亲妹妹一样管教的师傅,都因你能上大学而高兴到流泪过……

奶奶疼你,没有任何附带条件,可你师傅不一样,她对你有很多要求,甚至很凶的动手打过你,但不要记恨,她不是个喜欢罗嗦的人,却不厌其烦的管着你,她自己都说自己快成了中年妇女……桐桐你应该能明白你师傅的用心,因为有些遗憾再也没那个机会去弥补,所以把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你做到了、拥有了,她比谁都开心,好象这世界真的有后悔药,可以看见走另一条路、做另一个选择的自己,是什么模样……

你说过除了奶奶,就是师傅最疼你,她们没有谁想要你的任何回报,除了只要你更好以外……你的师傅不象我,不会给你说很多关心的话,不会整天听你埋怨和责怪,但她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好……大学四年很快就结束,尽管经历的当时会觉得漫长,但请你一定要努力的、快乐的过好大学的每天,你的奶奶、师傅还有我,会一直陪着你,经历每一个属于你的人生阶段……加油,桐桐!

小鬼因为我留给她的一段写在纸上的话,抱着树哭得一塌糊涂,把树的眼泪都惹了出来……其实多希望奶奶也能去看看她孙女的大学,树说下次吧,下次一定把奶奶接来,在桐大学毕业之前……要小鬼亲手为奶奶存往返机票钱,说这是尽孝心的第一步,树与小鬼做了个约定,一年时间,让它实现……

学校已开学,什么都没变,就是身边不再有小鬼那胡闹的影子,有些不习惯,尽管我们相处一年都不到……好象习惯了课间小鬼会来找我闹腾,习惯了她在我耳边唧唧喳喳个不停,左一句“我师傅”右一句还是“我师傅”的标志性开场语也突然就没人再这么说……

耳根清净很多,应该是对了我的习性,现在反而有些想念她的“话婆婆”嘴……近段时间很少见到树,她每天都往家里跑,她妈妈也每天都会给她打N个电话,树说真是受宠若惊……却不知目的何在……

父母惦记着你时,你说不知目的何在,不惦记你吧,你又说他们不关心自己……到底该怎么说你好呢???你却说这其间肯定有问题,这样的行为太怪异,每天都要你记得回家吃饭,实在是前所未有……念书时候都没这么叮嘱过自己,几乎是能自行解决最好,所以家里的煤气一个月只用几块钱……

呵呵……什么都被你记得那么清楚,是不是也包括水、电等等一切杂费?你说你是家里的物管大妈……尽管每次都是去转一圈,看看缺什么就补点儿,很少多呆在家……为了避免与你那“扑克脸”的老爸起冲突,还是滚远点的好,说不上几句就吵,无法沟通……唉……

我听得直叹气。“年纪轻轻你叹什么气?毛病!”……呵呵,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无所谓,就算被你骂几句,如果能让你解解气,我一一笑纳……你回我一句”皮厚”……

标签: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