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完整版)

听到客厅有开门声,树说那是他爸,听声音就能辨别,从小就被“训练”出来,半夜三更就是这么听着他们开门关门休息的……去吧,趁他回来这个机会,好好谈谈,也许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我在房间等树,树去找她爸“谈判”,出去之前,还胡乱抹了抹脸,练习练习该用什么表情去和她父亲说话,“好好说吧,别动不动就摆出两个人都喜欢用的那种口气,听了又谁都不舒服”,树答应我说好,她也不想吵……

拉上门,你出去,希望能与你的父亲谈话,我在你房间等你……太多东西都被搬空了,有多久,没再住这里?若是我,还是想要贴着他们一起住,知道你也想,但总是破坏了本可以很好的气氛,当你与你父亲照面时……

我在这个算是空荡的房间四处晃着,一直猜想外面你们谈话是怎样的情景,如若父女两能好好的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说话,兴许这一切都会很顺利解决……有时不太懂为什么有家有爱人还有儿女,都不能满足吗?都说男人没几个好东西,可为什么总是这样呢?这样的答案每次我一发问,你就会问我累不累,因为根本就没答案……

什么你都好象很懂一样,不也跟我差不多大,只是我喜欢问出来,而你喜欢在心里问而已……彼此彼此……我一直等那扇门开,想要知道答案,但又希望时间能持续久一点,那证明他们可以继续好好的说下去……

外面很安静,房间里很安静,我们都在等待,等待这一切快点过去,等待树的母亲,不再这么痛苦,等待树的父亲,转身回家……在我都要开始安心这次是好结局时,听到你的大嗓门:“你要是出这道门,你要后悔的!”……头大!就不能忍忍吗?……怕你挨巴掌,心都悬起来,有很重很重的关门声,震心的凉……

你父亲始终没能把你的话放心上,依然是摔门而去,我伸手拉门想要出去,你却野蛮的推门冲了进来,太用力了,门就那么着实撞在我脸上,顿时就开始流鼻血,你慌忙抽很多纸塞给我,要我自己先止血,说去去就回来,不相信搞不定……“你这是要去哪?”看你表情那么那么愤怒,那么那么寒心,我开始有极不好的预感……

阿姨的房门依然紧锁,不知道是真的入睡了还是依然醒着听这令人受伤的一切?树把我拉进卫生间,要我自己收拾,然后很急很急往外冲,肯定是找她爸去了,脸都绿成那样,这人脾气一上来,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敢做,不知道这次要惹出多大的事儿来……

我着急的跟着出门,头仰着就看不见路,头低着血就一直流,越跑它就越流越多……树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跟着跑,我们离得不算近,她冲得太快,而我手里捂着鼻子的纸,能感觉出已湿透,突然就有了绝望的念头,怎么都跟不上,怎么都阻止不了,我明明可以看到她在前面跑,明明可以看见她进了哪家店……可怎么就追不上呢?喉咙一直是咸咸的,咽下去的,有一块一块感觉的东西……

我知道,今天这一切我们都极不愿发生的,都不可避免的要发生或已发生了……到了树冲进的那家餐馆,问服务生,说之前是有人冲进来,上了二楼……楼梯还未上到一半,就听见争吵声……在楼梯口看见树,她老爸,还有六七个她爸的同事,包括那个传闻中的绯闻女角……

大家都因为树的到来,全站了起来,吃惊的、看好戏的、摸不清状况的、都一起在旁观看……我就那么捂着鼻子傻在那儿了,一直看着那个女人,那个稳如泰山般唯一坐那的女人,一脸的精明干练,用不削的眼光,看眼前这一切,我的注视或许太直接,她发现后也一直盯着我,让我极不自然……

树让她爸回家,她爸却要她快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的闹……“我丢什么人,现什么眼?我喊我老者回家,丢人?”口气很不好,他们都一样的不耐烦……那局面太僵持,没人好出来劝阻,没人可以插嘴,都那么愣着,我,就站在树身后不远处,上前拉了拉她:“出去吧,什么事回家再说。”

“回家?回家他给我机会跟他说没?既然在家他不说,那就在这说!”……劝什么呢?突然就不想再劝了,在听到树这样说以后,能做的都尽力去做了,能想到的所有台阶都搭了,可她爸依然顽固,依然这样的伤人,还能说什么呢?

我已找不出更好的理由去说服这样一个固执的树,此刻的她,不达她想要的,是死也不会踏出这里半步了……我没再吭声,店里的服务生悄悄给我递了包纸巾,示意我的鼻血流到手腕上了……我仰头换纸时就听见那女人发话:“你家小媳妇流鼻血流得脸寡白,你不照顾哈啊?”

这句话无疑给我和树都狠狠的敲了一棒,我看向那女人,她笑得很得意又讽刺,那双精明的眼睛里分明写着她知道所有一切,不信就等着瞧……“今天你要我在这丢脸,我就要你臭一辈子”那女人语气里的笃定,让我从头凉到脚……

“我没和你说!少多嘴!”树冲那女人回过去……那女人耸耸肩,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还是那么盯着我,从我注视她开始。他们应该是准备开饭时被树闯进来,打断了……树的口气让她父亲火冒三丈,又听见那女人在这么多人面前的说词,应该是觉得颜面扫地了:“你要搞哪样?我怕你还敢掀我桌子?给我滚出去!”

就为赌这一句极其响亮的话,树真的冲上前掀了那饭桌,不知道哪来那么大力气,谁也没料到她真会这样做,包括她爸自己……那女人被烫得跳了起来,树掀的方向全是向着她的……盘子破了,还划了她的脚踝,于是开始一惊一诈的喊着疼……

之前坐得那么端庄得体,现在却面目全非,也许这一切当时看着确实让人痛快,至少,树得到了报复的短暂快乐……树的父亲狠狠扇了树一个耳光,还想再继续时,有人拉着他不许下手,于是开始喊树出去吧,别呆在这了……但树却不走……乱成了一团,拉的拉劝的劝,打的打,不躲的还是不躲……

不知何时树的母亲已经到了这,阿姨说是有人跟她打电话了,说她女儿在闹事……“你今天再敢动她一个手指头试试!”树的母亲发话了,声音是颤抖的,看到父女两在这么多人面前,在这个单位人都喜欢来的餐馆里,闹成这样还出手相向,该是怎么一种难以抑制的心情?树说那天他们一家人上演了一出好戏,让那些平日里就喜欢嚼舌头的三八们都有了话题继续三八,他们家成了整个单位最最大的新闻关注对象……

也许之前顾及了太多面子问题,没能质问任何一句,现在闹个底朝天,已是挽回不了了,树的母亲终于开口说话……还没等树的父亲吭声,那女人就说开了去“自己老公管不好,没那个能力就算了,还喊姑娘来为自家出头,老几十岁的人,你丢脸不?”

“这是我们家的事,轮不到你来插嘴!”

“你还晓得是家务事啊?家务事在家解决嘛,跑到这点来作怪,我看你搞倒咯!”

她们针锋相对时,树一忍再忍,我站在她身边,能感受到她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怒气……去喊你母亲一起回去吧,跟那女人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也无须跟她去理论什么……“我贱?我看你更贱!你算什么东西,来这说我的不是,你看看你自己,男人跑了不说,生个姑娘还真他妈畸形,跟女人搞在一起!”

本来也吵得毫不示弱的树的母亲,因为这句话,半天没回过神来……也没能反驳任何一句……那么闹哄哄的地方突然就变得安静……

“和女人搞在一起”,青天霹雳,树的父亲、母亲都用同样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树和在树身边的我,在场的所有人都唏嘘,那声音再小都能听见是怎样一种讶异与希奇……

标签: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马总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