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她用生命为我唱了最后一曲爱情挽歌(完整版)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让所有人都为我家人欠的一屁股债去瞎忙?就算大家都知道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哪个是什么情况我都清楚,也不是些什么经济状况都爆好的!既然这样,何必又让那么多人操心?再说,我胖姨现在是到处躲,象通缉犯一样,什么都小心谨慎,连饭都不敢出门吃,成天东躲西藏,我还能怎么到处去跟人解释我为什么要转让为什么要凑钱??能少知道一个算一个;其实我比任何人都舍不得,但我没其它办法,能想到的都尽力了,还不及那屁股债的一个尾巴。我更不可能因为说是辛辛苦苦换来的就舍不得拿出来,我胖姨这二十多年来对我的好我还一辈子都还不清,我还有什么好迟疑的?店我不转完,把最好那个留着给他们,一分不收一分不拿,除了这样,我也没其他办法。至于琼,就算我现在退出不干了,她一个人也有那个能力继续下去,我一点也不担心”……

总是这件事还没过去,那件事就又找上门,很心疼很心疼坐在我面前这个人,却无法帮她任何……我有钱吗?有几十万还是几百万?我都没有……关键时刻,我恰恰是最不能给她任何帮助的人,真的很沮丧,我也想,在你遇到困难时自己可以为你分担点什么,象你总是分担我的一样,可很多次,我都没有那个能力去做去帮你,第一次那么憎恨自己是个贫穷的家伙,第一次做梦都想要很多很多钱,只因为想帮你,不想你,看着越来越疲惫……

眉头皱得那么紧,惯性的叹气了又惯性的自我打气,为什么不开心的、突如其来的事总是跟树如影随形?太多时候都觉得这个人太忙了,也太不让人放心,一个不联系的下午,就可以发生许多令自己想不到的事在她身上,前一秒钟笑着跟我说再见,下一秒钟就可以告诉我不好的消息,所以每次离开她,我都会担心……

点滴累积起来,树说早应该习惯了,“反正我越想的就从来没真正得到过,每次都给点希望、给点甜头,又每次都在我感兴趣了,去努力争取后突然就告诉我,‘别白费力气了,不会是你的!’”……一直都很怕听你说这样的话,好象向来都不服输的人突然就低头认命一样,会让人没来由的心慌。

你不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你安慰我,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事情总会解决的……就是这样,总是这样看似轻松的要我安心,其实谁都清楚,你心里怎么想,顶了多少压力,藏了多少事……你开口还是“对不起”三个字,我不喜欢听也不想听,难道就不会问问我,这些日子以来过得怎样吗?就不会问问我,是不是还那么难过,还是已经好很多?

或者假装惊奇的说说今天天气如何,风是不是很大,有没有下雨,就算很无聊我也可以轻松的配合你,与你说着无关痛痒的一切,戴好面具笑着跟你聊天,试着象朋友那样与你相处,总是要迈出这一步的,不是吗?

他们都说这不是老死不相往来的诀别,也不是远隔万里难再相见的遥远,只是让时间经过,在我们之间施那么一点魔法,好让以后的你我,把友情续上,把亲情续上,独独让我们忘记有过的爱情而已……今天也许是假装出的自然轻松,但兴许有一天,我们都会取下面具,坦荡荡握手说:“真的只是朋友了”……

可现在,除了对不起就永远都只有对不起,这样的话,听了只会让人伤心……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也不亏欠我任何,最好的最美的都给我了,还有什么好遗憾好不满的……我的时间不多,能这样见你一面,看看你的脸,看看你是否一切都好,真的不容易,为什么总是要说谎才能得到这么一点成全?好象只能靠着对我们自己以外的任何一切说谎,才能彼此离得近些……

如果下次见面,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请不要再对我说“对不起”,也不要再看着我的时候满眼内疚,要对自己感到骄傲,因为自己曾经可以让一个如此平凡的我如此的幸福快乐过……

最担心的,就是你不会好好照顾自己,生活上的点滴,什么都说懒得懒得,吃个橘子都是“你剥给我,我就吃,我懒得剥!”,真的很让人无语……在你身边时,可以为你准备任何,甘心做你所谓的“老妈子”,谁叫我成天就只惦记着你有没有这样或那样……或许我能做的也就是这些琐碎的点滴,现在却不能再继续了,所以,拜托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也不要让自己太累太辛苦……

哪天不小心让我知道,你其实根本没有照我说的去做,我会很生气,那时候你才真的要跟我说“对不起”……你说什么我都努力的去做,那你也得跟我一样听话才好,我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公平……这次说了再见,也不知再见在何时,都在同一个城市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却象离了十万八千里,要见一面都何其难……

想到那些年你为了见我一面,给我一个个惊喜,而对自己很苛刻时,就一定会红了眼眶,实际的距离都没能让你真的离我遥远,现在却……好了,不说了,说多了你又得用“女人是水做的”来解释自己眼睛为何会出汗了……不管怎样都请你记住,就算仅仅只是朋友,我依然是那个朋友里最最好的,最最死心塌地的……永远站在你这边,哪怕只能做一个默默祝福的人……

元宵晚上,本就不热闹的家里,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显得更加冷清……母亲很早就睡了,我的相对稳定,暂时让她安心了些许……已是不怎么跟我的母亲交流,甚至话也少得可怜,关心是一如既往,但总象隔了什么一样……

我的母亲不再是我的朋友,她在试着改变她的方式来继续管束着我,认为之前这些年所谓的教育都是失败的,是有很大问题的,于是她开始以仅仅是妈妈的身份对待我,想着兴许这一切的补救都还来得及……我对于这些改变,是尽量去配合的,说去说来都是因为内疚,反正怎样的生活被怎样的管束我都没了说不的权利,也不想再拥有那种权利,因为选择,会让我很辛苦……

属于我的最最自由的空间,就是我的卧室,关上门,我才可以做我自己,和树在一起那么多年我所写的信,都没有分开这几个月来得多,这是唯一能让我这样成天装模作样生活下去的支撑点……常常是边哭别写,几乎每封字都是东倒西歪,皱巴巴的……都怪自己太习惯了有点什么都要跟那个人说,什么也藏不住一股脑的倒出来给她,现在不能了,即便能也不想再给她增添任何负担,不想她为我担心……

这个季节贵阳的晴天太少,晚上几乎看不见任何星星,总是很厚很厚的云层,让人有很压抑的闷,就几平米的房间,我是一只被关在笼中的鸟,正中了树当年给我的形容……不知道树在窗外呆了多久,什么时候来的,就那么一声不吭的看着我翻箱倒柜的找她给我的任何东西,每天晚上都聚集在我的书桌上“开会”,又每天都记得藏好,害怕哪天母亲发现后我再无法存到最后……

敲窗的声音把我吓一大跳,开窗,风很大……你终于是忍受不了我的神经质,说我象小孩在办“家家酒”,要不要找个唢呐帮我在旁吹着,接媳妇?……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幽默感,还有熟悉的脸……很高兴这样突如其来的就看见你,在我一个人演了那么多场木偶戏以后……

我想问问你的耳朵是不是很烫,他们说如果被一个人一直想念,耳朵就会很烫很烫,那你呢?……我还想问问你,为什么我的耳朵不会烫?或者你真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自己忘了想念谁……多傻的问题,没能找到足够的立场和理由问出口,自己想想也觉得好笑,从前,从前的话,我不理会它有多愚蠢,心所想口所问,你会笑但不是恶意,不给答案也不否定,其实自己都可以自问自答……不是么?

你是来告诉我,要离开贵阳一段日子的,明天就走了,所以,来看看我……去哪里?要去多长时间?……你轻描淡写的说不过是回老家过些日子而已,至于时间,兴许一两个月就行了……胖姨的事怎么办呢?……你说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现在被闹得很多亲戚都冒火不管了……还成天的躲成天的逃吗?那么多钱,什么时候才能偿还清楚……

我问的问题太多太多,树都总是避重就轻的选择着回答我,现在想起来自己很愚蠢,愚蠢到没有察觉她心里有藏着怎样一个决定,而所谓的总会有办法解决又是怎样的一种方式……来看我又是抱着怎样一种心情作所谓的短暂告别……去去就回来,可能长也可能用不了多久,都会好好的回来,仅仅是这样而已,她当时能想到的也不过如此,顶多再糟糕一点,就是又背上比此刻更多债……

标签: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万径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