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宜昌鬼事:三峡地区巫鬼轶事记录整理(三)

恐怖小说,胆大的同学入!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b57256135c6f4dac92363e9b4ffe91ca_jupiter

玉真宫

大雨把庭院中央的八角亭笼罩,雨水从亭子顶上四周向地下滴落,砸在水泥台阶上,迸裂四溅,融入水流,渗进泥土里。

王八站在的亭子正中,仰头望着亭子顶部。他已经连续看了两天。每天从早上看到天黑。

这是个占地面积几亩的复合式四合院。围出两三个大大小小的院子。

四合院并不是齐整的四方形的布局,房屋的走向和八角亭的顶盖一样,是个很不规则的多边形。并不等边,房屋夹角也有很大的差异。并且好几间房间,从平直的走向中,突兀的伸出一段,有长有短,有直有斜。

院内空白的地方到处种着树木,却没有一株能超过屋顶的高度。

四周纵横的老式平房,都还是民国时期的建筑遗留。

这个复合式的四合院掩藏在大片的北京老式胡同里,毫不起眼,便如一株蒿草,隐藏在茂密的草丛中。

王八到这里已经五个月了,王八从没想到这世上会存在这么一个地方。当老严带着他在胡同里七拐八绕的走到这个四合院的门口,王八不禁诧异,老严办公的地方,竟然是如此寻常。但进去之后,王八在屋内走了一段,就明白了,这房屋并不简单,里面的布局,隐藏的奇门,远远在自己的理解之外。

王八没有多问,老严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吩咐他先休息,第二天到他的办公室来。交代完毕,老严走了。

王八连忙追问,“你的办公室在那里?”

“你若是连我在那里都找不到,我岂不是看错人了?”老严丢下一句话。

王八立即知道了老严办公室的位置。王八大致知道,这个四合院,布局的方位是以后天八卦的方位布置基础,然后衍生的洛书走向。王八不禁奇怪,这房屋若是单独的建在大片的空地上,倒还罢了,可是修建在民居之中,又安排地如此合理,和旁边胡同的民居完全融为一体,这可是件难事。王八想到这里,心里隐约想到,也许这个房屋的基础,几百年前,就布置完毕。现在的建筑,都是几百年来渐渐修缮完整。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有人轻声的敲门,带着王八去了食堂。

王八看见有十来个坐在里面就餐。他们都相互边吃边说着话,看样子已经很熟。自己是新来的,王八走到一个角落,坐到桌上,马上就有人送上饭菜。有肉有菜。

王八对吃的本没有什么要求,但是吃了几口,王八发现,饭菜里总是少了点味道。王八毕竟是湖北人,吃饭的口味还是略微偏向麻辣,菜里少了辛辣,让王八不太适应。

菜里没有葱姜蒜,任何刺激性的作料都没有。戒五荤,王八知道了。这里的人都是道教的戒律遵守者,所以连饮食都刻意不放五荤。

五荤乱气,看来,他们都在修行。可是没有一个人穿着道袍,全部都是寻常的衣服。

这些人彷佛都没看见王八,都继续就餐。很少有人说话。除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不停的到处张望,看见王八了,端了饭菜坐到王八对面。

王八看了看这个年轻人,点头示意,算是打了招呼。

“正乙?”年轻人对王八很好奇,轻轻问道。

王八笑了笑,摇摇头。

“全真?”年轻人不死心,又问道,可随即就笑起来,“你肯定不是全真,不然我会认得你。”

王八不做声。等着小伙子,继续猜测。

“龙门……”年轻人指着王八笑着说,“我不会看错。”

“不是。”王八答道。王八看着年轻人,眉清目秀的,白净面孔,有那么点道骨清风的影子,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轻飘飘的,不同普通人那么低沉的说话。

“广慧,就是啦,”年轻人说道“这下我可猜着了。”

王八正要提醒他猜错,年轻人却兴奋的自己介绍起来,“我是方浊,清净一门的。”

王八低头不语,他刚来,到现在还不清楚这里的状况。还不想表明自己的身份。

旁边的一个三十上下的女子,对着方浊喊道:“方浊,到处跑什么,回来吃饭。”

方浊耸耸肩膀,站起来,走过去。

王八匆匆吃了两口,食物太清淡,王八没有什么胃口。一个食堂的工作人员,走了上来,问道:“师父,不爱吃吗?”

王八指着菜,苦笑一下。

“你不戒荤?”工作人员很奇怪。

“不戒。”王八答道。

“哦。”工作人员明白了,连忙撤掉王八桌上的饭菜。王八连忙制止,“没事,没事。我能吃。”

工作人员却坚持把饭吃端走。

王八心想,这下可好,吃都没得吃了。

那些戒荤的人,脸上就不太好看。一个老者嘴里哼了声:“贪图口腹之欲,谈何清修。”

王八饿着肚子回房。刚坐到床上,就有人敲门。王八去开门,一看,竟然是食堂的那个工作人员,招呼另一个人,连忙进来。另一个人手上小心翼翼的端着一个东西,王八一看,诧异不已,那人手上一个托盘,上面竟然是一个火锅。慢慢的放到王八的桌子上,然后摆放味碟和碗筷,还有粉丝、鸭血、冻豆腐等配菜,有条不紊的摆放完毕,就走了出去。(关注佳人微信号 jiarenorg)

王八受宠若惊,站在房里不知如何是好。

“你肯定是四川来的。”工作人员说道:“四川人口味都重,我专门从丰台那边一家川菜馆子弄来的火锅,那家厨子的手艺很正宗,你尝尝。”

王八非常不好意思,连忙道谢:“太麻烦你了,这怎么好意思……”

“那里的话,我可不能怠慢您呐。”工作人员说道:“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跟我说,我马上做到。”

王八不说什么了,拿起筷子吃起来。边吃边招呼工作人员,“你吃了没有,一起啊。”

工作人员拘谨的站着,摇着头。

“我看你也没吃,帮我弄这火锅,肯定把你吃饭的时间也耽搁了。”王八坚持道:“你不吃,我也不吃了。”

工作人员这才坐下,可是没有筷子。对王八说道:“看来真不能陪您了。”

正说着,门口站了一个人,正是在食堂遇见的那个二十出头,叫方浊的年轻人。

工作人员一看到方浊,就说到:“小方,帮个忙,帮个忙,王师傅要我陪他吃饭……”

方浊走进来,对着工作人员说道:“施叔叔,又在偷嘴。”

“那里、那里。”老施连忙摆手。

“是我一个人吃的没劲,让他陪我。”王八替老施解围,他看出来方浊是在开玩笑。

方浊也坐了下来,手在头上拨弄两下头发,手伸向老施,手中多了一双漆木的筷子。

王八一看大奇,看来能进这大院的人,都非比寻常,这么个小屁孩,竟然都会这一手。老施把筷子接了,又夹了粉丝放进火锅。对着王八说道:“您先,您先。”

王八不客套了,他知道自己若是不吃,老施肯定不会吃。

王八粉丝煮好,夹起吃了一口。愣住,对老施看着。

老施连忙问道:“怎么啦?不和胃口……”

“不是”王八苦笑道:“好辣。”

玉真宫2

方浊笑着说:“看你吃火锅,还以为你是青城来的……看来不是。”

王八问道:“小方,是吧,你怎么这么爱打听?”

“这里都没人陪我说话,”方浊说道:“本来以为跟着师兄到了北京,能透口气,谁知道,比咱道观里还要闷。”

“这么多人,还嫌闷?”王八边吃边说。火锅虽然很辣,但是味道的确很好。

“好吃吗?”方浊看见王八饕餮的样子,不禁羡慕。

“你也吃点。”王八邀请方浊,“你再变双筷子出来。”

方浊看着王八说道:“你刚才说很辣,到底什么是辣味啊?”方浊说着话,却没有要吃的意思。

“你没吃过辣椒吗?”王八奇怪的问道。

“是啊。”方浊回答:“我从来没吃过辣椒,还有芫荽,知道这世上有这些东西,可是从没吃过。”

方浊看着王八吃的有滋有味,脸上露出羡慕的神色。

老施虽然刚才客套,可是现在既然吃上了,也就不再客气,不停的把配菜往火锅里下,吃的比王八还多。吃到兴起,竟然从怀里掏了个小瓶子,是那种二两半的牛栏山二锅头。举起来,想王八示意。

王八连忙推辞。

“哦,”老施说道:“你戒酒的,是不是?”

“我不喜欢喝酒。”王八说道:“若是我师父来了,你的酒可不够喝。”

“有小方在,怎么会不够喝呢。”老施笑道。把瓶盖拧开,往嘴里倒去。

方浊眉头皱起。看来他很讨厌白酒的味道。

老施嘴巴凑着瓶口,仰着头,却喝不到一滴酒,用手抖了抖酒瓶,还是没有。

老施把酒瓶拿到眼前,仔细的看,刚开盖子的酒瓶,里面一滴酒都没了。

王八这下看清楚了,方浊的确会隔空移物,不知道是天生的本领,还是后天练出来的。

老施对方浊说道:“小方,你就别作弄我了。行个好。”

方浊说道:“你喝可以,但是不能把酒气散出来。我不能闻。”

“行啊行啊。”老施连忙答应。

王八看着老施一副馋酒的模样。突然就想起了疯子和赵一二。他们现在应该到西坪了,不知道师父的魂魄没了,疯子能不能照顾好他。

应该能吧,王八安慰着自己。却不知道,楚大现在正发狂的折磨赵一二,疯子却一筹莫展。

“你不会天天就呆在屋里打坐吧,”方浊问道:“我闷死了,在这里,他们一天到晚的就是念经打坐。都没人跟我说话。想出去,师兄也不让。”

王八说道:“那个叫你的,是你师兄啊。”

“是啊,什么都管,怪不得嫁不出去。”方浊说道。

“你师兄能嫁人?”王八奇怪的说道。

“她是俗家。能嫁人的。”方浊一本正经的说道:“现在道观的执事是我……可是她还是管着我。”

“听我师兄说,过两天我们这里,要来一个很厉害的人。”方浊神秘的说道:“听说是一个很古老的道家门派,那个门派的执掌,要来这里。”

“古老的道家门派执掌要来?”王八纳闷了,老严到处网罗这么多道家门人,野心很大,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是啊?”方浊说道:“听说那个人很厉害的,把阴瘟都给压制了。他们还说呢,老严以后要把职位交给他。”

王八一听,嘴里的吃的一口鸭血呛进喉咙,烫的咳嗽起来。

“不会是你吧!”方浊好奇的说道,“他们说,还要过一段时间才来啊。”

王八苦笑道:“看样子是我。”

“那你会什么本事啊?”方浊好奇的说道:“快使出来我看看。”

王八说道:“我只会治鬼。别的都不会。”

“你肯定在骗我。”方浊不相信,王八面前的火锅倒转过来,却一滴汤汁都不落下。

“别闹啦,小方。”老施说道。

“你会不会。”小方问道。

“不会。”

火锅又回到原处。

汤汁里突然冒出一条尺把长的青龙,在汤汁里游动,然后钻进火锅中间的炭炉。

“这个这个”方浊急切的问道:“你会不会?”

王八不说话,摊了摊手。

“你连这么简单的都不会,”方浊说道:“你肯定不是他们说的那个人,你这么年轻,看样子也没修几年道……”

“你这么年轻,”王八说道:“不也是清净派的执掌?”

“我生下来就在道观呢。”方浊说道:“我修道的时间比你可长多了。我们辈分很高的。你把你门派报上来。我看看你的辈分,说不定,你要叫我师叔祖都不一定。”

“我的门派,有点特别。不和你们道教一路。”王八说道:“我行的是诡道。”

“没听说过。”方浊遗憾的说道:“看来想认个下辈也没戏。”

王八说道:“怎么,当一个门派的执掌还不够啊。”

“别说了”方浊说道:“道观里就两个人,师兄和我。到时候,师兄嫁人了,就我一个人,当个光杆司令。”

“哈哈。”王八忍不住笑起来,“你不是说你从小在道观里吗,谁教你光杆司令这句话啊?”

“难道我不上学吗?”方浊说道:“我也要读书的。”

王八和方浊两人说着话,老施很少插嘴。吃完后,老施把火锅都收拾了。

方浊还在喋喋不休,“你过两天带我去天安门去看看啊,我来了这么久,师兄都没带我去过,那些人,一个比一个闷,都不愿意带我出去。”

“小方……”老施腆着脸对方浊说道:“再帮个忙啊。”

方浊想了想,对老施说道:“好吧。你先把东西放回厨房。那一家餐馆啊?”

“巴渝酒家,离我们有十七里路。”

王八送方浊和老施出了门。

方浊还在惦记,“过几天带我去天安门啊。”

王八回房,在屋里的盥洗室洗了澡,上了床睡了。躺在床上不停的想着明天见老严,老严到底是个什么意图,难道老严真的要自己接班?从明天开始,自己将要面临什么呢。

王八又想到疯子和赵一二了,疯子现在肯定开心的很,西坪上那么多腊肉和苞谷酒,他岂不是正得其所好。给他这么个美差,他现在肯定不会再埋怨自己不跟着师父会西坪了吧。念道此处,王八不禁想到,疯子这人就是单纯,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去想,有点肉吃,有点酒喝,就心满意足。

王八拿出老严配给他的卫星电话,却发现,根本就没信号。王八走出门,往外看了看,看见附近的屋顶上有一些类似天线的装置,跟接受卫星电视的差不多。王八就明白了。想着过段时间出去再打吧。

又回到屋内,沉沉睡去。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