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宜昌鬼事:三峡地区巫鬼轶事记录整理(三)

诡道算术之算沙5

我回到屋内。

王八把手伸向我,“照片给我。”

我摇摇头。金旋子把照片给我,就是要我来决定楚大的结局。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置楚大,至少现在还没有想好。

“给我!”王八吼起来,暴戾非常。

我从没见过王八这么发怒过。我认识王八这么多年,他都是很斯文的,很少看见他这么冲动。他做事都有条不紊,慢吞吞的学究样子。看来赵一二的死,对他的刺激太大,让他的性格都发生改变了吗。

我对王八说道:“你的大师兄是我镇在照片里的,我说了算。”

王八指着我说道:“你现在就烧了他,给我师父一个交代。”

“当初我收了你大师兄,问过赵先生,该怎么处置。”我把赵一二的照片指了指,“他并没有要求我烧了这个阴伶。”

王八无话可说。

刘院长和陈阿姨已经安顿好策策睡觉。见我们两人正相互瞪着对方。连忙解围,“你们到底想不想知道老赵是怎么死的?”

王八这才放过我。

我们坐到沙发上,我和王八坐在一张沙发,刘院长夫妇坐在对面,董玲却斜斜地靠在一旁。

陈阿姨说道:“小徐,不是我说你,这酒,你还是要少喝。老赵就是例子……”

陈阿姨哽咽,说不下去。

“老赵那天喝了酒,晚上跑到**酒吧,和里面的混混就打起来,本来就是个小事情,警察来的也快。老赵也是的,一个人和几个小年轻打。还不依不饶。”

“我师父不是发酒疯的人,他喝醉了就是发呆,从不发酒疯。”王八说道。我心里也赞同王八的说法。

陈阿姨继续说道:“可是那天,他喝醉后,的的确确就出去了。我们听他嘴里念着‘**酒吧’。也没放在心上。到了第二天早上,他还没回来,我们就去**酒吧找他,才知道出了事,然后去二医院……他那时候就已经走了。”

“我不相信师父会被几个混混打死。”王八说道:“他再不济,也不会去打架,更别说他会被人打死……”

我心里去想着,赵一二身体早就垮了,王八那里知道他身体已经是什么情况。

“你师父当初在学校就喜欢打架,”刘院长说道:“他喜欢打抱不平。”

屋里一阵沉默,刘院长夫妇估计想起了当年的事情。我的心里又开始内疚起来。王八闭着眼睛在思考。

过了一会,王八问道:“是不是四天前?”

“应该是五天了?”刘院长对董玲喊道:“是吧,小董,你那天刚好来吃午饭。”

董玲点点头。

王八脸色的表情古怪,他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刘院长和陈阿姨的眼色飞快地相互交换了一下,王八没看见,可是我看见了。

我忍不住要探知他们的心思,可是我刚一接触他们的思维,就感觉到,他们刚才的思维波动,和赵一二的死无关。我连忙制止住自己。对自己骂道,刘院长怎么会骗我和王八呢。

“我师父到底是怎么死的?”王八轻声的问道。他情绪开始平复。

“他在那个酒吧里打架,警察来的很快。把他们都制服。然后,把他们带到楼下的警车上,准备带回警局。可是……”刘院长说道:“那警察也太大意了,估计就是个寻常的打架滋事,也没放在心上。来了两个警车,本来是把老赵和那几个混混分开关上车的。不知道警察怎么就糊涂了,把其中的两个混混和老赵关在一个车上……听说在车上,是老赵又主动动手……”

我和王八都说不出话来,我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真他妈的冤枉。

“所以啊,小徐,我劝你,少喝点酒,喝酒不仅伤身,还容易出事啊……”陈阿姨把头转向董玲:“你也是啊,小董。你现在更不能喝酒。”

看来董玲喝酒,不只是我发现了。

王八听到这里,柔声对董玲说道:“以前你陪我师父喝酒,我没说什么,现在我师父死了,你也要结婚了,就别喝了。”

董玲把眼睛眯了一下。嘴角抽了抽。

我心里骂王八,这个苕货,董玲喝酒那里是因为赵一二的缘故。她明明是看见你入道了,她知道和你不可能了,心里苦闷,才喝酒啊。你这个二货!

赵一二的死因都说明白了。大家就这么坐着。也无话可说。在座的人,个个都跟赵一二又很深的渊源。赵一二的离去,谁也不愿意接受。

王八忽然抬头,对董玲说道:“差点忘了,公寓里还有个人。”

“疯子已经跟我说了,”董玲说道:“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就回去。”

董玲起身,跟刘院长夫妇打了招呼,向门口走去。

“疯子,你送他回去。”王八说道:“天晚了,她一个人回家我不太放心,方浊我也不太放心。”

王八能想到这些。我心里登时稳当,他现在表情平和,看样子不会再冲动。

我说道:“好的,那我送她回去,再看看方浊好些没有。”

我连忙喊住董玲,和她一起往门外走。刚出门,刘院长在后面喊道:“小徐,你等等,我送送你们。”

刘院长回到卧室,加了件衣服,和我们走下楼去。我们走到路边,准备拦的士。

“别急”刘院长对我说道:“我有东西给你。”

刘院长从外衣里拿出两本书,递给我,“我知道这个应该给小王,可是今天他的样子,我觉得现在给他不太合适。小徐,你先拿着,等他心情顺畅了,再转交给他。”

我把两本书拿到手上,看了看,一本是手抄本,没封面。另一本是个古书,封面破损的厉害,但是名字还看得清楚——《青冥志》。

我把两本书揣进怀里。

这个是赵一二的随身携带的书,看样子是遗物,我心里想着,我先拿着,过两天,再交给王八。

正想着,刘院长又说道:“小徐,老赵也给你留了个东西。”

我吃惊不已。看见刘院长拿了个小玻璃瓶子,递给我,“这是老赵经常说,他说这个东西,就该你来看,说得我都听烦了。”

我拿过小玻璃瓶子,一看,原来是个沙漏。两头大,中间很细,里面装满了水,水里混着灰色的细沙,这就是个沙漏,只是尺寸非常小而已。

诡道算术之算沙6

刘院长交代完了。和我们道别,回家去。

我和董玲在路边等车,我拿着手上的沙漏把玩。由于瓶子里是水和沙混杂,翻转沙漏的时候,沙子飘忽地下落很慢,只是慢慢的往下沉淀。

我看了一会沙漏,对着董玲问道:“你酗酒多长时间了?”

董玲说道:“我到西坪看你和赵先生那次之后。回来就开始喝酒了。”

我叹了口气,也不好说什么。的士来了。

到了王八的公寓,一进门,就听见方浊在屋子咳嗽的很凶。

我和董玲连忙去看,方浊已经咳得喘不过起来。董玲一看见方浊,就埋怨道:“你们两个大男人,到底有没有脑子,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带她看医生。”

方浊看见我和董玲进来,对着董玲说道:“这个姐姐是谁啊,师兄呢?”

董玲连忙去厨房给方浊烧了点热水,冲了蜂蜜,喂了方浊喝了。方浊咳嗽才好了些。

我对方浊说道:“你好好睡觉,你师兄晚上有事,明天我带你去看病。”

正说着,我忽然感觉到了那个注视我的人,又出现了。我连忙四处扭头看着。

方浊的脸一下子惨白。身上发抖。

“你也知道?”我低声问。

方浊说道:“我知道,可是我不知道在那里。”

董玲摸了摸方浊的脑袋,“你是王哥的道友啊,我还以为是个老道士,原来是个小丫头。”

方浊说道:“姐姐是师兄的媳妇吗?”

董玲笑着说道:“不是,小丫头问这么多干什么……我知道、我知道了……真是个小丫头。”

董玲的语气变化的很快,说“我知道”的时候,是不耐烦的语气,可是马上又变柔和。

我正奇怪。

董玲又说道:“恩,我听你的。”口气顺从。声音跟说梦话似的。

这句话,绝对不是向方浊说的。

我连忙问董玲,“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她是个小丫头啊?”董玲被我问的莫名其妙。

“不是”我问道:“你刚刚说的那句。”

“就说她是个小丫头啊?”

“那前面呢?”我又问道。

“小丫头问这么多干嘛?”董玲说道。

我不问了,被一个莫名的东西注视的感觉又升起来。

方浊对我抓住我的手,“徐哥,我怕。”

我能感觉到方浊的恐惧。她也察觉到了。

我笑着安慰她,“没事。你睡吧。”

董玲把方浊的被子掖好。和我走到客厅。我把董玲的电话借过来,给刘院长打了电话。

“刘叔叔,我不回来了,跟王八说一声,他的那个小道友,身体不好,我不放心两个女孩子在屋里。”

“没事的,他看样子也就想一个人呆着。你不来也好。”刘院长应承道:“我去跟他说,你们早点休息。明天早上七点出殡。”

那个感觉消失了。可是我还是不放心。警觉的到处看。

董玲说道:“你在找什么?”

我摆了摆手。

那个感觉不再出现。我心里安顿了很多。

董玲从客厅的一个柜子里拿了个东西出来,我一看,是瓶洋酒,度数很高的伏特加。

董玲又去厨房拿了两个杯子出来,各到了半杯。

我和董玲坐在沙发上,开始喝起来。

我知道董玲对方浊的身份好奇,主动说道:“这个丫头很可怜。没爹没妈,相依为命的师兄也要出嫁了,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所以王八……”

“我知道。”董玲喝了一口酒,“他就是这种人。我当然知道,他心肠好。”

董玲还是很理解王八的。我想着,也喝了一口。伏特加的口味很淡,但是入喉了却烧。

两个人无话,各自把杯子里的酒喝完。董玲又分别倒上。

我刚把被子捏在手上,准备再喝。

突然听见董玲说道:“他要不是这种人,我也不会跟着他这么久。”

我把董玲看着。

董玲慢慢地转动杯子,眼睛看着杯子里的酒水晃动。对我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王哥吗?”

我不说话,我知道董玲想倾诉一些事情,她要嫁人了,有些话不说出来,就要憋一辈子了。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