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田朴珺:曼哈顿的上流社会长什么样

我不会把自己的生活封闭在这样一个精致的笼子里,我仍然喜欢跟我的朋友们在街边吃烤串儿,但我也希望自己懂得在最讲究的餐厅里如何优雅地点菜。这才是我所喜欢的生活。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U10563P31DT20140902093725

纽约说大极大,据说连纽约的警察都由来自一百多个国家的人组成;说小又极小,中心区曼哈顿是一个可以主要靠步行生活的地方。走路快的话,两小时可纵贯,40分钟可横穿。这片不大的区域,又分为上城、中城和下城。

上城是传统富人区,守着中央公园,上东区住的常常是“老钱”家族,讲身份和做派;相邻的上西区,住的是与他们相似,但稍后富起来的一拨人,只因为上东区渐渐住满了,所以扩展到了西边;中城更多是商业区和写字楼,近年也出现了新的时髦区域;下城的一些区域则更艺术、更有朝气,算是新贵聚居的地方,目前那里的房价更贵。

所以,在纽约有人问你住在哪儿,其实是在问你处于金字塔的哪个位置,阶层最分明的地方,才是最讲究地址的地方。

我认识斯哈泊,是刚在纽约买房那会儿,D介绍我们相识的。斯哈泊住在上东区,属于 “纽犹”的一员。常常有人说曼哈顿就是个犹太村,不是因为犹太人的数量多,而是他们团结一心,牢牢把控着美国社会最重要的命脉。经济、政治、思想文化,很多时候都是由他们来下定义。

这一系列对美国社会命脉的“把控”,体现在斯哈泊这位曼哈顿一线地产商身上,具体是什么状况呢?大概就是麦迪逊大街的几幢办公楼,是他开发的产业;中城十几街的一处占据了半层楼的事务所,是他的办公地;上东区一处五层的联排别墅(townhouse),是他城内的居所;开车3小时可到的长岛的一幢别墅,是他周末的家……

有一次,我跟斯哈泊从他位于三十几街的办公室开始往上城走,走到他位于八十几街的家去吃饭,没想到,几乎每走一条街,都会碰到熟人同他打招呼,有拎着公文包的,有穿着漂亮礼服的,有推着婴儿车的。我开玩笑说,你认识半个纽约的人啊?斯哈泊大笑:“所以说嘛,你知道我根本就没办法带女孩儿出门,这儿的人都认识我。”(关注佳人微信号 jiarenorg)

何止是认识。我认识的他的朋友中,像被《Bazaar》评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50位女性的整容大夫海迪是他的幼儿园同学;某著名珠宝品牌最大供货商麦麦德是他中学同学的弟弟;某著名投行的亚太区总裁Brown是他儿子的教父,斯哈泊还做过他的伴郎……所以在曼哈顿有一句话,不要得罪犹太人,你得罪了一个犹太人,就等于得罪了一群犹太人。

犹太人各大家族之间的关系,往往不是通过一代人建立起来的。他们从幼儿园开始建立起来的圈子社交,牢固、好用、随时延展,且善于适应各种变化。圈子,是跟随他们一生的最大的财富。

其实斯哈泊也并非是在纽约土生土长,他的家族从伊朗而来,他在意大利出生、长大。但正因为他是犹太人,所以当他来到纽约时,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

在某种条件下,纽约犹太人的圈子是适度开放的,前提是你得跟他处于同一阶层。阶层没问题,人又谈得来,就可以做朋友。斯哈泊跟我挺谈得来,他欣赏我的原因跟老欧很像:“这么努力的女孩又这么能干。”

呵呵,还有一个原因,他们不会明说,那就是我跟他们交往,没那么有目的性,所以也就不需要装,想到什么说什么,很直率。他们和我一样不会感到累。

斯哈泊说他最怕跟中国人开会,往往是他热情洋溢地说了半天,对方脸上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后来熟悉之后,斯哈泊说我性格爽直,像是他妹妹,美国人是不会轻易说一个人是他弟弟或妹妹的。有次他对我说,如果我有一个女儿或有一个妹妹,我希望是你这样的,他还说觉得我从不喝酒是件好事,很健康。

认识斯哈泊时,除了老欧,我在纽约没太多朋友,所以我常去他的办公室打扰他,蹭蹭打印机打个剧本,更重要的是他不忙时,还会告诉我一些曼哈顿地产方面的知识。可以说,在了解曼哈顿地产方面,老欧领我入了门,而斯哈泊帮我进了阶。他会非常明确地跟我分析每个小区域的优劣因素,且是什么原因影响了价格。

他公司有一个特别的房间,一面墙是大大的书柜,另外两面墙上分别装上一条铁杆,铁杆上挂满了大大的夹子,每个夹子夹着一摞资料。斯哈泊说这一个夹子夹的就是一个房地产项目的全部资料,挂了多少个夹子,就有多少个项目在进行中。

这间房间的中央,有一张几乎占据了所有剩余空间的桌子,上面平铺的全是一个个项目资料、往来邮件,等等。就是趴在这张桌子上,翻看上面的资料,围观他们的项目进展,也能学会一些在纽约做房地产生意的门道。

当时,我们差点就合作成功了一个项目。那是一个非常牛的项目,在曼哈顿最贵的翠贝卡区,是一个老楼改造的项目,这是一座能看到河景的老楼,其中一部分计划做成安缦酒店,其他部分可以开发公寓住宅。那时正是2012年2月,纽约房价正处于落入低谷后刚刚要上涨的时间点。

当时我特别想做一个资产包,让国内的人来投资。那房每套的总价在五百万美元左右,首付二百万美元左右。这个价格跟国内高端楼盘比较,并不离谱,何况这将是纽约最好的房子,而且还有一部分是安缦酒店。我很努力地跟国内的朋友们沟通,但反响平平。他们都觉得我刚来纽约,能真的很了解这边的主流市场吗?

大半年后,纽约的房价开始猛涨,朋友们又纷纷回头找我,问我还有没有那样的资产包。时机一过,当然就没有了。如果那个项目做成了,我在纽约可就是有项目的人了,真可惜。

因为在意大利长大,所以斯哈泊的生活比一般美国人讲究得多。有一次,我在一个著名的小店排了超长时间的队买炒饭外卖,顺便给他带了一份儿,以为他会喜欢,结果他说:“怎么能吃街边的饭?这个绝对不可以!”他吃饭永远都在有足够品质的地方,可以说是他教会了我怎么在高级餐厅里像个当地人那样点菜。

我不会把自己的生活封闭在这样一个精致的笼子里,我仍然喜欢跟我的朋友们在街边吃烤串儿,但我也希望自己懂得在最讲究的餐厅里如何优雅地点菜。这才是我所喜欢的生活。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你这么喜欢粘有钱人?你有没有被他插?应该插了,因为他说喜欢你“很能干”。不愧婊子不要脸,哈哈

    (1)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