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异性闺蜜需要揭穿,暧昧浪费感情

世界上不存在暗恋,不存在表错情,嘴上说着“你误会了”的人,就是造成你误会的人。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014328472de0813f9

“异性闺蜜”需要揭穿

我有一个朋友叫做卷子,她今年二十岁,没有男朋友。没有男朋友不代表没有男性朋友,我注意到一个人叫阿盖。

阿盖个子不高,带着无框眼镜,像所有大学男生一样普通。我注意到他,并非因为他有多么突出的外表,而是在于他跟卷子的关系。当大家一起上课时,我留意到阿盖跟卷子紧挨在一起,两人时不时交头接耳,眼角含笑。心理学上说到的亲密距离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再加上还有生日时候的巨大惊喜,卷子生病时候的悉心照顾,假期时候的嘘寒问暖。

这种亲昵,令我不能用普通的“异性朋友”来形容他,某种程度上来说,包括我在内的一大部分人,都以为他们两个早已越过“朋友”这条边界,展开了一段地下恋情。在没成熟之前不愿公开是情有可原。我从未追问过卷子,正像她也从未向我求助。

没人正面评价过阿盖,他看起来个性很温顺,又似乎很可靠。他没有女朋友,但是有很多女性朋友。浏览他的社交网络,跟女性朋友的互动十分频繁,关系好的男生倒是寥寥可数。阿盖很讨女生的欢心,通过每一条发布的状态下面的回复可见一斑。阿盖说生病了,一定会有一大批的女生涌上来献爱心;阿盖开个玩笑,一定会有一大批的女生涌上来哈哈哈。我认为阿盖不缺乏听众,社交生活很丰富。卷子大概只是那一大批女生之中最普通的一员罢了。

为这事卷子伤心过,显然在身边的男生朋友之中,卷子只跟他走得近一些。人一旦付出了,就会期待相应的回报。卷子于是认为阿盖对所有女生都一样好,没有亲疏远近,自己应该选择慢慢退隐了。她第一次告诉我这想法,我很赞同。然而计划还没实施,阿盖就抓准时机,在某次饭后带着忧伤的神情对卷子说,“我很少有真心的朋友,没有人真正理解我,只有你不一样。”

原话,绝对原话。卷子听到后心中瞬间涌起无限温情,于是安慰了他,并保证自己不会离开他。在我看来,那些废话显然没什么可信度。可卷子满面春风,认定阿盖对自己是特殊对待,并因此浮想联翩。

我想要打击如此少女之心的幻想,可亲眼所见阿盖站在宿舍楼下跟卷子聊天,一辆自行车歪歪斜斜地冲过来,阿盖立即一把搂过了卷子的腰,闪到一边。那一刻我开始松口,承认或许他只是有点女生缘罢了,他真心喜欢卷子,他的动作行云流水,而且不像流氓。卷子更加开心,跟阿盖走得更近,很快身边的朋友都开始拿他们这一对开玩笑。卷子起初还解释,毕竟阿盖没有什么举动,不过后来也就笑一笑算了。谁都看得出来她眼睛里的快乐。不幸

的是,很快我听说了阿盖的室友,为阿盖紧锣密鼓地介绍女朋友的事,阿盖一个个地挑选着,乐此不疲,而卷子还蒙在鼓里。

一个下雨天,我在小路上碰见了低一年的小师妹,她的身边正是阿盖。两个人共撑一把伞,站在那里,动作很亲密。我撑着伞低着头匆匆走过,却还是听见属于阿盖的那句经典台词,“我很少有真心的朋友,没有人真正理解我,只有你不一样。”那一刻我感到了真实的反胃,只好加快脚步。风雨凄凉,真真假假,我第一次感到阿盖可能是个渣男。

后来问了一些人,是跟阿盖那边熟悉一点的。卷子跟阿盖不在同一个专业,大部分的朋友不属于同一卦。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卷子这边的人,大都知道阿盖的存在。尽管两个人都说是异性闺蜜,但“他们俩肯定是一对儿”,众口一词。

相反的是,阿盖那边,则都对卷子不大熟悉。少有的几个说知道这个名字,听说两个人关系不错,仅此而已了。我问为什么会这么急着给阿盖介绍女朋友,一个男生笑着回答我说,“急了呗,阿盖每天回宿舍就要唠叨一句单身狗不幸福,好想身边有个妹子。”我隐晦地指出,有卷子啊,卷子总跟他在一起,两个人很和谐。那男生笑得更大声了,没再说别的。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人,都习惯性地“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总之阿盖在实践中游刃有余。在卷子不知情的情况下,阿盖的“闺蜜”人数急速上升,关爱他的女生队伍再度扩大。不过阿盖还是没有女朋友,有次在教室里碰见了,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阿盖随意地说,没有碰见喜欢的,不如当朋友,一样很有意思。我笑着说,那万一有女生很喜欢你呢?你说是当闺蜜,可万一真有感情呢?阿盖立刻露出无辜的眼神,“啊!好可怕!世界上难道就没有纯友谊了吗?你居然这么想!”

我尴尬地看着他。他在卷子身边的举动,他对卷子说的话,他在小师妹身边的举动,他对小师妹说的话,历历在目。对不起我真的无法理解这种友情,这分明就是暧昧。

我打算警告卷子。这段时间卷子渐渐开始对阿盖认真了,她渴望阿盖能够把自己作为一个唯一,并表现得十分明显。可惜阿盖仍旧总是虚晃一枪,让我看得很急。后来事情终于炸锅了。碰巧有人问我对异性闺蜜的看法,我就写了一篇很长的博文。卷子看到后似乎有所领悟,于是转发了。

那篇文章代表了我的基本观点——抵制暧昧,炮打渣男。记得我写了一句话,“您顶着闺蜜的帽子,在这里享受着有异性牵挂着你的酸爽,有没有考虑到人家可能还想要点脸呢。”言辞很激烈。卷子的转发很没脾气,但也掷地有声,她没多说什么。而阿盖却忍不住了。

据卷子讲述,阿盖第二天早早地就来找卷子了。见到卷子后,他就说,“那篇文章我看了,你是什么意思?”

这是阿盖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对卷子说话,卷子当然很惊愕,因此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阿盖气愤地说,“我有这么多女生闺蜜,只有你一个有这种扭曲的想法。难道我占你的便宜了吗?难道我耽误你找男人了吗?”

卷子有点急,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接下来阿盖接着说了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独白,他说,你喜欢我我也没有办法,我已经尽力不让你喜欢我了。为什么稍微对别人好一些,别人就会喜欢我?我也很难过。这个世界上我没有什么真心的朋友,很少有人理解我。我只是想对大家好一点,我有错吗?你转那篇文章来侮辱我。拜托你,世界上是有纯友谊的,都是你们这样龌龊的人,纯友谊才变质了。

卷子惊呆了,但那只是一秒的事。她很快冷笑着说,哦,是这样啊。卷子生气的标志就是无话可说,显然她不打算跟阿盖再争吵什么,她已经心灰意冷,就转身回宿舍。阿盖不依不饶,说你要道歉,这样影响很不好,要在社交网络上道歉。卷子带着恐惧的神情回头看了他一眼,说你要我怎么道歉?不是很奇怪吗?以后还见面不见?

阿盖冷冰冰地说,我跟你这种人已经没话说了,以后就有缘再见吧。

卷子没再回答,逃也似的地回了房间。后来她当然没有道歉,倒是我不想事情闹成这样,把文章删掉了。此后很长的时间内,我们再提起阿盖,卷子都会冷笑一下,不予置评。我想卷子应该很伤心吧,只不过为了这种人伤心,说出来太不体面了。

事情没有很容易地结束,阿盖充分发挥了自己在社交网络上的活跃度,很多他们两个共同的朋友来指责卷子,说她怀疑男闺蜜喜欢自己,实在是缺乏自知之明。还有人说卷子一直把阿盖当成备胎,现在玩脱了,恼羞成怒。卷子统统懒得回应。

一个月过去了。某个清晨,阿盖给卷子发来了消息,卷子也回复了他。卷子说还是要有一定的尊重,否则就太失礼了。于是阿盖觉得一切都没事了,他又来找了卷子。在宿舍楼下,他一把拉起了卷子的手,说“咱们去吃饭吧。”

卷子笑着推开他说,别拉拉扯扯的,好朋友之间也要把握尺度,这样不太好。

阿盖立刻说,是你把握不好尺度吧,你总是患得患失,没想到你这么小气。

卷子笑了笑,没说别的,转身走了。

阿盖没有再出现在我们这里。而世界上有很多个阿盖。在这个时间点的这个拐角,是卷子遇上了他。在很多个其他时间点的很多个拐角,有许许多多人正在遇上他。也许你喜欢暧昧,也许你急需一个男闺蜜,只是过于暧昧的情结,总是跟“洁身自好”相距甚远。

不是说异性之间不存在纯友情,只是太少太少了。比如作为发小从小一起长大,比如很像是一家人,再比如是“多对多”,而非“一对一”或“多对一”。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付出的感情开始变得不平衡。你会猜疑,会痛苦,会扭曲,并且这段关系很难好好结束。

异性闺蜜需要揭穿,有感觉,为什么不大大方方当做可能发展的对象来考虑。世界上不存在暗恋,不存在表错情,嘴上说着“你误会了”的人,就是造成你误会的人。人不会莫名其妙对一个人产生好感,除非他感到双方都有这个意思,这是科学证明的。我相信科学。

后来有传言说阿盖喜欢男生之类的,但这都是传言了。卷子不在意,我当然也是。只是奉劝一句,暧昧浪费感情,而有些人注定不适合搞暧昧。像卷子,像我,也有可能像你。(来源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虽说结果都是0,但是姓guy的享受过程,他赢了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