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真实经历:我和大叔十年的爱情

我那二逼弟弟不知道为什么在苏州喜欢上了韩国的明星,我百思不得其解,又听不懂韩语,而且一般不都是女生才喜欢的花样美男那种的吗?反正我弟弟是沉迷于各种欧巴,东方神起要来北京开什么亚洲巡演,听说我们要去北京,他跟打了鸡血一样的买了票扛着我们的行李跟去了,一路上那个亢奋。我怀疑我弟弟出柜了。而事实证明,他已经交往了3个女友了,好像是受他第二个女友的影响吧。

总之,弟弟在工人体育馆像个二逼青年狂吼着欧巴的时候,我和ryou像文艺青年一样在后海的安静小酒吧,听着驻唱歌手的小调,品着沾了海盐的柠檬,喝着特吉拉。

生活真tm美好。

郭德纲的段子ryou听不懂,刘老根大舞台的二人转ryou倒high了,什么逻辑。

爬了长城,上了故宫,逛了西单,看了升旗,吃了烤鸭(真贵啊我去),我们又转战了天津吃包子,然后上海看外滩,然后花掉了最后一笔钱去了方特。

回家的路上,我看到手机上有几条未接电话和一个未读短信,打开一看,N流产了。

就在我和ryou在方特的水世界里穿着泳衣没羞没臊的抱在一起冲浪时,N和陈的孩子没了。

回到家都是第二天了,陈的妈妈眼睛肿的老高唉声叹气的削苹果,陈目光呆滞的接过我手里的蛋白粉推给我一个板凳,N扭着头没看我,头发乱七八糟,身上裹着被子,一动也不动。

她怕我和她对质,怕我拆穿她的谎言,从我认识她到现在,一次都没有敢正视过我的眼睛。

现在的她也在怕我吗?

我知道失去一个孩子对女人带来的伤害,特别是对她有这样一个意义的孩子,他们结了婚,现在刚刚流产,我不会揭她的伤疤了,不再撕毁她的面具,因为无论他们家出了什么事情,再与我无关,我只是作为一个家人,来看望家人的住院家属。

N是穿高跟鞋上楼梯时把孩子摔掉的,事实上陈已经买好了房子,只不过刚装修好,怕有害气体伤害孕妇才依旧住在我们家楼上的。

N出院以后他们就搬走了,楼上的房子租给了两个学美术的女学生。

这个故事断断续续写到现在,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因为已经写到我现在的生活了。我大四毕业在本市的一个单位做了文案策划,跟服装专业完全没有一点关系。现在试用期快结束了,应该很快就能转正,ryou的工作稳步向前,工资没怎么涨,但是奖金比工资多。

陈搬走以后我们两家来往不多了,只是在节假日一起聚餐什么的,他们家又迎来了喜悦,因为N又怀上了。

51假期,ryou的外婆一家和他妈妈一起来了我们这边,4号我们订婚了,虽然有点早,但是毕竟是订婚而不是结婚,他正努力赚钱做好娶我的准备,我则安安稳稳的等待工作转正,和我亲爱的ryou组建一个平静但幸福的家庭。

今天是5月6号,阳光灿烂、天气晴好,我刚刚下班回家,一上楼,遇到楼上两个租房子的小妹妹,其中一个特别羞涩的说:“姐姐,我听阿姨说你是学服装设计的,你晚上有空能来我们家一趟吗?我们老是画不好手的结构,阿姨说你会画。”

我放下包就上了楼。

熟悉的楼道,熟悉的防盗门。

以前我贴上去的卡通贴纸早已被刮掉了,只是还留着一点点怎么也擦不掉的黑色的胶迹。

————————————————————

很久很久没来了 没想到还有人在等更 故事完结了 这就是我和陈各自的结局和归属

另外说一下最新动态吧,不知道为什么,N的这个孩子又没了,才三个月大。

在这里也给大家提个醒,民间借贷绝对不可信,现在都跑了那么多了估计也没人投钱了吧,总之没投的绝对别投,投了的……尽量要吧……

老陈他们家崩溃了。前几天才没了孩子,N还在床上修养着呢,他们家投在外面的钱也没了,其实早就没了,全国各地的资金链都在断,可他们家的亲戚就是里面的人,说不要紧,他们是正规的,还先把这半年的利息给了,各种保证安慰求信任,等风波过去就把本金给退出来,他们家半信半疑的但是钱要了两个月也确实要不回来,昨天这亲戚的老婆打电话哭,说她男人消失了快两个礼拜了。正在上初中的孩子也被带走了。至今没消息。

这不就是明显的跑路了吗?陈好像投了60W+,他爸妈看到利息高也跟着投了20W左右。

我擦嘞,我已经无语了。

我们去陈家里表示慰问的那天是6月1,国际儿童节。

那是我第一次去陈的新家,大概150平方,住在5楼,装潢的真气派,以金色为主,所有的家具都是欧式的,华丽的大床,雕满了繁杂花纹的衣柜,还有一个独特的、格格不入的、桃红色的阳台。

一看就是有品位、有情调、又浪漫的有钱人家,可现在是个空壳,钱都飞了。

那天是周五,陈去公司了,陈的爸妈和N在家里招待我们,ryou也没来。

我爸妈和陈的爸妈絮絮叨叨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分析钱追回来的可能性,我又不想见N,只好自己在房子里转转悠悠。

书房里有一个刻满金色藤蔓的书柜,里面有各种世界名著、炒股小册子、凯恩斯宏观经济学、昕薇、米娜、还有我最喜欢的科幻世界合订本。

《科幻世界》这本杂志,是伴随着我成长的。我爸妈说这是闲书不给钱买,所以陈就直接订了全年,每出一期新的,都会寄到我家楼上,然后我就以学习的名义跑上楼津津有味的看到天黑。

我查了一下,书柜里的科幻世界合订本是从2000年到2010年的,这所有我都看过。零几年的书上还有好多我用圆珠笔画的涂鸦,到了后面几年,陈大学毕业回来了,我也长大了,书上就变成了我用波浪线划下来的精彩句子,旁边还有陈的点评。

其实他根本不爱看这个,还是哄小孩为目的,我们俩唯一达成共识的文是《六道众生》,何夕写的,真是非常精彩。翻看着以前的老杂志,学生时代的一幕幕又回到了我的脑海,星河的署名旁边有一滩深色的印迹,那是我边吃东西边看书滴上去的,王晋康的名字旁边有陈用红笔画下的感叹号,那是他最喜欢的科幻作家。

11年的只有一期,之后就没了。

这个习惯就像我,过去了,就已经没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