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真实经历:我和大叔十年的爱情

老爷子的电话果然打来了,客人一脸不耐烦嚷嚷了几句。我突然想到这位客人应该是老爷子老来得子吧,肯定是那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少爷,哪像我们领导还得舔着脸上。

客人把电话扔给我,我一听领导声音飘呼呼的,又TM喝了。上回的阴影还挥之不去呢,导致我看见虾仁状、粘液状、甚至菠菜残渣就TM走着路都有晕车感!我问领导咋安排我呢,东西我是给送来了,谁送我走呢?

领导问我有啥其他想法没?

我当时的想法很单纯啊!要不就做夜车赶回去,要不就多给我报销150块,我睡一觉坐早上的车。领导恶心巴拉的说:“不舍得你黑灯瞎火的走,我一会去接你,和你们年轻人唱唱歌玩一会。”

我一下子就没了K歌的兴致,看着客人嗑药一样的和进来的陪唱公主high,我抱着果盘缩到角落里思考人生去了。

迷迷糊糊的被《一千个伤心的理由》吵醒,一睁眼,我们领导闭着眼满脸深情状,嘴巴张的话筒都快被他吞下去了。这边我们客人满脸愤怒的瞪着屏幕,大腿上坐着大波公主。

领导放下话筒,我用热烈的掌声表示第一次听他开嗓的敬意,大波公主也连忙叫好。领导得意洋洋的干了杯冰啤,丝毫不觉得刚才的调跑了十万八千里。

大波公主点了首《痒》,扭动着腰肢唱的好销魂,连我这个女人听着都有点心痒痒的,更别说那两位了,余光看到我们客人的一只手正在她齐B小短裙上游走着,我赶紧找个借口说去补妆,拎着包出去了。

领导也是有眼色的人,说出去抽个烟,就和我一起出来了。也不知道客人是咋想的,包厢里是怎么个情况,我和领导一商量干脆就到一楼酒吧坐会儿得了。

我是再也不能看见他喝酒喝的死挺+上吐下泻的丑态了,这在北京可没有财务大姐司机大哥帮忙啊!果断抢过领导点的一杯什么什么玩意儿金黄色的洋酒,我看有个牌子上写的老北京特产正宗老酸奶,就给他要了一罐。

这下可把我们领导感动了,他说带过不少下属,就我最贴心,小小年纪就如此能察言观色善解人意他很欣慰。我又不能反驳他误会我的意思了。默默的听他夸我吧。

我在想,人们都说女人是多情的、感性的,也许一个男人能感动一个女人,他就在她的心里有了份量。而现实中我发现,正好相反,我觉得尤其是对上了点年纪的男人来说,他们比任何人都多情。他们的心思更加敏感,能细密的捕捉到别人对他的好,如果他正需要这样一段情,那他就能被感动。

是不是就因为中年男人的这种敏感多情,才让他们寻找着能被感动、被放大的对象,成为众多出轨借口之一呢?我想起来之前有一次以为陈想不开要跳河,打电话让小罗去救他,把他感动的试图追回我当他情人。包括在美国上学的时候,我们有个38岁单身助教,也是非得认定我对他是真爱……

这就是咱们中国的人所说的“说者无意,听着有心”吗?

扯远了……我正神游着,领导开始和我聊家常,问我的家庭情况,有没有男友,喜欢吃些什么玩些什么,连星座血型都问了。

我心里再猜他是真聊天,还是打算培养我当小蜜呢?

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好久,酒吧里的人们好像充满了电的机器人,不知疲倦的喝着、聊着、笑着,我和领导的话题已经从家常里短上升到了国际高度。这里没有挂钟,我没有手机,虽然我的嘴皮子吧嗒吧嗒的说个不停,也能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却是心静如水,灵魂完全不在我的身体里,我想我也是一个机器人,这儿的每个人都是。

客人皱着剑眉一掌拍领导后颈上:“三哥你跟我爸说我去哪儿了?”

“说你和朋友吃饭去了啊。”

“老爷子又打电话来催催催!你就不能说我回家了吗?什么心眼儿,我还喊你过来玩!”

“……”

“走吧,接着玩儿会,我多叫点人来。”

我回到包厢看了眼正在充电的手机,我勒个小去,凌晨2点半了。

如果骗我说才10点,我还能提起精神high几个小时,可我看见0230几个数字之后眼皮就沉的睁不开了。

“玩到什么时候啊领导,我快困死了……”

“累啦?要不给你房卡去我那的宾馆睡会?”

操!我的精神防御系统瞬间开启,这尼玛危险啊,困死也不能去!我赶紧坐起来装作很兴奋的抓起话筒说:“哎呀这首歌我可喜欢了,让给我吧!”跳过了领导的眼神。

我又变成了机器人,手舞足蹈的硬撑着最后一点精神唱歌,心里直骂领导不是个好东西,这趟从北京回去,我以后再也不敢和他一起出差了,等天一亮我立马买票回家!

凌晨5点半多,我、客人、领导、还有不认识的甲男、乙男还有丙女,迈着疲倦的步伐走出来呼吸到了清晨的新鲜空气。甲男直喊好饿,客人说上车带你们吃好吃的去。我满怀憧憬的以为咱们少爷是吃牛奶面包长大的呢,结果我又错了,鄙人吃到了活这么大以来最油腻最黏糊最奇怪的早点。

一间平淡无奇的小吃铺,这会人还不多,我印象中北京人应该是吃油条包子火烧之类的全国统一早点吧,只听客人叽里呱啦点了一堆,我们6个人就排排坐等着吃果果了。

第一个上来的是两碗黑乎乎的勾了芡汁儿的东西,散发着浓郁的说不上来的气息,领导骂了句:“操,你绝对是故意的,这不整人呢吗大清早就来这个!”

我弱弱的问了句这是啥啊?甲男笑嘻嘻的推过来一个碗让远道而来的我先吃第一口,看着这颜色我都不想吃了,盛情难却,我就夹了一块放嘴里。

操,绝对是故意的!我心里直夸领导骂得好,这是什么玩意啊!我只能吃出来是荤菜,而且绝对不适合通宵之后的第一口饭!

“咱们老北京的特色,吃一口真香,吃两口还想吃,说的就是它——北京炒肝儿!”丙女竖起大拇指在桌子另一头娓娓道来。“有肉沫儿、有肝尖儿、有大肠,营养丰富,吃了就算没白来咱们老北京!”

我跟听说书似的听着丙女一口浓郁京片子介绍这碗奇葩,我默默的放下了筷子,坐等喝点稀饭啥的清淡的吧。

我们点的早饭陆续上齐了,我一看其他的都还行都见过,有油酥火烧、包子、油条、卤鸡蛋,还有一人一碗汤,我心说这还算这么回事,那炒肝应该是误点坑人的,我接过来汤喝了一口,我去,又一股子肉味。

“你喝的这是咱们老北京正宗杂碎汤!我敢打包票其他地儿你掘地找,没有!”丙女又开始单口相声了,“牛羊肉沫,心肝脾肺肾,要啥啥都都有,葱姜蒜百味俱全,强身健体保家卫国,补气补血补精子,来,喝!”

我的胃颤抖着看着他们吃火烧配炒肝儿,不时从杂碎汤里用筷子捞起来一个不明内脏夹进嘴里。

坐我对面的甲男说:“你要真吃不习惯换个别的点,别杵在着看我吃啊!”

我看屋里的小黑板上写着豆汁,我心想豆汁好啊,这买了油条,正好经典款早餐来着。

我还又错了。豆汁不等于豆浆,一口下肚我的妈呀,这什么味儿。怎么一股子发酵后的酸臭味似的,我反正没喝过,说不上来,和我家豆浆机打出来的清淡甜豆浆不属于一个概念。

甲男说:“你真难伺候,你说你能吃啥?老板给她盛碗稀饭吧。”

靠……能怪我吗?这折腾的大清早,我是又长见识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