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真实经历:我和大叔十年的爱情

知道小星在幼儿园报了暑假的英语课后,我让他给我读了一遍老师教的小故事,我勒个去,幼儿园老师毁人不倦么?那犀利的发音。。。“sh”这个音他们统一发“嘘”,foolish fish他们就可以读成“福利嘘 废嘘”。在崩溃的听完这个不知所云的故事后,我果断联系了机械设计师Jim同学。

这货烫了个奇特的空气卷。。。一脸胡渣的出现在skype窗口中,小星和臭臭吓的一个躲在我身后一个捂住了脸。

这位设计师面部表情丰富,抑扬顿挫的读了一遍故事,然后一边唱着《东风破》,一边强烈要求我给他寄去Jay周的签名海报。

打死我也想不到的场面出现了,小星、臭臭、Jim开始了东风破大合唱。随后他们俩又表演了互发冲击波版的《龙拳》。Jim过于激动打翻了杯子,对着摄像头也开始了冲击波。

我想艺术家们说的没错,音乐果然是不分国界不分年龄的,小臭臭说话都说不利索,还唔里哇啦的屁股乱扭瞎念rap呢。

关了电脑,两个孩子对我的崇拜达到了顶峰,我说啥他们就干啥,连午觉都愿意睡了。我在思考要不我找个幼儿园的工作应聘去得了,既能进一步开发我刚显现出来的育儿天赋,又能坐拥无数小正太的零食和爱,真好。

夕阳西下,两个孩子内裤都没穿,露着小JJ拉我去玩水。

小池塘已经跟下饺子似的进去一批裸体孩子了,我一看,水才到臭臭的肩膀高,天然儿童游泳场么。绯红色的晚霞映照的每个孩子都小脸通红,我坐在旁边把贿赂小盆友的果冻一发,所有孩子都争着过来给我洗脚。不认识的一个长脸正太还送了我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只水蜘蛛,我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那么长那么长的腿啊!还能在水面上行走,太尼玛吓人了啊我怕怕!

带着一脚泥和两个一腿绿藻的熊孩子回家,路上接到了ryou的电话,他这两天就回来,问我干嘛呢?我说我和两个英俊的裸男刚打了水仗。他淡定的说先给我爸电话的时候,就知道我在老家度假了。

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我吃着侄媳妇最拿手的炖鸡,陪大侄子喝了两盅小酒,小星给我捶着背,臭臭跟着电视里的美女做啦啦操。要是能退休,过这样归园田居的生活,哪还有烦心事呢?

才短短几天的时间,侄媳妇已经吃醋吃到不行了,小星和臭臭几乎视妈妈的命令为空气,对我千依百顺、言听计从,恨不得黏在我身上算了。

小星的初吻无数次的献给了我,臭臭因为调皮被我打了无数次的屁股,打完又哭喊着抱大腿求原谅。

ryou已经到家了。

我不得不面临着和两个宝贝的分别,本来想带俩孩子去我家过暑假,可小星每隔一天还得上英语课,臭臭开学就上幼儿园了,也要提前准备一下,更何况我这已经有点喧兵夺主,动摇侄媳妇地位的意思了,再不走可能会惹的她不高兴的。

小星和臭臭知道我要走以后几乎把我软禁了,尤其是臭臭这个胖墩,一屁股坐我腿上就不动了,小星紧紧的抱着我脖子,差点给我勒死。

我知道如果面对面告别,我们仨可能就哭死在这儿,永远也走不了了,就和他们玩捉迷藏故意输掉了猜拳,然后他俩躲,我找。于是我就这样眼含热泪偷偷的上了大侄子的电动三轮,从他家门口小路拐弯的时候,一只狗窜了出来,大侄子条件反射的按了下车喇叭。

孩子们听到喇叭声就明白了,小星标志性的大嗓门哭声过了几秒就传了出来,哎,我滴那个心情。拐了弯我们接着往前开,路的那头远远的追出了一个小人儿,是胖肉球臭臭,他妈妈使劲往回拽着他,直到我们消失在下一个拐弯。

大侄子对我啧啧称赞:“小姑啊你太有小孩人缘了,有空再来吧,看把两个混蛋伤心的。”

我心情压抑的上了回家的车,小混蛋们别怪我,姑奶奶家里有另一个大混蛋在等着呢。

ryou的下巴留了一小撮胡子,一开门就把我震住了,擦,出差一趟老了5岁,原来皮肤又白又嫩,现在黑的能看出点包公的影子了。

我的小王子啊~先别长大,等等我啊!

ryou一把搂过我大摇大摆的往屋里走,我一转脸——丫什么时候打的耳洞戴的耳钉啊!!!shit!!!

我妈递过来一块西瓜给我:“美女你男朋友好潮哦~”

我晃悠着ryou的肩膀问他,是不是ryou失散多年的哥哥小热,他一脸委屈的说:“我们经理更黑,再说你不是喜欢山治的吗?想给你个惊喜。。。”

山治是漫画《海贼王》里ryou最喜欢的角色,卷眉毛西装小胡子,丫早就想留胡子,可天天上班留不起来,这下可找着机会了。

一顿饭下去,我逐渐适应了这位潮男,他们经理这些日子都把他洗脑了,本来多好的一个上进青年,这会有点文艺不成反变二逼的意思。

我缩在潮男怀里讲述着这些日子的悲和喜,我发现我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痛心疾首的哭诉,而更像老奶奶谈谈的聊着回忆。

ryou一语不发的听完,只说了一句成为我现在座右铭的话:“Pain past is pleasure”

是啊,痛苦过去既是快乐。听ryou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在醍醐灌顶、豁然开朗中,感觉自己已经从当年的小萝莉成长为了御姐,正逐渐的接近女王。

晚上ryou公司给他们接风,我也跟着去了,咱们好久不见的情敌姑娘打扮的那叫一个花枝招展、楚楚动人。可是为什么,我见到她感觉好亲切。。。她瞪了我一眼,我心里还赞了一声“好可爱!”我已经变态到这份上了么。。。

经理大人果然比ryou还黑,黑里透红,可能晒伤了。

吃完饭,经理当场给ryou他们项目组的发了奖金,虽然距离我们买房子首付还差老远老远,但一点一滴积累几年不就能结婚了吗?然后30岁前生个男娃,把小星和臭臭接来一起玩,哎呀,形势一片大好。

一回到家我爸就铁青着脸问我好好的怎么丢了工作?我本来骗他说请了今年的公休假,结果傍晚单位把我辞职后的档案按地址寄家里来了。

我还没想好怎么说,吞吞吐吐的讲不出来,ryou就双手送上了奖金:“她不喜欢干这个,辞了放松一下心情也挺好的,您看,我就用这个发给她工资行吗?”

我爸又气又乐,大手一挥说我不管你俩了,爱干嘛干嘛去,不知道年轻人脑子里想的啥玩意,别饿着自己肚子就行。

我脑子里闪过某个电影中的场景,冲过去一手紧握档案袋,一手握拳举到头顶,双腿叉开马步,气运丹田,在深夜的客厅里救世主一样嘶吼一声:“FREEDOM!!!”

留下我爸一脸凌乱和ryou倒地不起的狂笑。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