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武志红:男人是个什么东西?

男人为了性而情,女人为了情而性;男人没有身体,女人没有灵魂;女人是关系的动物,男人是自由的动物;女人是情感的动物,男人是事业的动物……这些流传很广的说法,到底成立吗?如果成立,它们的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奥秘?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original

男人是个什么东西?

文/武志红

爱情是最重要的,爱情坍塌了,自己就活不下去了。

无数女人如此感慨。

更具体地说,就是,有一个男人是最重要的,他不在乎自己了,自己就活不下去了。

然而,对于女人来说,爱情是什么?

在小说《挪威的森林》中,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描述了女主人公绿子的爱情梦想。

“我追求的是一种单纯的真情,一种完美的真情。比方说,现在我跟你说我想吃草莓蛋糕,你就丢下一切,跑去为我买!然后喘着气回来对我说:‘阿绿!你看!草莓蛋糕!’放到我面前。但是我会说:‘哼!我现在不想吃啦!’然后就把蛋糕从窗子丢出去。我要的爱情是这样的。”

“但是我觉得这和爱情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嘛!”我稍稍愕然地说道。

“有啊!只是你不知道罢了。”阿绿说道。“对女人来说,这其中有很重要的意义!”

“你是说把草莓蛋糕丢出窗外这件事?”

“是啊!我希望对方会说‘知道了!阿绿,我知道啦。我应该早晓得你不会想吃草莓蛋糕,我真是笨得像驴子一样不用大脑。对不起!我再去给你买别的。你喜欢什么?巧克力泡芙?还是起士蛋糕?’”

“然后呢?”

“如果他这样对我,那我一定死心踏地爱他啰!”

绿子的草莓蛋糕的梦想,让男主人公渡边感到错愕,最初读小说时,我也觉得莫名其妙,觉得女人真是奇怪,难道这就是爱了,并且还觉得有些无聊,认为这样的小事都被赋予了那么大的意义,真是太沉重了,怎么能准确猜透女人的心思呢,再说,猜透了又如何呢?

这是女人的故事,但男人的故事又如何呢?

奥地利小说家卡夫卡被誉为“现代小说之父”,有非凡的感受能力,他与女友菲丽斯订婚,毁约,再订婚,再毁约,第三次想订婚时,死去了。

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卡夫卡认为,女人是通过男人而证明自己的存在,一旦结婚,他就有法律义务满足菲丽斯的这一需要。但是,这样一来,他就无法投入写小说了,而他又觉得自己是为写小说而生的,所以他对婚姻有恐惧。

真的为写小说而生的话,那就专心写小说吧。但他知道,自己同时又惧怕孤独,离不开女人的陪伴,他不要太深的爱情,陪伴就可以了。

所以,他选择了菲丽斯,和她订婚,因菲丽斯不够吸引他,但这不重要,只要有一个女人的陪伴就可以了。

但是,真到一起了,他发现,这仍然是一个沉重的义务,他惧怕,所以又毁约。

若卡夫卡碰到绿子,那会如何?绿子活泼可爱,心地单纯,又美貌诱人,但卡夫卡会惧怕她,惧怕她草莓蛋糕的爱情梦想。依照绿子的说法,似乎她只要一次这样的证明,证明这个男人可以无怨无悔地满足她的任性,然后就可以死心塌地地爱这个男人了。

然而,卡夫卡会知道,这种愿望会贯穿在生活中的许许多多的细节中,似乎每一个细节都要么“通过男人证明自己的存在”,要么就会觉得爱情没有了,世界坍塌了,那实在会很沉重。

我一个朋友K,他有卡夫卡那样的才情,也是无比敏感,而他的爱情也相当奇特。

他大一时和外校一个同乡的女孩相识,刚一见面时,他觉得如遭雷击,好像一下子被打蒙了,但这不是通常爱情的那种来电,而是非常痛苦的感受,那感受就好像在说,怎么可以有这样的女孩,她生活在一个无比狭小的世界里,好像小到一个玻璃球那么大,但她却全然地满足,完全没有意愿去看外面一个广阔的世界。

相反,那女孩一见到他便来电了,是很美好的那种来电。从此以后,女孩开始对他穷追不舍,非常密集地频频到他的学校找他。

K惧怕那种如遭雷击的感觉,所以总是逃避她。这样过了半年后,那女孩绝望了,她打电话向她哭诉说,我到底哪里不好,你为什么不接受我……

听到她这样说,K心软了,答应了她的爱,但答应的那一刻,却有失魂落魄的感觉。

更特殊的是他们第一次拥抱,女友紧紧地抱住他时,他觉得好像有一个碗口粗的木桩一下子戳到他的心里,那种感觉非常难受。

然而,非常有意思的是,一旦确立了恋爱关系,K对女友极其在乎,总是惧怕她抛弃自己。

为什么K会有这样的爱情?爱情不是甜蜜的吗,他的爱情似乎一开始就是痛苦。

在我的一篇文章《依赖与反依赖的双重奏》中,我写到,我们内心的创痛大致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被抛弃的创痛,一类是被吞没的创痛。小时候,假若一个孩子和父母——尤其是妈妈的关系很疏离甚至经常分离的话,就会产生被抛弃的创痛。相反,假若父母和一个孩子的关系过于亲密且父母有将孩子视为生命中的唯一的话,这个孩子就会有被吞没的创痛。

因为有被抛弃的创痛,一个人就会无比渴望爱情,并在爱情中时时刻刻都渴望亲密,这样的人在爱情中会不明白什么是个人空间。

相反,因为有被吞没的创伤,一个人在爱情中反而会特别留意自己是否有空间,他会随时为自己保留一片天地,有时是独处,有时是保守一些秘密,有时则是将注意力从爱情中转移到别处去,甚至是背叛。

对K而言,这两种创痛他都有,先是幼小的时候妈妈忙于工作,根本没时间陪他,3岁前的记忆总是孤独,他总是一个人在家中,有时有奶奶在,奶奶人很好,但很冷漠,好像根本没有心。因而,他有了严重的被抛弃的创伤。

接着,等他大一些后,妈妈对他非常依赖,他明显感觉到,对妈妈而言,似乎爸爸和其他所有亲人一点都不重要,他才是唯一,他才是妈妈的百分百,但这让K有被淹没的感觉。

因为被抛弃,所以惧怕孤独,因为被吞没,所以惧怕亲密,这双重的需要和这双重恐惧交织在一起,令K无法动弹,他既不能全然投入到关系,也不能保持一份独立而专心做事,就像卡夫卡一样,既不能结婚,又不能没有女人的陪伴。

亚历山大征服世界为了逃避妈妈?

卡夫卡有一个严厉的父亲,和一个非常依恋他的母亲,这导致了他人生的困局。不过,对这一点,他自己似乎了解并不足够,尽管他是弗洛伊德的老乡,又是弗洛伊德的同时代人,但弗洛伊德的理论看来那时还没有影响到他,否则也许他会明白,他与菲丽斯关系的困局,不过是他与妈妈关系的再一次重演而已。

我一个来访者D总结说,他发现感受力和行动力似乎是一对矛盾,当他对别人的感受特别敏感时,他的行动力就变得差了很多,但当他做到对别人的感受完全不在乎时,他做事的效力就高了很多。

卡夫卡和K,都是感受力极高的男子,他们被困在了这个迷局中,但行动力极高的人,一样也会被困住,甚至,他们的行动力都可能源自于这个迷局。

亚历山大大帝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征服者之一,他率领数万马其顿士兵,征服了从希腊到印度的广袤疆土。

他为什么要去征服,他的动力何在。在电影《亚历山大大帝》中,你可以看到,他去征服的一个巨大动力,是远离他的妈妈奥林匹亚斯王后。

与K一样,亚历山大大帝的妈妈将儿子视为唯一,她讨厌自己的丈夫马其顿老国王,甚至对儿子说,他不是你的父亲,你的父亲是太阳神阿波罗。这种讨厌,在电影中似乎原因是他瞎了一只眼,而在历史中,至少同等重要的另一个原因是丈夫好色成性,那样一来,丈夫就不再是情感上的伴侣,于是女人就容易将自己的儿子变成自己情感上的伴侣。

电影着力描绘了亚历山大与妈妈关系的暧昧之处,很多时候,他们表现得更像是一对恋人,而不是一对母子。

这种暧昧会给儿子造成很多困惑,一方面,这是他想要的,他渴望与妈妈亲近,甚至渴望妈妈在乎自己远胜于在乎父亲。但另一方面,这又会让他对父亲有内疚,甚至还会恐惧父亲会惩罚他。

不仅如此,当妈妈和儿子的关系过于紧密时,儿子就感觉自己被吞噬了,有窒息感,就要和这种窒息感对抗。

K彻底淹没在这种窒息感中,所以他有了那样的爱情,所以他的世界极其狭小,他是绝对的宅男,除了妈妈、妻子之外,他似乎什么都没有。

相反,亚历山大成功地找到了和这种窒息感对抗的办法,那就是去征服遥远的地方,越遥远越好,而他征服得越是遥远,他的母后就越抓狂。在电影中,当奥林匹亚斯王后在王宫里读到儿子写来的信时,她会在空旷的王宫里大声斥责儿子。看起来,她有种种斥责的原因,但她真正想斥责的是,你为什么远离我!但是,她不能理直气壮地这样指责儿子,毕竟,作为一个国王,有谁比亚历山大做得更好吗?!

同时,亚历山大也很心安,他做了一个国王最应该做的事情,但同时,他似乎又可以不必内疚。

若将地球视为一个卵子,亚历山大征服行为,就与一粒精子无异。

内疚,是有严重被吞没创伤的人的共同情感。K说,一次看电影,他觉得似乎自己可以孤身一人去电影描绘的那种金矿去做工人,他可以承受那些苦,可以专心地去采金矿,那种投入做事的感觉很好。但电影看完后,他又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那样一来就太内疚了,自己怎么可以背叛妈妈呢,怎么可以逃离妻子呢!

那该怎么办呢,他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灵魂出窍。更准确的说法是拥有身外身,一个灵魂和一个身体一起去金矿,而一个灵魂和一个身体留在家里陪妈妈和妻子。

完全的亲密会害怕被吞没

有过被吞没创伤的人总想逃离,理解了这一点,就可以理解男人与女人的众多不同之处。

譬如在性爱中,很多女人并不享受性爱本身,但绝大多数女人都特别享受性爱前后的那种温存,最好有充足的前戏,而性爱后再好好抱一会儿。

但是,偏偏有很多男人,既不愿意有前戏,也不愿意性爱后的拥抱。尤其是性爱后的拥抱,很多男人感觉上会非常抵触。

性爱后不拥抱,会让女人很受伤,她们会想,这个男人是不是把我当做了性工具,根本没有情感。但在男人看来,他们内心隐秘的一个声音是,如果是完全的亲密,自己就会被吞没,自己就会消失。

我一个来访者即是如此,他每次和妻子做爱后,都不愿意拥抱,要么是坐一会儿,要么是站起来走走,反正就是不愿意继续亲密地抱在一起。对此,他解释说:“我不敢和妻子太亲密,那样一来好像就得背负一个重担。”

但当我让他多谈谈重担时,他第一个想到的重担是妈妈,与K一样,他也觉得妈妈把他当成了唯一,而与亚历山大一样,他的妈妈也是不断在他面前诋毁他的爸爸。

男人为了性而情,女人为了情而性;男人没有身体,女人没有灵魂;女人是关系的动物,男人是自由的动物;女人是情感的动物,男人是事业的动物

像以上这些关于男人与女人的说法,其实原因都可以归结为一点,男人主要遭受的是被吞没的创伤,而女人主要遭受的是被抛弃的创伤。因为怕被吞没,所以男人要逃离亲密,因为怕被抛弃,所以女人要追求亲密。

逃离亲密的男人总有一个安慰他的对象,亚历山大的是征服世界,卡夫卡的是写小说,而多数男人很容易迷上一个事物,很容易有一个爱好,逃离亲密至少是一个重要原因。

最糟糕的是,男人要逃到另外一个女人那里。在我参加的瓦苏老师的“爱的关系”工作坊中,三角恋成了一个主题,在场的许多学员都陷在三角恋迷局中,其中还有好多学员是夫妻两人一起来上课,想处理好这个迷局的。结果发现,追逐梦想和自由(其实是逃离亲密),是有婚外恋的男人的一个普遍声音。

譬如一个学员说:“我最多愿拿出50%的心给太太,此外我有很多梦想,为了实现我的梦想,我甚至会撒谎骗老婆,就是为了得到自己的梦想和空间。”

他还说:“我小时候妈妈比较孤独,特别是我很小的时候,我几岁时,常常一觉醒来发现被妈妈紧紧抱着哭。”

他婚后有两次婚外情,但他说准确来说叫“婚外性”,他只是在寻找刺激而已,这样做了后,“第一是内疚,第二是委屈,因为结婚后觉得失去了自我,大概半年吧,完全和她在一起,我很痛苦,因为我看不到太阳。”

包二奶——男人美梦后是噩梦?

我发现,越是重男轻女的地区,包二奶的现象就越是严重,而之所以会如此,核心原因是依赖与反依赖的双重奏。

先是因为重男轻女,所以一个妈妈在还是一个小女孩时,就遭受了严重的被抛弃创伤。

接着,这个女人嫁到了一个重男轻女的大家庭,再一次遭受严重的被抛弃的创伤。在这个家庭中,她是地位最轻的一个,而且丈夫根本不是情感伴侣,因丈夫的心首先在父母那里,接着在孩子那里,接着在家人和朋友那里,她是最末一位。

没有伴侣会非常孤独,所以她几乎必然要把孩子当做伴侣,如果是男孩那就会更容易。这样一来,这个男孩就有了被吞没的创伤。妈妈被抛弃的创伤有多么重,他被吞没的创伤就有多重。

最后,他长大了,从法律上要属于另外一个女人了,而这几乎相当于要妈妈的命,其痛苦程度,就像一个妻子觉得最爱的丈夫要离开的程度一样。于是,妈妈要和媳妇争夺同一个男人。

在这种局面中,这个男人会非常痛苦,他觉得自己的心被分成了几瓣,甚至自己的人也最好出现几个身外身,就像K那样。

从道德上,他属于妈妈,越是重男轻女的地区,就越是鼓励孝顺,以至于儿子对妈妈的孝顺是绝对不容置疑的头号道德,绝对不可违背。

从法律上,他属于妻子。现在,就算在最重男轻女的地区,也一样受到现代文明的熏陶,明白爱情是第一位的,所以这些地区的妻子,会比以前更加理直气壮地要求爱的证明,而她们的确在法律上是有这一资格的。

但他的情感何去何从呢?当然,他对妈妈有情感,对妻子也有情感,并且就我所了解的多数个案中,其实情感还是更偏向妻子一边,但道德压力实在太沉重了,他意识和行为上更偏向妈妈一边。

那种恋爱的感觉呢?那种爱情中迷人的东西呢?尤其是轻松的两性相悦呢?这绝不可能在母子关系中寻找,似乎也很难在夫妻关系中寻找。结果,这种需要就转向了婚外情、婚外性或包二奶这样的行为上。

多个和我深聊过的男性,都谈过他们对同时拥有多个女人的渴望,但最终我发现,这种渴望,其实是为了逃避内疚。

有过严重被吞没创伤的男性,他们看起来很想逃离亲密。然而,假若真这样做了,他们又会极其内疚。像K那种程度的,甚至仅仅因为自己有逃离妈妈的想法,就会产生巨大的内疚。所以,逃离妈妈或妻子这样的想法,想一想就可以了,真要做的话,那不可能。尤其是,逃离妻子的想法多少还可以有,而逃离妈妈的想法,那甚至都不能意识到。

所以,绝对不可以离婚。但是,想追求轻松愉悦的两性关系的愿望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是两全其美,一边保持原来这个家,另一边再建一个家,这个这个家代表了道德、法律、责任、义务、忠诚和生活,而那边那个家代表了其他一些梦想。

同时拥有多个女人,似乎是男人的美梦,但假若这种事情真正发生,这又容易成为一个噩梦,因为人生就会陷入到纠缠的泥潭中。

化解吞没的关键——学会拒绝

作为女性,理解男性的被吞没创伤很重要,那样就会明白,他们的很多行为并不是刻意要伤害你,并不是不爱你,而是他们固有的。

作为男性,深入认识你自己的内心,尤其是深入认识你与妈妈的关系,是极为重要的。

一个儿子与妈妈的关系,一定是双重的,既希望亲密并享受亲密,又希望独立并享受独立。当你发现你与妈妈的关系,似乎只有亲密而缺乏独立时,那一定是因为独立的动力被压抑了。

如果一个妈妈太渴望与儿子亲密,那么这个儿子先是享受,接着是感觉到被吞没,于是想逃离,但因此这个想逃离的愿望,又会产生内疚,觉得对不住妈妈的爱。

比内疚更深一层的,是恐惧,是害怕被妈妈惩罚,害怕被妈妈抛弃。

认识这些内疚和恐惧是极为关键的,因为只有化解掉内疚和恐惧的障碍,一个男人才可以真正做到允许自己追求独立。

一个非常微妙的现象是,一些男人会允许自己的配偶犯错,甚至是出轨,那样以后,他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在有些时候拒绝妻子向男人要求证明自己存在的需要了。当然,这又会带给他们更大的痛苦与纠结。

在认识内疚和恐惧的同时,可以试着从行为入手。对于有被吞没创伤的人而言,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他们必须要学习的功课是,对有被抛弃创伤的人表达拒绝,因为每个人都是要通过自己而证明自己的存在。

在“爱的关系”工作坊中,弗苏摩迪老师教大家做了三个行为上的练习:

1、稳稳地站在地上,一只脚向前,伸出一只手,对向自己提要求的人说“不!”

2、稳稳地站在地上,向前伸出双手,对走近自己的人说“停!”

3、稳稳地站在地上,向两边撑开双手,说“我要我的空间!”

这些练习,都是为了让有被吞没创伤的人,学会直接拒绝有被抛弃创伤的人的要求。

在我的亲密关系中,我是典型的反依赖者,2007年时,我对自己的内疚与恐惧有了非常深的理解,而最近半年,我在和女友的关系中,真的学会了直接说不,这对我真是很重要的一步,但也得看到,对我而言如此重要的动力,我一直到36岁才做到了基本尊重,而且我还是学心理学的,也是用于剖析自己的。

但不管怎样,这真的开始做到了,这真的很好。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