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劲爆故事:开八我发现的轰天动地狗血销魂的奸情

有接连几天,我看到M姐的气色都不是很好,而且总是无精打采没力气,有时候还会莫名的有些发烧,好端端恶心。K哥曾要求M姐去医院检查下,M姐说没事,可能是因为最近忙没休息好吧。

一天晚上都很晚了,我都装进被窝了,K哥敲我门,说M姐下腹部胀痛,而且身上发热,要带她去医院一趟,让我锁好门。我说那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你一个人总照顾不过来啊,K哥说明天我还上班就说不用了,我说M姐都这样了,还是跟你一起去吧,实在没什么事情,我就回来啊。

然后我们就搀扶这M姐打车去了医院,我陪着M姐,K哥又是挂号又是跑大夫的,又是交钱又是等号的。

最后终于检查了,大夫说“怀孕了!”

啊??M姐怀孕了,听到这消息,总算松口气,毕竟没有生什么大病,同时M姐和K哥也非常高兴,特别是K哥挺高兴的。

回来的路上,我还调侃K哥说虽然目前没有工作,但是能带个漂亮媳妇和孙子回去给你爸妈,你爸妈肯定非常高兴。

是啊,多么和谐啊,多么幸福啊,多么温馨啊!

但是……但是……但是……

我原本和各位八友想的一样,以为在经历这么多狗血震撼的事情之后,总算有一件令人高兴的喜庆的事情了!

可是……可是……可是……

这喜庆的事情竟然是一个更令人心碎的令人吐血的狗血!!

M姐怀孕了,当然是件好事啊,我想他们终于可以和谐了,我想我从此也和谐的生活了。

可是第二天下班,我一进屋就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劲,K哥抽着烟坐在沙发上闷头闷脑的,也不开电视,M姐也在家没像往常一样出去。看到我回来,M姐指着K哥说“你让人家小L听听,你一个大男人,我怀孕了,还准备让我继续工作啊,你还不去找份工作!”

后面K哥和M姐就吵起来了,我算是看出所以然来了,大概就是M姐姐知道怀孕,现在不想出去工作了,觉得辛苦,可K哥现在没有工作,这说不过去。而K哥总是说不愿意出去工作,说想自己做点生意。M姐吼了一句“你哪有钱做生意?”

K哥正想说但又欲言又止。我知道哪有钱可以做生意,K哥也知道,其实M姐姐也应该知道。

不过后来说着说着,M姐还是很不高兴,然后拿着包就出门去了!K哥也没有说一句话,仍旧抽着烟,闷头闷脑的。人家小情侣的事情,我也不好掺和,所以就回房间了。过了一会,听见Z叔和Z姨来了,我就出来跟他们打个招呼。看到K哥不高兴,Z叔就问出什么事情了,K哥说,小M怀孕了!

Z叔明显惊了下,说那她人呢?K哥说出去了。

Z姨插话了“都怀孕的人了,还是跟以前一样大晚上出去!”

Z叔没有说话,Z姨继续嚷嚷说:小K,你真打算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啊,要生孩子,你们得先结婚啊!生孩子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K哥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才确定关系两个月不到,还没结婚,孩子先出来了,我很的很烦。”

就在他们讨论婚姻与生孩子一系列烦恼和问题的时候,M姐回来了,好像M姐进门的时候就听到几句K哥抱怨的话,一进门大声说“说什么呢,你是不是嫌麻烦啊!”

K哥没有说话,还是低着头,“你要不想负责,你就陪我去医院流掉,以后咱各不相干!”说完猛的把房门给关上了。

Z姨小声咕哝了一句“什么女人啊!”然后摇摇头。Z叔瞪了Z姨一眼。

哎……想不到M姐怀孕也能让这么多人牵肠挂肚!

接连几天我下班回家气氛都闷闷的,Z姨和Z叔也没有过来了。说实话,习惯了一次次狗血,如今回归到宁静和沉闷,我还真不习惯这样的屋子环境。

一天下班后回到家有点晚了,M姐没有回来,K哥和Z叔Z姨都在,我们四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然后M姐也回来了。大家寒暄了一会,M姐跟K哥说“K**,明天我们是不是该去医院检查了?”K哥一听楞了下,然后说“怎么又要检查啊!”

“孕妇定期胎检你不知道啊!”

“哦,那你去呗,跟我说什么,又不是检查我!”

M姐被哽住了,随后爆发一声“你TM还是不是男人啊!”

说实话,我也惊讶于K哥的狗血啊,撇开以前的那些事情都不说,就单看这件事情,就觉得这样的男人真是太不靠谱了。

M姐立即就哭了,说了句“既然你还是这样的态度,我真觉得心寒了,幸好没跟你这种人结婚!”

K哥一言不发,全程Z叔和Z姨还有我都没有说话,毕竟也不好说什么。不过Z叔后来走的时候说了声“小K,你这样做真的不太合适!”然后低沉着脸就走了。

第二天早上上班,我破天荒的看到M姐也在洗漱,我跟他们住在一起这么久,真是非常非常难得一大早看到M姐也赶着洗漱啊,我嘴贱啊,就随口问了句“K哥呢?”“那男人我不知道。”“你们昨晚没睡在一起啊?”

“没有,各自睡各自房间,清静。”

原来这次M姐真跟K哥矛盾上了。哎……

晚上下班回家,刚出电梯,还没有进门,就听到我们屋里传来的咆哮声!发生什么事情了,我那颤动的心肝哟。我迫不及待得赶紧回屋,推门一看,满地的药丸子,还有衣服什么的,凌乱不堪,Z叔衬衣被撕烂了,K哥脸也肿了,M姐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哭。我脑子一蒙: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是经历过什么样的战争啊!

看到我进门,三个人都看了我一眼,把我看地好像有几把利剑要把我杀死,可能我回来的真不是时候啊!没办法,我已经“不是时候”好几次了。

我总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回到房间吧,那样也太假太无情了吧。

我试探性的问了句“你们干什么了!”问题问出去我都觉得自己幼稚啊!没人搭理我。所以我主动问了K哥“咋了?你脸咋了?”

“被畜生打的!”

“你这孙子才是畜生,压根就不是男人!”Z叔回骂到。

“你是男人?你丢男人的脸,拉着别人的老婆去医院打胎!你恬不知耻!”K哥回击。

我差点没被霹雳晕掉,天啊,这句话该怎么理解啊,我懵了,我本来理解能力就差,本来反应就慢,K哥这句话怎么理解啊?

Z叔拉着K哥的老婆——也就是我们风情万种这几天一直忧郁生气的M姐去了医院,而且是去打胎!!!

经过我左右脑轮流加速运动,我终于分析出了这么个令人窒息的作孽的结果!

K哥,你一句话就让我明白了一半啊!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哈哈哈!戏剧啊!尼玛!为何劳资身边总没有这种劲爆的事情呢!还是劳资不够8卦啊!帝都真是个好城市啊!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