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劲爆故事:开八我发现的轰天动地狗血销魂的奸情

因为五一黄金旅游期吧,周围的一些酒店可能早就被人订满了,可怜的Z叔只有把战场转移到Z姨与K哥、M姐和K哥的事故发生点——我们温馨而充满爱的家!!!

2号的下午一点多的时候,M姐给我一个短信,问我有没有在家,我说我正打算睡个下午觉,因为1号太累了,晚上也休息得太晚了。然后她回个消息,说“那好好休息吧,我回来的时候轻点,就不吵到你休息了。”另加一个笑脸。这时我还蛮感动M姐真是一个灰常友好的室友啊!

但是我错了,M姐的这个短信是充满着不同寻常的意义的。这是战前的准备!

在这个散发着JING YE 的屋子里,楼主我已经知道生活处处有狗血,哪怕一个短信也可能是狗血的前提,更何况是已经泼了一次狗血的M姐的短信。

所以,你们以为一个八卦人,一个个蠢蠢欲动的八卦细胞会乖乖地去休息吗?肯定不会,在M姐还没进门之前,我把杯子的水倒满,以防时间太久渴得不行,也上了几趟厕所,别又弄得跟上次那样尿勃。

就在我等得真的想睡觉的时候,听见清脆的一声开锁声——M姐回来了,我兴奋地差点在房间挑起DISK来了啊!当然,我跟M姐说我是睡回笼觉的,我不会打扰他们的!

然后就是M姐开房门的声音,但是我竖起耳朵听,好像是一个人的脚步,啊??难道我精心做准备失算,难道我真误会M姐了,难道真是我太不纯洁?我深深的自责啊!

然后就是M姐关门的声音,然后留下一片寂静,M姐,要是我真睡觉的话,我从心里感谢您留给我的安静,可是,在这个人人在外劳动节的阳光洒满大地的和谐的今天,我需要的不是这个结果啊,我需要一些精彩的东西来丰富的我节日!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了,就在我一面自责到自己不行,一面为今天自己把自己关在房间的愚蠢行为而懊恼的时候,我又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开门声!

人最基本直觉告诉我们——又有一个人进来,大白天出贼了?

房子除了我们三个房客有钥匙意外,就是房东有备用钥匙,Z姨和K哥都去上海了,刚进来的是M姐吧,那现在进来的是??Z叔?

我实在是好奇啊,实在是按耐不住啊!

走路的声音还蛮大的,而且是高跟鞋的咯咯声,这高跟鞋的咯咯声好像还很混乱,难道不是一个步子?难道是不只一个人进来?

就在声音停在我房门前,也是M姐的房门前,(因为我们是对门的。)

一个女声音:“你们家洗手间在哪?”

“嘘……声音小点,我室友在睡觉呢”,是M姐的声音。

“在那,上完洗手间就赶快进来啊,动作小点。”

M姐,我太感动你照顾我再睡觉了,你真是一个体谅人的好室友啊,但是我现在是满脑子的混乱远远超过感动。

第一次开门进来的人是谁??TA除了开门声,几乎没发出什么声音。

第二次进来的是M姐和一个女的。

而且最后都是进去了M姐房间。

我真恨不得能变成苍蝇去看一下啊!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就在我为此绞尽脑子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男人的雄性的带有荷尔蒙的咳嗽——Z叔!天啊,蹑手蹑脚进门的第一个进来的是Z叔!

难道他们要?????

还没等我从这莫名的两次开门声里反应过来,M姐房间开始有动作了。

幻灭啊,冤孽啊,M姐,虽然你知道我睡觉了,你能不能把门给关严实啊。不过要是真关严实了,或许这次高难度的杂技动作我此生就会错过了。

或许我都很惊讶于他们这三人的大胆,K哥是不在家,但不还有一个我么?你们就不怕我中途出来,把你们三吓个半死??而且是大下午的,又不是晚上。

那边的门没关严实,这边的我是门缝看戏,真要感谢我跟M姐房门相对的地利啊。

不一会三具白花花的肉体就呈现出来了,虽然通过缝隙只能看到一个大白臀部,但我猜想此时的他们应该是房顶当被,地板当床了。只看到一个满腿长毛的腿压着一根也不细的腿,上下颠簸,哦,那是M姐,为啥我这么确定呢,上次的一个晚上我就已经深深地印在脑海里了啊。那另一个女人呢,哦,只见M叔那个有点秃顶的大头一前一后的来回伸着,原来被M叔的嘴叼着呢。真是上下同时运动啊!

不一会,就看见长毛的粗腿直立站起来了,腰间还盘着两根细腿,这不是M姐,是M姐的朋友。正在我纳闷M姐去哪的时候,看到大毛粗腿的肩膀上垂下两根大腿,哦,原来M姐在那上面呆着呢,这可是怎样的难度啊,大毛粗腿的腰间有四只手,大毛粗腿的头配合着抖灰的动作做着一伸一缩的动作。就这么过来一会,那三人消失不见了。

咦……咋一会就不见了,正当我看着跟各位一样投入的时候,看见一人趴在床上了,对了,M姐的床跟房门是一个方向的。所以一进门就能看到M姐的床,所以有时候我能看到M姐叠被子啊,在床上叠衣服啊。此前我也说过的啊。

那个趴着的人我也分不清是M姐还是另一个女的,因为那人头冲屋里,脚对着屋外,也就是我的门,具体来说,此时是我的门缝,而且腰正好压着床沿,也就是上边那一部分在床上,两只腿耷拉在地板上,记住是趴着的啊。

那白花花的大PI GU 啊,一会,看见一个大肚子往上压了,天啊,那该是怀胎几月的肚腩啊,不过是方向正好跟穿上趴着的人相反,是头朝外,正当我当心,头朝外的Z叔一抬头就能看到我这的时候,只见Z叔往外爬了爬,两只手可以撑地,脚朝里,也是趴着的,在床沿那个位置正好是交汇点可以做着上下弹压动作。这么形容吧,就是以床沿,也真好是两人腰间那个部位为焦点,地上的一双手+一双脚与床上的头和脚做着翘翘板的动作。

那另一个去哪呢?只见不一会地板上华丽丽的躺着一个人,下面垫个枕头,是仰天平躺的,就在Z叔的头下方位置,利用枕头,做着滚动动作,M叔的那个秃头就鸡啄一样上下,正好配和床沿焦点的上下起伏。

天啊,我是通过门缝看到的,那全局该是怎样的画面,反正我想象不到,我曾经试着在图纸上划过,但始终好像对不上我眼睛所看到的。

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这不是嘿咻,这是三人杂技!

我这样叙述不知道各位能不能看懂,反正当初我自己也是看得云里雾里的啊,太露骨的咱不能说,各位实在有兴趣钻研的话可以私下画图出来,成功后请私下传给我啊,我也感谢各位帮我揭秘啊!

不过为了保住大楼,各位别在楼里贴露骨的啊!

你们看我叙述的也很少武侠剧吧!

这种动作没有持续一会,就听见一声沉闷的叫声,O ,是Z叔啊!

记住,这是从他们进房间发出的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声音!!

我真的感谢M姐体谅我在熟睡啊!

你们在表演这么高难度的动作还能保持安静,就光这职业精神,就应该值得表扬啊!

你说这时候,我要是再不把门缝给掩上,更待何时啊。待我强迫自己坐到椅子的上的时候,我为刚才的高难度动作百思不得其解,也为这个令人心跳的偷窥而紧张不已。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的时候,门前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清脆的开门声,然后一切嘎然而止!

天啊,这是怎样一种动作,对,他们是小偷,专偷人的小偷,如此迅速不留一丝痕迹啊!

傍晚的时候,我终于憋不住从房间出来,看到M姐再洗头,M姐看到我跟往常一样很亲切的问了句“睡醒了”,我恩了声。我发现M姐姐脸有点红肿,就随口说,M姐你脸怎么了,M姐说,哦,刚挤公交给挤的,五一假期外面人太多了,都挤得我不行了。

天啊,这“公交”的人该多能“挤”啊!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哈哈哈!戏剧啊!尼玛!为何劳资身边总没有这种劲爆的事情呢!还是劳资不够8卦啊!帝都真是个好城市啊!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