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劲爆故事:开八我发现的轰天动地狗血销魂的奸情

五一三天就在这一直让我困惑和心跳不已中度过了,我是非常期盼上班啊。可能你们以为日子就将平静的如流水一样的过了,但是别忘了,Z姨和K哥还没有回来。

五月四号我下班回家,开门没看到人在家,晚上,Z叔也没有来,说实话,我还真有点不习惯这样晚上冷清。K哥也没有回来啊。待我要睡觉的时候,M姐回来了,我就随口问了句“K哥今天还不回来啊?”

M姐说“我今天给K**短信了,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说还要两三天的样子,说回程票难买。”说完,去房间倒腾了一下,又匆匆出门了,跟我说“小L,你把门锁了吧,我现在要去机场接个客户,可能晚上就去朋友家睡了。”然后一溜烟的走了。

就这样,连续两天晚上都是我一个人在家,K哥没回来,M姐姐自从那天晚上说去接客户,也没有回来。Z叔和Z姨也没有过来。

第三天也就是五月五号的时候,我一同事过生日,所以回到家都十点多了,惊讶地发现,K哥回来了,M姐也在家,Z叔和Z姨都在,还跟K哥他们聊着天。

我说“哟,都回来了。”

K哥说“是啊,咋了,好几天没见我们,是不是想我们了啊,一个人不敢睡觉啊”

我说“呸呸呸,才不想你呢,你不在,我睡得更香。”

然后我就回房间了。

说实话,看到眼前的这四人,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真不知道他们要是开诚布公一次,那该是怎样壮烈的场面啊!

不过看到他们同时出现,脑海里总会时不时地蹦出一些画面来。有时候莫名有一种恶心感。

但是我以为在以后的生活里,或许就是如此平静的了,只要都相安无事,只要不要再让我看到恶心的东西,我还是能继续住下去的,毕竟现在合适的房子也不好找,撇开这些事情,我在这里住的还是挺习惯的。

但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错误的以为这就是生活的极致了,其实,我没有想到,隐藏在这四个人的背后,正悄悄有一股不祥的东西开始上腾,那就是硝烟,战争,血腥,争斗。

如此狗血的四人,几乎是每天都要遇见,更是有M姐和K哥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Z叔和Z姨朝夕相处的夫妻,这样的四人错综复杂。

我是每天看到他们都提心吊胆的,不知道是因为我知道的太多而感到恐惧,还是因为担心这四人一不小心窗户纸捅破爆发战争。

我多么期盼此四人是宇宙实力演技派啊,但是即使金马金鸡金象华表的影后影帝们都还有不小心出戏地情况,他们出戏可以NG,可我们可怜的K哥呢,那就不允许NG,他必须撑到底啊,可K哥终究只是个普通的曾经的老处男,他不是影帝,他终于露馅了。

下班后,我向往常一样屁颠屁颠的回家,把包放在楼上,不愿做饭,就去小区物业食堂吃饭,走着走着,我好像听到大楼小区草坪健身器材那边有男女吵架的声音。本来我就是8挂的人,本来我就是一个下班闲得蛋疼的人,有吵架必然有八卦,于是我放慢了脚步。有意识的往那个方向绕着去食堂,就在我准备大步拐角看清吵架主角的时候,华丽丽的一个女人拽着一个小伙的胳膊,说“你说,她怎么那么关心你。凭什么啊。”

待我定睛一看,这熟悉的身材,这熟悉的声音,还似乎有着熟悉的刺鼻香水味道——哦,是Z姨和K哥。

“你看,是你在最困难的时候,我帮助了你,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感恩,白眼狼啊。”

“不是这样的,都说了,我跟她就是比较好的朋友关系,普通朋友啊。”

“普通朋友?普通朋友能问你有没有想她?普通朋友你能在上海的时候不时的发着短信,传情啊。”

“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告诉你,老娘在上海的时候就偷看过你手机,你别跟我装孙子。你以前跟她怎么样,我没关系,你答应跟了我,你就必须对我负责。”

“你要我怎么负责?”

“哼,你倒想负责!下个月就让她搬出去。我房子不需要租给一个能炸死我的人。”

听到这,我心咯噔了一下,搬出去?除了K哥就是我和M姐啊,我可没有在K哥五一去上海的时候给他发过短信,那就是——M姐。

难道被发现了??

吵架还在继续,好像是K哥说Z姨没有必要把事情弄成这样,以后他注意点就行了。

“注意点?鬼知道老娘晚上走后,你们会干些什么,看你们平时那打情骂俏的样,我就恶心想吐,以为她多漂亮啊,就是打扮的妖里妖气,老娘要是年前个20岁,就她?还好意思得瑟。”

“哪会怎样,胡想,小L每天晚上不都在家么,我们哪会啊?”

天啊,K哥,这时候你知道房子有个我啊,我是该感到欣慰呢还是难过呢?

“我不管,下个月就让她搬走,我把2个月的房租退回给她,我看不惯她。晚上我就会跟她说这事,让她提前准备找房子。”

“搞成那样,对大家都不好,你就等她房合同到期,不续租给他不就成了。再说,那样,小L一问,你怎么说。”

“那好说,不需要你操心。”

“那你自己晚上去说吧,我不管。反正我觉得不好,你也不好开口,难道让M**知道我们的关系,然后赶她走?”

“我自有理由,你放心。”

然后就是一大堆叮嘱K哥不能在外乱来,说以后可以给一部分资金给他也做租房生意,说比去外面找个工作赚得多了,而且还轻松。

然后吵声逐渐转为雁声细语。

这时不争气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我知道我下来不少听8卦的,我是来吃饭的,不能再一直听下去了,一直站在拐角不走,来来往往的人也显得我怪异啊。于是我就去食堂了。

可是,你说这顿饭我能吃踏实么?我知道我得赶紧回去,因为晚上家里可能会有一出大大的好戏,那是不能错过的,那是说服,是理论,是争吵,还是一种变相的捅破这一切呢?

于是,匆匆吃完,我回楼上,看到K哥在客厅看电视,打个招呼就回房了,丝毫觉察不出战前的气氛,Z叔跟K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Z姨也不时地讨论起电视剧来。

大概九点多的时候,Z姨说了句“小M怎么还没回来。”

K哥若无其事的说“她一般回来的都挺晚的。”

这简单的对话听得我都心惊肉跳啊!

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吗?M姐你快回来啊,就算不时Z姨等不及了,我也等不及啊,我也熬不住啊。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哈哈哈!戏剧啊!尼玛!为何劳资身边总没有这种劲爆的事情呢!还是劳资不够8卦啊!帝都真是个好城市啊!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