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用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

爱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认真地去爱一个人,也许会有深刻的遗憾,但绝对绝对,不是错误。爱的时候全力以赴地去爱,该离开的时候,也诚恳地面对自己的心,自己的感情。 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

用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

文/桃子夏(张蓓)

【一场如棉花糖般蓬松柔软的大雪】

那一年的冬天落了一场如棉花糖蓬松柔软的大雪,把整个小城笼在一片浓得化不开的深白色里。我们一群高二文科班的同学为了庆祝月考结束,去KTV唱歌,所有人的零花钱加起来刚刚够付一个下午的包厢费和零食钱。

连唱了两个小时,我带着疲惫起身去上洗手间,拉开包厢门急急忙忙地往外走,一头撞进恰好站在门外的人怀里。脸上滕起一朵火烧云,我往后退了两步。眼前是个看上去与我同年的男生,至少有一米八五高,我忍住来自一米五几身高的屈辱感抬头望去,恰好迎上了他低头看我的目光。

后面包厢里的同学们开始起哄了,说,“哟,就怎么偏偏撞进了你的怀里。”这帮家伙还是用唱的。班长老王站起来招呼他,“孟犹君?进来一块吧,这些都是我们班的同学。”

原来他叫孟犹君,念理科的。

后来就常常遇见了,每每在走廊上相遇,两人还差着两三米的距离,男生就开始起哄,说,快看快看,孟犹君,是你抱过的那个女生唉。

孟犹君在一帮打打闹闹的男生里面红耳赤地叫他们闭嘴,可他们反而更来劲了。无论是走廊上,放学路上,还是在课间操后的人潮汹涌的楼梯间——只要目光所及的范围里有一个他,又有一个我,耳边一定会响起他那帮损友们的起哄。

我窘得一塌糊涂落荒而逃。下课去洗手间也绕到楼下或楼上,就是不敢光明正大地走这一层的走廊。同桌阿秒见我躲躲闪闪,摇头晃脑地说:“顾嘉音,你躲什么躲?只有真正在意才会故意躲,是不是?”

没多久又狭路相逢。

那天我去交作业,抱着一沓作业本老老实实地跟在语文老师身后,走过那条令人忐忑不安的走廊。从他们班前过时,我紧张得闷头走路,偏偏语文老师遇见了他们班主任,两个女人在教室门外聊起天来。我只得在她们身后等着,眼睁睁地看着孟犹君和一帮男生从教室里往外走,去做广播体操。有老师在,他们不敢像从前那样闹闹攘攘,坏笑却是免不了的。窘得我连忙把头低得更低了。

他与我擦肩而过,校服蹭到了我抱着作业的手背。那一小块的皮肤立时涨满了酸涩的甜蜜。

“孟犹君?”他们班老师叫住了他,“你的转学申请下来了,明天你带照片和学生证去教务处办手续吧。”

他迟疑了一秒才说:“好。”

那一秒里我竟有微弱的错觉,他这一秒的迟疑是因为我的存在。尽管我低头抱着作业躲在老师身后,一句话也不曾说。尽管我们谁也没有流露出对对方的半点关注,直觉里,却始终有一根细细的红线牵引着各自的心,这份温暖悸动的惦念直到老师说“你还不走?赶不上课间操了”才陡然被掐断。

孟犹君要转学了。

这消息令我失魂落魄了好几天,连阿秒的生日都忘记了。阿秒猜出了八九分,她说:“嘉音你可得想好,这高考眼看着就要来了。孟犹君就算转学,你妈随便查一查就能知道他的去向,一秒钟断了你的念想!”

我妈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管我管得尤其严格。孟犹君大概也听说过。我越加低落了,一连几天魂不守舍,直到孟犹君从理科班转走的第三天早自习,老师把一个高大清秀的男生带到我们班的讲台上。

“这是从理4班转来的孟犹君同学,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们文2班的一员了,大家鼓掌欢迎!”在漫天的掌声里只有我紧张得几乎忘记了鼓掌。

没人知道此刻我心里是多么庆幸和欣喜,没人发觉此刻我是多么庆幸可以光明正大地打量台上的他。

他站在讲台边,高大颀长的身子恰恰站在晨光留驻的那一片灿烂里,整个人犹如镀上了一层梦幻的浅金色,暖意融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