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开放性结局,反而有点令人担忧,不知道他们的未来是好是坏。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20140417030615957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文/十三

分手一星期接到EX电话,难免心头窃喜而言辞恨恨。那么,分手一年呢?

空窗一年后,她在一个平常的加班夜接到EX的电话。我们可以一同想象当时的情境:深夜的写字楼,不见了细高跟、OL套装、衬衫、西装和此起彼伏的键盘响,一望无际的水泥屋顶挂着几盏残灯。时间静止,你惟与自己以及手里未竟的工作相处相融。

对重度加班党来说,这个环境极其亲切,比之家长里短爱恨情仇,日复一日的加班生涯给予一个单身女性的最大安慰,恐怕正是深夜办公室中的这份寂静阔大深不可测的孤单和充实了。

恰在此时,电话响了。不仅吓人一跳,而且不合时宜——更讨厌的是,居然是分手一年多音讯断绝的EX打来的。

画风突变,黑洞洞的办公室立马鬼气森森。她满腹狐疑地接起来:“干嘛?”

听起来他也有点不好意思:“没打扰你吧?”

“在加班。”

“哦……”

“有事?”

“我手机丢了,刚补了卡。”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她想。

“号码都没了,我只记得你的号码。”

沉默。如果是初相见,没有过去种种相爱相伤,这对话真是sweet。可惜。

“下次记得备份通讯录,还有事吗?”

一声沉沉的叹气。“没了。你别加班太晚,注意安全。”

“嗯先挂了忙。”连个标点符号都没给。

据说当你很爱一个人,想到他ta,见到ta,与他ta在一起,那种飘飘然的幸福感,恰似被爱情陶冶,灵与肉飞升,飞升,飞升,直到飞龙在天。而如果不爱了呢?大概像退潮,时光快进,眼见着大海这头巨兽眼中的蓝色黯淡阴沉,眼睑垂下,最后一丝缝隙也没了,如同紧紧关闭了一扇大门,仿佛亢龙有悔。你的身心一味只是随之向下沉,向下沉,最后“啪嗒”一声在地上摔得粉碎。

一年前,当她发现了他的欺骗,便如此这般地过了一遍身心碎为齑粉的瘾。

“啪嗒”挂断,手机甩在手旁的一叠文件上,“您可真逗。”她嘀咕一句。一年了,从眼泪心碎失眠颓废上踩过来,已经可以出口调侃,虽然心似乎还是扑啦啦猛跳了几下。

接着加班。赶紧把这个case赶完,下个月就可以休年假出国玩儿。单身女性必须时不时狠狠犒劳自己,不然埋头苦干的日子何以为继。

出国前夜,闺蜜们为她践行,顺便拉出一长串代购list。聚会完毕回家的出租车上,司机把广播声音开得山大,她喝了点酒,靠在后座上昏昏欲睡,手机似乎响了,拿起来看,又是EX。

“干嘛?”

他哇啦哇啦说了几句话。不知是两人谁信号不好,加上广播声音太大,她一个字也听不清,只好打断他:“你说什么呢,听不清。”

他明显加大了音量,可惜还是不成。她失去耐心:“我听不清楚,回头再说吧。”

正要收线,电话里突然传来一句无比清晰的、几乎气急败坏的问候:“喂喂!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好吗?你过得好吗?喂!你能听见吗?”

她一愣。“喝了吧你。”挂断电话。

墨菲定律说,只要事情有变坏的可能,它就真的会变坏。把这个听起来负能量爆棚的定律放在感情里,我们可以说,只要我们的爱人品行上有某种瑕疵(哪有品行没有瑕疵的人呢),那么这道缝总有一天会被心明眼亮的苍蝇一口叮上,令你和ta的关系阴沟里翻船。

比如这位EX,在相识之初就总有意无意说一些无伤大雅的小谎,有的可以积极地理解为善意的谎言,有的很容易被识破且看起来全无必要,这让她一度怀疑他有一种以说谎为乐的人格倾向。再后来,他终于在原则问题上撒了个漏洞百出的谎,狠狠击碎了她一直以来的侥幸心理。一年前,在一次痛定思痛的正面交锋后,理性战胜非理性,她与他分了手。

又或者,墨菲定律的又一种更浅白的应用是:即使你非常不想接到一个人的电话,但只要ta有一丁点儿联系你的动机,哪怕达到目标的可能性是极其微茫的,他还是会坚持不懈地拨打你的电话。

异国的半夜不知几点,电话铃声把她吵醒,又是他。她这次真是没好气了:“有病吧你,知道现在几点吗?”

他懵了,“下午三点?”

靠,杀千刀的时差——她心里暗骂一声。“我现在国外呢,这边是半夜,我这是国际长途有事说事没事我挂电话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出国了……跟男朋友?”

“自己。有事吗?”强压着火。

“我想问问你我妈妈的电话号码,我手机丢了,只记得你的号,我想你应该有她的号码……”

“成,你挂电话吧,我微信给你发过去。”

“先前你把我微信删了……”

“成,我查找你手机号加你微信然后给你发过去。”

挂掉电话打开微信,添加朋友,查找手机号,180……180……她记不得他的手机号了,几个数字在脑袋里来回绕,但顺序是混乱的。

回国后,闺蜜们为她接风,顺便把大包小裹代购回来的东西瓜分了。她说起EX的几个电话,吐槽他不知要干嘛,闺蜜们笑她:“你傻呀,这明显是要复合啊!”

“是吗?”这个答案有点儿像秃子头上的虱子,可由别人说出来还是能把自己吓一跳。

都问她:“要是他直接提出来,你怎么办?”

一年,足够忘记一个人,一段感情吗?如果在一起的好是可以忘记的,那么那些本以为不可原谅、不可跨越的,是不是也可以在这忘却中轻易地得到宽容?宽容并不是一个居高临下的字眼,是平等的接纳甚至悦纳——她能做到吗?重新接纳一个人比开始一段新感情需要更多的勇气,被辜负过的信任、蹩脚的谎言、势不两立的理性与非理性……她糊涂了。

任谁都会糊涂吧。

好在他有日子没再打电话来了。也许他不过是电话簿里没人,闲极无聊才拨给她吧。她心里有点失落,她不许自己失落。

日子一天天过下去,又一个独自一人的加班夜,电话响。是他吗?她心扑通扑通狂跳,拿起手机:靠,是卖保险的。到了这个地步,她真要搞出一个分身来指着自己大笑三声了。安定心神,继续加班。

手机又响,是微信,这回真的是他:我X行卡的密码忘了,咱们俩一起设的,是多少来着?

她把密码告诉他。她都忘了,两人原来曾经如此亲近,她手里还有他房门的钥匙——分手时她还给他,他没要。

走出写字楼,远远看见白天挤得没半个车位的停车场还剩下孤单单一辆车。

居然还有人比我晚?她想。

车的大灯闪了一下,门开了,有人从驾驶座上下来。是他。

分手一星期,EX到公司楼下来接你,难免让人小鹿乱撞而面若冰霜。那么,分手一年呢?(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