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亿万星辰共璀璨

4.拜托了,小矮子

于是这年秋天,我和江海一起升入高中部。开学的那天我叼着包子不疾不徐地走在路上,忽然前方学校门口一片哗然,我挤进去,看到一辆闪亮的劳斯莱斯,司机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小少爷的身影露出来。

我一口将包子吞下去,准备混在人群中不动声色地消失。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姜河!”顾准顾少爷咬牙切齿地一声大叫。

当顾准得知虽然我们再次成为了校友,但是他上初一我上高一的时候,他差点用眼神凌迟了我。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在高中部的教室里伸了一个懒腰,侧头看了看身边的江海,他的刘海落入眼睛,像是跌碎的月亮。

这年秋天,我和江海去北京参加物理奥林匹克决赛。我第一次坐飞机,有点晕机,吵醒了一旁的江海。他沉思着看了我一眼,然后开口问:“姜河,你知道通古斯大爆炸吗?”

我不明就里,还是点点头。

然后他一边想一边缓缓开口:“我看过一则报道,有人猜想这是因为特拉斯的无线电能传输实验。”

我哈哈大笑:“怎么可能,他的粒子武器根本没有实现,而且沃登克里佛塔的电能根本没有办法传达到通古斯。”

他点点头:“但是很有趣。还有,有一次爱因斯坦在排练弦乐四重奏的时候被大提琴手训斥,说艾尔伯特,你什么都好,就是不会数数。”

江海的语速很慢,语气也很平静,偶尔会顿一顿,大概是想要回忆一点细节,我却被他这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逗乐了。

“谢谢你。”我被他感动。

江海点点头,又看了看我,确认我已经被分散了注意力没有再晕机后,又戴上眼罩继续睡过去了。

江海和我发挥得都算不错,捧了个一等奖和二等奖大摇大摆地回学校,一时间名声大作,媒体排着队要采访我们。江海对此完全没有兴趣,依然是看书做计算。我有一次上课开小差时看到有相机在玻璃外偷拍,我灵机一动,拍了拍江海的肩膀,他回过头来,我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咧嘴比了一个“V”的手势。我们身后的梧桐树枝上还停了一只麻雀,叽叽喳喳的在歌唱。

那张照片后来登上了当地报纸头条,天才少年少女,十年来最大的神话。学校将它放在公告栏的橱窗里,我没事就喜欢去那里晃悠晃悠。没想到一晃悠就碰上顾准。好几个月不见,他突然蹿高许多,我心情不错,本来想给他打个招呼,哪知道他一看到我立刻转身就走。青春期男孩子的心事实在是太难猜了!

不过名声大噪之后烦恼也随之而来了。虽然高中部的女孩子们对江海没有兴趣,但是初中部的女生全部把他当作了男神,还成立了一支后援队。这使得我每天对着江海一抽屉的情书和巧克力恨得牙痒痒,他本人也为此很是发愁,又不知道该往哪里退。

我觉得这正是我大显身手的时候,于是我在一个寂静的清晨在教室门口堵住那群偷偷来送情书的小女孩。十四岁的我用一种学姐的眼神将她们从上到下地打量一阵,然后我问她们:“你们能记得圆周率后几位小数?”

她们面面相觑。

“你们知道常规的实验室里怎么测量普朗克常量吗?”

她们一头雾水。

我嘲讽地看着她们,清晨的阳光落在我的脸上,我一字一顿慢慢地说:“我不知道你们喜欢江海哪一点,但是如果爱慕一个人,想要陪在他的身边,那就应该让自己变得更好,堂堂正正地成为唯一能够与他比肩的人。”

然后我转过头去,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顾准。他有点反常地吹吹口哨,我发现他笑起来没有以前那么蠢了。他越过那群女生,将一瓶温热的牛奶递到我的手上,敲了敲我的脑袋,一点也不诚恳地说:“拜托你啦,小矮子。”

5.此生何幸遇见你

我和江海继续一路创造神话,等高三的时候我们拿下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一等奖时,我们上过的报纸头条已经塞满了学校橱窗。而这个时候,江海已经成为一名优雅清俊的美少年,只是我们依然不太合群。上体育课的时候女孩子们总是结伴打羽毛球,我就只能逃课。而江海解决这一困扰的办法显然比我高明得多,他一个人在体育馆里打壁球。

作为他的忠实跟班,我当仁不让地扛着球拍想与他大战三百回合。但是事实证明,我的小脑构造大概和顾准的大脑构造一样,是完全不能够用的。

可是姜河的人生从来不知道放弃。于是从此以后,他打壁球,我就坐在地板上画速写,线条流畅的小腿、挂着汗水的下巴,我一边画一边感叹,江海真是上天造人的极致。

在我和江海已经无奖可拿的时候,学校的保送名单也出来了。清华的招生办特意打电话来问我专业意向,我一边啃苹果一边说:“江海念什么我就念什么。”

对方疑惑地问我江海是谁,我一口咬到了苹果核,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含混不清地回答:“就是和我一起保送的江海,和我一样大,他竞赛奖项比我还多。”

对方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名单上没有这个人。

这真是棒极了。我张大了嘴巴,咕噜一声将苹果核吞了下去。

第二天我顶着一双熊猫眼兴冲冲地向江海问个明白。他平淡地点点头:“嗯,我打算去美国读大学。”

我傻傻地看着他,眼睛一眨也不眨。然后我站起身冲到老师办公室里,告诉老师我放弃保送的名额。班主任被我和江海气得不轻,拍着桌子说你们一个两个的这是要干什么?

我歪着头,想了想问:“老师,你知道怎样才能去美国吗?”

十五岁这年是我人生最刻苦的一年。我玩命一样地学SAT和TOFEL,每天背五百个单词,耳机里随时循环播放“sixtysecondsscience”,满本子都是英文速记。有一次我在路上边走路边记单词,碰到了顾准,他被吓得连退三尺:“姜河,你……你怎么了?”

我白了他一眼:“学习!”

顾准试探地伸出手摸摸我的额头:“你没事吧?”

我懒得理他。正当我绕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又跑上来了:“姜河你看的什么书?”

我沉默地将红宝书封面在他面前晃了晃,看到一大堆英文的顾准似乎被亮瞎了眼,哀号一声后捂着眼睛跑开了。

在我英语考试成绩出来以后,我对照着江海申请了同样的学校同样的专业。当我晚他一天拿到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系全额奖学金的时候,我把邮件打印下来在他面前晃了好久,等了一会儿,他竟然抬起头笑了笑:“我知道了。”

为了中学的升学率,我和江海同样参加了高考。六月天蔚蓝,我交完试卷后在楼下遇到江海,身旁的紫荆花开成一片海,他穿着白色的短袖,在阳光下身上像是有光。

“江海!”我大声叫他。

他停下来等我,然后我们并肩向夕阳走去。这是我们相识的第五年,可是我觉得像已经过了一辈子。

去美国的前一天晚上,我穿着万年不变的卡通睡衣在家里啃西瓜,忽然听到有人敲门。我打开门来,已经高出我半个身子的顾准站在门口,两眼通红地看着我。

他这个样子,很像小学时和隔壁班的男孩子们抱在一团打架后的表情,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姜、河!”他咬牙切齿。

我发现很多时候,顾准面对我都只有咬牙切齿这一个表情。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生气,将手中的西瓜递给他:“吃不吃?”

他没有理我,他看着我的眼睛:“姜河,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你离开从来不说一句再见,你要去的地方,我永远都无法追上。”

我愣愣地看着他。

走廊的灯光昏暗,他难过的表情我却一生都无法忘记,他说:“姜河,为什么你从来不肯等一等我?”

夏天的蝉鸣叫了一整晚,孤独的月亮还不肯睡去。

第二天我和江海一起坐上飞往旧金山的航班,云层之中整个世界仿佛只是白茫茫一片,身边的少年已经安然入睡。上了大学以后,我终于不能马马虎虎地学习了,这里是全世界学子梦想的殿堂,盛产天才和怪胎。江海选修了数学双学士。我们住同一个小区,除了上课,我平时很少能见到他。周末的时候我会让他陪我去中国超市,在旁边吃一顿不太正宗的中餐,厨师喜欢放很多一点也不辣的辣椒。

大二时的冬天我和江海一起参加数学建模大赛。三个人的队伍只有我们两个人,任务比别的组更重,我将笔记本和书搬到江海的屋子里。比赛开始的头一天,我们在超市买了一大堆比萨和冰激凌,塞满了一整个冰箱。

那年的比赛题目是建模计算一棵大街上随机的树木的树叶重量,我负责收据数据,江海负责编程。我们在他空荡荡的客厅里烤着火炉做计算,我赤着脚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累了就直接躺下去睡觉。等几个小时我醒过来,看见身上搭了一床被子,我回过头向江海的方向看过去,他全神贯注地看着屏幕,在键盘上打字的手指灵动得如同精灵。

整整三天,我和江海没有离开房间一步,饿了就用微波炉热比萨来吃,累了就一起躺在地上用音响放古典乐。

我和江海完成设计已经是第三天的晚上,电脑跑出结果的那一刻,我大声地尖叫,侧过头去看江海,他正好也向我望过来。他的眼睛如此明亮,他的笑容让我沉醉。提交了程序后,江海开车载我出去兜风,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开过金门大桥。太平洋的海水平静,可是我和他都知道,大洋的深处,必定有波涛汹涌。天空繁星无数,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爱上旧金山。

竞赛结果出来的那天我正在实验室里做电路实验,我收到江海转发给我的邮件,Oustanding,全世界只有三组队伍获得这个荣誉。组委会邀请我们飞往波士顿参加学术会议,对我们的成果和论文做发言。我对这种大场合很胆怯,江海拗不过我,只得亲自上阵。

春天的波士顿还有些冷,我第一次看到江海穿正装,十七岁的我们混迹在一堆秃顶的教授中间,我忍俊不禁。会议礼堂前方灯光璀璨,他声音平静地开始叙述我和他当时的思路和模型构造。灯光下少年的面容英俊年轻,淡淡的阴影扫下显得他更为遥远,他有时会适当地停顿一下,偶尔也会将目光向我的方向看过来。

“最后,”我听到他的声音在慢慢地说,“我要感谢我的队友姜河。谢谢她这些年来的陪伴,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全场掌声响起,那一刻,我竟然哭了。

会议结束后,我和江海一起去参观麻省理工和哈佛。我笑着问他当年为什么不来这里读书,他想了想,不好意思地说:“这里太冷了。”

我将手插在风衣兜里,笑着看向他:“其实,要说谢谢的那个人是我。”

我曾很多次想过,如果我没有遇到江海,那么我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或许依然只会靠着小聪明应付老师和考试,浑浑噩噩地度过我的整个青春。

他说谢谢她这些年来陪伴我的岁月。

其实我才是。

他为我打开了一扇门,门的那头五彩缤纷的世界是如此让人着迷。谢谢他将我带入数学和科学的世界,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我将一生追寻他的步伐,就像河流追寻着大海。

“此生何幸,能够遇见你。”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