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等不到盖世英雄的回眸

我穷尽一生,也无法得到他的喜欢,换来一句再见,却不如不见。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hm1-1

等不到盖世英雄的回眸

文/绿亦歌

2004年距离现在还不算太远。

那一年的冬天火箭主场迎战马刺,最后奇迹一般的35秒13分,整个世界都在高呼Tmac,我和魏子川激动得在酒吧门口相拥欢呼,周围的球迷发疯一般地尖叫哭喊,历史会记得这一天。

我捂住耳朵凑近魏子川,大声吼:“你说什么?”

他也捂住耳朵同我面对面,吼着回答:“我说,我——要——跟——陈——蔓——表——白!”

他笑起来两眼弯弯,咧开嘴,露出一对可欢喜的虎牙。

“神经啊!”

我扬起手中的雪碧罐就朝他砸过去。

魏子川却毫不理会我的反抗,非要抢过我的手机给陈蔓打电话,周围人声鼎沸,他一只手捂住耳朵,一只手拿着手机,歇斯底里地喊:“陈蔓,我喜欢你——”

就算他背过了身,我也能想象那张年轻而英俊的脸上忐忑紧张的表情,他会潜意识地勾勾手指,他白皙的脸庞微微泛红,那大概是因为面对喜欢的人的羞涩。

身后是烟花璀璨,一朵一朵,那是最极致短暂的美丽,我仰起头望着姹紫嫣红的夜空,身旁激动的球迷跑到我的身边高高扬起手,Give me five,我笑着狠狠拍上去。

等了一会儿,我身边的魏子川才哭丧着一张脸转过来,可怜兮兮地举着手机向我汇报:“又被挂了。”

“活该!”我捧腹大笑。

1、班门弄斧也不过如此

初识魏子川是个春天。学校里的女孩子们刚刚脱掉大衣,迫不及待地穿上黑色长腿袜和格子校裙,偷偷对着厕所的镜子涂唇彩。

简琳跷着二郎腿坐在桌子上说“那些女生都是脑子进水了吗?我们这是女校打扮给谁看”的时候,我和佳佳正商量着要将校裙裁短多少厘米,才既能露出我们的大腿又不会被教导主任发现。

我和佳佳回过头,扯着裙子恶狠狠地瞪着简琳:“男人婆!一辈子嫁不出去!”

“男人婆也比丑八怪强!”

我和佳佳默契地对视,然后从简琳的一左一右夹击她,简琳最怕痒,立刻举手投降:“错了错了,你们都是大美人,天大的美人!”

我们嘻嘻哈哈笑个没完,而真正的大美女陈蔓此时正坐在教室中央认认真真地做着功课,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她瘦削的身上,美得让人一时忘记呼吸。

“蔓蔓你真是天使啊天使!”佳佳一边摸着下巴一边感叹道。

“少来,”我用胳膊使劲捅她,“说好了的啊,今天的笔记轮到我先看了,说好话也没用!蔓蔓不会理你的!”

放学后,我们四个人一起并行离开教学楼。陈蔓总是走在中间,在这所对家境和资质都十分挑剔的女校里,陈蔓也无愧是第一。美貌、智慧、才艺……上天一股脑地把所有的好都塞给了她,我是凡人比不过,只能为自己能得到陈蔓的认可成为她的朋友而自豪。

这天注定不平静。学校门口黑压压地站了一排穿着附近男校制服的男生,稍息立正声势浩大,可一看到陈蔓美得惊人的脸,立马目瞪口呆地哈喇子流了一地。

还好站在最前方的男生及时回过神来,他竖着标准的七分头,上面不知道喷了多少定型啫喱,脖子上挂一条又粗又亮的金链子,手腕上的OMEGA闪闪发光,捧了九十九朵俗气的大红玫瑰,就差单脚下跪了,他清了清嗓子大声喊:“陈蔓,我喜欢你!”

不知道哪里来的跑龙套提着音响上前一步,一曲《花好月圆》在暴发户炯炯有神充满期待的目光中,缓缓响起。

春风吹啊吹,吹入我心扉,我、佳佳和简琳被这比肥皂剧还愚蠢的场景震得下巴都掉地上了。

而陈蔓不愧是陈蔓,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冷冷地看了对方一眼:“对不起,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然后扬长而去。

少男心在春风中碎成渣渣,连手中的玫瑰都似乎在一瞬间被冻僵。

然而,我们都低估了少年魏子川的战斗力。

三天后见到他,他带着一群穿着各异的少年,脖子上戴着十字银链,黑色的T恤上印了一个大大的骷髅头,皮质马甲,破破烂烂的牛仔裤,倚靠在大红色的哈雷摩托上,唯一不变的是他深情款款的眼神:“陈蔓,我喜欢你!”

只可惜女主角依然面无表情,走到他面前冷眼看着他:“我对你没兴趣。”

我们亦步亦趋地跟在陈蔓身后,简琳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看着魏子川身后的那辆哈雷,嘴里叨念着:“那可是最新款啊,据说时速能达到二百三!”

第三次见到魏子川,我们已经没有人再感到意外了。他单肩背着JanSport的黑色书包,身后跟了整整三个篮球队,他手里转着限量版有乔丹亲笔签名的篮球,轻轻跳起来做了一个三分投篮的动作,篮球落地,他掷地有声地大喊:“陈蔓,我喜欢你!”

陈蔓停下脚步,还没动,倒是佳佳摸着下巴喃喃:“咦,这造型还挺帅的啊。”

我一边忍着笑一边点头:“还真有点像藤真健司。”

简琳还来不及开口,冰山美人已经蹲下身捡滚到她脚边的篮球,手腕一扣,给还在摆着POSE的魏子川一个绝杀。

篮球“PIA”的一声砸在魏子川脸上,在场的所有人都蒙住眼睛不忍直视这场悲剧。

我们都坚信魏子川不会就这样放弃。简琳还为此开了一个赌局,就赌下一次少年魏子川将会以怎样惊人的造型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和佳佳下注一个星期的生活费,赌圆桌骑士和Super Man。

可是显然魏子川的想象力远比我们丰富。他直接请来了一个乐队,他穿着黑色燕尾服,煞有介事地举着指挥棒。竖起耳朵仔细听,竟然是一首《G调》。他定是花了重金请来名家,害得我们三个小跟班情不自禁地拍手叫好。

只可惜魏子川低估了陈蔓,他十岁那年定没有看过当地报纸,天才少女十岁斩获钢琴十级,两年后中提琴九级。陈蔓提着手提方包,径直穿过魏子川,走到斯坦威三角钢琴面前,闭上眼睛就是一曲肖邦。

琴声悠扬,魏子川当即借过一把小提琴,站在陈蔓面前同她合奏起来,少女长发飘飘,少年风度翩翩,黑白相印,不仅赏心还能悦目。

可是一曲完毕,公主站起身冷冷地说:“第三节你错了一个音,你是白痴吗?”

走了几步路,我不经意回过头去,看到魏子川站在钢琴前,用手指一一抚过陈蔓留下的余温,他微微低着头,刘海落过眼睛,深情如斯。

2、收买人心此为上上之选

古人曰“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可惜魏子川不谙此道。好在他不知道从哪里开了窍,终于知道要改变进攻方式。于是他拿着最新款哈雷的车钥匙找到简琳,拉了一行李箱进口零食送给佳佳。

当然,他也找到我:“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不知道怎么讨好你。”

他摊开手掌,目光诚恳,风一吹,六月的花落在他的头顶和肩膀上,像是星星。

我笑着让他坐下,一边烫着筷子一边大声冲老板说:“两碗牛肉面,加辣椒加葱。”

老板坐在电视机前不肯动,背对着我们摆摆手:“今天不做生意,你们要真的饿了,厨房里有凉粉凉面。”

魏子川疑惑地挠挠头,我笑着带着他在厨房一人端了一碗面,再从冰箱里拿了几瓶雪碧,坐在老板边前一起看电视。

那是我和魏子川第一次一起看NBA,1998年总决赛第六场,已经三十五岁的乔丹上演了一场极具英雄主义色彩的美国大片。终场前9秒,他一个急停将球从拉塞尔前面拉回,拉塞尔跌倒在地,整个球场瞬间仿佛只剩下迈克尔·乔丹一人。

我屏住呼吸,一把抓住身边的魏子川的手臂,他的皮肤冰凉细腻,像是夏天里的清泉叮咚。乔丹从容跳起,球干脆利落地进入篮框,乔丹还保持着出手的姿势,他是整个赛场的王者。

老板、魏子川和我同时跳起来大声尖叫,抱在一起转圈圈,有客人正好走进饭店,被我们三个吓得落荒而逃。

我笑着冲魏子川说:“你想要讨好我很简单,以后陪我看球赛,无论刮风下雨艳阳暴雪,你得随叫随到!”

那个时候我十六岁,我没有简琳的爽朗、佳佳的妩媚,更不用说陈蔓的完美,我就像是一个影子,没有人能真正与我做伴,愿意为我停下脚步温柔地问我,喏,你在开心什么呢?

在魏子川成功收买了我们三个陈蔓的小跟班后,我们总算没有辜负他下的重金,连哄带骗地将公主从城堡里拐出来,去烟雨朦胧的青山踏青。当然少不了一场命中注定的邂逅,少年身穿白衣,踏花而来,天空时有百鸟飞过,白云不知流向何处。

陈蔓冷冷地看了一眼一脸无辜的我们三人,站在魏子川面前停留十秒,他瞪大了眼睛,心跳加速几乎昏厥,于是换来陈蔓一个鄙视的白眼。我们哈哈大笑着跟上陈蔓,我将手中的书包扔给还石化在原地的魏子川:“呆子,快跟上!”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我们拾级而上,六月杏花落了一地,少有人问津的寺庙里我们沿着青石板走一圈,磕上三个头,合拢十指在心中许愿。我偷偷睁开眼向陈蔓望过去,她虔诚地闭上眼,浓密的睫毛卷起,像是有蝴蝶停在上面。她身边的男孩侧过头偷偷看她,半眯着眼睛像一只猫咪,魏子川发现被我撞破后,他将手指竖在唇边比一个“嘘”,冲我不好意思地眨眨眼睛。

我一时着迷,忘记了要许一个天长地久。

我们傍晚停脚于山顶的客栈,主人在院子里晾被子,有一股洗衣粉的香味。魏子川去给我们买饼干吃,我们四个人坐在石桌上玩接龙,佳佳不时笑嘻嘻地问陈蔓:“魏子川其实挺不错的啊,长得又帅又有钱到没地方烧,还对你一往情深,简直就是百万里挑一的原石。”

陈蔓还没说话,我倒是先发现:“咦,蔓蔓,你脖子上的坠子哪里去了?”

她伸手一摸,果然只剩下空荡荡的银链子,我们虽然都不知道那条链子的来历,但是陈蔓一直很珍惜它。一向镇定的她惊慌失措地站起来,说应该是忘在了寺庙,要去找,我们说要一起去,被她制止了:“我马上就回来,正好去散散心。”

等魏子川抱着一大堆零食回来的时候天空正响了几个闷雷,他当然一眼就发现了陈蔓不在,得知对方去寺庙找坠子还没回来后,他立马转身抓起一件搭在凳子上的外套就冲出去:“马上就要下雨了。”

留下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没过多久,阴霾的天空一道闪电劈下来,大雨噼里啪啦地就砸下来了。我们都没有带伞,只好躲在屋檐里,简琳倒是不疾不徐地说:“空山新雨,孤男寡女,最好配成双。”

我趁着她们吃零食看电视的空当偷偷从客栈溜出去,冰冷的雨打在我的脸上,山路陡峭十八弯,一旁林立的墨绿色的树木铺天盖地,仿佛永无止境。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苍凉,那是我最青春年少的时候,我却不知道前路会通向哪里,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大人。

然后,就在这条路的尽头,我看到了陈蔓和魏子川。

他用双臂抻开外套举起来,罩在陈蔓和他的头顶上,陈蔓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被雨淋湿后显出玲珑的身段,她身边的男生高大英俊,不时回过头冲她傻乎乎地笑得像个白痴,好似拥有了全世界。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刘海被雨打湿,贴在我的脸上,我在石阶上站了好久好久。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