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那些年我们挨过的打

那些年我们挨过的打。这样的暴力和恶意,恐怕只有上帝和佛祖才能原谅吧。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2616328671180

那些年,我们挨过的打

文/李娟

某天和几个朋友聊天,不知什么由头,聊到了小时候经历的学校暴力。我便也讲了一些自己的事。

当年在四川上小学,有段时间我们班主任嫌打人太累,就安排同学们之间互相打。每次考试分数下来,排好名次后,由第一名打最后一名,第二名打倒数第二名……以此类推。两人之间的成绩差着多少分,就打多少下。特有创意。

话说我的一个好朋友挨完打,向我抱怨这种方式不科学。她考了七十五分,当时七十五分的同学有三个,并列倒数第十。便轮流被第十名、第十一名、第十二名打。她不幸排在第一个挨打……这意味着什么呢?第十名考了九十二分(前面有几个并列第三第四的……),便足足挨了十七下。而第十一名考了九十分,第二位并列倒数第十的便少挨了两下。第十二名呢,考了八十七分……果然不科学。

当时我也被打了好几下,打我的是一个女生,副班长,平时又优秀又亲切,我对她一直心怀好感。发生这事后……明明知道她也是被动的,可从此芥蒂在心,难以忽略。老师这招太不利于团结了。

后来到新疆读书,也是小学。老师用教鞭打人,难免有打断的时候。于是她规定:断在谁身上,谁就得负责赔一根。我共赔了两根……真倒霉。

回家对家长说:“老师要一根新教鞭。”

家长:“为什么找你要?”

……这让人怎么回答?!

更屈辱的是,赔教鞭这种事,可不是随便寻根棍子就可以交差的。老师有要求:不粗不细,不轻不重、光滑、匀直、节疤少、弹性好。比美猴王选兵器还要苛刻。

如此说来,是不是我小时候很调皮?恰恰相反,我小时候除了邋遢和虚荣,实在没啥大毛病。我胆小怕事,老实巴交,唯唯诺诺,并且热爱文学。

除了老师,我也没少给同学欺负过。小学六年级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每天放学路上都会遭到男生伏击,害得我每天都得变换不同的路线回家。每天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响,便倍感绝望。

但是这种事说出去没人同情。大家众口一词:“男生打女生很正常嘛,通常他喜欢你才会欺负你嘛,只不过为吸引你注意嘛。恭喜恭喜!”

恭喜个屁。你来试试这样的“喜欢”:一脚又一脚踹你胸口,抽你耳光,烧你头发……恶意满满的眼睛,咬牙切齿的神情。他就这么喜欢你?

关于老是被人欺负这件事,我一直想不通,令人讨厌到了此种地步,难道自己真的就那么糟吗?难道真的是自己有问题,才会如此高频度地被伤害?

在我的整个学生时代,总觉得班上的同学分成三类:男生、别的女生、我。除我之外,所有人相安无事。

之后很多年里,我一直被这些回忆所困扰,深感无力。被人欺负这种事,最大的恐惧并非源于伤害本身,而源于从伤口中渐渐滋生的宿命感。

直到前年,偶然和一个朋友谈到了这些事,才得到非常重要的提醒:

被人欺负其实是双方面的事情,既有对方的恶意,也有自身的缺陷。欺软怕硬是人性本能。当人们有怨气要宣发的时候,难免会选择最“安全”的施暴对象。而我,当时家长远在新疆,又没兄弟姐妹,本地也没有亲戚。唯一的监护人——我的外婆,已经八十高龄。对她来说,令孩子吃饱穿暖就足够了,顾不上其它。我呢,生性怯懦,萎靡邋遢的样子又特招嫌。加之受了欺负后总选择忍气吞声。于是对施暴者来说,没有后患,真是再“安全”不过了。

“你要这样想,”那个朋友说’“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虽说你受了委屈,但因此避免了多少更惨重的暴力事件!要是那些小孩心里憋着气长大,肯定有心理问题,长大了肯定是个祸害。”

好吧……我这个人肉沙包真伟大。

除了老师和同学,还有一种暴力来自家长。

我外婆善良乐观,但性情暴躁。弄丢文具、损坏衣物的下场可怕极了,她能骂两三个小时不换气。

然而在外婆那里顶多是挨挨骂,到了我妈那儿就是皮肉之苦了。

依我看,挨谁的打都没有挨父母的打那么可怕。因为他们是你在世上最亲近的人,是柔弱孩童的唯一依靠,他们平时如此溺爱你,可一翻脸就另一番光景。其中也许有这样的暗示:他们平时对你的好也许是假的……成长真是辛苦。

总之,单身母亲太凶残了。有一次她叫了我一声,我没答应,她就用酒瓶砸我头,砸得我脸上缝了三针,至今留一道疤。

以下是大家的交流——

好友Y小时候锅盖没拿稳,被她妈以连环拳打倒在地,再以连环脚猛跺。

好友F有一次被她妈打惨了,情急之下,砸碎一只玻璃杯在地上,然后光脚上去猛踩。她妈这才住手。

好友W姐小时候挨她爸打,原因是她想找人借书,他爸担心她不还。一个只是“想”,一个只是“担心”。这打挨得冤枉。

W姐认识一小子,读书期间跟社会人士交往。他爸怕他学坏,把他吊起来揍。奈何鼻青脸肿也死不认错。他爸就掏出刀子:“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真的捅了!这小子立马改过自新。

小时候邻居家的一个男孩被老师打得直接从教室窗户跳出去逃命。教室在二楼。

还有邻居的一个九岁小孩特倒霉,他妈说“固执”的执是木字旁,他说提手旁。接下来一顿暴搓,谁让他非要和他妈争呢?

总之,就挨打事件,大家争先发言,热火朝天,把在座的一个九零后小朋友惊呆了,庆幸教育改革推行得较为及时。

最后,还是以我的故事压轴:

有一年回新疆上小学三年级。一天班主任心情不好,课堂气氛非常紧张。这时隐约听到后排同学小声叫我的名字,我回头看了一眼。就因为这个小动作,被老师揪起来,命令我自己抽自己的耳光。前面说过,我小时性格懦弱,竟照做了。自抽了整整一节课。途中抽打的声音若小了一些,她会提醒我她听不到,再响亮一点。

下课铃一响,她一声不吭径直走了,我竟不知道该不该停下来,同学们看着我,神情复杂,一个个离开课桌安静无声地向外走去。我这才把动作放缓放轻,慢慢停下,并哭出声来。那时右边脸已经肿得老高,耳朵嗡嗡响个不停,几近失聪。

回家后,我妈问我脸怎么了。我不敢说实话,撒谎说摔跤了。我妈太暴躁,我很怕她到学校去吵闹,有这样一个泼妇妈妈会感到在同学们面前抬不起头。而且,根据以往的经验,她也保护不了我。她只会出她自己那口恶气,然后把烂摊子留给我,把局面弄得更糟。

但很快我妈还是知道了。我的一个同学回家给家长说了这件事,刚好那位家长认识我妈,就跑来怂恿我妈去告状。果然,我妈怒不可遏,跑到学校大闹一场。结果与我想象的一样,同学们议论纷纷:她妈怎么这么凶啊?而那位老师,此后一逮着收拾我的机会便加倍地收拾。完了还总是阴阳怪气地说:“有本事再把你妈叫到校长那里告状啊!”害我从此再有什么事彻底不敢让我妈知道了。

同之前害怕放学一样,那段时间最怕的就是上学。每天早上醒来一睁开眼睛,恐怖就满满降临。

我从小厌恶学校和学习,从小就在盘算辍学和离家出走的事情,但一直没有勇气——自己还这么小,离开了家和学校又怎么生存呢?想想看,小孩子真的很可怜。

初中一毕业,我就向妈提出不想继续上学。但她的体罚比老师更狠,提了几次后再不敢提了。直到上了高中,渐渐感到自己真的长成大姑娘了,绝对有底气出去打工了,才在高三逮了个机会悄悄退学,跑到了乌鲁木齐。我妈妈气疯了。那是我对我妈第一次成功的叛逆。

至于那个班主任老师,记得她当时还很年轻,怀有身孕,大约是妊娠反应,才那么暴烈吧。可那时我才十岁,还是一个孩子呢。她为什么会那样憎恶一个小孩子?她肚子里怀着的不也是一个孩子吗?她那小小的孩子隔着母亲的肚皮能感受到这一切吗?他也会恐惧吗?他还会对这个世界有信心吗?……我永远不生小孩。

之前曾对一个朋友说起这件事,她听完后说:“李娟,你就原谅她吧。”

我当然可以原谅她。“原谅”是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情。可是,我又有什么资格去原谅她?这样的暴力和恶意,恐怕只有上帝和佛祖才能原谅吧。我只是一个凡人,我化解不了这种黑暗。尤其是我自己心里的黑暗。(来源



标签: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祝你有一天,找到以前的老师和父母。然后对他们微笑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