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S小姐的朋友圈

遥祝S在她喜欢的那个平行空间里,幸福快乐,斯里兰卡的天空永远那么蓝。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1358566134a068282l

S小姐的朋友圈

文/方慧

S小姐是我们每次聚餐的必备压轴话题,方便入口,耐嚼易咽,人人都有兴趣掺和几口。

无论聚餐的主题是什么,庆祝谁发了笔小财,有人有事求助,为新加入北漂队伍的熟人接风,或者纯粹只是扎堆吃饭,差不多茶足饭饱了,总会有人提上那么一句,“哎,你们看了S最近的朋友圈没?”

这句话一抛开,就像扔出个手榴弹,原本瘫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的人群立刻炸裂开来,因为S的微信朋友圈,总是变着法的精彩。

“听好了,”有人掏出手机,点开微信,开始念,“昨天累得心力交瘁,和张导聊天时透露了放弃的念头,被他严厉地批评了很久,做电影这行不容易,谢谢您在我软弱时及时拉我一把,我会坚持下去!”念完,举起手机展示一圈,屏幕上赫然几张张艺谋大导演的生活照。

“看这条看这条,”另一个人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速翻动,“亲爱的薇姐和子怡,眼看着你们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最想要的位置,为你们感到欣慰。”照片中,我们的S分别和那两位著名的薇姐、子怡搂着合影,笑靥如花。

“Home party模式开启!辛苦了这么多天,好好犒劳自己一下,谢谢亲爱的他送我的礼物,Mua!”一个阴阳怪气捏着嗓子的声音。这回不等它落下,我们已经纷纷埋头滑动自己的手机,欣赏了满打满算九张豪宅豪车豪包的远近特写。

我还注意到,这条朋友圈下面有一条唯一的评论,来自她自己:“统一回复大家:包包四万八,他非要买,我也觉得不值。”后面附了几个委屈表情。

S小姐是谁,电影圈名流?一线演员?新晋导演?通通不是。至少在我们了解的范围内,S只是我们的老朋友之一、中学时期参加某个作文比赛认识的赛友、一起北漂的苦逼文艺青年,来北京的两年,辗转托圈内关系做过图书编辑实习生、剧本修改枪手,不过要细抠起来,后者也确实能和电影挂点钩。

差不多有一年半的时间,S每天跟着我们厮混,毛衣起球,刘海出油,缩在人群里玩手机,在朋友圈里抱怨工资太少,工作受气,房租太贵,以及男同事太丑太极品。有时候后半夜发一串哭的表情,下面马上出现零星几个赞。

S还有一个住在通州的记者男友,每天胸前挂着一台巨型单反相机,乘两个小时地铁去一家报社实习,周末乘一个半小时公交来找S,两人也会计划一些一日游,二日游,这个时候的S,朋友圈里也会流露出少有的快乐,发一些标准“游客照”,满面春风。跟S合租的C不时向大家通报,他们第七次去动物园了,他们第五次去游长城了,有一次还神神秘秘地告诉我们,“知道他们圣诞节的烛光晚餐是什么吗,69块钱的麻辣香锅团购套餐!”

就是这样一个S,和她的工作、她的男友、她的朋友圈内容一样,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让人多看几眼的那种人。突然有一天,就摇身一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开始,只是偶尔一两张出入高档餐厅的照片出现在朋友圈里,大家还会嘻嘻哈哈地在评论里调侃,“发财啦?”“傍上干爹啦?”接着,这样的照片越来越多,等你突然缓过神来,去翻她的朋友圈,就会发现,从前那些旧款诺基亚拍出来的,像素极低的长城照,脏兮兮的猴子大象,感叹号漫天飞的工作抱怨,通通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日复一日的高档餐厅、豪宅豪车、电影发布会、明星合影,最低调时也是电影院、美术馆、画廊、音乐会,是“好久没来了,xx先生的作品使我宁静。”

“怎么回事,她最近是走了什么横运飞上枝头了吗,还是在开一个大玩笑?”趁S不在,我们纷纷问C。

“你觉得是开玩笑就是开玩笑,你觉得是真的就是真的。”C一脸天机不可泄露的神秘。

“别神神叨叨了,你也忘吃药了吗?”我们攻击道。

在我们的不停催促下,C才不耐烦地坦白,“其实我也很长时间没见到她人了,她好像在忙一个大计划,哎呀!反正下次见面你们自己问吧!”

于是,我们在一种迫不及待的焦灼里,刷着S的朋友圈等着这个“下次见面”,S也许真的忙起来了,算一算也已经连续四次缺席我们的聚餐,朋友圈倒是无比勤快地更新着。这个时候,我们已经不敢评论了,就连赞也不大点了,因为在搞清楚真相以前,你根本不知道评论什么合适,评论什么不合适,任何一种表态都有可能落下笑柄。

“你告诉她,不想来就别来喽,让她跟她的张导谈心去吧。”W难得开口,对着C说。在我们这群人里,W年纪略长几岁,最能写,发表文章的刊物最高级,也是最早有独立编剧的影视作品在电视上播出的,虽然手上一个抱有极大期望的电影几经坎坷还是夭折了,但那样的失败也属于成功人的小挫折,她一直是S和我们几个人的标杆。

我们三三两两地附和着,但又抱着一丝侥幸和一探究竟的愿望。等着下次见面,发现S还是原来那个S,那么我们就可以一解谜团或是大肆嘲笑她的朋友圈内容了,或者,发现她果真不是原来那个S了,那我们也好早点选择该用什么新的态度来面对她。

S还是出现了,跟她一起来的还有她的新男友。我们首先直勾勾地盯住他:一身低调名牌,性格随和,浑身上下透着富养出来的松弛和漫不经心。而再看我们的S,你会发现她已经不是我们那个S了:卷了头发,精致的淡妆,优雅的套装裙,牛皮高跟鞋,坐姿优雅,轻声细语。

我们也很快反应过来,送S四万八包包的是新男友,而不是通州记者男友,更不是我们曾经以为的情况之一:记者男友的突然暴发。那么,S迅速混入电影圈顶端,也是因为这个富二代新男友吗?就在我们心照不宣地沉默下来,内心暗自嘀咕时,S抛出一个更大的炸弹:“对了,告诉大家一声,我开了一家影视公司,新一年想好好做几个电影,毕竟好的东西是要花心思打磨的,自己有个工作室比较放心。”话毕,起身优雅地发给每人一张名片,全然忽略我们惊愕如雕塑的反应。

这次见面之后,S就彻底成为了一个谜。S是富二代吗,以前是因为低调才吃69元麻辣香锅套餐?我们想起出油的刘海和起球的毛衣,否定了这个猜测,因为没人会因为低调而故意选择屌丝气质,除非是神经病。

有人怀疑是富二代男朋友给了她这一切,包括开公司。有人则把目光投向张导,猜测S已经加入了他的神秘团队,筹划一场大行动,没准明年上映的几部大戏之中,其中就有她编剧制作的。“对啊!张导!张导!”也许因为亲眼见到了S“脱胎换骨”后的真人,之前半当真半当笑话的朋友圈内容陡然增加了分量,我们聒噪地讨论着,面容无不带有新奇的惊恐。“注意点,你们有点无聊了噢!”W突然板起面孔,引起一阵沉默,但是一转身,她就去问C,“真的吗?”

尽管疑思重重,但谁也没有去问S本人,究竟是哪一种情况,谁也不想戳痛自己薄弱的自尊心。只是,每一天,我都会打开S的朋友圈看几遍,那些图片似乎带有魔力,给人一种美好的愉快的幻觉。因为点的次数太多,导致后来只要是她朋友圈里的照片,通通不用缓冲,碰一下立刻就弹出清晰大图。虽然没有问其他人,但我相信他们也跟我差不多。

有一天,就在我习惯性点开S的头像,打算继续刷朋友圈时,她的头像旁边冒出一个红色的数字。“在不在!”她叫了一声我的昵称。

“在的在的。”我回复。

“你方不方便微信上发个红包给我?”她问,“我刚下飞机,钱来不及换成人民币,但是马上要支付一笔东西,只能用微信支付啦哈哈!钱换了就发你一个更大的。”

因为用的是语音,没有多想,我马上回,“哈哈好啊,多少?”

这件事之后,S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聚餐上,朋友圈倒是一如既往的热闹,看起来似乎这几天去了斯里兰卡,要在那里“放松几天”。“更大的红包”还没有给我,也许是时间匆忙,但在人群中,我不露声色,甚至心里是暗暗开心地,等待着她回国的那天,不是真的为了“红包”,而是像在守护一个我和她的默契。我们的S,其实并没有离开得太远。

“S出国了呢,她现在怎么样呢?”有人刷着那几张附有一句“斯里兰卡的天空还是那么蓝”的图片自言自语。

“别问我,她早就搬出去了,不住我们那个破房子了。”C脸上不无失落。

“那应该是很好吧,肯定很好。”我怀着一种温暖的祝福,喃喃道。

“嗯,看她混得越来越好了,也替她开心啊。”有人说。我以为W会嘲笑我们几句,但她没有说话。

事情转折,是在半个月后,圈子里面一个小姑娘声称在大悦城的地下美食城看到了S。她连连保证那就是S,绝对不是认错人,脸上因认真而涌起阵阵红晕。

“也就是说她没有出国喽?”大家不置可否。

“出国突然回来了也不稀奇啊。”我说。但是马上,我就闭了嘴,因为S的朋友圈陡然弹出一条新的动态,“国外的空气确实好很多,让我逃离雾霾,多享受一会大自然的馈赠吧!”

“下次谁碰到了就直接上去问她呗。”最后,W建议道。

而这个“下次”并没有隔太久,很快又有人在鼓楼东大街看到逛街的S,离奇的是,和S并肩走在一起的并不是富二代男友,而是那个我们再熟悉不过的通州记者男友。因为涉及到感情隐私,看到的人也没有上前询问她,绕道走开了。

这个新的发现引起阵阵猜测,终于有人抛出致命的疑问,“你们有没有觉得,她的照片有点假?”

“早就觉得了。”有人立刻回答,“一开始就感觉不对劲。”

我们迅速投入到“找茬”的热情中,发现S朋友圈里那些豪华别墅、豪车、名牌衣服、包、巴黎街头、斯里兰卡的天空、张导,通通没有她本人的痕迹,确实有些耐人寻味。另外,她给自己评论的那些“统一回复大家”,也怎么看都像是自说自话,压根就没有什么提问者吧。当时唯一迷惑到我们的明星合影,也似乎没那么难解释:只要和这个圈子挂一点点钩,谁都可以去一些相关场合蹭几张合照。

在大家的你一言我一语中,S的信誉岌岌可危,而接下来的一件事,彻底把我拉入一个暗暗担忧的境地。

我所在的影视公司出了新剧,反响不错,办了一场庆功酒会,作为员工,我自然也在酒会上。和我邻座的姑娘来自一家影视公司,自来熟,闲聊之际给我们展示公司微信群的Q版头像,在群成员那一栏里,我赫然瞥见S的头像。

确认了一番,不光是头像,昵称也是一样。“她也是你们公司的吗?”我问。“是啊,我们公司剧本策划经理的助理。”她说着,顺手点开那个头像,滑进朋友圈。

奇怪的是,朋友圈里又完全不是我平时看到的那个S的朋友圈了。没有豪宅豪车,没有明星合影,没有斯里兰卡的天空,没有巴黎街头,取而代之的,是大段大段的“咬牙含泪”励志格言,是“路是一步一步走的,事是一件一件做的,踏实做人,不计回报”。是“加班到这个点,只求所有事情都过自己这一关,无愧于心,晚安”。也发过一张照片,那是我们熟悉的那个记者男友,附言“谢谢你陪我一起打拼”。邻座女孩告诉我,此人低调,勤奋,朴实,是公认的劳模。她特别强调道:也许现在(周末)还在公司加班呢。

为了防止认错人,我又再三确认了几遍微信号,甚至打开自己手机里S的账号,反复对比,没错,就是她。为什么同样一个账号,朋友圈里却完全是两种内容?我很快明白了,S设置了“分组可见”,不同的分组里,发出的内容是不一样的,而每个分组里的好友也看不见别的分组里的内容。

我二话没说,拿手机拍下了这个朋友圈内的内容,跑到有Wi-Fi的地方,一一发送原图,传给圈内除S以外的每一个朋友。

啊!S!现在,她已经彻底把我们搞疯了。那些漫长得看不到边的白天,那些无心工作也睡不着的夜晚,知了声没完没了,香烟蒂堆满烟灰缸,我们无事可干,只能翻来覆去琢磨我们的S和她的朋友圈,手指在那些豪华别墅、巴黎街头上面反复地,久久地摩挲。一切都是假的吗?

有一个人坦白,“难怪她问我借了钱。”

很快有第二个人坦白,第三个人坦白,所有人坦白。

大家都沉默了。我想起自己之前没有把借钱的事告诉大家,是因为我以为自己和S的关系更好一些,甚至因为受到信赖而感到些许自豪和羞涩。现在我坚信每个人都这么想过,包括心气颇高的W。我死死盯着W,直盯得她满脸通红。

事情变本加厉。接下来又有人从别的朋友那里,看到S第三个版本的朋友圈。

她特意借来那个朋友的账号,登录给大家看。那又是另一番天地了,我们的S涂着魅惑红唇,披散着凌乱长发,露出半只肩膀和事业线,做出小野猫的姿势,性感撩人,在后半夜的朋友圈发出无言的召唤。而白天,就是鬼马卖萌小白兔,满屏幕堵嘴锤子手。大家啧啧感慨,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仅凭想象力的触须还真难以触及S如此风情万种的一面。分享给大家,看的人亲昵地称之为“绿茶版S”、“大蜜S”,并特别补充,此版本很有可能只对帝都富二代圈年轻男子开放。

我们大胆猜测,S的朋友圈肯定还有第四个分组,第五个分组,第六个分组,每一个分组都是一个平行世界,每一个分组都是不同版本的S。而我们所在的分组里,就是富豪版的S,讽刺的是,据我们目前所知,她也只对这个分组里的我们讨过“红包”。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一个怏怏的声音。

我们看向W,每到关键时候,她总是比我们更冷静,更淡定,更理性。果然,这次也一样,她想了一会说,“她不是留给我们名片了吗,去一探究竟好了。”

对,对,名片。S派发给我们的新名片还在,很多人随身揣在包里,她的公司名称、地址、电话,白纸黑字印着呢,还能有假吗。

为了无聊的真相,或者更为直接地,为了大家的“红包”。那虽然不是什么大数目,但每一份都已经是我们其中几个人半个月的工资了。大家迅速选出三个住处离名片上地址近的女生,第二天去完成这个任务。

W连夜为大家新建了一个没有S在内的微信群,用来给她们三个直播最新情况,群的名字为“寻找S行动”。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开始在群里刷起来。

“出发了。”“打上车了。”“应该是这个大楼吧,你们看看照片。”三个女生热情地汇报着,群里一片热闹,不时有大家紧张流汗、激动晕倒的表情弹出来,如果兴奋也能通过手机屏幕传递的话,我的手机一定成了一个火红滚烫的山芋。

只是,从“进电梯了,我们马上到了”开始,三个人的汇报就戛然而止。任凭我们怎么询问,催促,也没有反应。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后,她们终于重新出现。“我们有可能以后都见不到S了。”其中一个说。

一阵慌乱,群里火速充斥各种惊恐表情,一批接一批,淹没了她的话。过了好一会儿,页面渐渐平静下来,不再弹出新的内容,另一个女生开始解说。

“你们能想象吗,S家是江苏农村一户特困家庭,根本不是什么富二代!现在被她父母带回农村去了。”

“怎么会?”我们不解道,“她还开了公司,住豪宅开豪车呢!”

“公司是借高利贷开的空壳,豪宅豪车也是租的,高利贷的人都找上门来了。不光这样,男朋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因为有两个男朋友都坐在那里!”

“天了噜!” 我们开始担忧自己的红包。

“所以说两个平行世界里分别有一个男朋友喽?好强大!” 有人已经接受了钱讨不回来的可能,转而揶揄道。

“估计不止,如果她有十个朋友圈分组,也就有十个男朋友吧。”

“没准。”

S人间蒸发了数天后,她的父母突然出面,解决了这件事,也挨个联系到我们,还清了那些“红包”。据说,S回到老家后,决定从此不再回到这个是非之地。

S走后,就不再更新朋友圈了。一周后,我们这群人再次聚在一起,为一个新到北京开始北漂的老赛友接风。也许是“红包”的失而复得,又让大家恢复了和善。有人伤感地感慨,S经过这一遭,肯定彻底厌倦了大都市里的“喧嚣浮尘”,一心皈依老家那片净土,现在,我们才是真正地、彻底地失去S了。

“她不是出国了吗?”新来的老赛友突然说,“刚刚她还发了朋友圈。”

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点开S的头像,熟练地进入她的朋友圈。果然,一张蓝天白云的照片赫然入眼,显示时间是“一小时前”,照片中,S一袭白裙,做出伸手拥抱蓝天的动作,角落里跳出一行字,“久违了,斯里兰卡的天依旧那么蓝。”

“靠!”我们疯狂地去掏自己的手机,迫不及待点开她的朋友圈一看究竟,奇怪的是,任凭你怎么摁住那个头像使劲刷新,也不会再弹出任何一张新的照片、一条动态了,甚至,从前的那些豪车豪宅公司包包,也都突然消失不见,S的朋友圈,只剩下头像下方那条横杠和一片空白。

显然,并不是S离开了朋友圈,而是我们这群人,被她从分组里剔除出来了,就像剔除出她的众多平行世界中的一个。人群愣了片刻,开始反应过来,不声不响地埋头吃菜。

“让我们为S碰杯吧!”W突然举着杯子站起来,“让我们遥祝S在她喜欢的那个平行空间里,幸福快乐,斯里兰卡的天空永远那么蓝。”(来源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好文章!难怪各位对朋友圈爱不释手。呵呵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