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和菜头:心平气和说iPhone

随着iPhone6和iPhone6 Plus的上市,很多人都有不同的看法。看看和菜头怎么心平气和说iPhone?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0

iPhone6和iPhone6 Plus来了,你怎么想?

要说iPhone对我有什么改变,我想大概是对于手机价格的认知。08年的时候我在北京,买了一台Nokia N71,记得是3200块钱。站在中关村的柜台前面点钞票的时候,内心里都是汗:要死要死!那么贵!结果拿回出租房没一个礼拜,跌下来摔碎了屏幕。换屏幕要1000多块钱,想了想,一咬牙又买了一部。那是我第一部超过5000块钱的手机。

今天,香港的iPhone6在黄牛那里报价8000港币,折合人民币6000多,却觉得很正常,iPhone嘛,就是这个价。是我变得更富裕了吗?是我变得更大方了吗?没有,工地是一样的工地,搬砖是一样的搬砖,盒饭还是一样的盒饭,里面的泡菜还是一样的少。我只是接受了一部iPhone要五、六千块这个概念,不再狂呼:这是要疯啊!不过是打打电话、发发短信的东西。

岂止于大,岂止于打电话。我的照片、视频都在iCloud里,我的N个邮箱都绑定在系统里,我的1G多微信聊天记录全都存在本地,更不用说我床头的蓝牙小音箱需要Airplay。现在要叫我换一个安卓手机或者WP手机,那才是真的要疯了,痛苦程度不亚于搬一次家。

家,说到这里,iPhone倒真的像我在网上的家门钥匙。它绑定了我的信用卡,安装了我常用的APP,可以控制各种房间里的小电器,接受各种短信和推送消息。从iPhone一代到五代,它无声无息地渗透到我的日常生活里,接管了我的个人网络生活入口。无论我是在办公室,还是在旅途,打开它,我才真正和世界连接在一起。

安卓手机不可以么?当然可以。而且,平心而论这几年国产的安卓手机越做越好了。有一次我盛赞iPhone手机的触摸效果丝般顺滑,引起安卓手机用户大不忿,说我脱离市场太久。转天我还真的去找了几部玩了一下,发现果然进步迅速。虽然不能说是丝般顺滑,但比我当年玩的HTC Hero强太多倍了。

问题在于安卓手机不是封闭系统,有太多品牌选择,所以不能像iPhone一样缓慢而坚决地侵蚀我的日常生活,最终达到完全控制。也正因为这样,小米和魅族在努力做生态系统,让用户一旦用上了就逃不掉。不过,安卓用户目前的自由选择时光估计也不会维持太长时间。迟早所有人都会转为移动互联网的重度用户和中毒用户,最终的选择步履姗姗,但终归到来。

起初,我们以为自己是在选硬件(手机),最后我们才会明白,让自己掏钱并无法离开的是软件。

回头接着说iPhone。果粉喜欢谈美学,尤其是极简主义,觉得这是自己区别于安卓用户的亮点。可我不那么看,觉得起码现在还不是极简主义审美在中国大行其道的时候。审美是有一个过程的,人们因为新的审美趣味而振奋,却又在这种趣味大肆流行之后失去了胃口。

在欧洲,任何一个小城的教堂、市政广场,都可以见到衣裾飘飘、细节逼真的雕塑,让人叹为观止。但是,当你看过了十个、五十个乃至一百个这样的雕塑,难免会产生厌倦:教堂,都是尖顶;天使,都是光腚。觉得过于堂皇而繁复,不如清清爽爽、简简单单的景物可以让人的眼睛休息一下,让巴洛克、洛可可、哥特都去死吧。

而我们的生活中还没有经历过堂皇而繁复的审美,经历过那种物质上极大丰富而造就的华丽、壮观、炫目的美学作品。在这个时候谈极简主义,就好象贫人刚刚吃上饱饭,你就告诉他要预防糖尿病,多吃青菜。那你倒是把鹅肝酱、烤乳猪、葡萄酒和四季水果给端上来先啊?所以,我不认为iPhone在审美上有多么大的优势。当然,如果你家里早就用上了包金边的彩绘马桶,如今换回了木头痰盂,那自然另当别论。

喜欢乔布斯那张家徒四壁,只有落地灯和音响的照片,觉得简洁是美的果粉,我得提醒你一句:那时候的他20多岁,身家刚刚过亿。

怀着这样的心态,我一早也就放弃了嘲讽、揶揄苹果CEO库克。因为很早我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从iPhone4之后,只要库克一推产品,死忠果粉就在网上痛骂好丑,或者哭乔布斯的灵,总之一句话,今天的苹果已经不是乔布斯的那个苹果了。可是滑稽的是,骂完哭完,他们还是第一时间买了,买来之后又开始大赞,说怎么怎么好,是用过的最好的智能手机。而数据也在支持这个现象,iPhone的销量不断攀升,最新的iPhone6预订量已经创造了新的历史记录。

真的很丑?真的好烂?当年的土豪金真的很锉?我倒是蛮喜欢的,你不服的话,可以买了送我呀。咒骂库克和新一代苹果,本质上已经变成了「其实我比库克更懂乔布斯」的大比拼。我自问做不到两件事情:1、被认定为乔布斯的转世灵童。2、和库克做得一样好。那么,他做什么样的iPhone,我就买什么样的iPhone。库克接掌苹果,继续生产iPhone,这是我所改变不了的事情,我不会为这个升高自己的血压。

回想最早最早的时候,乔布斯推出iPhone一代。多少次电话来了,滑不开屏幕锁?多少次短信条数多一点,整个列表就转菊花拉不出来?多少次半夜爬起来上网搜索「如何移动图标到下一屏」这样的问题?

如果我们本着诚实的态度,那么应该可以坚定地说:其实,iPhone到了3S才算真正意义上的好产品,到了4代才是神器。而我本人,一直到了4S才完全适应了iPhone的操作方式,一个月前才知道5S按下音量键可以快捷拍照,目前还在攻克经常找不到SIM卡的技术难关。

世界上没有一款出生就完美无缺的iPhone,今时今日的熟悉和流畅,是因为过往投入的无数学习时间。事实上是我们首先被一款产品的审美和概念所征服,然后沿着泥泞的小道一路走到了今天阳光朗照的平原。

这就是我想要说的话:我们太容易静态地看待结果,却忽略了漫长的动态过程,因而变得非常挑剔而急躁。现在,来,且喝了这口茶吧。(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