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的第一个以及最后一个恋人(下)

多少人的青春记忆,都能在这篇文中寻到踪迹,可是那些青涩、羞赧、急切、痛彻心扉的思念,却再也不见。(文章一——十二章已发过。)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106875641ad7300dfo

我的第一个以及最后一个恋人(下)

文/骆瑞生

十三

下了雪,路很难走,我们花了比平常多很多的时间才到家,一到家我母亲就说你同学打电话来了,我问是男的还是女的,我母亲说是男的。我心里顿时有些失落,我以为会是白杨。

就在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我一接起来,那面竟然传来了白桦的声音,他说,阿姨,梁瑞生回来了吗?

我说,白桦,是我。

接着就听到白桦说,给,是梁瑞生,我估计他把电话给了白杨。

果不其然,白杨的声音传了过来,她问我说,你去哪儿了?

我说,我刚到家。

白杨说,你说最多三个小时就能到的,但是现在都四个多小时···

我说,路不好走,所以就晚了。

白杨说,你冷不冷?

我说,不冷。

白杨说,我让白桦给你打电话聪明吧。

我说,不笨。

白杨顿了一下叫我说,瑞生···

我说,怎么了?

白杨说,我怎么可以这么想你。

我的心蓦然一阵感动,我说,傻瓜,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白杨说,可是你的生日都在腊月哎,我都不能帮你过。

我说,那开学后你补上就好了。

白杨说,那样就太晚了。

······

我挂下电话时,我母亲问我是谁,我说是同学。

母亲也没多问,我感觉有些尴尬,就没话找话地和母亲说了一会儿。

但是就当我以为话题要结束时母亲突然问我说,刚才打电话的是白杨吧!是你婶娘说的(小海的母亲)。

我望了望母亲,半响后才点了点头。

母亲望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

母亲说,你是知道我们家情况的,别耽误别人家。

我脑子顿时一片空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母亲没再说下去,对我说,吃饭吧。

我感觉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心像是被冰水浇过一遍。

白杨第二次打电话时依旧让白桦先打过来,我对白杨说,以后直接打过来吧。

白杨笑嘻嘻地问我说,你不怕你爸妈知道你早恋吗?

我说,他们已经知道了。

白杨在那头沉默了半响,我以为她会问我他们怎么知道的。但是白杨却问我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句话让我一下子很难过,白杨这傻丫头太了解我了,她知道我的心此时是怎么想的。

我脑子还是一团乱麻,不知道该怎么说。

白杨在那头却轻轻抽泣起来,她问我说,你是不是想要放弃吗,像以前那样?

我的心顿时就抽了一下,我的确有想过放弃,当母亲让我不要耽误她时这个念头就击中了我,而除此之外在很多时候我都有过这种念头,当我明白我和白杨的差距时我想过,当我以为白杨会影响我的学习时我想过···这些白杨都知道的,但是她从来没有提及,她知道我是一个像玻璃一样脆弱的人,她一直在照顾着我这可悲可怜的自尊。就是因为她我们才走了这么久。

·····

我深呼吸了一下,将心头的那股酸楚使劲压下来,我对白杨说,以前我会,但现在再也不会了。

白杨在那头破涕为笑,电话里传来既像哭声又像笑声的声音,白杨说,我知道你不会了。

我说,我以后都不会放弃你了。

白杨说,梁瑞生,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着的。

我说,你记着吧。

白杨说,你这辈子都不能反悔。

我说,不反悔。

母亲后来并未问过我白杨的事情,我也逐渐忘掉了。我只是觉得想念白杨,非常非常地想念。每一天都无比漫长,似乎永无尽头。其实寒假并不长,掐去补课的两头,剩下的时间一个月不到,但是我就连一天都忍受不了了,我无比渴望结束寒假,飞奔到学校去。

在这漫长的等待中我生日到了,离除夕还有六天,其实我并不知道那天是我生日,是白杨告诉我的,大概六点过的时候她就打电话给我了,那时天完全没亮。我哆哆嗦嗦地爬起来去接电话。

她压低声音说,我是偷偷打电话给你的,昨晚上一直没办法打给你。

我还很惊异地问,你为什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

白杨愣了一响说,是你生日啊,你不记得了。

我顿时有些尴尬,我说,没注意。

白杨说,幸好我提醒你了。

我顿时有点感动,哆嗦了一下说,你冷不冷?

白杨说,冷。

我说,那就去睡觉吧。

白杨说,还没说生日快乐呢。

我说,就为了说一句生日快乐才起这么早的?

白杨说,我的礼物都没办法送给你了。

我说,什么礼物?

白杨说,秘密。

我说,那我收到了,你快去睡觉吧。

白杨说,好吧,我爸快要起床了,不能多说了。

白杨挂了电话后,我去翻了一下日历,果然是我生日。

我钻进被窝后就蓦然想起白杨来。起床后我父亲问是谁这么早打电话来,我支支吾吾地答不上来,父亲就没问了。

然而这样的一次电话我们也是很少能打的,自从父母知道后我和白杨就很少打电话了,似乎这样父母就会渐渐忘记似的。这是完全自欺欺人的做法,但我只有这么做才能减少一点对他们的内疚。

在家我没什么事,也不爱走亲戚,每天都在家做作业和看书,小时的玩伴偶尔会来找我玩,除此之外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无所事事的思念中了,这是我人生中最思念人的时段,以后的人生中我再也没有如此思念过一个人。那时觉得思念很苦,很煎熬,但是当我不会思念一个人时顿觉那段时光如此美好,似乎是初夏的阳光,温暖而不炙热,让人无比回想。

当我结束寒假和白杨见面时,白杨可怜巴巴地站在车站外面,她穿着白色的束身长毛衣,头发披在肩后,书包上的小玩偶一晃一晃的,她双手插在衣袋里,肩膀耸着,时而低着头,时而抬起头张望,我冲她挥了挥手,白杨看了我一眼,但是她没有理我,转身就走了,我追上去时才发现白杨的眼圈发红,估计才哭过。我一时也高兴不起来,就闷着头跟在身后。白杨默默地走在前头,我轻轻叫她名字她也没有回答,我的心顿时就被一种薄暮似的戚哀充溢了,在公车上时白杨把头别向窗外,天阴得很,像是要下雪一样,但是一直都这样,雪始终没有下下来。

车走了两站路后,白杨从书包里拿出一条围巾递给我,这是用细毛线织的,浅蓝色,织得很密,拿在手里很有重量,我记得有些女生会用手指粗的毛线来织,一天就能织很长,而我的白杨却用这么细的毛线给我织,不知道她织了多久,也许织这条围巾占用了她所有的空余时间。白杨递给我时鼻子一抽一抽的。

我将围巾拿过来,眼睛似乎起了一层雾花,我透过雾花去看了看白杨,她还是没想说话的样子。

我将围巾围在脖子上,讨好的说,好温暖,这就是你给我的生日礼物吧。

白杨别过头来看了看我,将我的围巾理了理,低着头呢喃说,都要过季了。

我说,不会的,我以后一直都会围着这条围巾。

白杨就把她的手放在了我的围巾上,眼睛默默地盯着我,她的眼睛似乎蓄了一池秋水,看上去干净异常而又深不可测。

我说,你刚才为什么不理我。

白杨把手垂下去,低着头说,感到伤心。

我怔怔地望着白杨,白杨接着说,就是莫名其妙地伤心。

我说,你现在还伤心吗?

白杨点了点头说,还有一点。

我将围巾拿下来围在白杨的脖子上,手突然碰到了白杨的脸,冷冰冰的。

我说,你等了许久吧。

白杨说,就是在那里等时才开始伤心的。

我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给白杨理了理围巾,将白杨的脖子围得看不出一点来。

白杨说,这么久没见到你,想不到见到你后伤心多过开心。

我说,都这样的。

白杨说,为什么电视剧里放的都是开心?

我说,我也不知道。

白杨说,电视剧都是骗人的

我说,也许也有真的。

白杨较真地问我说,那你说说那部是真的?

我一时回答不上来,就敲了敲白杨的头,白杨连忙用手遮住头,然后微仰着脸看着我,看着看着就突然笑了出来,脸上露出了很大的两个酒窝。

到学校时白杨突然问我说,你知道关琳吧。

我说,怎么了?

白杨说,她转到我们班了,我报名时看到的。

我说,那很正常啊,她的成绩本来就能进我们班。

白杨支着头问我,你说她为什么要转到我们班来?

我望着白杨贼兮兮的眼神,问她说,干嘛这么看我?

白杨说,你心坏鬼胎。

我敲了一下白杨的头说,你的脑袋被门挤了吧?

白杨说,我就是感觉不对嘛。

我说,有什么不对的?

白杨就哭丧着脸说,就是感觉不对。

我被白杨弄得哭笑不得,只得捏了捏她的脸蛋。

上课时我发现关琳果然转到了我们班,她坐在第一排,看到我后默然地别过头去,我本来想和她打招呼的,却自讨了个没趣。这次别班有三四个人转到了我们班,都是上次考试考入全级前五十名的,学校每年都会这样,将考得好的抽入实验班,考得不好的换到普通班去。

白杨坐下来时对我说,学校这样太不人道了。

我说,什么不人道。

白杨说,对那些考得不好的啊。

我说,本来就该这样,谁让他们不努力学习。

白杨说,梁瑞生,你太冷血了。

我拿出卷子,对白杨说,你不努力也一样。

白杨问我说,要是我被踢出去了,你会怎么办?

我说,凉拌。

白杨就偷偷掐我大腿上的肉,直把我掐得咧着嘴。

关琳转到我们班后,白桦成了我们班的常客,很快就和我们班那几个贪玩的男生打成了一片。关琳倒是无所谓的样子,只是白杨每天都气得翘鼻子瞪眼睛,我也不知道怎么给白杨顺顺气。

高三下半学期整个班级都陷入了一种血雨腥风的状态,气氛压抑得很,一下课所有人都趴在桌子上睡觉,一上课又像僵尸打挺似地坐起来。我课间十分钟都是不睡的,白杨却每次都在呼呼大睡,她睡觉的样子很可爱,嘴巴嘟着,呼吸从她的嘴和鼻孔里同时进出,有时候她的眼睛还不会闭上,半睁着。我为此取笑过她很多次,白杨后来睡觉就不朝向我了,而是朝向墙壁。

关琳课间也不睡觉,她是我们班学习最认真的人,白桦来我们班也不敢打扰她,只是远远地看着。白桦有时会和我说会话,但是说话时眼睛都瞟向了关琳。

我后来给白杨说起这件事情时,白杨又露出一副哀伤的样子。

我就不敢再说下去了。

有一次白桦又来我们教室,在教室后面和我们班的男生大声说着话,白杨生气极了,怒气冲冲地给白桦说,你给我出去。

白桦回头看了看白杨,什么话都没说,转过头又继续说着话。

白杨像是一个打了败仗的将军,一时委屈极了。

我让白杨坐着,对她说,你管不住的。

白杨一下子泄了气,趴在桌子上生闷气。我望了望白杨,她竟然偷偷地哭了,我一时心疼至极,轻轻拍着白杨的背,白杨嘟嘟囔囔地问我说,我弟弟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我说,你也不听你爸妈的话啊。

白杨说,可是除了和你在一起,别的我都听了。

我说,白桦也只是和关琳的事才不听你的啊。

白杨就叹息了一声。

这时关琳站起来,对白桦说,你跟我出来一下。

然后白桦一下子就收住了嬉笑,默默地跟着关琳走了出去,刚才和白桦一起说话的几个人一下子哄笑起来。

等关琳走进教室的时候,白桦已经回去了。

后来白桦就没来过我们教室。我不知道关琳那次给白桦说的什么,关琳进来时,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白杨突然悠悠对我说,我能管住的人估计就只有你了。

我哭笑不得,对她说,你呀——,然而后面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开学以来白杨每天早上都会带一瓶牛奶到教室,然后分一半给我,她对我说,高三很辛苦,喝牛奶很好。我以前很少喝这东西,喝着很不习惯,后来竟然渐渐习惯了,以至于多年之后,牛奶成为了我早餐的必备。

白杨在桌子下面拿着牛奶悄悄给我碰杯,笑嘻嘻地说,来,干杯。

我也和她碰了碰,然后在桌子下面偷偷喝完,样子看上去十分滑稽。我以为这件事除了我和白杨之外就无人知道,但是想不到许多年之后的同学聚会,我同学竟然拿这件事情取笑我。

我有时会执拗地不喝,白杨就生气,自己也不喝,我往往只好投降。这件事情白杨坚持到了高考之后,就是高考那天她也在考场前拿着牛奶等我,这个姑娘身上有一种异于常人的坚持,这让我自愧弗如。

但是就算坚持如白杨,也终究放弃了我们的爱情。



标签: ,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逝者已矣,生者往前。

    (0) (0)
  2. 文章不错,但小编没能做好分页工作。

    (0) (0)
  3. 感人至深。虽然早已过了那可以肆意飞扬的青春年少时光。还是喜欢读这些青春的故事,好像重温自己曾经年少的 梦。被文字打动的泪水涟涟,情不能自抑、、、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