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直播:两年前被我甩的丑逼,现在是我们学校的校花!

我碰碰猴子的肩膀:“你不是说还有事吗?”

“哦,对。”猴子站起来,清了清嗓子。我知道他要说事,赶紧侧耳倾听。

“大家安静……”猴子气沉丹田,大声说道,网吧立刻安静下来。

猴子嘿嘿直笑:“谢谢大伙帮忙,事已经办差不多了。”

“客气什么。”“就是啊,咱们多好的关系。”“这么说可见外啦!”声音此起彼伏。

“现在,我宣布……”猴子一边说一边踩到椅子上:“晚上请大家吃宵夜!”

欢呼声立刻四起,巨大的喧嚣席卷我的耳朵,大家未必在乎这顿夜宵,可能只是喜欢融入这种氛围。不过,夜宵虽然便宜,猴子却要大出血了,这家伙绝对是个富二代!

“今天晚上夜宵的帐,由我这位朋友来付!”猴子继续大声说着。

我心想谁啊?谁这么土豪,会帮猴子付这个帐?我一抬头,却发现猴子正指着我。

“我这位朋友叫左飞!”

“你……妈……逼……”我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但是很快就被巨大的欢呼声淹没了。

黄杰也站起来蹦达:“有饭吃了有饭吃了!”

就连郑午都拍手大声笑着,兴奋的脸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到底是乐个屁啊喂!

我把正在欢呼的猴子拽下来,在他耳边大声说道:“我可没钱!”

“你说什么?”猴子大声回复。

周围还是一片欢呼,感觉跟在夜店里似的。我继续大声说道:“我没有钱!”

猴子终于听清了,大声说道:“自己想办法!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

“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你说什么?!”

我忍不住了,把猴子拖出网吧,总算安静下来。我说:“我没钱,就200多了。”

猴子指着对面不远处的面皮店说:“看见那店没?”

我点点头。

“一份面皮四块钱,今晚少说七八十人包夜,你花三百多块就够了!”

“我说了我没钱!”

猴子愣了一下:“你没钱?”

我点点头:“真没了,我开学带了一千,到现在只剩二百多了。”

猴子想了想:“我给你凑凑吧。”然后掏出来一张五块钱塞我手里,“够意思吧?你把剩下的零头出了就行。”说完,猴子就回网吧了,我拿着他的五块钱在风中吹成个傻逼。

我想了想,还是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向她老人家哭了一下穷,又申请了一下生活补助金。因为我家条件还行,我爸是个机关的小领导,所以零花钱上不遏制我,而且我妈也知道我不是乱花钱的人。我妈说行,一会儿给我往卡里打过去。

我挂了电话,不一会儿短信提醒余额到账,感叹还是老妈心疼我啊。自从来这上学,因为天天有事,而且也不缺钱,我还没怎么回过家,我妈给我打过好几次电话了。

取了钱,又到面皮店预约了八十份凉皮,让他稍晚时候送到对面网吧就行。搞定以后,我就回去网吧找猴子,猴子开心地说我就知道你能搞定,你是咱们这里面最有钱的了。我说我再有钱也比不上你付了三千多块钱的账单啊。

猴子一脸悲伤,一撩衣裳说:“我那是割了肾……”

“得得得,不扯这个了,你不是说明天动手吗?咱们好好计划一下吧。”

“嗯,你找黄杰。”

“等等,我打完这局……”

“不行。”我扑过去把黄杰的机箱电源关了。

……

半个小时后,我和郑午把黄杰押回了学校,他拿着我和郑午提供的人员名单勾勾画画,最后说道:“和上次计划差不多,没什么变动,就是加了一些人而已。老规矩,明天上午第二节课一上咱们就动手。”然后告诉我和郑午分别带人打哪个班。

“郑午,梁麒交给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换上战袍。”郑午得意洋洋,还拿着从梁麒那里收缴来的甩棍来回挥舞。

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话。论对梁麒的恨,没有人比我更甚,我想亲手对付他,我知道我一个人打不过他,不过我和张峙联手的话肯定没有问题——当然我指的是我俩都在全盛状态,可惜我俩现在都伤痕累累,到了明天也恢复不过来的。

我暗自琢磨,明天早点收拾了我的对手,然后就过去帮郑午的忙。

“行,你们各自去和自己的兄弟商量一下,我再去找找阳泽城、李百宇他们。”

黄杰走了以后,我和郑午也各自行动,趁着下课把自己的兄弟都叫到一起,让大家明天都拿上家伙,如此这般的安排了一下。听说要报仇,大家都兴奋不已,中午真是被打成狗了,唯有张峙奇怪地说:“这么快就报仇?其他人也安排好了?”

我说:“放心吧,都安排好了,到时候各有各的对手,保证一举把他们干掉。”

他们都见过九太子的覆灭,知道我这么说肯定是有把握,大家的士气也就更加旺盛了。

这次行动也很简单,我这边有二十来人,郑午那边有二十来人,阳泽城、李百宇他们有二十来人,高二的程山也有二十来人,加起来都快一百人了,比丁笙、梁麒他们稍多一点,再加上我们是突然袭击,有充足的准备,拿下丁、梁应该不是问题。

这就是猴子,没有充分的把握就绝对不会动手!

等大家散了以后,张峙问我为什么不是我们去打梁麒,我说梁麒已经被郑午包圆了,你要是想打他,那就赶紧解决了咱们的对手,或许还来得及喝一口汤!

“行。”张峙握着拳头,眼睛里冒着熊熊火焰,这家伙一发起怒来可不是好惹的!

因为这次计划涉人颇广,不像打九太子那样满共只有二十来人,我一再告诉大家一定要保守秘密,就算吹牛也等明天过了以后再吹。我甚至没有告诉王瑶她们,不是信不过,而是女生嘴巴大,怕她们一不小心就说出去了。反正今晚王瑶还来男寝,到时候再告诉她也行。

晚自习的时候,猴子也回来了,一方面程山已经拉拢完毕,不需要在网吧杵着了,一方面明天就要开战了,他也得准备准备。在计划里,他和黄杰占有很重要的一环。

不过,晚自习开始没多久,走廊里就传来吵架的声音,几乎整个年级都能听见柳依娜骂人的声音:“你还知道回来?我每天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你怎么不死在网吧里啊?你要是想分手你就说啊,我还不想天天在学校守活寡呢!”

我肯定不能不劝架,于是就出了教室,结果发现王瑶、张璇、林可儿她们都出来了,看来是抱着和我一样的心思。再看那边,柳依娜已经趴在猴子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而猴子则轻抚着柳依娜的头发,我们几个都是“……”的表情,虽然小夫妻就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可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我们几个刚要回去,就听见柳依娜又叫了起来:“你个杀千刀的竟然睡着了?!”

……

晚上回到宿舍,我以极快的速度洗涮、收拾好,然后开始等王瑶,这是我一天里最快乐的事情了。想到过了明天以后,王瑶就不会再在晚上来陪我了,说实话心里也有点小遗憾。

百无聊赖,我就逗小媳妇马杰,问他以后准备嫁给谁。要是平常,他还跟我闹一会儿,结果今天晚上不知怎么,似乎提不起精神,也不大理我,不一会儿就上床睡了。我没多想,就自己在那玩手机,不一会儿就听见马杰在被窝里哭。

我吓了一跳,一掀他被子,果然两眼红肿。

“你搞什么,谁欺负你了?”

马杰擦擦眼泪:“你。”

“靠,我什么欺负你了?”难道我天天叫他洗衣裳他不高兴了?

“飞哥,我是你兄弟不?”

我愣了一下:“是啊。”

“那你打架怎么老不叫我呢?”

我一下明白了,怪不得中午我把事情一说他就不理我了,闹了半天是怪我没有带他一起去打架。我乐了,一拍他脑袋瓜子:“没见过你这么赶着上趟的。行,要是不嫌怕,明天就跟哥哥去打架!”

“嗯!”马杰大声的应,擦了擦眼泪跳下床,总算是又笑起来了。

和马杰闹了一会儿,身穿风衣的“钮钴禄氏•瑶瑶”就来了。

王瑶把风衣一脱,瞅着我说:“你不是中午才挨过打吗,瞧着你咋这么喜庆呢?”

我嘿嘿一笑:“赶明咱就能翻身农奴把歌唱啦!”

王瑶问我咋回事,我就一五一十地告诉她了,也没避着我们宿舍的人,这么长时间我也算了解他们了,一个个都是老实人,不会也不敢出卖我。

王瑶听完也乐了:“真棒,明天算我一个。”

我知道王瑶能打,但还是不放心,就劝她别去,就算丁笙和梁麒不敢动她,不代表那些个愣头青不敢动她。王瑶根本不甩我,我就知道她已经定了,我哪能管得住他啊,只好说你去也行,明天必须和我一起。这样的话我还能护着她点。王瑶答应了。

说完这个,我又说我身上疼的不行,你再给我擦擦药吧。王瑶说林可儿中午不是擦过吗?我说她那手劲儿你也知道,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王瑶说扯,郑午给你擦的。我一听,就说你中午真的也在啊,怎么不过来呢。王瑶赶紧说我没过来,我搁窗户上看见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