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犯罪推理悬疑小说心理罪系列之一:心理罪画像

《心理罪》。非常好看的犯罪推理悬疑小说,属于一看就停不下来的那种,被公认为犯罪心理类小说中最优秀的一部。根据真实案件改编而成,变态连环杀手+人性复杂+侦查反侦查斗智斗勇。作者是公安学校教师,精通犯罪心理学和刑侦学。看完了解了犯罪心理学这门刑侦学的前沿学科。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1041327208cad2140o

《心理罪》系列迄今为止已成书五部:

前传 《第七个读者》
第一部《心理罪 画像》
第二部《心理罪 教化场》
第三部《心理罪 暗河》
第四部《心理罪 城市之光》

《心理罪 画像》

作者:雷米

内容简介:

一个喜欢把牛奶和人血搅拌在一起喝下去的杀手,他是有特殊的疾病还是传说中千年不死的吸血鬼?

C市连续发生四起强奸杀人案,被害人都是25至30岁之间的白领,这到底是报复杀人还是简单的劫色?

一个品学兼优的研究生,却忽然之间发疯似的攻击自己的同窗好友,他是被人催眠还是蓄谋已久杀人灭口……

书评:

在我看过的众多国内犯罪推理小说中,《心理罪》无疑是最优秀的一部。作者用细腻和专业的笔触讲述了一个扑朔迷离的犯罪故事:主人公方木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但他熟知犯罪心理画像这门刑侦学的前沿学科,在他和变态杀人狂惊心动魄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人性的丑恶被深刻地揭示,同时也彰显了正义的力量。
——恐怖大王 李西闽

在《心理罪》中,雷米创造了一个血肉丰盈的人物——方木,如果说叙事的线索构成这部小说硬朗的结构,那么关于方木这个人的一切,则形成了小说的骨血和灵魂,他的命运牵动着我们的每一根神经。
——著名恐怖小说家 大袖遮天

想放松消遣,我会去看朱德庸的漫画;想陶冶情操,我会去看钱钟书的《管锥篇》;想全神贯注,我会去看雷米的《心理罪》,那种步步逼近的紧密节奏,让我废寝忘食,欲罢不能。
——著名恐怖小说家 七根胡

我们心甘情愿跳进雷米布置的迷宫,爬出来后,闭上眼睛,以为结束了,结果小说中的那些人物,尽在我们身边,早日把这部小说拍成电视剧吧!
——著名恐怖小说家 一枚糖果

如果你自诩推理高手,如果你自认深谙人性,如果你不能把持情绪,那么请郑重考虑是否该阅读《心理罪》
——我性随风

《心理罪》集中了很多畅销小说的特质。快速、清晰、冷峻的叙述,严密细致的铺垫,恰到好处的包袱抖露,以及合拍的分析穿插其中。作为日常的消遣也好,作为犯罪心理学的知识普及读本也好,都有着它不可抗拒的魔力。它能把复杂的理论通过故事解释得深入浅出,又不会让解释占据过重的份额。读者成了故事的参与者。这也是作者高明的地方。
——老猫

书中并没有给任何人乱贴善恶标签,只通过他们的言行与心理,去探寻他们内心世界形成的原因。人物因此得以丰满,甚至栩栩如生,一点不会因为人性复杂而不可理解。正相反,人性的共性,反而让我们更能感同身受,融入作者虚构的故事中去。——雷米做到了这一点,就足够吸引我坚定地做心理罪的粉丝。我很荣幸我读到这样的书。
——五湖旧遗逸

我想,每一个写作者都应当具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在你写下文字的同时,要对那些可能会受你的文字影响的人们负责。所以,恐怖也好,悬疑也好,永远只能是外衣。我们要用作品表达出对人性善良一面的追求与赞美,扶助羸弱者,警示骄横者,给苦苦徜徉于尘世间的饮食男女们些许安慰。
——雷米

正文:

与怪兽搏斗的人要谨防自己因此而变成怪兽。如果阁下长时间的盯着深渊,那么,深渊也会同样回望着阁下。
——尼采

序 怪物

昨天晚上,他们又来找我了。

他们还是照例不说话,默默地站在我的床前。而我,照例还是僵在床上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那些烧焦的、无头的躯体围在我的周围。而他,依然在我的耳边轻轻说出:其实,你跟我是一样的。

我已经习惯了和他们在夜里相遇,可是,仍然大汗淋漓。

直到他们一言不发的离去,我才重新听见杜宇在对面那张床上平静的呼吸。

窗外清冷的月光静静地泼洒进来,宿舍里的火焰早就消失不见了,有点冷。

我费力地翻了个身,手摸到枕头下那把军刀,感觉到粗糙、略有起伏的刀柄,呼吸慢慢平静。

我又重新沉沉睡去。

偶尔我也会回到师大看看。我会坐在男生二宿舍门前的花坛上,那里曾经有一株很老的槐树,现在是各种五颜六色,叫不出名字的鲜花,在微风中轻薄无知的搔首弄姿。我常常凝望着眼前这栋七层高的现代化学生公寓,竭力回想它曾经的样子。颜色褪尽的红砖,摇摇欲坠的木质窗户,油漆斑驳的铁皮大门。

以及那些曾经在这栋楼里进出的年轻面孔。

突然间,我会感到深深的伤感,就好像被一种脆弱的情绪猛然击中。而记忆的闸门,也会在不经意间悄悄打开,绵绵不绝,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你认识我,你会感到我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大多数时候,我都尽可能独处。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路,连听课,都避免跟其他人坐在一起。

不要靠近我。我常常用眼神阻止那些试图了解我的人。所有人都对我敬而远之,而我,却熟悉身边所有人的脾气、秉性、生活习惯。如果你在教室里、食堂里、校园的路上,看到一个面色苍白,看似漫不经心,却在不住的打量别人的人,那个人,就是我。

我住在J大南苑五舍B座313房间。我的室友叫杜宇,法理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大概是因为同住一室的原因,在法学院里,他是为数不多的经常跟我说话的人。他是个心地善良的人,看得出他处心积虑的想和我搞好关系,也让我在法学院里显得不那么孤独——尽管我并不在乎这一点——不过,我并不拒绝和他偶尔聊聊天,包括他那个娇气得有点夸张的女朋友。

“喏,一起吃吧。”

我正端着饭盆,一边吃着里面拌着辣酱的刀削面,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上的一张图片和下面的文字说明,没有留意杜宇和他女朋友是什么时候走进宿舍的。

那是一串刚刚烤好的羊肉串,上面洒着辣椒面和孜然粉,黄色的油流淌下来,散发出一股焦糊的味道。

我想当时我的脸一定比身后的墙还要白,我直愣愣地看着伸到我面前的这串烤羊肉,喉咙里咕噜噜的响了几声后,就把刚刚吃了一半的午饭,吐回了手中的饭盆里。

我捂着嘴,端着盛满还在冒着热气的呕吐物的饭盆夺门而出,身后是张瑶诧异的声音:“他怎么了?”

我无力的斜靠在卫生间的水池边,草草的用水撸了把脸。抬起头,墙上污渍斑驳的镜子里映出一张被水和冷汗浸湿的、苍白的脸,眼神呆滞,嘴角还残留着一点没有洗去的呕吐物。

我弯下身子又干呕了几声,感到胃里空荡荡的,实在没有什么可吐的了,就颤抖着勉强站起来,凑近水龙头喝了几口凉水,在口腔里转了转,吐了出去。

把饭盆扔进垃圾桶,我摇摇晃晃的走回了寝室。

寝室里一片慌乱,张瑶弓着腰坐在杜宇的床上,地上是一大滩呕吐物,屋里弥漫着一股酸腐的味道。杜宇正捏着鼻子,把一只脸盆扔在她的面前。

看到我进来,张瑶抬起满是冷汗、泪水的脸,用手指指我,想说什么,却被又一阵剧烈的呕吐把话压了回去。

杜宇尴尬的看着我:“刚才瑶瑶也不知你怎么了,看到你正在电脑上看什么东西,很好奇,就过去看了一眼,结果就……”

我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到电脑桌前。那是我正在浏览的一个网页,上面有几张图片。其中一张是一个已经腐败的头颅,头面部及脖子上的皮肤已经被剥掉。另外三张分别是被害人被砍掉四肢的躯干和左右臂。这是2000年美国威斯康星州发生的一起杀人案的现场图片。我把这几张图片下载到硬盘上的“过度损毁”文件夹中。

我站起身,走到张瑶身边,弯下腰说:“你没事吧。”

张瑶已经吐得虚弱不堪,看见我,惊恐地挣扎着往后缩,“你别靠近我!”

她抖抖索索地抬起一只手,指指电脑,又指指我,嘴唇颤抖了几下,终于在牙缝中蹦出两个字:“怪物!”

“瑶瑶!”杜宇大声喝止道,一边不安的看了看我。

我对他笑笑,表示不介意。

我真的不介意。我是怪物,我知道。

我叫方木,在两年前的一场灾难中,我是唯一的幸存者。



标签: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第七个读者才是第一部,画像是第二部

    (0) (1)
  2. 雷米的书全看了,喜欢,期待他的新作品。

    (2)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