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如果阿尔太遥远

我希望有一天能陪你去看望亲爱的文森特・梵高,但现在,我能做的,就是把这漫天阳光送给你,装进你心里。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10945983148417243l

如果阿尔太遥远

文/蒹葭苍苍

1、那个叫阿尔的南部小镇,有梵高画里最灿烂的阳光

灵葱二十四岁的春天有点惨。恋爱失败,工作不顺,沙尘暴漫天肆虐。

她拖着行李箱,从林家南家里走出来,站在漫天黄沙里,不知该往哪里去。她的家在西南平原,此时正春暖花开。可她不能回去。她放弃家里安排的工作要跟林家南来北方时,家里人各种反对,可她死倔,家里人没能制伏她。最后,妈妈撂下一句:“你要是哭着回来,我可不会给你开门!”

她也有一心向往的地方,比如法国,那个叫阿尔的南部小镇,有梵高画里最灿烂的阳光。她还想去梵高的墓前献一束花。他是她最喜欢的画家。

如果说法国太远,那近的地方也有,比如云南,一个叫绿甸的古城。

十八岁时,高考之前的一个阴雨天,她在杂志上看到一幅画,一座院子的角落,古色古香的木楼,花坛里红的紫的黄的花,一朵朵开得灿烂。花坛旁,一条雪白的狗和一只漆黑的猫正躺着晒太阳。还有一个少年,他坐在一把藤椅上,埋头看书。少年只露出半张脸,但灵葱却莫名心动。她天真傻气地猜想,他有一双什么样的眼睛?看的又是什么书?

去法国需要很多钱,去云南需要很好的心情。她都没有。

朱珠在电话里说:“来我这儿呀。这边的清俊小哥多得很,任挑任选。”

朱珠是灵葱大学时的好姐妹,一起做过许多疯疯傻傻的糗事,感情深厚互不嫌弃。她人在江南,有男友但是在不同城市,她一个人住,看来是目前最合适的投靠对象。

灵葱买了机票直奔江南。

她一下飞机就接到朱珠的电话:“亲爱的,你到机场了吧?我不能来接你了啊。我的爱情出危险了,我要去捍卫!钥匙我放在物业了,房租交到年底了,你安心住着!多保重!”

一瞬间,灵葱有点懊恼。她飞了两个小时,降落在这里,不是为了住交了房租的房子,也不是为了邂逅帅哥。她是需要贴心姐妹慰问她受伤的心灵啊!她再一想,也罢了,救爱如救火。看来她只好一个人担当失恋的悲伤,独自走一段黑夜漫漫的路了。

她失恋的原因是她看到了林家南和发小的聊天记录。发小称赞灵葱漂亮能干,说林家南有眼光。林家南说,那当然,她不但漂亮能干,而且家境也不错。林家南还特意强调,我可是综合权衡后才选的她!

灵葱很恼怒,很失望。她选择林家南,千里迢迢跟他来到北方,纯粹只因为――她爱他。至于他是否帅气能干,家庭如何,工作如何,她从未将它们独立出来,作为权衡的因素。她的爱如此纯粹,她不能接受林家南这么现实的权衡。

她也不能理解,决定一份爱情,真的需要这么多权衡吗?

2、谁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啊

朱珠住的小区很老旧,但花园很美。这是北方阴冷的春天里,不容易见到的勃勃生气。灵葱深呼吸,恍然觉得,这样好的春日气息,用来失恋实在好浪费啊。

昨夜下过雨,浅绿的草地上,躺着几朵从枝头坠落的红山茶,花朵硕大,皎洁鲜艳初开。这么好的花!灵葱满心惋惜。她冲过去捡,一朵两朵三朵,没地方放,她便取下了帽子――那本来是用来抵挡沙尘暴的。

一个大男孩走过来,一朵白玉兰落下来打在他的肩上,他接住了,准准地抛进灵葱的帽子。“这花有淡淡的香气。”他说。

他看来和她差不多大,但眼神澄澈柔和宛如少年。灵葱觉得这张脸似曾相识,但她分明从未见过他。

灵葱之前的工作是建筑设计,虽然辞职了,但手上还有一堆私活。即使失恋了,工作的节奏也不能乱。

几天后的晚上,灵葱画图画累了,下楼到花园透气,她想找人聊聊天,说说话。可她拿出电话,却不知道打给谁。她想起林家南,她闻到花木香,她有点伤感,她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从和风吹拂的平原(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跑到沙尘暴肆虐的北方,如今又独自坐在春寒微微的江南?

她听到有人喊她:“喂,你好。”声音温和,欠标准的普通话。

她抬头,是那个大男孩,他的脸在灯影里模糊不清,一双眼睛宛如星辰闪耀。

她微微一笑:“你好。”

他在她身边坐下,姿态自然而又磊落,他说:“你是刚搬来的吧?住1406?”

灵葱点头,她闻到他身上有什么气味,葱花味?鸡蛋味?油烟味?好像都有。

“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很难过的样子呢。”他又问。

“失恋了呀。”她说。

他居然如释重负,眨眼一笑说:“那就好,我还以为是什么糟糕的事呢。”

“还有什么事比失恋更糟糕?”灵葱反问,尾音微微上扬,她有点愉悦。这是她今天第一次开口和人说话,对方也还算眉清目秀温润养眼。

“哈,那倒也是。“他侧头看她,又说,“哦。我叫阿木,就住在1407,是你的邻居哦,需要帮忙就过来叫我。”

阿木又告诉她,他在小区对面那家叫“云南菌子鸡”的餐馆里当厨师,要是灵葱来吃饭,报他的名字可以打八折。

灵葱笑着道谢。心里却不以为意,她哪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呢?水电有问题她会找物业,小偷光顾她会打110,煤气大米都是送货上门。而且,她也不爱吃鸡肉,妈妈炖的鸡都很老,口感像木屑。

再说,谁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啊。

3、她被打动了,为他的热情和天真

虽是这样想,但人在异乡,能得到如此关怀终归还是欢喜。

所以,没过几天,灵葱就去了“云南菌子鸡”。她想尝尝阿木的厨艺。

菌子鸡的口味出乎意料的好,完全没有她讨厌的木屑口感。她连续几天都去,吃不完剩下的就打包带回来煮面。她不想说出阿木的名字求打折。她和他非亲非故无交情,她不好意思利用他。   但每次结账,收银员打出来的小票,都是八折后的价格。

几天后的上午,灵葱到1407去敲门,她想当面谢谢阿木。开门的是一个短发圆脸的清秀妹子,灵葱认得她,她是“菌子鸡”的服务员。妹子眼神犀利,直接问灵葱:“你找阿木吗?有什么事?他还在睡觉。”

“没什么事,我只想谢谢他。”灵葱竟然心虚。

她猜测妹子和阿木的关系,男女朋友?憨憨的男孩和犀利的女孩,互补组合,但男孩可能会吃亏。她想起阿木清澈的眼睛和单纯的笑容,胸口奇妙地柔软了一下,不知是同情还是心疼。

她不再去“菌子鸡”吃饭。

陆陆续续的,灵葱看到更多人在1407进进出出,好像都是餐馆的服务员。她这才明白,那是餐馆的宿舍。可这种老式小区房,最多也不过两室一厅,十几个成年男女怎么挤得下去?恐怕比鸡兔同笼还难受吧。

灵葱在花园里又碰到了阿木。他像是刚冲过凉,头发微湿,身上透着一股薄荷味。

“你怎么好久没来吃饭了?”

灵葱随口敷衍:“我懒得下楼,都是随便买点菜自己做。”

阿木眨眨眼,清澈的眼里掠过一丝狡黠,说:“我发明了一道新菜,正想邀请客人试吃呢!你来怎么样?免费赠送的哦。”

“免费赠送”并不能吸引灵葱,她只是想吃他做的菜。她长这么大,除了妈妈,还没有一个人做的菜能让她留恋。林家南只会煮面条。

灵葱等待试吃新菜的时候,邻桌的客人嚷了起来,说汤里有黄蜂,要服务员小妹叫老板来。老板跑过来,一脸肯定地说:“不是大黄蜂呢,你看,是切得很小的菌子丁!”

客人很恼火:“你瞎眼了吗?还有翅膀呢!后天就是3月15日,我发给大家看看,究竟是黄蜂还是菌子丁!”客人拿出手机准备拍照。

老板慌忙拦住客人:“别急别急,好说好说。”同时也大嚷起来:“喊阿木来!”

阿木小跑出来,老板对客人说:“这位是厨师,他做的汤,一定是菌子丁,不信让他吃给你看。”

阿木愣了愣,并不争辩,伸手去拿筷子。

一股莫名的力量推动灵葱,她冲过去夺下阿木的筷子,对这老板咆哮:“明明就是黄蜂!你自己怎么不吃!”

围观的客人也来助阵。

“就是,真过分!”

“道歉,免单!”

“曝光!”

事情以道歉免单平息。但灵葱很生气,她冷眼瞪着阿木,他也太憨太傻了!这都能忍?她掉头走出餐馆。家里还有面包和苹果,她狠狠地啃。啃着啃着,她又觉得自己也太无厘头了,这关她什么事啊?

灵葱画图纸时,门铃响了。

门口站着阿木,他手里捧着白玉兰,一朵朵用白色棉线串了起来,成了一个花环:“这个是我串的,今天谢谢你。”他的眼神闪闪的,幽幽暗香在空气里飘浮。

她接过花,怂恿他:“你厨艺那么好,到哪里干都行,何必跟着这种老板?”

“他是很抠门,但我刚来这边时吃了不少苦,是他收留了我,也教了我很多东西。再说餐馆也缺人手。”他又递过来一张小纸片,“这是我的电话,需要帮忙的话,尽管打给我。”

他又这么说,她是看起来急需被帮助的可怜虫吗?她真不该告诉他她正在失恋,这个忙他帮不了。不过,她被打动了,被他的热情和天真。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