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犯罪推理悬疑小说心理罪系列之三:心理罪暗河

第十二章 百鑫浴宫

某电视连续剧拍摄现场。

一身时髦打扮的裴岚拖着一只拉杆箱,边走边擦拭着眼角,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从后面追上来,一把抓住裴岚的胳膊,激动地说着什么。裴岚摇头、哭泣,最后把头埋在男子的胸前,双手环绕住他的腰。。。。。

“停!这一条过!”一个导演模样的家伙从监视器前站起身来,从脸上的表情来看,似乎并不满意。

“准备下一场。”导演转向裴岚,“裴岚,情绪再饱满点,OK?”

“嗯。”裴岚懒懒地应道。化妆师急忙上去给她补妆,裴岚的视线却被片场外缓缓驶来的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吸引住了,脸上也有了一丝亮色。

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女人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号的保温壶。男人是梁泽昊,他一边熟稔地和剧组工作人员打招呼,一边指示保姆把保温壶送到裴岚的化妆车里。走到裴岚面前,梁泽昊笑嘻嘻地问道:“宝贝,今天好么?”

不等裴岚回答,旁边的一个女演员插了一句:“梁哥,又来送汤了?对裴姐真好呀。”

“是啊。”梁泽昊上下打量着她,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对方高耸的胸部上,“紫嫣最近又漂亮了啊。”

女演员咯咯地笑起来,故做媚态地瞟了梁泽昊一眼。裴岚面露愠色,把脸扭向另一边。

女演员不无得意地撇撇嘴,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不妨碍你们聊天了”,就扭着腰肢款款离去,走出几步,不忘又意味深长地回头抛了个媚眼。

梁泽昊一直色迷迷地看着女演员的臀部,直到忍无可忍的裴岚干咳了一声,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见裴岚的脸色很难看,梁泽昊低声说了几句好话。哄了一会儿,看裴岚的脸上丝毫没有放晴的迹象,梁泽昊也没了耐心,说了句“记得过来喝汤”,就一头钻进化妆车里。

裴岚不用猜就知道梁泽昊干什么了,想到他又和那些急于攀上高枝的女演员们打情骂俏,心中越发妒恨。草草打发走化妆师,感到胸闷气短的裴岚站起身来,想出去走走,刚迈出几步,就听到周围一片尖叫和按动快门的咔嚓声。

是围在片场外的影迷。裴岚的脸上迅速更换为自信、欢快的笑容,步履轻盈地走过去。

此刻,也许只有这些狂热的人才能慰籍自己的心灵,裴岚耐心地接过一个个本子,龙飞凤舞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忽然,她想起曾在另一个简陋无比的本子上签下的名字,还有那个有着锐利却温暖的眼神的警察。

那一瞬间,她的心也跟着暖了一下。

虽然还没到放学的时间,第六小学门口却已经挤满了等候的学生家长,各式各样的汽车、电动车、自行车满满当当地排列在马路两侧。路过的行人们无不侧目,了解原委后,却都报以宽容的一笑。

儿童频频失踪的事情已经传到了C市,谁也不想让厄运降临到自家宝贝的头上。

街边的一家快餐店里,方木一边盯着人头攒动的第六小学门前,一边小口啜着已经冰冷的杯装豆浆。收银的女孩子不是好奇地看看这个奇怪的客人,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多小时,除了吸烟,就是喝那杯似乎永远也喝不完的豆浆。天气已经很冷了,快餐店的窗户上蒙着一层水汽,他不时用手擦出一块儿干净的玻璃,似乎是在外面寻找着什么人。女孩子低头看看手里叠得整整齐齐的毛票,心想一定有人欠他钱。

时针慢慢走向下午五点,女孩子有点急了,再过一会儿,第六小学就该放学了,有不少家长都会带着孩子来这里吃点东西,这家伙在这里占着座位,要影响生意的。她正在犹豫着该怎么让他离开的时候,客人忽然起身,一路小跑冲出了门外。

方木在等候的家长中挤来挤去,瞄准一个穿灰色风衣的男子,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

老鬼回过头来,看到是方木,脸上立刻露出一副刚撞了墙似得表情。不等方木开口,他就连连小声告饶:“别在这儿,别在这儿——我儿子就快放学了。”

女孩子刚刚收走那讨厌的客人留下的豆浆,就看见他又拽着一个满脸苦相的男子走了进来。女孩子本能地问了—句“先生来点什么”,却被他毫不客气地一句“等会儿再说”草草打发掉。女孩子撅撅嘴,一脸不高兴地回到收银台前。 i

方木把老鬼按坐在椅子上,直截了当地问道: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没听到啊。”老鬼目光游移, “我每天也挺忙的……”

“我你打听的事情,有消息么?”

“没有。”这个问题老鬼回答得倒干脆利落,说罢就欲起身,“对不起啊——我得接孩子去了。”

方木不由分说,又把他按在座位上。老鬼有些急了,看到方木冰冷的眼神,又软了下来。

“你放我走吧,老大”老鬼冲方木连连作揖, “我那前妻的脾气你也知道,一个月啊.我只有今天能看看孩子……”

“好啊。”方术慢条斯理地点燃一根烟, “那就跟我说实话。”

老鬼小声骂了一句,看看手表,又换上了一副无赖的嘴脸, “你先给我买杯水——我要喝珍珠奶茶。”

“行。”方木站起身来,一只手指着老鬼的鼻子, “你要是敢跑……”

“哎呀,我不敢啊。”老鬼不耐烦地挥挥手,眼睛始终盯着校门口,“你就快点吧。”

付钱的时候,收银的女孩冲他翻了个很大的白眼,方木有些莫名其妙。当他看到女孩把所谓的“珍珠”倒进塑料杯子时,心中不由得一动。奶茶冲好后,方木向女孩要了一根最粗的吸管,回到了座位上。

老鬼好像真的渴坏了,也不顾烫嘴,连喝了几大口,边嚼着“珍珠”边嘀咕:“你别说,这玩意儿还真好喝。”

“说吧,你都打听到什么了?”

“那个姓丁的没下落,最近谁也没看到过他。估计是跑了。”老鬼压低声音,“至于老邢的事儿,道上的人都知道他被摆了一道,听说跟老邢正在查的案子有关。”

“什么案子?”

“具体的不知道,据说跟丢小孩的事有关系。

方木想了一下,又问道:“庄家是谁?”

“具体的不清楚,只知道是本地的。”老鬼看看四周,低声说道,“方警官,你这人不错,我好心提醒你一句。。。”

“嗯?”

“那伙人不好惹,据说根子很深。老邢那样的人物都能被扳倒,更何况你了。”老鬼颇有些苦口婆心的味道,“我看你就别趟这趟浑水了,别把自己也撂进去。”

“哦?”方木挑起眉毛,“这么说,你还是知道些内情啊。”

“没有没有。”老鬼慌忙移开目光,“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跟我说实话。”方木眯起眼睛,慢慢地说道,“你应该清楚你骗不了我。”

老鬼干笑几声,表情却更加紧张。为了掩饰,他端起奶茶大口吸着,忽然,他被一口奶茶呛住了,紧接着就两眼圆睁,用手在喉咙上抓挠起来。

方木扫了一眼堵在吸管里的“珍珠”,一动不动地看着老鬼在面前挣扎。

老鬼的脸已经憋成了紫色,眼珠几乎要爆出眼眶。他站起身来,不顾一切地用手指在嘴里胡乱抠着,下巴和胸前全是黏糊糊的口水,可是那粒要命的“珍珠”依旧卡在气管里。收银的女孩子想过来帮忙,却被方木做出的严厉手势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老鬼狂怒地瞪着方木,想跑出去找人。刚站起来,方术就一脚把桌子踹过去,正顶在老鬼的胸口。刚站起来,方木就一脚把桌子瑞过去,正顶在老鬼的胸口。方木死死地瑞住桌子,老鬼被顶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又说不出话,连连对方木合十作揖。方木从衣袋里掏出记事本和笔,扔在他面前。老鬼飞快地抓住笔,在记事本上草草写了几个字后,抬头冲方木疯狂地比划着自己的喉咙。

方木松开脚,绕到老鬼身后,双手环绕他的腰,然后左手握拳,拇指顶住老鬼的胸廓和上腹,用右手抓住左拳,快速向上压迫老鬼的腹部,如是几次后,老鬼终于剧烈地咳嗽起来,一颗“珍珠”也被他吐到桌面上,弹跳了几下后,滚到墙角处。

等到他的咳嗽声稍微减缓些,方木拿起那杯奶茶示意他漱漱口,老鬼连连摆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敢了,不敢了。”方木笑笑,让看傻了的女孩子端一杯清水上来。

老鬼喝了几口水,脸色也恢复了一些。方木递过去一根烟,问道:“没事吧?”

“没事。”老鬼仍然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妈的,差点把我憋死。”

方木拍拍他的肩膀,翻开记事本,指着歪歪扭扭的“百鑫”两个字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没意思。”老鬼闭上眼睛,向后一靠,“瞎写的。”

方木没有做声,而是一直盯着老鬼的脸。

“你盯着我也没用。”老鬼把脸转向另一侧,“我可不想死得太早。”

这时,一大群小学生涌进了快餐店,叽叽喳喳地买鸡翅、酸奶、冰淇淋,其中一个小学生无意中向这边扫了一眼,迟疑地叫了一声:“爸爸?”

老鬼的身子一震,立刻睁开眼睛,满脸堆笑:“洋洋!”

洋洋满脸狐疑地走过来,很不友善地盯着方木。老鬼眉开眼笑地蹲下,一把抱住儿子。

“想吃什么?爸爸请客!”忽然,老鬼脸色一变,“就是不许喝珍珠奶茶。”

洋洋挣脱了老鬼的怀抱,又看了看方木,皱起眉头,“他是警察吧。你又犯什么事了?”

“没有啊。爸爸一直在……你知道的……”老鬼急得语无伦次,“爸爸跟你发过誓的……”

“你爸爸没做坏事。”方木开口了,他也蹲下身子,拍拍洋洋的头。“他在帮警察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什么任务?’’洋洋还是半信半疑。

“我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是秘密任务。”

“行,其实我爸挺能干的。”孩子还显得挺大度,“那我要不要装作不认识你们?”

“那倒不用。”方木笑笑,“你去买吃的吧,叔叔请客。”

洋洋兴冲冲地跑了。老鬼松了口气,操眉搭眼地说了句“谢了”。方木没回话,伸手从钱包里掏出五张百元大钞递给他。“线人费。”

老鬼没客气,大大咧咧地揣进兜里,转身要走,方木又叫住他,“等等。”

老鬼摆出一脸苦相,“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方……”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