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犯罪推理悬疑小说心理罪系列之三:心理罪暗河

女孩吃饭时快且专注,似乎眼前除了食物以外,再没有值得关注的东西。看她狼吞虎咽的样子,方木不由得想起了第一次见到米楠时的情景。

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想到这些,方木心下一片怅然。回过神来的时候,盘子里的菜已经被女孩消灭了一大半。方木看看手里的大半碗米饭,赶紧夹了点菜。正准备往嘴里扒饭时,却听见女孩发出一阵压抑的咳嗽声。方木抬起头,只见女孩的脸被憋得通红,满嘴的饭菜正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喷射出来。方木急忙起身在她后背拍击几下,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之后,女孩干呕几声,最后“哇”的一下把刚刚吃下的食物都吐在了桌子上。

小小的客厅里顿时弥漫起一股酸腐的味道。方木在女孩的手里塞了一杯水,又捏着鼻子把女孩的呕吐物清理干净。手忙脚乱之余,心里不由得怨气丛生。他忍不住回头低喝道:“吃那么急干吗?又没有人跟你抢!”

女孩吐得无精打采,握着那杯水,垂着头坐在桌前。听到方木的斥责声,整个人似乎缩了缩。她的身上裹着方木的旧毛衣,看上去越发瘦小。看到她的样子,方木为自己的粗暴感到有些后悔,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闷闷地陪她坐在桌旁。几分钟后,呕吐物的酸腐味道渐渐散去,另一股难闻的味道却不住地钻进方木的鼻孔。他意识到这种味道是从女孩的身上散发出来的。他想了想,起身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有一只浴缸,方木粗略地检查了一下,还能用。他放了满满一缸热水,然后把女孩拉进来,挨个指点道:“这是浴液……这是洗发水……毛巾就用这条好了……干净的衣服在这里。你好好地洗个澡。还有……”他掏出一管杨敏拿来的外用膏剂,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洗完澡之后,抹在那里……”他用手大致比划了一下,“……明白了么?”

女孩毫无反应,只是呆呆地看着浴缸里袅袅升起的热气。

方木轻叹口气,转身走出了卫生间。

他坐在客厅里吸烟喝茶,不时侧耳听听卫生间里的动静。最初,卫生间里一片寂静。十几分钟后,轻微的撩动水花的声音渐渐响起,似乎在小心翼翼地试探。随后,水声越来越响,听上去她已经放心大胆地泡进浴缸里嬉戏起来。方木笑了笑,心里刚觉得宽慰些,目光却落在杨敏拿来的那些药上,情绪又骤然低落。

这个女孩不是第一个受害者,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不知有多少女孩子从百鑫浴宫被卖到境外。如果不尽快打掉这个团伙,受害者将会越来越多。可是老邢身陷囹圄,丁树成也牺牲了。郑霖他们也曾想查出真相,可惜因为太莽撞而失去了继续调查的机会。方木意识到自己再次陷人了孤军奋战的境地。他苦笑了一下,这样也好,反正自己也习惯了。

一个人,自己似乎一直是一个人。身旁的战友换了又换,也许能陪方木走到最后的,只有自己而已。

卫生间的门开了,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后,女孩擦着头发走了出来。她穿着方木新买给她的一套运动服,衣服有些大,袖口处高高挽起。曾经肮脏纠结的头发,如今湿漉漉地披散在肩膀上,看上去和普通中学女生没什么区别。也许是注意到方木的目光,女孩白净的脸上泛起了红晕,眼神也活泼了许多。

方木把桌上的药瓶推过去,示意她吃药。女孩顺从地坐下,把一直捏在手里的药膏放在一边。方木注意到药膏的封口已经被打开,铝管的上部也瘪了一块,不禁悄悄地松了口气。

吃完药,女孩机械地擦着头发,并不迎合方木的目光。方木想了想,低声问道:“你叫什么?”

女孩的动作不停,没有回答方木的话。

“你从哪里来?”

依旧没有回应。

“谁把你带到百鑫浴宫的?”

女孩的身子突然抖了一下,呼吸也骤然加剧,目光却重新变得迷茫,似乎无法聚焦一样。

方木轻叹一声,起身去卫生间的浴柜里拿出吹风机,又把女孩叫过来,女孩站在镜子前的时候显得很紧张,抬头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后,就马上低下头来。方木拢起女孩的头发,打开热风徐徐吹着,女孩的身体却在顷刻间变得僵硬,脖子后面立刻暴起一层鸡皮疙瘩。

她的心里还刻着深深的恐惧,对任何身体接触都有着本能的抗拒。

方木想起杨敏曾告诉他,在对女孩进行妇科检查的时候,女孩突然开始反抗,三个医生几乎都按不住她,那近乎绝望的嘶声高喊,让人心惊不已。

也许对于此刻的女孩而言,被一个陌生男子从身后拢住头发,与其说是善意的关照,不如说是令人极度不安的折磨。那遍布全身的战栗,甚至顺着头发清晰地传送到方木的手里。方木下意识地松开手,几乎是同时,女孩快步跑开,紧接着,就听见卧室的门被“咔嚓”一声锁死了。

入夜后,方木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辗转反侧。倒不是因为身下的旧沙发硬得难受,而是因为对接下来的行动感到茫然。丁树成的牺牲让这条唯一的线索被彻底切断了。今后的调查对象是谁,该从哪里人手统统未知,而留给老邢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城湾宾馆那条线也许尚有一些突破口,但对手对警方的调查行动已经高度警觉,从景旭和金永裕身上拿到直接证据几乎不可能。而案发至今已经多日,找到那女人尸体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方木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替老邢翻案俨然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就此放弃却实在让人不甘心,尤其是目睹了邢娜的惨状之后,即使不是为了给老邢脱罪,也不能让那群禽兽逍遥法外。

朦胧中,方木的意识渐渐模糊。这半睡半醒的状态持续了几小时,也许只有几分钟,眼前突然闪现的一点光亮却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他警觉地半坐起来,发现客厅里的冰箱已经被打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蹲在冰箱前,正在吧卿吧卿地吃东西。

晚饭时她虽然吃了不少东西,可是都吐出去了,这会儿应该觉得饿了。

方木披衣下床,想给这孩子煮两个鸡蛋,同时也觉得奇怪,因为冰箱里并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她在吃什么呢?走到冰箱前,方木才看到女孩捧着一个大塑料盒子,正把里面的绿色果子往嘴里塞。

方木想起那是肖望带来的S市特产——软枣,自己一直放在冰箱里,都忘记吃了。他皱皱眉头,空腹吃这种东西,肯定会闹肚子的。方木试图从女孩子手里拿开盒子,女孩却紧抓不放,往嘴里塞的动作也骤然加快。方木无奈地笑笑,从冰箱里拿出两枚鸡蛋,转身向厨房走去。刚迈出几步,心里却一动,他想了想,转身蹲在女孩面前。

“好吃么?”

女孩神态专注地吃着软枣,并不理睬方木。方木默默地看着她去蒂吐籽的熟练动作,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以前吃过这个?”

女孩还是不说话然而方木已经肯定了自己的推测——女孩肯定曾在软枣的产地停留过。

他忽然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寻找答案了。

第十四章 陆家村

这一年多来,赵大姐老了很多。方木看着她笑吟吟地把女孩从车上拉下来,虽然满面慈祥,却遮盖不住日益增加的皱纹。让方木感到吃惊的是,女孩并没有出现预想中的激烈反应,只是在赵大姐轻抚她的后背时有些颤抖。很快,她就顺从地牵着赵大姐的手,去厨房拿吃的了。

周老师死后不久,天使堂就整体迁到了这家位于远郊的福利院里。赵大姐成为这里的一名护工,继续照看着天使堂的孤儿们。在这段时间里,有些孤儿被领养,有的被分到外地的福利院,天使堂的规模已经大不如前。然而即使如此,赵大姐依然给方木一种疲惫不堪的感觉。每次看见她,都似乎比上一次要苍老许多。

方木把带来的米面和油拎进厨房,洗手的时候,透过玻璃窗看到女孩安安静静地坐在长条餐桌旁咬着包子,不时瞧瞧身边追逐打闹的孩子们,脸上的神情似乎生动了一些。

赵大姐走出来,递给方木一条旧毛巾,示意他擦擦脖子上的汗珠。

“陆璐好像不太爱说话。”

“陆璐?谁是陆璐啊?”

“你带来的女孩啊。”赵大姐吃惊地睁大眼睛,“你不会不知道她的名字吧?”

“啊?”方木比赵大姐更惊讶,“她跟你说话了?”

“是啊。我刚才问她叫什么名字,开始不说,后来含含混混吐出两个字,好像是陆璐。”

“好嘛,我跟她相处几天了,一个字都不跟我说。这才认识你几分钟,名字都告诉你了。”方木悻悻地说,“早知道就直接领到你这儿了。”

赵大姐有些得意:“跟孩子打交道,你肯定不如我。”

“那我就彻底放心了。”方木告诉赵大姐,他打算外出几天,陆璐就暂时由她照顾。赵大姐爽快地答应了。不过,方木另外提出的要求却让她有些疑惑:不要让陆璐外出,

最好别让任何人看到她。

“这孩子到底从哪儿来的?”

赵大姐不会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问道。

“你别问了。”方木看着赵大姐的眼睛,“你相信我的为人么?”

“那还用说。”赵大姐毫不犹豫地点头,“你放心吧,这孩子就交给我了。”

从福利院出来,方木打电话去局里请了一个星期的假,随即就去了火车站,买了一张去S市的火车票。

软枣是S市山区的特产,从陆璐对它的熟悉程度来看,她要么是S市周边地区的居民,要么曾经在那里停留过,也许,那里会有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火车上人不多,大都靠在坐椅上闭目养神。方木对面坐着一个肤色黝黑的小伙子,一直在埋头摆弄手机。火车开动后,方木一直入神地看着窗外。初冬时节,阴霾的天气笼罩着醒来不久的城市。太阳被遮挡在厚厚的云层之外,也许一场大雪即将到来。方木倒更希望是一场大雨把这城市里的污垢涤荡一清。

火车开出城市,在田野间飞驰,视野开阔了许多,天色也似乎晴朗了一些。方木觉得有些饿,便从包里拿出一包炸鸡翅和汉堡慢慢吃起来。

食物的香味让对面的小伙子抬起头来,他看看方木手里的塑料袋吞了一下口水。方木友善地笑笑。小伙子有些不好意思了,小声说:“肯德基,我吃过。”

方木这才注意起这个小伙子,他看上去二十出头,皮肤黝黑粗糙,双手粗短,指甲剪得马马虎虎,有些地方还有藏着黑垢,头发粗硬,染成俗气的黄色,其中的几绺又染成红色。整个人显得单纯热情,却又粗鲁无知。显然,这是一个进城游玩的农村青年。可是让方木感到奇怪的是,小伙子的衣着打扮与他的身份不符,且不说名牌的运动服和球鞋,一直摆弄的手机也是诺基亚的最新款式。

小伙子注意到了方木的目光,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方木意识到自己已经让小伙子不舒服了,心下有些歉然,也怪自己职业病发作。这大概只是一个偷拿了家里钱的小孩,何必大惊小怪。

方木低下头继续吃东西,刚吃几口,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方木急忙把手里的食物塞进嘴里,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是肖望发来的短信。

“怎么没来上班?不会是还在生我的气吧?”

方木笑笑,回复道:“我哪会那么小气,感冒了,在家休息几天。”

肖望很快就回了短信:“没事吧?我去看看你。”

方木急忙回复:“不用,有事打电话就好。”

抬起头,方木发现小伙子一直在盯着自己的手机看,觉得有些奇怪,就晃晃手机,“怎么了?”

小伙子一笑,指指自己的手机,又指指方木的,“咱俩的手机是一个牌子的。”

方木觉得有些好笑,“嗯。不过你的比我的要贵多了。”

“那是。”小伙子有些得意了,“我让他们给我拿一个最贵的―日本货。”

“诺基亚不是日本的品牌。”方木忍不住纠正道.“是芬兰的。”

“哦?”小伙子似乎很疑惑,“日本的东西不是最好的么?”

“可能吧。不过诺基亚是芬兰产的。”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