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犯罪推理悬疑小说心理罪系列之三:心理罪暗河

忽然,身后的树林里传来一阵“咯吱咯吱”的踏雪声,还伴随着细微却急促的喘息。方木警觉地回过头去,看见不远处正有一个人影蹒姗而来。

“谁在那儿?”方木大喝一声,俯身拾起一根树枝。

“方……方哥,是你么?”

是陆海燕。

她走得满头大汗,脸色排红,看到方木的一瞬间,似乎有些高兴。

“总算追上你了。”

“你来干什么?”方木很惊讶,“我不是让你在家里等着么?”

“不。”陆海燕的眼神坚毅,“我得去救我弟弟。”

“救他?”方木眯起眼睛,“你弟弟杀了人。”

“那他也是我弟弟!”陆海燕的声音带了哭腔,“我怕……我怕他们会伤害我弟弟。”

“不会的,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方木安慰她,“村长找到他后,会移交给司法机关处理,到时,一切就会水落石出了。不过……”方木想了想,“有件事我想不清楚,你弟弟只不过是出去玩玩而已,村长有必要带人去抓他么?”

陆海燕的身体微微震动了一下,起身说道:“快走吧,一会儿天就要亮了。”

说罢,她就踏着积雪向龙尾山走去,方木不再追问,举起火把跟在她的身后。

艰难跋涉了半个小时后,龙尾山终于在方木二人面前露出了全貌,在铁灰色的天幕下,龙尾山显得巍峨险峻,高不可攀。方木一边擦汗,一边竭力睁大双眼扫视着大山。忽然,他拉拉陆海燕的胳膊。

“你看。”他指指山腰东侧的林地,在那里,一串亮点正在缓缓移动。

陆海燕一下子就急了,转身就往山上跑。

“我弟弟一定在那儿!”

话音未落,她已经消失在前方的山林里。方木来不及多想,快步跟了上去。

山路并不好走,不仅路径隐蔽,而且松软的积雪下到处都是石子。方木紧盯着前方陆海燕若隐若现的身影,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

才走出几十米,就听到陆海燕哎呀一声,方木暗叫不好,一边加快速度,一边尽力让火把照亮更远的地方。

陆海燕站在几米开外的前方,身子怪异地倾斜着,走到她附近,方木却松了口气。

她跑得太快,又看不清路,头发缠绕在路边的树枝上了。

陆海燕急得要命,歪着头,揪着那根树枝连掰带拽,可是除了疼得直吸冷气外,丝毫也脱不了身。

方木急忙把火把插在旁边的一棵树上,试图帮她把头发解下来。四只手纠结在一起,头发反而越缠越紧。陆海燕又急又气,干脆把那根树枝一把折断,不顾头发里还缠着断枝,转身就走,不料,脚下又绊着一块山石,“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似乎抽走了陆海燕全身的力气,挣扎了几次竟爬不起来,情急之下,她放声大哭。

方木急忙去搀扶她,手指刚刚触碰到她的肩膀,她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缠绕过来,死死地抱住了方木。

方木大窘,推了几下竟推不开,只能半蹲在地上任由她抱着。

陆海燕哭得撕心裂肺,边哭边含混不清地说:“我怎么办啊……我弟弟怎么办啊……”

即使穿着厚重的棉衣,方木也能感觉到陆海燕手上超乎寻常的力度,她的绝望与无助,似乎通过这几乎嵌人方木体内的手指传导了过来。在这寂静的山林里.唯一可以寄托希望的,居然是这个仅仅相处几天的陌生人。

不知这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

方木在心底发出一声叹息,双手合拢,轻轻地放在她的肩膀上。

几分钟后,陆海燕的哭声渐轻,彻底恢复平静后,她推开方木,一言不发地清理被断枝缠住的头发。方木也觉得有些尴尬,取回火把后,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看着陆海燕。

在火光的映照下,陆海燕的样子狼狈不堪。不仅披头散发,貂皮大衣被树枝挂破了好几处,脸上的灰尘也被泪水混合成大片的污溃。她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窘态,一直低着头,头发整理好之后,就飞快地爬起来,擦擦脸,小声说:“走吧。”

“你认识路么?”方木问道。

陆海燕点点头。方木把火把递到她手上,“你在前面。”想了想,方木又加上一句,“小心看路。”

陆海燕的脸一红,默默地接过火把。

越往山上走,山林越茂密,加之到处是一片苍茫的白,方木很快就失去了方向。好在陆海燕一直在前面带路,渐渐地,终于接近了半山腰。

那串亮点越发分明,几乎能看出火焰的跳动。方木注意到他们仍在缓缓地向上移动,这说明追击者们还没有抓到陆海涛,否则早就下山了。

这让他勇气大增,如果能找到陆海涛,也许就能揭开这里的秘密。

陆海燕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一边死死盯住那些亮点,一边在那些密林中的小路上快速前进。然而让方木感到奇怪的是,那些追击者明明在山的东侧,陆海燕选择的路径却是一直向西。

“等等!”方木气喘吁吁地说,“方向搞错了吧?”

“没错。”陆海燕头也不回,“这里有条近路。”

说是近路,方木却意识到他们离那些追击者越来越远。陆海燕似乎并不想追赶上他们,而是要前往另一个地点。

方木不由得心生疑惑,正打算问个究竟,就听见自己的衣袋里传来“滴滴”两声。

有短信。方木下意识地去摸手机,刚把手伸进衣袋里,整个人就僵住了。

这地方是没有手机信号的。

谁发来的短信?

方木掏出手机,立刻注意到自己始终没有关闭蓝牙。这是一条来自诺基亚手机的短信,方木急忙选择接收,几秒钟后,一张图片出现在方木的手机屏幕上。

这似乎是一张用手机拍摄的图片,拍摄者的技术很差,图片不仅暗,而且非常模糊,根本看不清拍摄的对象。方木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也不明就里。

忽然,方木的眼前一亮,仿佛有一道闪电在脑海中亮起!

他知道这是谁发来的短信了!

他编辑了一条短信:你在哪里?然后用蓝牙搜索,果真,搜到了一部诺基亚手机。他把短信发送过去,一边留意倾听附近是否有短信提示音。

陆海燕见方木盯着自己的手机.也凑过来看。“怎么了?”

“有人给我发了条短信。”

“用手机?”陆海燕好奇地拿过方木的手机,“这地方没有手机信号啊。”

“嗯。他用蓝牙发过来的。”方木看着陆海燕的眼睛,“据我所知,在这山里带着手机,而且懂得用蓝牙传输文件的,只有一个人。”

“谁?”

“你弟弟,陆海涛。”

陆海燕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愣了几秒钟后,疯狂地在手机上乱按着。

“他跟你说什么了?他在哪里?他安全么?”

方木替她把图片翻找出来,“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陆海燕看了半天,摇摇头。“不知道。”

在手机屏幕微弱的灯光下,陆海燕的脸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只看到眼中的光芒隐约一闪。

这时,方木的手机又滴滴地鸣叫起来,几秒钟后,又一张图片发了过来。陆海燕抢先一步打开来看,图片仍然是用手机拍摄的,虽然这次陆海涛打开了闪光灯,但拍摄对象仍然是模糊一团。

“怎么回事?”陆海燕一脸迷惘,“怎么拍成这样?”

“只有一个解释。”方木缓缓地说,“拍照的时候,他的手在抖。”

“啊?”陆海燕失声叫道,“你的意思是……”

“不会的。”方木朝还在移动的那串亮点努努嘴,“你弟弟肯定还没落到他们手里,不过他应该离咱们不远。”

陆海燕的表情骤然松懈下来,整个人也无力地靠在一棵枫树上,嘴里喃喃自语:“那就好……那就好……”

方木看看四周,嘱咐陆海燕拿着手机别动,然后试探着向密林深处走去。十几米后,脚下就没有路了。方木把手放在嘴边,小声喊道:“陆海涛,陆海涛。”

密林里毫无回应。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