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犯罪推理悬疑小说心理罪系列之三:心理罪暗河

“嗯。”

“天一亮,我们就得回去了。”

“嗯。”

陆海燕忽然轻轻地叹了口气。

“以后,你会经常来看我么?”

不等方木回答,她又无比幽怨地答道:“不会,肯定不会。他们一直不让外人进来。”

“不。”方木缓缓地答道,“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真的?”陆海燕有些惊喜,“那可太好了。”

她试探着把头靠在方木的肩膀上,几分钟后,睡着了。

方木毫无睡意,他一直盯着前方的山林,看着山脚下的村庄一点点露出轮廓。

我一定会回来。一定。

下山的时候,方木才知道昨晚走了多么远的路。从天色微明,一直走到天光大亮,两个人才回到陆家村。方木让陆海燕先回家,自己直奔村子西南角。刚走到那棵树下方木就愣了。

树下空空如也。

方木急忙环顾四周,没错,就是这里。可是,尸体呢?

他蹲下身子,仔细查看着地面,雪地上明显有被清扫和翻铲过的痕迹,一点可供固定和提取的证据都没留下。

方木咬咬牙,拔腿就向村子里走去。

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村民提着裤子,哈欠连天地从自家院子里走出来。方木认得他就是昨晚在树下看守尸体的其中一个,不由分说,上前一把抓住他。

“尸体呢?”

那村民吓了一跳,使劲揉揉眼睛,看清方木后,猛地甩开他的手。

“什么尸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方木逼上一步,“昨晚在树下的尸体,陆三强的尸体!”

“没有什么尸体。”那村民忽然怪异地笑笑,“根本没有陆三强这个人。”

趁方木目瞪口呆的时候,那村民小跑回院子,吮当一声锁上了院门。

方木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脑子里一片空白,回过神后,转身向陆天长家走去。走了一半,他改了主意,转道去陆海燕家。

他本想去陆天长家打电话报警,但是,显然是陆天长指使村民们转移了陆三强的尸体,完全破坏了现场,而且意图彻底掩盖这件事―让陆三强这个人从未存在过。

到他家去打电话报警,无异于与虎谋皮。

陆海燕家的院子里一片狼藉,到处是脚印和燃尽的火把。方木奔回自己的房间,翻出手机充电器,接上电源后,按下开机键,手机却毫无反应。

方木连换了几个插座,都是如此。方木想了想,起身按下电灯开关,电灯也不亮。

方木骂了一句,疾步走出房间,在堂屋里迎面遇到了崔寡妇。

“阿姨,家里怎么停电了?”

“别说停电了,”崔寡妇一脸苦相,“连水都没了。”

断水断电。

方木明白了,陆天长要“教训”的,不仅是陆海涛,还有他的家人。

“海燕呢?”方木问道。

“出去了。”崔寡妇忽然压低声音,“她让我告诉你,一会儿去祠堂见她。”

祠堂地处村子东北角的一片空地.是一座高约六米的仿古建筑,黑瓦白墙,木门木窗,占地大概二百多平方米,历史不长,却因缺乏定期修缮而显得破败不堪。方木推开因潮湿而变形的木门,立刻被扑面而来的大团灰尘呛得喘不上气来。他不敢大声咳嗽,用手捂住嘴,细细打量着面前的空旷厅堂。

祠堂里面石砖铺地,堆了厚厚一层灰尘。一些破旧的桌椅横七竖八地摆放在地上。偶尔有冷风从窗户的缝隙吹进来,四面墙上悬挂着已辨不清颜色的族谱、画像,摇摇欲坠。纵使外面阳光明媚,祠堂里却仍然幽暗阴森,似乎推开那扇门,就跨人了另一个世界。

方木蹲下身子,立刻在那厚重的灰尘上辨别出一些脚印。他抬头向前看看,祠堂的北侧是一个简易的木台子,似乎是临时搭建的戏台。木台子尽头是一面夹墙,出口处挂着一面脏兮兮的棉布帘子。方木蹊手摄脚地走过去,轻轻爬上木台子,立刻听到棉布帘子后面有人在说话。

“姐……我们在作孽啊……我都看见了……太惨了……”

方木听出那是陆海涛的声音,带着哭腔.似乎无比恐惧。

另一个声音是陆海燕的,她也在哭,边哭边小声劝解着陆海涛。

“我不管……我不能再花这样的钱了……姐,我得去报官……我们一定会遭报应的……”

突然,方木脚下的一根木条发出断裂的脆响,声音虽小.但在幽静的祠堂里,无异于一声惊雷。棉布帘子后面的对话戛然而止,紧接着,就听到陆海燕颤巍巍地问道:“谁?”

方木心知已经无法再继续偷听了,就大步走过去,一把掀起棉布帘子,钻进了夹墙里。

“是我。”

满脸恐惧的陆海燕直愣愣地看了方木几秒钟,松了一口气,似乎又活过来一样。一直躲在姐姐身后的陆海涛探出脑袋,惊魂未定的他仿佛看到了救星。

“大哥,大哥,我就知道是你。”陆海涛激动得语无伦次,“我用那什么牙……大哥,我看到了……我一定得告诉你……那些女孩子……”

“海涛!”陆海燕突然一把将弟弟的头抱在怀里,用手死死地捂住他的嘴,“别说,别说,姐求你……”

方木急忙去册陆侮燕的手,“放开!你让他说,到底看到什么了?”

撕扯中,陆海燕忽然松开手,当胸猛推了方木一把。这一下的力度如此之大,让方木瞬间就失去了平衡,仰面摔倒在地上。他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却看见陆海燕直挺挺地跪在自己面前。

“方哥,我相信你是老天派下来救我们的。”陆海燕已是泪流满面,“我求你一件事,你务必要答应我。”

说完,不等方木回答,她就“咚咚”地磕起头来。

方木急忙阻止她,陆海燕却固执地磕个不停,一时间,方木心头大乱,只能先答应她。

“好吧。”方木尽力拉住她的肩膀,“你先说什么事。”

“你带我弟弟走吧.随便帮他找一个工作,让他自己能养活自己就行。”陆海燕依旧跪在地上,“我只有一个要求,什么都不要问他,什么都别问!”

“嗯?”方木慢慢直起身子,眯起眼睛盯着陆海燕,“你弟弟杀了人……”

“我没有!”陆海涛急得几乎要跳起来,“我和我姐小时候常去那里玩……我就想去那里躲躲……”

“海涛!别说,别说!”陆海燕又扑过去堵陆海涛的嘴。

陆海涛急于还自己一个清白,拼命拉开姐姐的手,大声说道:“是大春!我拍照的时候,被三强和大春看到了。我和三强从小玩到大,他拦住大春,让我快跑,大春就抄起锤子把三强打倒了……”

陆海涛说的不像假话。方木逐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陆天长诬陷陆海涛杀人,其目的之一是为陆大春开脱,之二就是要除掉陆海涛。如果不尽快把陆海涛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他就很危险了。

何况,陆海涛是很重要的证人,有了他,也许能使案件有很大进展。

方木转头对陆海燕说:“你快起来,我答应你。”

“真的?”陆海燕一脸惊喜,她一骨碌爬起来,“你们先在这里躲躲我回家给你拿东西。”

“不用了。”方木拦住她.“我现在就带他走。还有……”他顿了一下,“你和阿姨最好也一起走。”

“我们?”陆海燕苦笑一下,”出去了都养不活自己。”

“我养啊。”陆海涛一梗脖子,“姐,我一定行的。”

“傻弟弟,他们不会难为我们的。”陆海燕摸摸弟弟的脸,“只要你仪事就好。”

陆海涛叫了一声“姐”,就楼住陆海燕大哭起来。

方木皱皱眉头,拉拉陆海燕的衣角,“别哭了,得抓紧时间离开这里。”

陆海燕连连答应,擦擦眼泪,一把推开了弟弟。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