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犯罪推理悬疑小说心理罪系列之三:心理罪暗河

我说过,我一定会回来。现在,我要带你走。

别顾虑过去,也别担心未来。这无关男女之情,甚至无关曾经的一面之缘。

仅仅是,责任。

陆海燕一动不动地看着那只手,几秒钟之后,她浑浊的双眼明亮起来。

我已经死了。是的,在挥起斧头砸向我弟弟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死了。

可是,你来了。

也许,我能继续活?

陆海燕慢慢地坐起身,双眼片刻也不愿离开那只手。它能带我去哪儿?

哪里都可以,只要那里没有回忆,没有耻辱,没有麻木的欢愉,没有痛苦的呼喊。哪里都可以。

自己所在的仍是可怖的地狱,但是向前一步,就是天堂。

陆海燕站起来,伸出一只手。

随后,她就感到自己的脚腕被死死地抓住了。

陆大春打了个哈欠,坐起来,不耐烦地问道:“你去哪?”

随即,他就看到了方木和那四个女孩。

陆大春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直勾勾地看着方木,似乎难以置信。

“你……”

看到陆大春醒来的一瞬间,方木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住了,然而此刻已容不得犹豫。他大吼一声:“我是警察,放下武器!”

这是法律上的必经程序,他知道这根本吓不住对方。话音未落,他已疾步冲到陆大春面前,抽出折叠手杖狠狠地砸了过去。

陆大春下意识地抬起左手去挡.澎的一声闷响后,铝合金材质的手杖弯成了L型,陆大春一声惨叫,手脚并用地滚向一旁。

方木甩下折叠手杖,不用看,他就知道身后的两个看守已经被惊醒了。

他冲那四个被吓傻的女孩大吼一声:“跑!”随即就转身向那堆铁链奔去。

刚迈出一步,就看见陆大江手足无措地挡在自己面前,似乎还没有完全搞清状况。于是方木飞起一脚,瑞在他的胸口。趁他大叫倒地之时,方木已经冲到了那堆铁链前,伸手抄起那根铁条。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砰”的一声枪响,几乎是同时,一颗弹头撞在他身边的岩石上,火星四溅。

方木把心一横,转过身来。

陆大春的左手半悬着,右手握着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自己。

“我跟你说过吧,再来就整死你!”陆大春的表情凶狠狂暴,扳机上的手指猛地用力,“你给我死……”

话音未落,陆大春就感到身上的重量突然增加,整个人失去了平衡,那颗子弹射到了溶洞顶上。紧接着,他的脸颊和脖子传来一阵剧痛。

是陆海燕。她像一头发疯的母豹一样扑在陆大春身上,连抓带咬。

方木正要上前夺枪,陆大江捡起一块石头丢了过来。趁方木侧身闪开,他拎起一根木棍,在原地跳来跳去。看上去,他比方木还要紧张,那双死死盯着方木的眼睛里满是恐慌。

方木不想长时间纠缠,拎起铁条就冲过去,陆大江连抵挡的勇气都没有,连连后退。方木只用了一下就把他手里的木棍打掉,第二下直接砸在了他的头上,霎时鲜血飞溅。

必须先解决掉一个!方木上前正要再砸时,却被另一个村民从后面死死地抱住了腰。方木用力甩了几下,竟无法摆脱。眼看陆大春已经把陆海燕从身上扯开,摔在了地上。方木咬咬牙,突然向后猛退了几步,那个村民被撞得碎不及防,也只得向后退。

忽然,身后的村民发出一声惊呼,方木感到自己腰上的力量一松,紧接着,一脚踏空!

两人都摔进了暗河里。

被河水漫过口鼻时,方木只来得及深吸一口气,眼前就一片黑暗了。

他屏住气,一边划水,一边用脚尖向下面探,很快就碰到了坚实的河底。

方木用力一蹬,头部露出了水面。正要向岸边游时,他感觉身上的背囊被人死死拽住,正用力向水里拖。方木再次被拉进了水下,他慌忙打开搭扣,把背囊甩脱下去,可是衣领又被那个村民拽住。

两个人在水里缠斗,对方的水性显然比方木要好,一心想把方木淹死在水中。撕扯中.方木感到气息越来越不够用,情急之下,杀心顿起。他一把揪住那个村民的头发,向上提起,用另一只手的指尖对着他暴露出来的咽喉处猛戳了一下。对方的喉咙吃痛,气息一松,大股河水立刻灌进肺里,瞬间就瘫软在河水里。

方木摆脱了束缚,心脏也仿佛要憋炸了。他用仅存的一点力气浮上水面,还来不及喘口气,就感到眼前一黑。他抹掉脸上不住向下流淌的水,定睛去看面前的黑影,立刻感到心底一片冰凉。

岸边,陆大春直挺挺地站着,手里的枪正对着方木的脑门。在他身后,是捂着脑袋不住咒骂的陆大江,以及满脸是血,不省人事的陆海燕。

陆大春扭曲的脸上血痕遍布,一只眼睛被血糊住,另一只眼睛里正迸射出野兽般的光芒。

“你真行啊,连我的女人都帮你。”陆大春脸上的肌肉不住地跳动着。“现在,你他妈的去死吧!”

结束了。

这一次,是真的要死了。

不,不要闭上眼睛。不要露出任何一丝软弱给他们看。祠堂前的怯懦,只有一次。

像丁树成那样去死,像陆海涛那样去死。

方木死死地盯着那黑洞洞的枪口,等待那一颗子弹射穿自己的头颅。

“砰!”

方木的眼前爆出一团火光,他的心底一片安详。

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他知道那颗弹头已经旋转着飞出了枪管,它将穿透自己的颅骨,空腔效应会把自己的脑组织搅得稀烂,然后再从后脑穿出,射入身后这条静静的暗河中。届时,自己的头部将变成血肉模糊的一团。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发生。

方木从那炫目的火光中恢复视觉的时候,发现自己依旧浮在河水中,脑袋完好无损。而在他上方.是目瞪口呆的陆大春。

陆大春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巨响中清醒过来,只是定定地看着残缺不全的手掌,在他脚下,已经破裂变形的手枪还在冒着缕缕青烟。

方木明白了,这一定是一支非法自制的黑枪,在连续射击后发生了炸膛。

冥冥中,难道真的有神佛庇佑?

方木扒住岸边的岩石,一用力,爬上了河岸。

陆大春的右手掌几乎被完全炸飞,只有丝丝缕缕的筋肉和手腕相连。他完全无视从身边走过的方木,只是直勾勾地看着瞬间就消失的右手。

方木用警告的眼神看了一眼完全吓傻的陆大江,疾步跑到陆海燕身边.

蹲下身子,用力摇晃着她。“海燕,海燕,你醒醒。”

陆海燕的头随着方木的动作来回摇摆着,双眼却始终紧闭。

“啊——啊——”

方木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是陆大春。他终于明白自己已经永远失去了右手,发出了两声绝望的哀号后,扑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方木移开目光,转向正在筛糠的陆大江。

“你去把他捞上来,”他指指那条暗河,“也许他还有救。”

陆大江答应了一声,连滚带爬地跳下了河。

这时,方木怀里的柔软身体动了一下。

再看陆海燕,她已经悠悠醒转,浑浊的眼球转动了几下后,就定定地盯在方木的脸上。

“你……你真的回来了。”陆海燕破裂青肿的嘴角荡起一丝笑意,似乎身处的不是生死相搏的杀场,而是春意盎然的帷帐。

“能走么?我带你离开这里。”方木用力扳起陆海燕的上身,试图把她扶起来。

“不,我动不了。”陆海燕摇摇头,“你快走吧,去找那些孩子……这里很快就会来人了。”

“不行。”方木竭尽全力地搬动陆海燕的身体,“我不能把你留在这儿。”

“你快走!”陆海燕固执地推开了方木,“大春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毕竟我是他的人……”

进退维谷。方木手足无措地蹲在陆海燕身边,心如刀割。

陆海燕闭上眼睛,抬起一只手,轻轻地做了一个“快走”的手势。

方木咬咬牙,低声说道:“你多保重。”

说罢,他起身向那个洞口跑去。刚跑出几步,就听见身后又传来一声呼唤。“方木。”

方木急忙停下,回过头去。

陆海燕的眼睛又睁开了,清亮无比,宛若初见。

“这一次,我做对了……”她轻轻地问道,“是么?”

方木盯着她看了几秒钟,视线渐渐模糊。

他用力地点了点头。

陆海燕笑了,双眼重新闭合,一滴眼泪在脸上轻轻滑落。

方木最后看了她一眼,转身,快步离开。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