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犯罪推理悬疑小说心理罪系列之三:心理罪暗河

郑霖俯身趴在模具边上,几乎把上半身都探了进去,可是,他的手距离女孩的手还是有很大一段距离。

方木还在咬牙坚持着,他看不到头顶的情况,但是肩膀上丝毫没有减轻的重量让他明白,郑霖他们依旧无法把女孩拽上去。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突然,方木的眼前一暗,一个身影重重地落在了自己身前。紧接着.“嗵”、“嗵”两声,又有两个人跳了进来。

是郑霖、小海,还有负伤的阿展。

八个人挤在模具里,显得拥挤不堪。郑霖推开一个已经完全吓傻的女孩,一言不发地蹲下身子,拍拍自己的肩膀,“方木,上来!”

方木犹像了一下,“你……行么?”

“别他妈废话了!”郑霖破口大骂,“要不还能怎么样?快点!”

方木咬咬牙,踏上了郑霖的肩膀。郑霖深吸一口气,猛地站起,然后抱起那个女孩,尽量举过头顶。方木接过女孩,冉奋力举起,让她踩在自己的肩膀上。陡然增加的重量让郑霖的腿一软,他的脸憋得发紫,勉力站稳。

女孩的同小半个身子终于探出了模具,求生的本能让她用力向上攀爬着……

终于,跳出去了!

方木来不及高兴。他看看头顶上渐渐逼近的钢包,向下喝道:“老郑,快点!”

小海和阿展组成了另外一个人梯。小海在下,阿展在上,如法炮制,第二个女孩也逃出去了。

每升高一厘米,身上的力气都会被抽走一分。每过去一秒钟,年轻的生命就远离死神一步。

只是,头顶上那灼热的钢水,越来越近了。

第三个,第四个。

终于,最后一个女孩也逃出了模具。

方木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踏在郑霖肩膀上的双腿不住地颤抖着。他勉强靠在模具的钢壁上,把手伸向已经瘫软在模具底部的阿展。

“你的伤重,你先来!”

阿展半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方木的手,又看看郑霖和小海。

三个人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同时嘿嘿地笑了笑。

“快点!”方木看看头顶,钢包已经停在模具上方,逼人的热浪正一波接一波袭来。

阿展却并不理会他,而是挪过去,搬起郑霖的一只脚,用力向上举。

小海受伤的手臂已经使不上力气,他沉下肩膀,用另一只手竭力把郑霖往自己的身上抬:

郑霖失去了平衡,方木也跟着摇晃起来,却感到自己的身体向上升了一些。

方木立刻明白了他们的意图,急得大叫起来:“不行!你们……”

“闭嘴!”郑霖的吼声也变得有气无力,“我们已经没劲了,大家不可能全逃出去。”他停下来喘了口气,“我和我这两个兄弟死在一起,也值了。”

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慢慢倾斜的钢包,也在视线里渐渐模糊。

“老郑……”

“别说了。”郑霖的声音越来越低,“老邢的事……拜托了!”

方木已经说不出话来,也看不到郑霖的脸,眼前只有小海和阿展涨红的脸和脖子上暴起的青筋。

郑霖低声喝道:“一、二,啊——”

难以相信这巨大的吼声居然是从三个濒死的人胸中发出,

也难以相信方木顿时感到整个人飞了起来。最后一举居然有如此大的力量。

在那令人振聋发聩的吼声中,方木被郑霖三人生生抛出了模具。

几乎是同时,钢包完全倾斜过来,摄氏1500度的钢水倾注在模具里。

方木跌落在水泥铸锭平台上,立刻感到了后背上的灼痛。周围的温度霎时升高了几百度。方木不敢耽搁,翻下平台,踉踉跄跄地向门口跑去。

他不能回头,也不敢回头。

在钢水翻滚,引燃空气的瞬间,那响彻云霄的吼声,戛然而止。

第二十一章 沉默的证人

边平抱着肩膀,静静地看着窗户里面的方木。他趴在病床上,上身赤裸,两个护士正在帮他换药。后背上被烧伤的地方露出红肉,看上去触目惊心。

“边处长。”

边平循声望去,看见肖望带着两个人从走廊另一端向自己走来。

“这位是我们副局长王克勤,这是副支队长徐桐——这位是省厅的边处长。”肖望为边平一一介绍,双方握手寒暄后,边平直接询问目前的情况。

徐桐递给边平一个文件夹,让他边看边听。

“今早我们接到报警,称聚源钢厂发生枪战。我们的干警赶到现场后,发现二具男性尸体,还有一名男子和四个女孩。”徐桐朝病房里的方木努努嘴,“我们也没想到是他。此外,在现场附近还发现了一辆桑塔纳轿车,车上有一个女孩。其他的情况还在调查中。”

边平点点头。这时,方木已经穿好上衣,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他顾不得和边平打招呼,直接向徐桐问道:“那几个孩子呢?”

“都在我们局里,你放心。我们从户籍部门调取到了四个孩子的信息,已经分别通知了她们的家长。你也知道,询问未成年证人必须要通知监护人到场。所以,暂时还不能对她们进行询问。不过,”徐桐看看手里的笔记本,“我们查不到那个在桑塔纳轿车里的女孩的任何信息资料,也不知她的监护人是谁。”

看到方木紧锁的眉头,边平插了一句:“按照你的要求,我把赵大姐也带来了,那个叫陆璐的女孩和她在一起——你的伤怎么样?”

“我没事。”方木转头面向徐桐,“龙尾坳乡陆家村的几个村民涉嫌故意杀人和跨境拐卖儿童,首要分子叫陆天长,其他主犯分别是陆大春和陆大江,尽快把他们控制起来。还有,”他补充了一句,“有个村民叫陆海燕,对她要妥善保护。”

虽然GPS已经和那个背囊一起沉人了暗河,但是方木稍稍回忆了一下,还是把那个地方的大致位置告知了徐桐。

“那里曾是关押被拐卖的女孩的地方,必要的时候,带那几个女孩去指认一下。”

事不宜迟,徐桐和王副局长匆匆告别,肖望也自告奋勇前去协助,刚走出几步,又被方木叫住。

“今天……有人给你打电话没有?”方木仔细观察肖望的表情。

“有。”肖望回答得干脆利落。

“谁?”方木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

“你呀。”肖望看上去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是你打电话让我和边处长来的么?”

“哦。”方木想了想,心中既宽慰又疑惑,冲肖望挥挥手,“没事。辛苦你了。”

看来没有人捞到那个漂流瓶。那么,金永裕等人又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行踪呢?

走廊里,只剩下方木和边平。

“金永裕抓到没有?”

“已经在C市和S市两地展开搜捕。”边平说道,“逮住他是早晚的事。”想了想,他又问道,“今早是你报警?”

“不是我。我的手机报废了。”方木神色黯然地摇摇头。“是老郑他们。”

“老郑他们?你是说,还有郑霖、冯若海和展鸿?”边平四下里看看,“他们在哪里?”

“你在现场,有没有看到一个注满钢水的模具?”方木的声音骤然低哑。

“嗯?”边平翻开手里的文件夹,其中一张现场图片上,一炉尚未冷却的钢水仍在兀自散发着热气。

“老郑、小海和阿展……”方木看了一眼图片,旋即紧紧闭上双眼,“……就在里面。”

边平手里的文件夹“啪嗒”一声落在地上,他的双目圆睁,死死地盯着方木,似乎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话。

良久,他才俯身捡起文件夹,目光却依旧不肯离开方木的脸,一字一顿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方木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边平。边平是一个心地纯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然而,随着方木的讲述,惊惧、宽慰、愤怒、哀伤的表情却清晰地在他的脸上依次呈现。

听罢,边平默默地坐了许久,然后,霍然而起。

“你还需要休息多久?”

“嗯?”方木惊讶地看着老好人边平,此刻的他却宛若一尊怒目金刚,“不,不需要休息。”

“走吧。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边平转身就走,步伐有力.“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侦查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不到一天的时间,一部分调查结论和物证检验的结果就已经出来了。在现场发现的三具尸体已经分别核实了身份,都是S市的无业人员,且素有前科劣迹。现场一共发现了五支手枪,共发射子弹若干。在其中一支手枪上,发现了方木的指纹,另外两支手枪上的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