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犯罪推理悬疑小说心理罪系列之三:心理罪暗河

梁四海仰躺在地上,左半张脸已经被轰飞——想必是陆大春手里的土铳所为。

除了头部的重伤,梁四海的左胸和右腹部都有弹孔,身下是一摊越来越大的血泊。他的呼吸急剧而短促,嘴里不时有泛着气泡的血沫涌出。

方木盯着那张筋肉骨骼毕现的脸,直到梁四海仅存的一只眼球缓缓地转向自己。

“你……”梁四海被血堵住的咽喉艰难地发出一个音节。

“不是我,是他们。”方木用丁树成的枪指指自己胸口的警官证,持证人的照片上,邢至森的脸栩栩如生。

“哦,哦哦……”梁四海明白了,浑浊的眼球中暴出一道光芒。他似乎心有不甘,挣扎着抬起一只手去抓方木胸前的警官证。可是,这个动作只做了一半,那只手就无力地垂了下去。

梁四海唯一的眼球定住不动了,那道光也彻底消失。

方木的心底一片平静,缓缓站起身来。

突然,余光中却有异动。

一个人从地上翻滚而起,几乎是同时,两颗弹头从方木身边呼啸而过。方木转身回击,那个人却已经滚到一根柱子后面了。

方木急忙躲到陆大江靠着的那根柱子后面心里已经知道那是谁了。

两人相距不过五米左右,彼此的心中和呼吸都清晰可辨。

“心理战,对吧?”肖望大声说道,紧接着,就剧烈地咳嗽起来,“聪明,让他们自相残杀。”

方木没有做声,绕着柱子寻找射击角度,可是肖望全身都躲在柱子后面,毫无破绽。

陆大江意识到自己处在两个对射的人中间却无法动弹,大为惊骇之,余,哭喊起来。

“闭嘴!”肖望歇斯底里地喊起来,“让他闭嘴!”

吼声似乎消耗了肖望的大部分体力,他大口喘息着,过了半分钟才重新开口。

“我不该与你为敌——我应该——早就杀了你。”肖望每说一句话,都要喘上好一阵,“梁四海提到录像带,我就知道是你在搞鬼——那一枪也是你开的,对吧?”

方木笑笑,伸手去拽陆大江,想把他转移到一个安全点儿的位置。方木的动作牵动了陆大江的伤口,他又鬼哭狼嚎起来。

“让他闭嘴!”肖望吼道,“我要和你安安静静地说话!”

肖望一字一顿地吼完,随即又是一阵剧烈的喘息。

“你为什么不说话?”肖望的声音越发古怪,似乎在拼命提升行将耗尽的底气,“你手里的所谓录像带不可能是真的——是郑霖做的那些假带子,对吧?”

方木突然笑了,“对。”

郑霖和小海、阿展的工作没有白做,方木从那些假录像带里截取了一张图片,让裴岚交给了梁四海。

肖望也呵呵地笑起来,似乎很得意:“知道我怎么猜到的么?因为景旭的录像带在我手里。”

方木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失声叫道:“你说什么?”

“哈哈。”肖望更加得意,“还记得那天我陪你去买手机么?你去交款的时候,我在你手机里装了一个很管用的小玩意——你和景旭在他家里的对话,我听得清清楚楚。可惜你的手机进水后,又换了部新的,否则……”

方木打断了他的话,“你杀了景旭,然后拿走了录像带?”

“对。”肖望干脆利落地承认,“还要感谢你事后帮我打扫现场呢,哈哈。”

方木的牙齿几乎要咬碎,他狠狠地闭了一下眼睛,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出乎意料的是,肖望沉默了。

方木耐心地等了几分钟,肖望还是毫无声息。

难道他逃走了?方木小心地挪动脚步,刚探出半个身子,就听见“砰”、“砰”两声枪响。

方木急忙缩回身子,却突然意识到脚下的陆大江已经瘫软下去。

两颗子弹分别打中陆大江的左侧太阳穴和脸颊,脑浆和鲜血喷洒在柱子上,还在冒着热气。

这时,又是哗啦一声响。方木循声望去,一支九二式手枪被扔在大厅中央。

“现在只有你和我了。”肖望的声音微弱,“你过来——我没有武器了。”

方木想了想,举着枪走了过去。

肖望伸着两条腿,靠坐在柱子旁,上身所穿的黑色皮衣上有两个弹孔,里面的咖色毛衣已经完全被血染红。

“你那么紧张干吗?”肖望歪着头,看着方木手里指向自己的枪,有气无力地笑笑,“有烟么?”

方木想了想,从衣袋里拿出烟盒,扔在他身上。

肖望勉强抬起一只手,抽出一支烟叼在毫无血色的双唇间,连打了几次火才点燃。

只吸了两口,肖望就剧烈地咳嗽起来,鲜血伴随着咳嗽声喷射到柱子上,缓缓流淌下来。

在那一瞬间,方木几乎要上前扶他起来,可是.他只是晃了晃身子,没有动。

肖望看出了方木的意图,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我真他妈喜欢你,可惜……可惜没法一起共事。”肖望竭力坐正身子,又喘了几口气,“好歹相识一场,我是要死的人了,帮我个忙好么?”

方木默默地盯着他,点了点头。

“我把那些录像带交给你。本来我打算将来万一和梁四海翻脸,留作后手的,现在没用了。”肖望苦笑了一下,“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方木点点头,“你说。”

肖望艰难地从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方木。

“北凯健身俱乐部,663号更衣箱。”肖望的脸色越来越白,他看看一片狼藉的祠堂,转头对方木说,“帮我想个理由,随便什么都行。只要把我的死解释成殉职,让我以一个警察的身份进火葬场就行。”

方木看看手里的钥匙,又看看肖望,缓慢却坚决地摇了摇头。

“不。”

肖望半垂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整个人似乎要扑上来。

“为什么?”

“老邢、丁树成、郑霖、小海和阿展,”方木的眼中渐渐盈满泪水,“他们都是为拯救他人而死——而你不是。”

方木缓缓站直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肖望。

“你不配像他们那样,以一个警察的名义死去。”

说罢,方木就把钥匙捏在手里,转身离去。

“不,方木,求求你……方木……求求你!”

肖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在方木身后歇斯底里地喊着。

方木没有回头,甚至没有停下脚步,一步步向门外走去。

那呼喊声渐渐微弱,当他推开祠堂大门的瞬间,身后的呼喊声完全消失了。

祠堂门口站满了村民,看到方木走出来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惊呼。

方木看着他们,这些曾经凶狠如群狼的人,此刻却像一群惊恐万状的绵羊。

是原谅,还是惩罚?方木的心中没有答案。

他只知道,十几个小时后,重升的太阳会再次照亮这片土地。

他只希望,那阳光会照进远山中的龙尾洞,让盲鱼睁开双眼,让那条暗河平静如初,再无波澜。

方木疲惫地笑笑。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