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乡村同志

生活在村里的同~性~爱~人!在乡村也可以这么开放了???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90f0cee62b13dbd

河北行唐县上方乡上方村,烨斌斜倚着爱人安伟,站在自家等待收割的玉米地里。这对同性爱人,已经共同在这个小乡村里生活了三年有余。

烨斌是上方村本地人,安伟则来自千里之外的新疆。两人合开了一个小超市,前店后家的格局。烨斌的父母就住在隔壁。

烨斌曾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初中毕业后他不再上学,从那时起就陆续有人说媒,为了逃避婚姻他开始外出打工,“即使身无分文,也不愿意回家”。2004年底,在外游荡的一年的他屈从于家庭压力,归家与一个邻村的女孩相亲并很快完婚。在这段持续了不到两个月的婚姻中,他始终没有和新娘子圆房,“有一次和她躺在床上,我能感觉到她想什么,最后我实在忍不住,就吐了。”正月初六,女孩回了娘家,再也没回来。图为烨斌与前妻的结婚照。

烨斌被迫向家人解释自己是同性恋。父母像听到天方夜谭,不信,还笑着问,“喜欢男人?那你们两个男人怎么弄啊?肯定是心理有病。”去石家庄看了精神科,治疗了一个月,烨斌自然是不可能有“改善”,还看上了同病房的男孩。从医院回来,父母轮班看着他,还找了两个40多岁跳大神的过来,说他是某某童子转世,烧了纸灰兑水让他喝,被拒绝后又建议“给他买点壮阳药”,母亲觉得不对劲,说“吃了,想男人想得更疯了。”图为烨斌与母亲在一起。

无法排解内心的苦闷,烨斌开始网聊。2007年5月,他认识了附近新乐县一个跑运输的车老板老二,两人开始恋爱。11月老二到山西出车,过了说定的时间没回来。烨斌找到老二雇请的司机的老婆,才知道他出车祸死了。“我很伤心,哭了很长时间。就在炕上躺着,也不吃饭,躺了十多天。”老二死后(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烨斌很少上网,高兴不起来,两年都没缓过来。“从那以后就特别痛恨同志圈,不知道是厌恶同志圈,还是厌恶我自己。就觉得这么不明不白的一段爱情,不像人家男女之间,就算短短几天,也是风风光光的,我们这种人算什么,苟且偷生,偷偷摸摸,不敢说也不敢做的,就算你想珍惜,也没什么留下来让自己珍惜的。”

直到2011年5月,烨斌上网认识了安伟,聊了一个月,就去新疆看他了。两人很快定下来要一起生活。一个月后,安伟连工作也来不及辞,直接打包行李“杀到”了河北。单位将他的离职证明寄到了家里,安伟被迫向母亲坦白了自己的同志身份。图为烨斌和安伟初次约会时,两人在新疆拍的纪念照。

烨斌的父母很快接纳了安伟。安伟说,“农村人要求很简单,其实只要你勤劳踏实就都好说。”烨斌的父母住在他们隔壁。
闲着的时候,母亲经常来串串门,帮两人料理一些琐碎的家务。

安伟干活儿不惜力,不论家务还是农活,都衬得上手。烨斌说,安伟来河北前从来没打扫过猪圈,来了自己家,两天一次,把猪圈收拾得干干净净。图为安伟在家干活。

和烨斌不同,安伟在30岁才明确了自己的同性恋取向,那时他已经有了一个谈婚论嫁的女友。纠结许久,他决定尊重自己的内心。安伟向女友出柜后,两人分手。他开始用QQ搜索类似“男男之爱”“彩虹旗”这样的昵称,加好友后聊天,他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认识了烨斌。

安伟说第一次见面,他就觉得烨斌为人朴实,对爱情执着。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千里奔袭,只身赴冀。

安伟来到河北后,两人合开了一个小超市,主要的顾客是路边过往的大货司机。以前生意好的时候,日收入可以达到1000元。今年因为道路改建,过往车辆少了很多,生意也就淡了下来。他们开的小超市布置得很温馨。

超市后面就是他们自己住的家。两人在家里铺了素色的地砖,还养了很多绿植。

安伟是个爱干净的人,常常可以看到他房前屋后地打扫。

安伟说,同志们都很重视自己的外形。村子里缺少锻炼的器材,安伟就在家里自己装了吊杆,每天健身。

在安伟的影响下,烨斌也开始管理自己的体重。烨斌说(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安伟身材高大、外形帅气,又有一副好嗓子,在同志圈很受欢迎,自己则从小就没什么人注意,因此常常有种不安全感。

干完一天的活计,两人喜欢在电脑上唱KTV。

偶尔也会在晚饭后一起出门散步。

农忙时节,烨斌和安伟帮助烨斌的父母收割玉米。

两人搭手干活。

安伟说,自己不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但也不会主动与无关的人表明自己的取向和态度。除了与亲人和固定的同志圈朋友交流,两人也就在买菜、卖东西的时候才和外人说几句话。图为烨斌在村里的菜摊上买菜。

安伟说,没有人有权力评判别人选择生活的方式,自己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图为安伟和烨斌肩并肩躺在床上。

共同生活久了,两人之间有种无言的默契。出门去进货这天下雨了,烨斌为安伟撑起了伞。

烨斌很在意安伟的感受,他说一起生活,也是自己妥协得多些。图为两人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安伟离家千里之外,烨斌时常担心他人在异乡孤独,“我有时会因此和我家人生气,我妈还劝我说‘太痴情了不好’。”图为烨斌做安伟的家乡菜大盘鸡。

两人的感情之路并非一直这么一帆风顺,来河北后的第二年,安伟回新疆过春节时,他定居河北的事遭到了母亲和哥哥的极力反对。烨斌的母亲主动提出通过网络视频让新疆那边看看家里的环境(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还决定立一份协议:新房和其他财产归烨斌和安伟共同所有;若其中一人先故,剩余财产归另一人全部所有,家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涉;如果烨斌先故去,他弟弟的两个儿子负责给安伟养老送终;如果安伟想回新疆,可以把房子卖了带钱走。这样,安伟的家人才觉得放心一些。图为安伟和烨斌弟弟的2个儿子在一起。

晒玉米的间隙,安伟和烨斌并肩坐在屋顶上休息。超市的生意淡了,两人计划把超市改建成新疆菜馆。2015年春节前后,安伟就要回新疆学厨了,烨斌也想跟着回去。他说安伟的家人就是自己的家人,他希望每年能和他们生活一段时间。(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