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故事:818身边因为爱情和婚姻改变命运的姑娘们

奥拓男的爸爸没当回事,妈妈心里却多少有点不平衡,没见过准媳妇上门先给婆家打预防针的,看来儿子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娘家有钱能顶什么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婚后还不是得听儿子的。

有了这点小心思,奥拓男妈妈就打算从侧面改造一下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以免儿子被她拿住了。

千金跟着奥拓男,在经历了飞机+火车+汽车+驴车的旅程之后,终于来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小村子,面对着扶贫新闻里才能看到的三间瓦房,千金有种想马上掉头走人的冲动。

千金对奥拓男毕竟是真爱,所以还是勉勉强强的住下了。进门先拎着大包小包的补品,甜甜的叫伯母。

奥拓男他妈淡淡的笑着应了,大约是表示自己也是见过世面的,区区这些小玩意不会放在心上。然后就拉着千金嘘寒问暖,又忙着给千金打鸡蛋做饭。

千金看着奥拓男他妈长长的黑指甲,心里有点噎,不过还是没说什么,饭好了就扒了几口,表示自己饱了想休息一下。

奥拓男他妈对于媳妇这样不给面子,心里有点不舒服,偏偏儿子还贴心的搂着千金去了里屋,于是在厨房洗碗洗的叮当山响,对于准媳妇的不懂事表示愤慨。

奥拓男家里在村子里也算富裕的,只不过村子本身很穷,所以奥拓男爸妈那点优越感也只不过是坐井观天。

奥拓男带着准媳妇回家,要好的亲戚朋友当然要来家吃一顿,于是奥拓男她妈早早的开始准备了,千金礼貌的问用不用自己帮忙,其实不过客气话,但奥拓男他妈老实不客气的递给她一条围裙。

千金在家从来不干活,一切都有阿姨和老爸秘书搞定,中午能盛碗饭大家都要交口称赞。这次算是栽了,只好帮奥拓男他妈准备饭菜,笨手笨脚的很被奥拓男他妈嫌弃了半天,千金干脆地说,我在家什么活都不干,我妈说伤手。

奥拓男他妈风中凌乱,然后又细细的给千金讲道理,什么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要细心呵护他们粗糙的皮肤和脆弱的内心……之类的翻来覆去讲了个遍,千金嗯嗯啊啊的完全没往心里去,光算着还要几天才能回家。

到了中午,堂屋里开始摆饭了,累了个半死的千金看奥拓男他爸和奥拓男都入席了,于是一屁股坐在奥拓男旁边,准备开饭,却觉得大家眼睛都盯在她身上,正奇怪,想了想笑着说,伯父还是你坐主位吧,我是小辈,我和XX坐一起就好了。

在这里插播一句,千金她爸很宠她,有时候饭局会带她一起去,一向是坐父亲旁边的副主位,而后来长大了,出门有饭局,差不多的时候都是她坐主人位,一群人在旁边吹着捧着,小时候夸她作文比赛第一名,说她要上哈佛,长大了夸她沉鱼落雁聪明伶俐,说她要嫁豪门。

千金早就习惯了这种饭局,所以这次她也是差不多的想法,于是还罕见的客气了一下,不过,姑娘你图样图森破了。

奥拓男她爸气沉丹田,把筷子重重放在了桌上,哼了一声,亲戚朋友窃窃私语,还有人跟着打圆场:小姑娘第一次来不知道规矩,没什么没什么……

千金不知所措的地看了看奥拓男,奥拓男很尴尬的说:爸,都什么年代了,就这么坐吧。他爸一声不吭的看着奥拓男。

正在僵持间,奥拓男他妈跑了过来,拉起千金的手,赔笑着说:我都忘记告诉你了,咱们不坐这儿,跟他们大老爷们有什么好坐的,咱们在里屋吃。

千金被准婆婆裹挟而去,一个老头坐在了千金的位子上。

里屋也没摆饭,奥拓男他妈要有心,估计早就告诉千金所谓的规矩了:男女是分桌吃饭的,女眷们在厨房吃,还要等外面男人吃完撤下来吃剩的。

千金长这么大哪儿受过这样的气,一把撂开奥拓男他妈的手,气冲冲回卧室收拾东西去了。

奥拓在堂屋吃饭,心知这次怎么也交不了差了,千金的脾气他很清楚,所以一直竖着耳朵听动静,忍不住找了个借口去看千金了。

千金正怒发冲冠的打包行李,奥拓妈在旁边看着不说话,大概是劝阻无效想看看情况的意思。看到奥拓进来,马上破口大骂,骂的又损又狠,要不是有人在,估计大耳光早就扇上去了。

奥拓男为了息事宁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奥拓男亲妈看不下去了,嘚嘚几句怎么能这样,没家教之类,千金正准备甩那句忍了好久的老不死,没想到奥拓先开口了:妈,你怎么能这样说千金,本来就是你和我爸的不是。

接下来就是奥拓男的危机公关水平了,他坚决的上演了一出为了真爱大义灭亲的戏码,还表示愿意陪千金马上回家。

奥拓男他妈的人生观坍塌了,眼前这位老婆奴真是自己的儿子吗?妇女真心能顶整片天了吗?还没想清楚,就抹着眼泪被儿子打发出去了。

奥拓男不知道说了的什么,总之千金今天不走了,打算明天走。我个人觉得要么是她在人家地盘上,王霸之气收敛很多,或者一个人不好找驴之类,总之就是这类理由。

亲戚朋友略带鄙视的离开了,奥拓爹一个人生闷气,而奥拓男连解释都懒得解释,千金更是脸拉的比驴还长。

刚才那段有歧义,奥拓男去看千金是被千金破口大骂,少了个主语。

这趟见公婆算是黄了,奥拓男爸妈打定主意,抽空要跟奥拓男说,这种泼妇绝对不能进他们老奥家的门。

奥拓男也要抽空跟爸妈摊牌,看二老这态度,明天不定还要出什么幺蛾子,等撞了墙就无法挽回了,于是千金睡下之后,三人开了个紧急家庭会议。

奥拓男直接表示,这次我带回来的姑娘真心奇货可居,她爸爸是某某地的某某长。

奥拓爹这辈子见过带长的就是村长了,但他还是识货的,啧啧了半天,奥拓娘则不甘不愿的表示,千金也太凶了些,哪有这样凶长辈和对象的。

不过一番长谈,大家也算是统一了意见,在把这尊佛送走之前,不能再生气了。

早上千金刚起床,堂屋就摆饭了,奥拓妈笑的有点僵硬,毕竟这个弯拐的有点大,奥拓爸也是满面春风,大约心里一直默念大丈夫能屈能伸。

奥拓男更是百般呵护无微不至。千金也不是傻子,前倨后恭至此,原因想想也知道了。

记得千金上中学时,爸爸已经是某地二把手,但出于形象考虑,千金都是骑车上学,一次一辆汽车停在路边,千金骑车路过时车门忽然开了,直接把千金砸到了树上,胳膊划了道口子,没想到那司机下车以后居然破口大骂,还说千金的自行车花了他的门,让千金赔钱。千金哭哭啼啼的打电话给爸爸,不一会儿秘书带着交警队大队长过来了,全副武装把目瞪口呆的司机和千金一起带到了医院。

结局很惨痛,该司机用尽千辛万苦也没把案子结了,小车在交警队一直扣到报废。

所以,千金早就知道身份和特权能带来什么。

千金本来对奥拓男的爱深信不疑,但如今,千金也不得不在心里想,他爹妈和他这样子看起来有点不对头啊。

千金爱上了奥拓男,并不代表她也爱老太爷,相反,经过昨天的事,她恨死奥拓家爸妈了。千金不是君子,不讲究报仇十年不晚,于是她悠悠开口了:伯父,昨天的事你别放心上,您让我坐下我也不敢坐,我真怕折您的寿。您要有个三长两短,我真怕奥拓男不跟我结婚呢。

奥拓爹脸顿时跟猪肝一样,奥拓妈笑容也僵在脸上,奥拓男倒是还正常,大概是听到结婚之类的字眼光顾偷着乐了。

奥拓爹咳嗽了两声,奥拓男就跟着打了几个哈哈,把事情带过去了。千金本来带着和平的使命而来,这下谈崩了,千金也就无意再久留,跟奥拓男说了几句,就准备告辞了。

行李打包好之后,奥拓妈满面春风的进来了,塞给千金一个红纸包,甜蜜蜜的说:小千你第一次认门,阿姨我也没什么好东西,这见面礼你一定要收着,下次带你亲家公亲家母一起来认认门啊。

千金收过红包,淡淡道了声谢,伸手不打笑脸人,千金也就跟着敷衍了几句,和奥拓男一起走了。

在飞机上千金打开红包看了看,一万块钱,在当时不算小数字。要是千金刚到的时候,奥拓爸妈有这么热情,千金没准还真吃这一套,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但如今她只能呵呵了。

奥拓男看千金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准不舒服,少不得还得做低伏小拼命补救,于是换了条路线,声情并茂的说起父母供自己读书如何不容易,自己当年如何一分钱吧

奥拓男看千金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准不舒服,少不得还得做低伏小拼命补救,于是换了条路线,声情并茂的说起父母供自己读书如何不容易,自己当年如何一分钱掰成几瓣花。又说父母为了自己如何节俭,说完还顺便调侃一句:看来妈是真心喜欢你,这是要花大价钱把你定下来,免得别人抢走。

千金心说:你妈会喜欢我?那脸拉的比驴还长,除了洗脑让我勤俭持家夹着尾巴做人就没说别的,要换别个女的,你妈能把她当甘蔗榨了。

想归想,千金还是给奥拓男留了个面子,没说出口。

这次见父母,奥拓男以为事情算定下来了,但千金却知道,他们之间出现裂痕了,而且是无法补救的裂痕。

千金和其他非富即贵的富二代一样,最烦别人不是真心待她而是利用她,她本以为奥拓男是真心实意的,但这样看来,没那么简单。

千金还跟妈妈诉委屈,她妈说:也就你这样的傻缺才会被人哄的团团转,我要是你,就把钱丢她脸上去,你以为别家宝贝闺女是给钱就卖的不成?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我们沉湎爱河的时候,往往是最青涩最单纯的年纪,我们几乎不知道,我们做的是这辈子最重要的决定,未来四五十年你到底是活的悠闲自在,还是悲催苦闷,全部取决于你这一刻的决定。
    说的很对啊

    (5)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