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故事:818身边因为爱情和婚姻改变命运的姑娘们

失去了爱情事业的哥哥很是消沉,但看到父母日益衰老,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甚至带着点赌气,走出门去了。

没有工作,哥哥只好摆地摊,卖点袜子鞋垫,周围摆摊的都是老太太,而照顾生意的也只有左邻右舍同情他的熟人。还要忍受来自四面八方异样的眼光。

晚上收了摊,累的半死回到家,看着父母小心翼翼的眼光,哥哥都会觉得自己这人生活的太tm没劲了。

哥哥出院以后,得知事情被单位压下去了,自己不用赔钱,还得了笔工伤补偿,但同时又得知,自己的工作丢了。

哥哥从人人羡慕的工人阶级沦为无业游民,还是走出去吓死人的无业游民。

哥哥好像只剩下小碎花女友了,但是,无论小碎花怎样努力,家里人都不肯同意他们的事。

小碎花的爸爸更是声称如果女儿要嫁,就断绝父女关系。

也是,毁容加无业,谁也不愿意让宝贝女儿嫁这样的人。

小碎花努力过,斗争过,哀求过,却完全不奏效,她的确是个懂事又孝顺的女儿,不能因为爱情背叛家庭,又不能为了家庭放弃爱情,左右为难。

最后,哥哥放手了。

失去了爱情事业的哥哥很是消沉,但看到父母日益衰老,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甚至带着点赌气,走出门去了。

没有工作,哥哥只好摆地摊,卖点袜子鞋垫,周围摆摊的都是老太太,而照顾生意的也只有左邻右舍同情他的熟人。还要忍受来自四面八方异样的眼光。

晚上收了摊,累的半死回到家,看着父母小心翼翼的眼光,哥哥都会觉得自己这人生活的太tm没劲了。

哥哥出院以后,得知事情被单位压下去了,自己不用赔钱,还得了笔工伤补偿,但同时又得知,自己的工作丢了。

哥哥从人人羡慕的工人阶级沦为无业游民,还是走出去吓死人的无业游民。

哥哥好像只剩下小碎花女友了,但是,无论小碎花怎样努力,家里人都不肯同意他们的事。

小碎花的爸爸更是声称如果女儿要嫁,就断绝父女关系。

也是,毁容加无业,谁也不愿意让宝贝女儿嫁这样的人。

小碎花努力过,斗争过,哀求过,却完全不奏效,她的确是个懂事又孝顺的女儿,不能因为爱情背叛家庭,又不能为了家庭放弃爱情,左右为难。

最后,哥哥放手了。

失去了爱情事业的哥哥很是消沉,但看到父母日益衰老,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甚至带着点赌气,走出门去了。

没有工作,哥哥只好摆地摊,卖点袜子鞋垫,周围摆摊的都是老太太,而照顾生意的也只有左邻右舍同情他的熟人。还要忍受来自四面八方异样的眼光。

晚上收了摊,累的半死回到家,看着父母小心翼翼的眼光,哥哥都会觉得自己这人生活的太tm没劲了。

眼看哥哥一天天沉默寡言,哥哥的爸妈一合计,决定还是给哥哥介绍个对象,他们还记得小碎花没走的时候,哥哥虽然难过,但眼睛里还有光。

可是托朋友托亲戚,介绍的都是缺胳膊短腿,或者高度近视,或者比哥哥大十几岁拖家带口,而且几乎是毫无例外,看到哥哥的样子都吓跑了。

而她们,之前和哥哥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最多是路边赞叹这个小伙真精神的路人甲。

这样一天天下去,哥哥反而比以前更抑郁了。

就在这时,有人介绍了一个女孩给哥哥。

女孩也只有二十三岁,身材苗条,背影杀手一枚,但她和哥哥一样,也是因为事故毁容了。

那年头刚时兴颜色艳丽的化纤毛线,姑娘就托人买了点,给自己织了条超长围巾,绕着脖子一圈一圈,过年出门,院里调皮的孩子放鞭炮,扔到了她的围巾上,顿时着火了。

围巾太长一时扯不下来,化纤又是着火烧结往皮肤上粘的,所以姑娘的脸从鼻子往下都毁了,耳朵也少了一只。

给这个女孩起个名字叫羊角辫吧。

羊角辫可没有哥哥那么好的心态,自杀过好几次,手腕上都是伤,单位也很同情她,给了她病休长假。

羊角辫的爸爸妈妈也心疼自己姑娘,于是,托亲戚朋友给羊角辫介绍对象。

只要是女孩子,不管是瞎还是残,想找个人随便嫁掉还是容易的,于是,想娶羊角辫的人也都纷纷来相亲了。

有年届五十没结婚的光棍,有把前妻打跑的暴力分子,有小儿麻痹症患者,有精神分裂症……

把羊角辫刺激的不轻,每天以泪洗面。

以前羊角辫也是个爱俏的小女生,喜欢她的人也很多,只不过出事以后统统都销声匿迹,沦落到这一步,相亲这件事简直是往她的伤口上撒盐。

万念俱灰之际,羊角辫认识了哥哥。

首先,哥哥没毁容的时候也是阳光小暖男一枚,逗小姑娘的手段一套一套;第二,事已至此,哥哥早就习惯了别人看他的眼光,时不时还傲娇的故意给人看自己疤痕累累的脸;第三,很多人同情哥哥,就爱照顾他生意,哥哥很阿Q的觉得自己毁容好像也带来了不少好处。

于是,哥哥就像一道阳光一样,照亮了际遇相似的羊角辫。

坦白说,羊角辫的家人不是太满意哥哥,他们还是希望羊角辫能找个正常人,哪怕是老点,丑点,亦或是有点肢体残疾,也不至于走上街被人围观,也能照顾着羊角辫一些。

而如今这样两个人在一起,估计上街被围观的次数会更多。

何况哥哥没工作,在那个看重稳定生活的时代,是个硬伤。

但哥哥还是打动了羊角辫的父母,他说:我虽然没工作,但我能摆摊,一天收入十好几块钱,我也不怕别人看我的眼光,羊角辫和我在一起,我一定会疼她照顾她,不比别人的丈夫差一点点。

羊角辫的父母看多了残疾人靠别人接济过日子,过得愁云惨雾,所以哥哥这种良好心态还是让他们松口了,把羊角辫交给了哥哥。

哥哥勤奋上进,羊角辫温柔贤淑,互相扶持,互相照顾,小日子过的和和美美。

结婚以后没多久,羊角辫生下了一个女儿,大眼睛长睫毛,结合了他们外表的所有优点,很是聪明。

剧透一下,这个小女孩如今在中央美院上大学。

然后,反转的剧情来了。

哥哥的小摊子生意不错,他还因此认识了不少人,有一天,一个朋友问他愿不愿意去药企打工,有个老板想招人。

哥哥和羊角辫一合计,就答应了。

企业刚起步,也就差不多是个皮包公司的水平,那时候私企很少,大部分人还不乐意放弃稳定工作去给人打工,而哥哥找到老板以后,老板没在意他的脸,爽快的答应他入职了,出去跑买卖还常带着他,算是秘书兼打杂兼保镖。

老板经常把哥哥介绍给生意伙伴,也有点标榜自己“爱心人士”的意思,哥哥也很有眼色,很珍惜自己得来不易的好机会,嘴甜手勤,加上小小的“利用”一下别人的同情心,给老板拉来不少买卖。

等企业渐渐走上正轨,老板大手一挥,给了哥哥一个副总的位子。

哥哥的收入一下子就飙升了,他先把收入拿出来,和羊角辫一起做整形手术,经过漫长的手术过程,渐渐康复之后,至少哥哥和羊角辫走出去,别人只会觉得他们长得很奇怪,不会觉得他们很吓人了。

而羊角辫如果拿围巾挡着半边脸,就像正常人一样。

哥哥的事业渐渐有了成绩,而当初他的那些工友却遇到了人生的寒冬,那些年正值下岗高峰,单位不景气,工资只发一二百块,还得一天八小时按时上下班,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而哥哥,已经住进商品房,开上日系车了。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也许是上天给哥哥补偿,他们的女儿一直都很懂事听话,学习成绩全年级第一,而且开家长会,一定要爸爸妈妈坐第一排,从不介意他们两个疤痕累累的脸。

哥哥那时候已经算是中产阶级了,对这个小女儿疼爱的要命,吃的穿的玩的都是最好的,是人人羡慕的对象。

时光荏苒,小女儿渐渐长大了,学习成绩拔尖,画画也很优秀,高考时顺顺当当考上了中央美院,一点都不用大人操心。

哥哥也开了家自己的药店,有好几个连锁分店,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据说小碎花的爸爸后来碰到哥哥的爸爸,还说过:那时候要是让闺女嫁你们家就享福了。

而院里的人更是说哥哥因祸得福。

哥哥和羊角辫如今日子过得很惬意,时不时飞去国外旅游。

好了,这个正能量的故事就讲完了。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我们沉湎爱河的时候,往往是最青涩最单纯的年纪,我们几乎不知道,我们做的是这辈子最重要的决定,未来四五十年你到底是活的悠闲自在,还是悲催苦闷,全部取决于你这一刻的决定。
    说的很对啊

    (5)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