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那些香艳蚀骨的前尘往事,聊聊历代著名小伎女的故事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东莞事件”,把一个特殊行业推到了大众面前。事实上在中国,这项特殊行业从古至今由来已久,楼主正好借此机会开这个贴,跟大家从侧面一起了解一下,这个特殊行业在中国古代都发生过哪些好玩、好看的事情……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t01870de3c9f3e70711

第一个故事:

红尘中最美的过客——李师师

李师师,北宋名伎。

就是这个女人让大名鼎鼎宋徽宗魂不守舍、茶饭不思。

有意思的是,不管哪本书,说到李师师时,都喜欢用“名伎”来称呼她,而不是我们熟悉的“名妓”。

翻开字典,“妓”是指卖淫为生的女子,有时把歌女和舞女也称为妓。

而“伎”的内容则相对要单纯些,仅指以歌舞为业的女子。

换言之,也就是名妓可以卖艺不卖身,也可以卖艺又卖身。而名伎,大概就是那种才华横溢只卖艺,轻财又清高的美女了。

我以前总是傻傻的分不清“名伎”和“名妓”的区别,听说宋徽宗喜欢一个妓女,很是惊讶。

脑子瞬间就联想到电影里那些个浓妆艳抹撅个红嘴唇儿,耳边插个杨二车娜姆大红花的下三滥角色,靠在门楣子上挥着手帕喊着,大爷大爷,进来玩玩嘛!姑娘我保证让你爽歪歪!

浑身一阵恶寒,难道堂堂一国之君会被这种货色搞得五迷三道,不思进取?

虽然宋徽宗这人一点政治头脑都没有,皇帝当得无比糟糕,但他艺术上的造诣之高,恐怕天下能出其右者少之又少。

他的画、他的瘦金体,无一不说明他是一个审美眼光很高的人。一个眼光那么高的皇帝,怎么会对区区一个伎着迷呢?即便这个伎,比较特别、比较清高、比较美。

李师师其实本该姓王,叫王师师。

北宋末年,一位姓王的染坊工匠家里降生了个丫头,染匠老婆前脚生完后脚就蹬腿了,估计刚生完就产后大出血了。

染匠木办法,只好用豆浆代替母乳,这才保住了小丫头的一条命。

很奇怪,这丫头自打生下来后,就一直不哭不笑,在襁褓里安静地瞪俩大眼、安静地看周围人来人往,那是相当反常。

王染匠又奇怪又心疼,闹不清是好事还是坏事,就想着干脆把她送到宝光寺去,让佛光净化一下她独特的灵魂。

谁知刚进寺门,小丫头竟然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一个偶然路过的老和尚注意到了这一切,抱着小丫头打量她,和善地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莫非你曾经来过?

小丫头一听此言,放声大哭,老和尚只好用手摩挲她的头顶,嘴里可能还嘚啵了几段经文,方才止住了她的哭声。

染匠心里很高兴,心说难道这丫头与佛有缘?佛门弟子转世?

那年头佛教的地位很高,平头老百姓遇到佛家弟子都要尊称一声师傅,所以染匠就给这个丫头的名字起了个两个师字。

这个女孩后来成为了名垂千古的一代名伎——李师师。

师师这个女银其实挺克的,算是个轻量级的扫把星。

先是一出生把她娘克死了;四岁的时候,又把他爹克死了,染匠不知犯了什么法律,莫名其妙死在大牢里了。

年幼的小美人儿孤苦无所依,所幸被有合法娼籍身份的李妈子给收养了。

李妈子乃是资深老鸨,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了师师不同常人的潜质,便让她随了自己的姓,因材施教,琴棋书画吹拉弹唱,十八般武艺一一教授给她,终于造就出了一代佳人。

长大后的李师师,果然色艺倾国名震京城,整个歌舞伎町没有不知道她的。

在这里我用的是歌舞伎町而不是红灯区。

事实上古代,这种类似于现在正规夜总会,纯唱歌跳舞饮酒的场所,有它正规的名字,叫做:教坊。

教坊最早是为皇家贵族排练演出的机构,后来因为逐渐没落,并跟附近的妓院同流合污,才杂入了卖身等其他有伤风化的营业内容。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京都的教坊里巷更像是今天日本的歌舞伎町,有纯喝酒纯聊天的酒吧,也有啥花样都玩的另类旅馆。

另外,古代的娼也是必须经过官府批准,持证才能上岗的合法职业。虽然娼的身份很卑贱,但在当时的财政税收里也有她们的一份子。

我们再近距离观察一下宋徽宗……

宋徽宗这个人挺好色,即便后宫佳丽三千,也阻止不了他那颗非要出宫赏野花的心,时不时的会折腾点儿生活作风问题出来。

他喜欢到青楼歌馆,喜欢跟伎女们做一对一的微服私访,但凡京城里有点名气的伎,他都微访过。兴头一上来,甚至还把喜欢的小伎女乔装打扮成随从,带回住所,进一步进行帮扶教育。

一个皇帝做到这份上,是够另类的。

宋徽宗即位后,在宫中新鲜了一段时间就开始厌烦了,老寻思着什么时候去歌舞伎町微个服私个访,看看有木有新发芽的野花野草啥的。

这时期他跟前有个叫张迪的太监,是徽宗身边的红人。

这个人不简单,没挥剑自宫以前,也是长安鼎鼎有名的狎客。看清楚,是狎客不是侠客,也就是嫖客的意思。

作为歌舞伎町曾经的资深嫖客,太监张迪与老鸨李妈子关系很铁。

张迪对宋徽宗说,老大,我看你在宫里呆得挺没趣儿,不如带你出宫见识一个特别的美人儿,这美人儿可是你从未见过的的极品啊!

徽宗一听这话,顿时心痒难忍,哈喇子把胸口都打湿了,赶紧从库房里拿了点缎子毯子珠子金子啥的交给了张迪,说拿上拿上,你赶紧快去给我张罗。

张迪既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他肯定也是有一定办事能力的,是断然不会把皇帝的真实身份随便告诉别人的。

皇上出宫微访小伎女的事儿要是给传出去,天下不乱死也要笑死。

张迪找到李妈子后,把皇上给的东西尽数交给了她,只说是有个大商人要在你这里消遣一下,您给安排安排。

李妈子收了钱后,就按照以往的规矩,开始着手准备。

在古代,商人的地位很低,您再有钱有抵不过一个能写会画的贫寒书生。这也就意味着商人什么待遇,他宋徽宗也是什么待遇,绝无特别。

夜幕降临,宋徽宗穿上便服,带着张迪和几个贴身随从出了皇宫,一路飞奔,来到了李师师的住所——镇安坊。

在宋徽宗莅临镇安坊检查工作以前,镇安坊还是个不出名的小地方。但在徽宗来过以后,这个地方发生的变化,将在中国艳史上留上浓重的一笔。

离镇安坊还有一里地的距离,宋徽宗挥了一下手,说你们几个都原地呆着,就张迪跟我来,朕今夜微访,不便惊动百姓。

然后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和张迪两个“翔步”而入。

翔步:缓慢、庄重地行走。

虽然你故作姿态想掩饰你情绪的激动,但楼主我还是一眼洞穿了你的内心真实的想法。

奇怪的是李师师并没有亲自迎驾,院子里只有李妈子俯首恭迎。

虽然镇安坊的李家大院有些破旧寒酸,但李妈子的态度却是热情高昂滴,嘘寒问暖、礼数非常周全。

我们当然知道李师师为什么没出来,欲擒故纵、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伎俩谁都晓得。

身经百战的宋徽宗当然比我们更心知肚明,所以他啥也没说,一抬脚,进屋了。

进屋以后,殷勤的李妈子端出了几样时鲜果蔬,样子看上去就价值不菲,香雪藕、水晶苹果,新鲜的红枣大得像鸡蛋一般,这是宋徽宗在皇宫里都不曾见过的。

徽宗一边喝茶一边吃水果,李妈子愉快的坐在他边上和他唠嗑,一唠唠了半个多小时,藕也吃了,枣也吃了,连苹果都啃了一个,李师师还是没出来。

没出来咋办?继续等着呗!

这个时候的张迪,早已识时务的悄悄退场了。虽然此时的他已是太监,寻欢作乐的本钱早已被宫掉,但是喝杯小酒捏捏小手还是可以的。

李妈子看宋徽宗水茶也喝好了水果也吃好了,于是扶着徽宗的手,把他引到了隔壁小房间里。

隔壁这间房虽小,但是雅致干净。

有着漂亮花纹的棐木案几临窗摆放,案几上放着三五本淡青的书卷。窗外一丛今年新长成的修竹在风里参差弄影,虫鸣随着夜风一起拂窗而进,甚是舒爽。

宋徽宗一个人独坐在案几边上,心情很好,感觉也很好。

只是有那么点空落落的,因为李师师这个小妖精还没出现,这不禁让宋徽宗有点点恼怒。

站在窗边吹了会儿晚风,李妈子又跑来扶着徽宗的胳膊,把他引入了后堂。

后堂的实木桌子上,陈列着一大桌丰盛的美食,油滋滋的烤鹿肉、别具风味的醋拌鸡丝、新鲜得不能再新鲜的生鱼脍、还有李家秘制的羊肉,米饭是用上好的香子稻精心煮制的。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好看的故事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