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路边的樱花树从来不结果

生活用残酷的现实告诉我,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一个曾自以为会铭记一生的男孩,也不过只是匆匆过客。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13042PZQ1

1、火锅情缘

2011年12月13日,我好不容易团购的火锅优惠券还有一天就要过期了。可是,电话打过去,服务员依然春风和畅地告诉我:“不好意思哦小姐,今天还是没有位子,你应该早些时间打电话预定的。”

什么?我打了不下十次电话,从炎炎盛夏等到了白雪皑皑(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一顿火锅吃成了马拉松,居然还让我提早预定。

“我不管,今天无论如何得给我安排位子,我晚上7点到,您看着办吧?”

说完这句话,我就挂断了电话。我抽出钱包里的那张优惠劵,我看见它几乎都像我爸爸玩的古董似的有包浆了。

其实,我并不是多想吃他们家的火锅,我只是想回忆一下那种味道,我记得那年春天的某个下午,周成益这个浑蛋就是在嚼着一口羊肉金针菇的时候跟我提出分手的。

他给的理由很堂皇,他说:“吴萘啊,你就像这没煮熟的金针菇,塞牙!”

然后,他就起身溜了,最后还是我付的款。

是的,您没有读错,我的名字真的叫“无奈”,据说小时候我特别爱哭,并且喜欢被人抱着爬楼梯的感觉。每天深夜,我爸爸都得抱着我从一楼爬到六楼,再从六楼走到一楼,如此往复,我才能勉强睡去,搞得我爸爸很无奈,于是便给我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而我觉得镜子里那个穿着奶白色羊毛小风衣,搭配一条烟灰色亚麻围巾的自己,还算过得去。

火锅店里的服务员没撒谎,店里的确人满为患。

可是,她难道没看见窗边那张巨大的桌子上只有一对情侣两个人吗,而且还吃那么大一盆鸳鸯锅。

我记得,半年前,我和周成益就是在那张桌子上吃的饭散的伙。

于是,我将优惠券举到服务员面前:“看看,看看,明天就到期了,今天必须给我安排,而且我就要那张桌子。”

“实在不好意思啊小姐,那张桌子有人了。要不,我请示一下经理,让他给您延期半年,半年内,我们随时欢迎!”

我算是看明白了,所谓的团购优惠券本来就是骗人的,难道“吃顿火锅”还要成为我的夙愿吗?

于是,我冷冷一笑。

“你不答应是吧,那我自己去。”

说话间,我已经朝着窗口的那张桌子径直走去,头也不抬地坐到了女孩身边,指着优惠券上的图片对紧跟在我身后一脸为难的服务员说:“就照图片上的,来份枸杞莲子老鸭锅。”

我看见对面吃着金针菇的男孩皱了一下眉头,他对面的女孩不自觉地挪了挪椅子,离我远了些。

“算了,算了,就让她坐这里吧,我们俩也用不了这么大张桌子。”

可能男孩最终被我烦到,将筷子放到桌子上,主动对服务员让步道。

几分钟后,服务员终于端着一只小小的酒精锅走到了我的面前。羊肉、鸡腿菇、青菜、方便面逐一摆好,她脸上的表情分明是期待能够噎死我。我朝着对面的男孩礼貌性地一笑,我发现他长得其实挺不赖,就是嘴唇跟周成益一样性感一样薄,书上说这样的男孩全都挺薄情的。

据说很有营养的莲子锅果然索然无味,在发狠吃掉一整盘羊肉后,我终于忍不住夹起一根茼蒿,放进了对面男孩面前的麻辣鸳鸯锅底里。我看见男孩下意识地抽身,瞪圆了眼睛看着我。

我把涮熟的茼蒿塞进嘴巴里,猛喝了一口冰镇雪碧,眯着眼睛对他说:“嘿,味道果然很正点!”

我用眼角的余光发现身旁的女孩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而对面的男孩嘴角却泛起了微微的坏笑。

“一起吃喽!”

他说。

“那好,你埋单!”

我一边说着,一边挪动椅子,毫不客气地把自己爱吃的青菜全都丢进了他面前的那半个鸳鸯锅里。

我坐在他对面大块朵颐,不管不顾身边的女孩到底多想煮了我。帅哥嘛,人人得而蹭之。

我看见一直站在不远处监视我的服务员的眼睛都绿了,我吃火腿的时候还没忘记低头冲她竖了竖中指。

半个小时后,我擦了擦嘴,笑着起身告别。我走到那服务员身边压低声音对她说:“那男孩付钱哦,味道挺不错的。”

2、你给人的感觉很新鲜啊

华灯闪烁的街道上,我打算在男孩的女朋友还未反应过来之前赶紧开溜,我都已经对着马路对面的出租车招手了。

可是,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男孩却追了上来。

他在我上车之前,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示意司机将车开走。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摇摇头耸耸肩,我说:“我没钱!”

而对面的男孩却笑了,他转身指了指火锅店里正目不转睛地看向这边的女孩说:“放心啦,她付账。”

我的嘴角露出了鄙夷的笑容,虽然骨子里追求男女平等,但对约会时让女孩付账的家伙还是不自觉地产生了一丝反感,也许这跟周成益留下的阴影有关系。

男孩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再次微微一笑:“分手是她提出来的,当然由她付账喽。”

原来,原来这个脸上挂着笑容的男孩也是被踹了。彼时彼刻,我不得不把那张桌子定义为分手桌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便来了兴致,站远了一步,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男孩。他的穿着品味跟我有几分相似,喜欢纯色宽松的衣服,不像周成益特别期待我能穿豹纹。

男孩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半秒钟后,他伸出好看细长的手指在我面前:“我叫陈月初!”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名叫陈月初的男孩,许久,扬起下巴反问他:“关我什么事?”

我平生最讨厌就是别人自报家门,我若不搭理他显得没礼貌,可我若礼尚往来告诉他我自己的名字,又恐他会笑喷。

然而,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如坠雾里,他说:“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名字叫吴萘!”

这是第一个念我名字时语气里毫无轻薄戏谑的人,我一时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没什么好奇怪的,是刚才那服务员告诉我的。”

“呼!”我长舒一口气,这样我就明白了。打电话的时候可恶的服务员曾经不止一次问过我的名字,我确定她早就记住我的名字了,但这毫不妨碍她将其当成一件乐事。

我耸了耸肩:“怎样?”

他又笑:“能怎样啊,我现在是自由身了,跟美女说话不犯法吧?”

瞧他那话说的,就算不是自由身跟美女说话也不犯法啊。

“你们真的分手了?”许久,我回头看了一眼定定地看向这边的女孩,故意以一种漫不经心的口吻问道。男孩轻轻点了点头:“骗你干什么,要不然我敢当着女朋友的面这样做吗?说实话,看到你之前我还犹豫着要不要同意分手呢,是你的出现坚定了我的想法。”

他的话说得很有艺术性,明显是在讨好我。好在我吃惯了周成益油嘴滑舌的那一套,冷笑一声,站远了看他:“想追我?”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他却异常坦白地点了点头:“正是!”

“WHY?”

我来了兴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眼前名叫陈月初的男孩怎么会一见钟情喜欢上我。

他说:“你给人的感觉很新鲜啊。”

新鲜,也可以用另外一个词来代替,那就是异类。

我要告诉他,我还挺塞牙的,不知道他该作何感想。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