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匪我思存:虐心有瘾,快感至上

“爱你就要虐死你”,就是总裁文的典型模式。男主角如禽兽般腹黑冷酷,女主角如小白兔似的善良单纯,高富帅疯狂爱上平凡女孩乃至无所不用其极,爱情毫无原因地产生,也无需刻意经营。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4

文/顾玥

“我对你不好,我知道。因为我没有办法对你好。对你好一点儿,你总是对着我笑。你一笑,我觉得心都快要融掉了。我害怕这种感觉,它代表着失控,代表着软弱。所以我宁可对你坏一些,这样你对我,也会坏一些。”

这是爱情小说《千山暮雪》的男主角莫绍谦的内心独白。这位被读者称为“莫禽兽”的男一号,冷面、易怒、非常有钱,把女主角童雪逼得几次自杀。种种禽兽行为却是因为爱女主角至深。小说结尾,童雪站在航站楼(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看着手机上莫绍谦发来的“我爱你”三个字,号啕大哭。

现实生活充满了折衷,总裁文却将选择推向极致。“爱你就要虐死你”,就是总裁文的典型模式。男主角如禽兽般腹黑冷酷,女主角如小白兔似的善良单纯,高富帅疯狂爱上平凡女孩乃至无所不用其极,爱情毫无原因地产生,也无需刻意经营。

作为爱情小说中的一种,总裁文上可追溯到琼瑶1973年发表的小说《心有千千结》。2009年,《千山暮雪》横空出世,将总裁文的名号一炮打响。

《千山暮雪》是匪我思存小姐的第13部作品。匪我思存的笔名取自《诗经》,“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这位湖北籍网络作家被粉丝昵称为“匪大”,今年是她出道的第10年,读者群从12岁到五六十岁,作品22部,多部作品卖出影视版权,还有12部在越南出版并大受欢迎。

“我3天不打开文档,就觉得特别难受,有点像那个大妈们特别爱广场舞,3天不去跳舞的话,她可能也会觉得特别难受。”和所有的网络作家一样,匪大笔耕至勤,起三更睡五更,写亢奋了一激动就通宵写8000字,有瘾,很爽,快感至上。

各种各样的爱情故事,大多是“偶然性”的产物。她会给在公交车上面看到的两个年轻人编一个故事,心里想一想过一过。在写小说的时候,突然想到这个场景,就可能会把这个桥段用进去。相比脑海中暂存的很多故事,写出来的只是九牛一毛。

男主角是金光闪闪的强硬阶级,女主角是被动平凡的灰姑娘。匪大认为这是古往今来的传统设定,“林黛玉也是灰姑娘嘛。”男性的本能总是更强势,更具攻击性,而女性则更偏于守的一方,“传统的方式经过了几千年的文化沉淀下来,它必然是有比较符合更多人趣味的一个方面。”

“爽”是爱情小说作者和读者之间共通的体验。一个写得爽,另一个看得也爽。匪大有“虐心教主”之称,粉丝们更是直接叫她“后妈”。她笔下的爱情故事很少有幸福美满的结局,走的都是“虐恋情深”的路线,“爱到极致,便也恨到极致”。男女主角在外界压力下产生误会,最后往往两败俱伤,甚至你死我亡。明知道故事会走向悲情结局,粉丝们还是读得欲罢不能。“就是又不敢看又想看”,沈华是匪大的忠实读者,16岁开始看她的第一部作品《裂锦》,今年26岁。10年看下来,抗压力强了一点,但还是忍不住会哭,哭完再接着看。

“大家都是在太平盛世长大,平平顺顺一路下来。这时候可能在小说里面看到一些困惑,对这种平顺更有帮助。”匪大用“物极必反”解释自己的心狠手辣。这与沈华的阅读感受完全契合,“生活太顺了,自己找虐嘛。”跟着主人公轰轰烈烈一通,合上书,心满意足地继续平静的生活。

与虐恋绑定的总裁文,要的就是这种不平衡的关系。一旦走向Happy ending,关系平衡了,总裁文的魅力就消减了。在总裁文的世界里,王菲和谢霆锋的故事,八成是谢霆锋猛追王菲不得,天后还是那个天后,不食人间烟火。

知乎上专门有条提问,为什么会有总裁文?获得2000多个赞的回答的大意是,作为“妄想代理者”的言情小说,大致分为“甜文类”、“肉文类”和“虐文类”,而总裁文之所以风靡,“就在于它是这3种妄想的集合体,是言情小说目前能够妄想到的、最登峰造极的设定。”

匪大用“冰淇淋”来比喻爱情小说的作用。冰淇淋又轻又软,“偶尔吃的话,可能大家就会觉得很爽,味道也不错,吃完之后有点小小的罪恶感,觉得高热量、高脂肪。”作为娱乐,看总裁文无需动脑、代入感高,是件低成本、高性价比的事情。

在22部作品中,匪大尝试了各种背景。从现代到民国再到古代,套路却还是那个套路。“爱情故事基本的套路都是我爱你,你爱我,或者是我爱你,你爱别人,然后别人爱我,在这种情感结构上是肯定挖不出来特别多的新花样的(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写到2008年,匪我思存找不到突破口,丧失了写作的愉悦,陷入了很痛苦的状态。那时候写了《景年知几时》,女主角总处在失去控制的边缘,她说这本小说就是在写自己。“写完之后觉得很爽,我可以做到完全调侃自己了,之前所有的作品都可以忘记了,重新开始。”

这以后她找回了写字的快感,边写边时不时跳出来戏谑一下自己。有女主角的朋友特别爱看“小言”(言情小说),匪大写她“一出口就成串的形容词,而且一提到男的就是星眉月目,嘴角微勾”;刚写到超级有钱的男主角买了辆迈巴赫,她就借着女主角的口吻写“多好啊,多小言的车啊……小说里的男主都用这车”。

写了10年,各种东西顺理成章,按部就班,闭着眼睛也不会出错,突破也就是做成草莓味还是奶油味的区别。匪大开始思考,“我做这个意义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做今天的这些事情?明天还能不能做得更好?或者明天是否换一个行业?”

新作《寻找爱情的邹小姐》的主题是“寻觅”,“我是想把自己找回来。对于小说的主人公来讲,可能是寻找爱情的记忆,找回一段感情,找回一段往日,但是对我本人来讲的话是我要把自己找回来,我把自己的这个状态给弄丢了,我要把它给找回来。”

找到了吗?她说找到了:冰淇淋要做好冰淇淋的本分。“如果是米饭的话,就应该考虑到它的现实性,包括它更深层次的方面。但是我们是冰淇淋,做得漂漂亮亮,清甜可口,而不是像米饭一样,每天必不可少,但可以淡而无味。”(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